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心怀鬼胎 斩尽杀绝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心怀鬼胎 斩尽杀绝

        因为之前喧嚣的改变,扎格斯特对于他的信任显然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而这也就使得,他根本没有太多的怀疑喧嚣的用意,就已经是按照他说的那样,和他一起行动了起来。

        两个人把隐身人拖到了一个石头后面,然后二话不说的就向着他们来时的方向奔跑了过去。

        死亡峡谷紊乱的磁场干扰了所有的通讯设备,让他们根本没法在第一时间里和驻守在营地里的黄鼠狼取得联系。而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必须要靠两条腿,跑到营地的位置,才能坐上飞机,从这里逃脱出去。

        这听起来似乎很不靠谱,因为他们距离营地少说还有几十公里的路程。就算他们一个个都有博尔特的速度,在这漫长的路程之下,他们也很难从这些会飞的敌人手下逃脱出去。

        希望非常渺茫,但是希望又不能就此放弃。所以自然的,有心之人就开始打起了小聪明来。

        “听着,扎格斯特。我们两个不能一起往一个方向跑。这样只会让敌人注意到我们,并且会不遗余力地对我们进行追杀。你也看到了,他们的速度比我们快,如果真的让他们追上来了,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办?”

        认识到敌人的强大,扎格斯特心里也是无比的慌乱。这个时候,喧嚣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主心骨一般的存在。他下意识地就向喧嚣寻求起了意见,并且也表露出了愿意听从他安排的意思。

        这是喧嚣最想要看到的情况,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对着扎格斯特这样安排了起来。

        “我们分头行动。我从河道这边向着死侍那个家伙靠近,你从河道那边沿着峡谷的阴影进行躲藏。我和死侍凑到一起,目标会比你更大,那些会飞的家伙一定会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我们的身上。而你需要应付的人可能就要少上很多。”

        “想办法摆脱掉追杀你的人,或者杀死他们,然后逃脱出去!把你看到的消息传递给那个女人,我想她应该会派人对我们进行救援。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了,不管是我们中的谁能有机会逃脱出去,我们都必须要这样做。你明白了吗?”

        喧嚣的话大义凛然,让扎格斯特感动不已。而在冲动的情感和内心的愧疚之下,他几乎是立刻就这么嚷嚷了起来。

        “不,伙计。我不能让你这么做。我去和死侍汇合,去吸引更多的注意力。你从峡谷那边走,去寻求资源。你比我更有经验,我相信你一定能找来救援的!”

        扎格斯特自认为自己是在把生还的机会送到喧嚣的面前,然而在喧嚣看来,他简直就是在破坏自己完美的计划。

        要知道,他刚刚和扎格斯特说的那些话可真的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他本来的意愿也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

        什么分头行动,寻求支援。只不过是利用扎格斯特,让他去老老实实分散敌人注意力的一个借口。他估摸的很清楚,敌人在拿不清楚自己这伙人实力的情况下,少说也要分出三四个人手去追击扎格斯特。而这个时候,他所要承受的压力就少了一大截。

        而到了死侍这里,刚刚才受过重创的死侍体力肯定不会比自己更强。所以只要自己能把他甩开了,那么死侍就又可以给他分担出一半的压力来。这样算下来,最后追击他的敌人只有寥寥两三个。而如果自己的运气足够好的话,他完全可以摆脱这两三个敌人,从眼下的困境中逃脱出去。

        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他可不愿意让扎格斯特截了他的胡。所以当下的,他就摆出了一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面孔,这样对着扎格斯特命令道。

        “不,我不能让你这么做,我不能把这么沉重的担子交在你身上。你说过,我们是最紧密的伙伴,是最亲密的饭米粒。对于我来说,你的年纪比我小,是我必须要照顾的小兄弟。所以,我不能把如此危险的任务交给你,所以,就让我来承担这个重任吧。相信我,这是最好的选择。也请相信你自己,不要让我的苦心白费啊!”

