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瞒在鼓中 自负之举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瞒在鼓中 自负之举

        从有意识地开始自己的人生一直到现在为止,多米诺都从未经历过如此危险的状况.她第一次觉得畏惧,畏惧于那种可能生在自己身上的情况。尽管她知道,以自己的幸运,那种糟糕的事情其实并不会真的落在她的身上,但是后怕,却是难免的事情。

        实力的差距犹如鸿沟一般摆在她的面前,让她感觉到了真正的绝望。因为在这种时候,区区运气,并不能成为弥补这种差距的关键性因素。虽然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但是说到底,也不过只是一部分而已。在自身没有任何实力的情况之下,一切都不过只是妄谈。

        她开始忍不住得担心,也许这一次,她能够凭借运气侥幸的逃过一劫。但那是因为对方还抱有着放过一个的想法。这是选择题,而她不怕做选择题,她怕的是这些人连选择的机会都不给她。试问,当这伙丧心病狂的家伙打算杀死所有人的时候,她的运气真的能救她一命。她不知道那个结果,也不敢想象那个情况。事到如今,她已经开始后悔了,后悔涉足到了这个前所未有的大危险之中。而面对她的后悔和犹豫,莫度男爵可不打算给她什么忏悔的时间和机会。

        “好了,幸运的女孩,后怕的事情还是留到你能活到最后再说吧。现在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帮我把这里整理干净了,还有,把那些血迹也给清理掉。也许你会有什么心理上的不适,但是想一想,让你收拾这些总比收拾尸体来得好吧。”

        莫度男爵的吩咐让多米诺多多少少地回过了一些神来。而当她回过神之后,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着莫度出这样的疑问。

        “你是谁?也和...我们一样,是真理教的教徒吗?”

        “教徒,不不不,我可不是什么会信仰魔鬼的家伙。当然我想,稍微聪明一点的人都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来。你说,是吗?”

        莫度男爵的回答让多米诺总有一种他话里有话的意思。这让她不敢乱接嘴,只能老老实实地低下头,忙碌了起来。而看着她就这么装聋作哑了起来,莫度男爵也是微微一笑,随后就自顾自地忙碌了起来。

        他想要利用多米诺的天赋,并不代表他就一定要和多米诺坦诚布公,把一切都给说明白了。事实上,和掏出自己的老底,把自己所有的秘密都给公布出来相比,他倒是更喜欢把她瞒在鼓里,然后单纯地利用她的这种天赋和能力。

        有些事还是只有自己知道才好,而有些东西也还是完全掌控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合适的。这是秉性骄傲的莫度男爵在心里下定的决定,而一般情况下,他下定了决心的东西是很难扭转过来的。

        总之,多米诺眼下就是以这么一个尴尬无比的身份,暂时地保全了自己的性命。而相比较之下,x特攻队的其他人,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先就是扎格斯特这个倒霉的孩子。听信了喧嚣的鬼话,他真是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往山坳里跑。按理来说,堕天使们的精力都在追击死侍夫妻两个身上,他未尝试是没有逃出生天的机会的。然而可惜的是,他运气不佳。

        一个脚步不稳,他就直接从山坡上摔了下来。而这一摔,他的脑袋就直接磕在了一块石头上。虽然说没有直接把脑浆子给磕出来,磕到一命呜呼的那种程度,但是难免地,脑内出血是少不了的。

        这是非常严重的症状,而以他的身体素质,如果能坚持到医院里进行抢救的话,多多少少还有一点活命的希望。只是可惜,他的能力打破了这仅有的希望,让他直接在这个环节就遭遇了不幸。

        要知道,颅内出血很容易出现的一个状况就是呕吐。而呕吐这种事情,要是放在一般人身上的话,最多也就是肮脏了那么一点,并不影响生命安全。然而,放在扎格斯特的身上,就是足以致命的问题。

        他呕吐出来的是腐蚀性强的酸液,而这种酸液哪怕是对他本身而言,也是有巨大伤害性的。他只有食道和口腔部分能够免疫这种酸液的伤害,而在身体表面上,他其实和普通人一样,没有什么特殊的抗性。

        所以,当他躺在地上玩了一出人造喷泉的把戏之后,他的半个身子也被酸液腐蚀的不成了样子。而当天使们找到他的时候,他早已经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至此,所谓的x特攻队只剩下了死侍夫妻依然在逃,而在追捕死侍夫妻的过程中,天使们着实是遇到了巨大的困难。

        死侍的瞬移能力在逃命方面实在是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哪怕说天使们人多势众,并且总是能通过魔法锁定他的位置,但是想要抓捕住他,却始终是不那么容易的事情。

        毕竟死侍不是什么小奶狗,能让你一伸手就给提留过来。他的刀锋,还有他精湛的技艺,可是一点也不长眼的。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更加危险的夏珂拉在,所以,当堕天使们紧追不放,越追越急的时候,他们立刻就为自己的行径付出了代价。

        仗着自己的本事,死侍和夏珂拉打了一波埋伏,一个照面之下,二人直接就把追击天使队伍中的两个天使袭杀在了当场。一击命中,随后抽身而退。哪怕是天使们的反应再快,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掉,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样的情况自然是让他们暗恨不已,但是在恼恨的同时,他们也是忍不住得后怕了起来。

        少了两个人手,他们的实力就不再具有绝对的优势。而如果再给死侍他们以机会,让他们各个击破的话,那么就很难说,谁是猎物,谁又是猎人了。

        好歹是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军团,堕天使们面对这种情况并没有慌了神。他们一边加紧了防备,不再给死侍任何的可乘之机,另一边也通过魔法联系起了后方,呼叫起了更多的支援来。

