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阴差阳错 幸运使然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阴差阳错 幸运使然

        有人影探头探脑地从车子里冒出来,那是幸运的多米诺。

        之所以说她是幸运的,那是因为在车祸之后这一连串的变故之下,她俨然已经被那些天使们给忽略掉了。

        天使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注意到隐身人的存在,以至于以为车上一共就只有这么五个人。而在他们杀死了隐身人和喧嚣两个之后,他们就已经是把全部的精力放在了逃跑的死侍夫妻以及扎格斯特的身上。

        死侍和夏珂拉是他们的心头大患,他们深怕这两个人逃脱掉,所以才看都不看一眼的就对着他们追杀了上去。而如果说他们停下来,仔细地察看一下的话,又不会什么隐身术的多米诺是绝对不可能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溜掉的。

        所以,一切都要归功于幸运。是阴差阳错,使得多米诺又逃过了一劫。当然,这对于多米诺来说是正常的操作,所以别说是像一般人险死还生那样谢天谢地了,她就连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心理波动都懒得做。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是让她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在这里溜达,她却是没有这样的勇气的。

        运气好归运气好,却未必能挡得住她不断的作死。要知道,作为一个天生的幸运儿,她可是很清楚自己运气的局限性的。不是说什么事情她都可以逢凶化吉,要真是那样的话,她差不多可以给自己立个牌位,自称是幸运女神了。

        她有自己的局限,而这个局限就是她的预感。打一个比方来说吧,如果说她身处在灾难生前的印度,她的预感会不断地对她进行提醒,让她离开这个国家。同时的,她的运气也会让她碰到各式各样的情况,让她能够有安全离开这个国家的途径。

        她可以选择离开,但是也可以选择留下来。只是,如果她选择留下来的话,那么即便是以她的运气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活着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想要活得好却不大可能。毕竟整个国家都已经化为了鬼蜮,她想在这样的鬼地方里体面的生活,那也太不切实际了一点。

        眼下的情况也是这样,如果她敢停留在这里瞎溜达,那么她的结果必然不会太美妙。而在她刚刚升起了趁乱逃跑的想法时,她的预感又开始对她疯狂预警了起来。

        显然,她在逃跑过程中撞上那些天使们的可能不是一般的大,以至于连她的天赋都不能做出保证。

        那么,往峡谷里面走?刚刚生出这样的念头,多米诺心中的预警骤然停消。而在得到了这样的指示之后,她不再犹豫,即刻就向着峡谷的内部窜行了过去。

        死亡峡谷占地广阔,寻常人要是这般无头苍蝇一样的乱窜,怕是走到死都未必能走出一条出路来。然而这个问题却并不会出现在多米诺的身上,因为她只管直行,预感就会为她指示出一条最安全的路径来。

        就这样,一路穿过干涸的河道,顺着峡谷的裂隙翻越陡峭的山岩,又沿着山坡一路前行了一个多钟头。多米诺终于来到了一个群山环绕的盆地跟前。

        她没有再前行下去,因为她的预感让她不敢再前行。而就在这样一个前行不是,后退也不是的尴尬境地里,她却是安之若素的把自己藏在了一个山边的岩洞里,然后一边咀嚼着路上采摘的野果,一边静静等待了起来。

        野外吃东西是有讲究的,不是说什么东西都能吃。稍有不慎,吃到什么毒物,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一个下场。当然,多米诺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在这种野外环境里,她饿了随便一伸手,都是纯天然、无危害的食物。渴了随便找个地方,都能遇到那种多层岩层过滤的矿泉水。就算是想吃肉,估计都不用跑腿的,就有什么不长眼的动物一头撞死在她面前。可以说,就算是野外求生的大师,诸如贝爷那种的,都不可能有她这么自如快活。

        她完全可以在这里蹲个十天半个月而不用担心一丁点的生存问题的。当然,她的运气不会让她在这里呆上那么久就是了。

        没用多长时间,也就是一两个小时左右。她所在的这个岩洞附近就陡然传出了声响,而还没有等她探出头去察看情况,一个一身黑色长袍的家伙就已经是急不可耐地走了出来。

        这个黑袍人是从岩洞上方的斜坡处爬下来的,他的动作焦急,神色慌张,也正因为这样,他并没有注意到躲藏在岩洞里的多米诺。而当他刚刚从多米诺的面前晃过去的时候,多米诺就已经是毫不客气的,一个飞扑将他擒拿了下来。

        多米诺的身手不错,最起码的,打两三个大汉不是什么问题。而眼下这个黑袍人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在骤然被袭之下,他当然不可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他想要大喊,出声响去求救,但是多米诺并不给他这个机会。几乎是一瞬间,她就掏出了小腿上绑着的匕,抵在了黑袍人的喉咙上,并且对着他低声警告了起来。

        “听着,伙计。我不想杀人,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敢杀人。如果你想要弄出什么动静的话,那么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一刀从你的喉咙上捅进去了!”

        “别,别,别!有话好好说,好好说......我只是想要方便一下而已,我不想招惹麻烦啊!”

        慌乱的黑袍人露出了一副惊恐的模样,然后立刻的就对着多米诺求饶了起来。显然,他没有拼死一搏的勇气,而这对于多米诺来说,却是再好的情况不过。所以立刻的,他就对着这个黑袍人逼问了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你和那些长着翅膀的家伙是什么关系?”