        很少说这种大话的喧嚣发现自己在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的天赋的,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能把话说得这么漂亮,更没有想到自己这临时起意,搜肠刮肚的一番话居然能起到如此大的效果。

        看着扎格斯特微红的眼眶,看着他不断起伏,剧烈呼吸的胸膛。他甚至怀疑,如果不是眼下他们正处于一个特殊的境地里,扎格斯特都会不顾一切地上来拥抱他。

        效果出乎意料的好。而这样的好效果当然是不能浪费了,所以立刻的,喧嚣就推攘着扎格斯特的后背,对着他做出了最后的叮嘱来。

        “去吧,快走。别忘了我跟你说的话!”

        扎格斯特被推了个踉跄,但是他却并没有说什么。在这个时候,他只能一边呜咽着憋着眼泪,一边头也不回地向着河道的另一边奔跑。

        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负伤的野狗一样。让喧嚣一时间心里都忍不住生出了愧疚。他开始扪心自问,自己这样欺负老实人真的好吗?不过这个问题还没有在脑子里存在多久,就被他一记耳光给抽的干干净净。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哪有这个功夫去想其他的。他警告着自己,然后飞快地,向着死侍的方向奔跑了过去。

        争分夺秒,这是他现在必须要做的事情。而对于堕落天使们来说,也是一样。

        眼看着两个人从车里爬出来,在磨磨唧唧一阵子之后又开始分头行动。他们就算是用屁股去想,也能猜到这些家伙分头行动,争取逃亡的打算。

        他们接到的命令是确保没有任何人能够把消息给透露出去,所以自然的,他们不能让这两个家伙的主意成行。不止是这两个人,所有人都不能从他们的眼皮底下逃掉。

        “一共五个人,我亲眼所见。也就是说,除了一开始被我射落的人以及这两个家伙之外,这个铁皮马车里应该还有两个人才对。”

        堕天使中箭术最好的一员发声道。他没有能够看穿隐身人的眼里,所以在他看来,整个车子上一共也就才五个人而已。

        “现在是四个!”

        领头的堕落天使手上出现了一根光矛。随后他猛地一掷,光之矛就像是闪电一样,劈打在空无一物的河道上。

        有惨叫声响起,然后就是漫天的血肉和残骸飞散。那是偷偷摸摸想要避开这些天使们的隐身人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痕迹。

        他也许并不知道,如果他一动不动地待在那里,屏住呼吸的话,他其实是有几率活命的。堕落天使们不是吸血鬼那样的物种,他们可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热能视觉。隐身人如果不做任何动作,那么他在这些天使眼里就是一个透明的石头。除非碰触到,不然谁也不会知道它的存在。而他一旦开始动作了,那么他就从一个透明的石头变成了一只伪装的爬虫。

        爬虫是会留下痕迹的。也许这些痕迹在粗心大意的人眼中是并不起眼的东西,但是显然,堕天使们并没有那么的粗心大意。他们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他们不可能忽略掉战场上的任何蛛丝马迹。所以,隐身人为他的愚蠢付出了相当残酷的代价。

        他是第一个,但绝不会是最后一个。看着自己身下还在嘶吼着,并且不断散布着浓烟的汽车。领头的天使眉头一皱,就已经是对着自己的手下命令了起来。

        “还有一个人在这个铁皮马车里,把她给我找出来!”

        他话音刚落,一道紫色的烟雾就已经是从车子里弥漫了出来。那是夏珂拉。本来她还怀着侥幸的心理,希望这些天使们能够因为车祸的发生而不去探查她的存在,但是现在,她已经不敢再抱有任何的侥幸了。

        一旦车子被翻过来,她就会直接暴露在这些天使们的视野之中。而到了那个时候,身陷重围的她再想要逃命,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时间容不得她多做考虑,所以逃命就成为了她唯一的选择。而她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她立刻就吸引了堕落天使们的注意。

        作为焦灼地狱的王牌军团,他们不可能对同为地狱之主的红海女王的眷属一无所知。事实上,在遥远的过去,他们可没少和这些原初吸血鬼们打过交道。以两个不同的身份,他们之前的交情可以说是匪浅的。所以,当夏珂拉这么一显露出来,天使们立刻就炸开了锅一般吆喝了起来。

        “吸血鬼亲王!莉莉丝的眷属。不能让她离开这里,不能让我主的秘密被红海女王所洞察!”