        这种做法稳妥,安全,最不容易出问题。但是同样的,它也存在着一定的隐患,那就是他们追击的脚步被迫的被放缓了下来。

        本来就是极尽全力才能勉强跟得上死侍他们的脚步,这么一放缓下来,他们立刻就被死侍给远远地抛在了身后。虽然说,他们的魔法还能定位到死侍的位置,但是这拉开的距离,可就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追得上的了。

        他们必然会耽误上一点时间,而也就是这么一点点的时间,给了死侍他们逃出生天的机会。

        人力是很难跑得过会飞的天使的,但是机械和科技却不同。所以,当死侍夫妻带着狼狈不堪的黄鼠狼坐着支奴干绝尘而去的时候,纵然是神话中的天使,也只能眼望着时过两百公里的直升机望尘兴叹。

        他们或许能飞这么快,但是却未必能如飞机一般坚持这么久。毕竟是活物,到底还是要靠体力来支撑的,长久之下,他们必然是难以为继。再加上一旦出了这里,他们的身份顿时就变得尴尬,甚至说不定会遭致某些军事力量的袭击。所以到最后,他们也只能认了自己任务失败的这个事实。

        任务失败,当然是要遭受惩罚的。这和逃出生天的死侍他们没有关系,事实上,一直在亡命奔逃的他们可不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的事实,他们只知道敌人在自己身后穷追不舍,想要活命,就只能这么一直跑下去才行.

        就这么一路狂奔,直到夜深时分,他们才在确认了安全之后,降落在了预定的联络点上。而一落地,尚且还没有摸清头脑的黄鼠狼就已经是对着死侍质问了起来。

        “韦德,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们会被追杀?我们的队员呢,你的那些手下呢,别告诉我他们都已经完蛋了?”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到底生了什么事情!我只是听夏珂拉的话,一路逃命过来而已。至于你说的那些人吗,我想就算他们没有完蛋,估计也差不多了吧。你要知道,那些长着翅膀的家伙还挺厉害,如果没有我的本事的话,估计想从他们的手下活下来还真有些难度。而他们有我的本事吗?显然没有。不然我也不会成为他们的老大。所以他们的下场会是怎么样的,我可不看好!”

        死侍耸了耸肩膀,给了一个这样的答复。平心而论,他虽然有些恼怒眼下的情况,但是这种恼怒更多的还是出自于自己好不容易搭起来的玩具被人一下子砸烂了的愤慨。要说他是因为那些手下们的死而有这样的心情,不好意思,你真是有些高看他了。

        对于所谓的x特攻队成员,死侍的看法其实和夏珂拉没有什么区别。一共认识还不到两天,你就指望他把这些人当做手足兄弟,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死侍虽然平日里表现的有些多愁善感,甚至有些gay,但是想要真正走到他的内心里,成为被他认可的朋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最起码的,x特攻队里的这些家伙可没有这个资格。

        这一点黄鼠狼也明白,而他更明白的是,从死侍的嘴里大概是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了。所以干脆地,他就调转了方向,对着夏珂拉询问了起来。

        “我说,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如果你知道些什么的话,最好还是说出来,让大家一块合计合计比较好。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头上的那个Boss    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她的手段是你们想象不到的。如果不能给她一个合理的交代的话,恐怕我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黄鼠狼的这番话并不是什么危言耸听,而是他真真正正在担心这样的一个问题。史塔克政府想来是以严明苛刻而著称,位于顶点的几个大人物,就没有一个是好说话的角色。这或许是和他们曾经扮演的身份有关系,不是军人,就是特工。这样的身份使得他们很少玩虚的。

        于国家来说,这是好事,但是放在他们这些肩负着特殊任务的人的身上,这就未必是什么好事了。

        没法以人情来交涉的情况下,他们就必须要为自己的失败来付出代价。而如果说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来作为推脱的话,那么这个代价足够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黄鼠狼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就把自己的后半辈子搭进去,所以极尽全力的寻找理由开脱,自救,也就成为了他当下唯一的指望。

        只是,他虽然这么想,但是他的想法却并不能让夏珂拉认同。在这方面,夏珂拉显然有自己的考量。所以在这个时候,她也只是这么说道。

        “这件事情不用你们管,我自己去和她解释。有我在,我保证这件事情不会牵连到你!”

        夏珂拉虽然从来都不怎么看得起死侍的这群狐朋狗友,但是看在死侍的面子上,她却依然还是想着拉黄鼠狼一把。只是,在这个问题上,黄鼠狼并不怎么领情就是了。

        想来也是,本身就是关乎到自己后半生的大事,结果却要把所有的一切都交托在自己的这个情敌手中,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谁都不可能乐意。只是他不乐意也没办法,毕竟他那小胳膊小腿的可掰不过夏珂拉这种怪物,所以他也只能把求救的目光放在死侍的身上,期望着他能改变夏珂拉的主意。

        只是,他怂,死侍也怂啊。在得到黄鼠狼求救目光的同时,死侍可是也受到了自家老婆警告的眼神,而在老婆和基友之间该进行怎样的选择,这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是一个只有一个答案的问题而已。

        “认命吧,伙计。这种事情我说了可不算。要我说,我俩加在一起也就是两个小胳膊,一个是吸了毒的,一个是得了帕金森的。而我老婆,那最少也是拳王的胳膊,比你大腿都粗的那一种。我们两个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掰过她,所以如果你想体面一点的话,尤其是在我不会站在你这边的情况下,最好还是听她的话比较好。相信我,我不会坑你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