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凶险实验 逃过一劫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凶险实验 逃过一劫

        莫度男爵就是这个例外

        从最开始的时候,莫度男爵就一直在注意着这些闯入者的一举一动。他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不会给他们提供任何程度的帮助。但是出于好奇心的缘故,他还是通过地脉,全程监控着生的一切。

        佣兵们的溃败并不在他的意料之外,事实上,如果他们能势如破竹地杀到峡谷的忠心,直面黑暗天使们所布置的核心的话,那才真会让他感到意外呢。

        人类的战力还不可能这么强大,眼下的表现才符合他一贯的认知。只是,他们的表现多多少少,还是给了莫度男爵一些惊喜。

        先不说佣兵的队伍里出现了初代吸血鬼这种稀罕的人物,光是多米诺的存在,就让莫度感觉到诧异。

        他注视了多米诺小半天的时间,而从她身上所生的一切,他就已经是足以得到这么一个结论。

        那就是多米诺居然是非常罕见的命运眷顾者,是那种不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逢凶化吉的幸运儿。

        这是个相当让人意外的情况,因为遍数人类数千年的历史,这样的人其实也并不多见。

        其中最出名的大概就是开辟东汉王朝的那位刘秀大帝了。能以平民之身一路晋升为九五之尊,其一生大小战事,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每逢险隘,亦能逢凶化吉,犹如鬼神之助。这样的人,从来都不会简单。

        莫度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自然的,他开始在多米诺的身上打起了主意。以他对这种天生幸运儿的了解,她混进到这些真理教徒之中,十有八九是可以风生水起,逢凶化吉的。但是,面对撒旦这样可怕的对手,她的幸运大概也就勉强能做到自保而已。而自保,这可不是莫度想要看到的东西。

        他很清楚多米诺这种幸运儿的价值,她的价值可不仅仅是自保这么简单。如果能够把她所具有的这种特制给利用起来的话,她应该能够起到更大的作用。而如何才能把她给利用起来呢?莫度仔细地想了一下,到底还是决定,先把她调到自己身边再说。

        只有调到自己的身边,自己才能借用她的身份去小心地操划,而如果说放任她混迹在那些邪教徒之中,指不定她的运气会搞出什么特殊的情况来。

        这个时候,谨慎、稳妥,才是当务之急。自己的计划操持到了这个地步,莫度可不想因为这样一个变数的存在,而导致自己满盘皆输。所以不管怎么说,多米诺这个人他都是需要的。而问题是,该怎么把她给调动过来呢?

        直接点名,向然德基尔寻要?这不大可行。一方面,这可能暴露出多米诺的身份,把她和自己陷入到危险之中。另一方面,她的幸运也可能让她规避掉这种危险,从而让自己无功而返。

        那么,换一种方法?莫度看着自己的满室狼藉,心里立刻就有了主意。而很快的,他就传讯过来了一个专门负责监视他的天使,对着他提出了要求来。

        莫度的身份特殊,所负责的事情也非同小可。这不是一个负责监视的小人物能够拿得定主意的事情,所以自然的,他的这份要求很快地就被放到了然德基尔的面前。

        而面对莫度男爵这份突如其来的要求,然德基尔也变得有些诧异了起来。

        他虽然认定了莫度肯定是有着自己的私心和图谋的,但是他根本想不明白,在这个时候莫度男爵突然玩这么一手到底是什么意思。这种出乎意料的情况让他有一种事情出自己掌控的感觉,而作为一个习惯性把一切都掌控在手中的人,他当然是忍不住亲自出面,对着莫度盘问了起来。

        “莫度,你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我需要人手来帮我打扫卫生。还有两天时间,我就要完成地脉的梳理了。在这个时间里,我可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来整理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随手一指自己面前到处都是的书籍、笔记、草稿,莫度说起这话来倒是理直气壮。而面对他的这一番说辞,然德基尔显然是不会相信的。