        堕落天使们清楚问题的严重性。撒旦的谋划一旦被同为地狱之主的存在所知晓,那么他很快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毕竟,把人间视为禁脔的魔王可不只是那么一个。而如果让他们知道有人捷足先登,先一步地拿去了他们志在必得的东西的话,那么很难说他们会不会调转枪口,把矛头对准撒旦的方向。

        这是巨大的风险,而对于撒旦的亲卫军来说,这也是他们绝对不能承担的一个风险。所以,当他们辨识出夏珂拉的身份后,他们不管做出怎么样过激的举动都是不为过的。

        他们是这样认为的不错,但是夏珂拉显然不能认同他们这样的想法。

        从暴露身份的那一刻起,夏珂拉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可以说,这十几个堕落天使差不多把九成的精力都放在了夏珂拉的身上。而即便她的实力要稍微高过这些天使们一筹,她也很难有把握从这样的追杀中逃脱出去。

        事情已经发展成了生死存亡的大危机,哪怕是对于她这样的存在也不会例外。而当她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她也不再有任何的犹豫。几乎是一刹那的时间,她就摇身一变化作魔龙的形象,然后四肢着地的,狂奔着向着死侍的方向奔跑了过去。

        巨大的身躯,远超人类的强劲体魄,让她飞奔起来的速度足以让绝大多数的超人类望尘莫及。哪怕是天使们,一时之间也追赶不上她,更不要说是喧嚣这个体力上还在人类范畴之内的家伙了。

        他本来就和死侍有段距离,所以哪怕他极力地奔跑,压榨出了自己所有的底力,他还是被夏珂拉超越了过去。

        魔龙化身的夏珂拉并没有理会他的存在,她只是从他身边窜越而过,然后一把抓住了还在恢复身体的死侍,并且对着他连声催促了起来。

        “快点离开这里,韦德。这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对手,我们必须要先离开这里才行!”

        “什么?可是我们还什么都没有做呢?”

        刚刚恢复起伤势的死侍显然有些不太乐意。眼下的情况在他看来,就是这么一群长着翅膀的鸟人打散了他的美梦。他可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么一个团队给拉扯起来的,而现在他们一个突袭,全都没了。这自然是让他心里愤怒不已,以至于他现在迫不及待地就想要去找这些个鸟人讨一个说法来。

        作为妻子,夏珂拉是能够看出死侍的意图的。而根本不想让他节外生枝的她则是立刻这么说道。

        “你什么都做不了,韦德!他们是黑暗天使,背后站着的是魔王撒旦。你招惹了他们,只会让我们的下场变得更加凄惨。难道你想要看到我被这些天使们俘虏,然后抓回地狱里去任由那些魔鬼们欺凌吗?难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在自己的头上戴一顶绿帽子吗?如果是的话,那么你大可以去找他们的麻烦!如果不是,那么你就要听我的!”

        是图个痛快还是给自己戴一顶绿帽子,这对于死侍来说绝对是不需要多考虑的问题。如果说是给别人戴绿帽子,他或许会很乐意,但是这种事情要是要发生在他自己的身上,他肯定是敬谢不敏的。

        所以,不用多想的,他就带着夏珂拉bing的一声,消失在了天使们的眼前。而看着他们的突然消失,一路紧追而来的堕天使们也是变得盛怒了起来。

        他们这一盛怒,喧嚣可就倒了大霉。连求饶的话都来不及多说,他就已经被天使们切成了碎片。

        借由着他的牺牲,天使们稍微地平复了一点情绪。而并不打算就此放弃的他们在这个时候也是立刻地高喝了起来。

        “追,他们一定逃不了太远。抓住他们,一定要抓住他们!”

        天使们纷纷振翅飞远,向着他们所认定的方向搜寻了过去。而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原本呼啸不已的车子里也是再次传出了新的动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