        死亡峡谷是无人的禁区,所以这个黑袍人绝对不可能是什么本地人之类的存在。他必然是和之前那几个天使有过联系的,这一点多米诺可以肯定。只是她不太明白,这些人到底有什么联系,而这也正是她逼问这个黑袍人的原因所在。

        黑袍人本来想胡乱编造个身份,蒙混过关。但是一听多米诺提到了那些天使的存在,他就知道,自己这么做怕是讨不了好的。反正他本身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人,所以立刻的,他就低声对着多米诺回复了起来。

        “我是真理教的教徒,是被那些天使大人们传召到这里来的。”

        “真理教?”听到这个名字,多米诺立刻就是眉头一皱。他听说过这个教派,在美国西南部,尤其是那些偏远的乡下城镇,这可是一个势力相当庞大的教派。

        要知道,哪怕是在天主信仰还没有衰败的时候,美国西南部地区就一直是保守和愚昧的代言词。和那些大城市里形形色色的信仰和风俗相比,这些地区一直都是天主教的保留地,并且相当的排斥所有的外来思想。

        哪怕是到了二十一世纪,这些地区也出现过不少打着上帝名号,堂而皇之地烧死无辜者的事迹。如果把这些保守愚昧的地区比作一个大油桶的话,那么毫无疑问的,宗教信仰问题就是里面化学反应最激烈的成分。

        而应了一句老话,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就反抗。这些地区虽然是天主信仰最顽固的地方,但是也正因为这种信仰上的顽固,反倒是滋生出了不少坚定而且顽强的反对派来。

        这里面有的是受到了高等教育,不甘心被愚昧统治的年轻人。但是更多的,却是因为愚昧和贪婪而转信的邪教徒。

        毕竟现代不是那个遥远的中世纪,连上帝都要为了争取信仰而显现出属于自己的神迹。在坐拥了十几亿信徒的情况下,高高在上的上帝和他的牧者们可不会在意这些偏远地区的小羔羊们对自己有什么特殊的诉求。

        不过,上帝不在意,并不代表他的那些对手们也不在意。比方说撒旦,就很喜欢对这些看似虔诚的信徒们出手。

        顽固的天主信徒坚信上帝的存在,那么他们自然就不能诋毁上帝的老对手——撒旦的存在。而当上帝不能显现他的威能,撒旦却能不断地彰显出自己的魔法时,除非是那种信仰非常坚定的存在,否则还真的很难说,他们会不会因为撒旦的蛊惑而堕落。

        和信仰相比,切实的利益才是最能打动人心的东西。所以很自然的,撒旦的信仰也开始在这片愚昧的地区传播开来。而在这其中,所谓的真理教派大概就是撒旦信仰中体量最大的一个了。

        多米诺听过这个教派的名声,不是因为她知道这个教派背后有着地狱魔王撒旦的影子,而是她曾经听说过这个教派所做过的一些残忍事迹。谋杀,血祭,这些野蛮和恐怖的事情几乎每隔上几年都会生一些,而在这其中,肯定会有真理教派的影子。

        多米诺不管怎么说曾经也是一个不那么虔诚的基督徒,所以自然的,她对于这个真理教派的教徒是不会有什么好感的。这一点很关键,因为这让她不由自主地加大了手上的力量,让匕上都开始见血了起来。

        当然,她还不至于因为这个就痛下杀手,只是她逼问的态度开始变得更加严厉了起来。

        “很好,真理教派的家伙是吧。现在告诉我,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们在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匕入肉的刺痛,以及那种鲜血流淌所带来的恐慌轻而易举的就吓怕了这个黑袍人的胆子,他不敢再有任何的隐藏,而是一五一十地把自己所知道的东西统统地都给抖露了出来。

        “我说,我说。我们是受到了神谕,见到了那些天使大人,然后和那些天使大人们一起从别的地方赶过来的。天使大人没有具体说要我们做什么,他只是说让我们暂时居住在这里,等到仪式开始时才会借用我们的力量。我知道的只有这些了,真的,我誓!”

        “闭嘴,现在告诉我,你们一共有多少人?还有你们说的那些天使,他们又有多少人?”

        “我不知道具体的数目,我只知道我们一共来了十几辆车,都是那种长途旅行的大客车。我想,大概有几百个和我一样的教徒吧。至于那些天使大人,也许两百个,或者三百个?我不确定,我根本不敢去探查这样的消息啊!”

        黑袍人哭丧着脸,回答着多米诺的问题。而听到了他的回答,多米诺心里一沉,顿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来。

        她的预感和她的联想有关系,而她的联想则是电影里看到的那些召唤邪神的血祭。聚集了这么多人类,又能让一个政府感到恐慌和威胁的,很难说这会不会是某个大恶魔想要侵略人间的大手笔。一般人想到这里,大概只有将信将疑。而如果是她的话,那么她就完全可以说是确信无疑的了。

        这个时候,她的预感不会出错。而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她也就只能在心里说一声糟糕了。

        有着日本和英国的前车之鉴在,可以说到了这个时候,很少有消息灵通的人会对这种涉及到邪魔入侵的事情无动于衷的了。恐慌,惊悸,这是必然的。而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先会想到的,肯定还是自保的问题。

        这一点多米诺也不例外。和把这个消息散步出去,让政府做好相应的准备相比,她先想到的还是自己的安全问题。而如何才能保证在这样的事情生时,自己还是安全的呢?多米诺开始思索,并且最终决定,还是按照自己的感觉来。

        “把你身上的这件衣服给我脱下来,快一点。还有,仔细跟我说说这里面的情况,你住在什么地方,身边有什么认识的人,你们又是怎么辨别彼此身份的......”

        多米诺拷问着自己想要知道的情报,而很快的,套着一身黑色长袍的她就已经是从岩洞里走了出来。

        顺着之前那个教徒提供的情报,她安然地走到了一个山洞里,并且在一群同样穿着着黑袍的家伙不注意的时候,混进了他们的中间。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到来,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中间混进了一个别有用心的存在。她的幸运一如既往的好用,只有一个例外......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