        作为一个实打实的阴谋论者,他从来都不忌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别人的意图。而在他看来,莫度这样画蛇添足的举动,也肯定是有他的图谋的。

        作为峡谷如今的管理者,然德基尔很清楚最近生了什么。人类已经对这里起了疑心,并且专门派人前来探查。虽然说探查的人已经被他的手下所攻破,但是毕竟还有那么一两条漏网之鱼没有清理干净。他现在很怀疑,这些漏网之鱼是不是和莫度取得了联系,以至于莫度在这个时候竟然提出了这个要求来。

        这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是越想越有可能的事情。所以当下的,然德基尔就已经是对着莫度冷笑了起来。

        “莫度,别在我面前耍这些花样。我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地提这种条件。说吧,你是怎么和那些人取得联系的,只要你坦诚交代了,那么我也未尝不能满足你的这个要求!”

        “联系?然德基尔大人,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人就在你们眼皮子底下,去哪和别人联系?别说你怀疑我和那些入侵者有关联,别忘了,他们的存在可还是我透露给你们知道的!”

        莫度呵呵一笑,摆出了一副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的神色来。而面对他的这种嘲弄,然德基尔也只能憋着自己的火气,说道。

        “好,你说没有和任何人联系。那么你想要从什么地方找人来打扫卫生呢?别说你要把你的弟子给拉过来,我想,你应该还没有勇气向你的弟子暴露出你在给我们服务的事实吧!”

        “这个问题就该有你操心才对,然德基尔大人。既然你怀疑我合作的诚意,那么不如就由你来指定人手给我吧。反正我需要的只是一个能够打扫卫生的仆役,你要是不放心,大可以亲自动手就是了。反正我是不介意由你来给我做这些事情的,相反的,我还很乐意看到这样的情况!”

        针尖对麦芒,莫度并没有在言语上给予然德基尔太多的颜色。而看着他这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然德基尔心里也是难免地有些迟疑了起来。

        他拿捏不定主意,到底是不是自己搞错了什么。更或者说,他放不下自己的身架,去给莫度男爵做那些仆役的活计。虽然说他很清楚,只要自己这么做了,就算是莫度男爵有着天大的图谋,也根本不可能成行。但是在眼下的这个情况下,他到底还是不能只因为一个可能性,就把自己的脸面给丢掉不要了。

        脸面这东西,有时候一文不值,有时候却价比千金。比放在眼下的这个时间里,然德基尔还是要这个脸面的。因此,他开始把自己的视线转移到自己身后的亲卫身上。

        而面对然德基尔的视线,几个天使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游离了起来。他们很清楚然德基尔的眼神可能意味着什么,而以他们的个人想法来看,他们肯定也是不希望这种差事落到自己身上的。天使不管怎么说也是身份高贵的存在,就算是堕落了,也不至于让他们做这种仆役才会做的工作吧。

        当然,问题的决定权并不在他们的身上。所以自然的,他们也只能在心里祈祷,祈祷然德基尔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坑他们一把。

        平心而论,然德基尔也清楚,安排堕天使来做这种事情大概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他可以肯定天使们不会被莫度收买,更加不会和他同流合污。但是他也清楚,这是对天使人格的一种侮辱,一旦自己这么做了,那么势必是要丧失一部分人心的。

        为了这种小事而承受这样的代价,这在他看来是不值得的。所以他也只能是对着天使们这么命令了起来。

        “去外面找几个教徒过来,让莫度爵士从里面挑选一个!”

        在然德基尔看来,这样做未必是最好的办法,但是却是最合适的一个选择。先,这照顾了天使们的情绪,不至于让他们对自己离心离德。其次,这也可以打乱莫度爵士的计划,让他无法顺利地进行自己的计划。

        他可不相信在这种完全随机的情况下,莫度男爵还能完成什么特别的花样来。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也只能说,这些邪教徒统统都是内奸,而他们也都是一群瞎了眼的家伙。

        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想,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很乐意这么做,并且格外地期待起了莫度男爵接下来的脸色来。只是,让他失望的是,莫度男爵的脸色并没有变得很难看,相反的,他的脸上充满了玩味。

        这种玩味的神色让然德基尔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而他却又说不出来为什么。而直到天使们带着四五个邪教徒走进这个山洞的时候,他才只能压下了自己心中的疑虑,对着莫度男爵开口道。

        “这些人你还满意吗?莫度爵士。如果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的话,尽管说,我会想办法满足你的要求的!”

        “当然!”略微地扫了一眼,看到了隐藏在这几个人中间的多米诺,莫度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来。“我很满意。就是他们吧,阁下。只是几个打扫卫生的家伙而已,用不了费太大的功夫!”

        此时的莫度越地肯定了自己的判断,那就是多米诺的身份正如他所猜想的那样。而为什么多米诺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这就是他针对多米诺的身份所做出的一个实验了。

        他之前心里已经有了打算,那就是如果多米诺没有能被这些天使们选中的话,那么他就直接把多米诺的存在给公布出去。

        毫无疑问的,这样做是把多米诺往火坑里推,如果说她的身份暴露出去的话,那么估计不用这些天使们出手,光是那些疯狂的邪教徒们,都有可能把她给撕成碎片。

        这是一个九死一生的局面,想要从这个局面中挣脱出来,获得那微乎其微的一线生机,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幸运的被天使们挑中,成为然德基尔随机挑选的人员之一。而这却是一个完全性的概率问题,靠的只能是运气。如果说米多诺的身份不是如他所猜想的那样的话,那么她绝对是死路一条。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多米诺的确如他所猜测的那样,是天生的幸运儿。而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按照他的计划进行着。

        他可以说是胜券在握,成竹在胸。而相比较之下,然德基尔就有一点没头没脑,摸不清楚状况的感觉了。

        作为一个敏锐的人,然德基尔感觉自己被人愚弄了。但是自己到底是怎么被愚弄的,他一时间又很难说得清楚。这种不上不下,没有着底的感觉自然是让他心里充满了戾气,而当即的,他就对着莫度质问了起来。

        “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招,莫度。我知道你肯定在玩什么把戏,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干,阁下。我知道你对我的要求有所怀疑,但是,这种怀疑也只是怀疑,并不能作为事实不是吗?要我说,这是你疑心病太重产生的幻觉,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也许会选择看开一点”

        莫度看似好心好意的说法在然德基尔看来却是赤裸裸的嘲弄和讥讽,这让他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然后下一刻,他直接就一巴掌,糊在了身后的一个邪教徒身上。

        凡人的身躯根本不可能抵挡他所拥有的力量,只是一瞬间,这个教徒的脑袋就像是大锤下的西瓜一样,被砸成了碎片。

        这种残忍的手段让人畏惧,哪怕是邪教徒们,也开始纷纷惊叫了起来。只是,这种惊叫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因为下一刻,然德基尔就已经是对天使们下达了新的命令。

        “杀死三个人,只留下一个。我想一个人足够给莫度爵士提供服务了!”

        天使们对这样的命令自然是无有不从,而只是一瞬间,剩余四个邪教徒中的三个,就已经是惨死在这些天使们的手中。剩下的只有一个,她噤若寒蝉,看起来惊恐不已。而对她,然德基尔并没有任何的兴趣,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莫度的脸上。

        而让他失望的是,莫度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甚至在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情对然德基尔抱怨。

        “麻烦你们临走的时候把这些东西收拾干净好吗?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我可不想因为这种倒胃口的东西而干扰到我的工作。当然,我想你们也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不是吗?”

        他的反应让然德基尔根本无从下手。所以当下的,他也只能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而对此,几个天使们只能面面相觑,他们心里面难免抱怨,自己手下又多了一件麻烦的工作。

        至于唯一还活着的多米诺,她这个时候大概是在心中庆幸着,自己又侥幸逃过了一劫吧。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