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抽丝剥茧 最终决意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抽丝剥茧 最终决意

        “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小法师你的意思是,你想要把那些信奉他的愚蠢人类也当做是拯救的目标,是吗?”

        “这难道不是一件肯定的事情吗?”

        斯特兰奇面对这样的嗤笑,立刻就义正辞严的反驳了起来。而看着他这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夏珂拉脸上的嘲弄也变得更胜一筹了起来。

        “听着,小法师,我不知道你是谁教出来的。但是我相信,如果你的老师听到你这么说的话,他一定会后悔,自己居然会教了你这么一个蠢货!谁告诉你,信仰魔鬼的人类还能够被当做人类来看待的?难道你不知道,你们卡玛泰姬的法师在面对这些邪恶信徒时所一贯保有的作风吗?”

        卡玛泰姬的一贯作风?斯特兰奇当然了解。对于这些投身于邪恶的人类,卡玛泰姬的法师们一贯是把他们当做为可能对人间造成破坏的隐患来处理的。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这就是法师们在处理这种问题上的一贯作风。而对于这种不论是在法师看来,还是在夏珂拉这种古老神话生物眼里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斯特兰奇却是怎么都无法认同的。

        过去三十多年来抑制自诩为人类精英的他对于人类最大的认识就是所谓的文明。而文明,理应体现在法律和仁慈上,而绝非是彰显在野蛮和残忍上。这也是他一直不能认同法师们这种做法的原因所在,因为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被传播下来的古老陋习。

        信仰出现了错误,这算得上是什么大问题?比起杀人放火之类的重罪,这种错误根本就不值得一提。连杀人犯有时候都能被原谅和释放,那么信仰出了错的人为什么不行?说是防患于未然,但是这根本说不通要知道,和已经切实地制造出错误的犯罪者相比,他们可还什么都没有做呢?而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中,都好像并不存在因为一个人的想法就给人定罪的条例吧。

        斯特兰奇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他把这些所谓的撒旦信徒当做是心理上出现了问题的病人来看待。在他看来,找一个心理医生帮助他们改变这种心理,是比彻底地消灭他们,让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再也不复存在更加有效,也更加文明的做法。

        这才是最正确的行为,也是最该被倡导的做法。对此,他有心想要据理力争,但是史塔克却是对着他摇起了手,说道。

        “这不是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医生。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如果能阻止这场仪式的话,是否真的能够阻止撒旦的降临。这场仪式,真的是让撒旦介入人间的关键因素所在吗?”

        “如果说是的话,那么为什么今天,他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在过往的许多岁月里,他难道不应该有许多更好的机会吗?”

        史塔克心思一直都很敏锐,所以他一开口就直指疑难,从斯特兰奇和夏珂拉所提供的情报里找出了这么一个疑点来。

        一场仪式,就能让一个强大的魔王降临到这个世界?说实话,他心里是有些怀疑的。

        要知道,人类过往的历史中可是充满了愚昧。尤其是在中世纪时期,那种愚昧更是展到了一个极限。上到所谓的教廷,下到那些农村里的乡巴佬,每一个人几乎都把迷信的思想刻在了骨子里。而他相信,在那样的一个时代里,想要举行一场大规模的撒旦仪式,绝对不会是什么难事。

        随便一个拥有领地的小领主,花费个十来年的时间都能找来足够的祭品。而只要他们谨慎一点的话,就算是以天主教在那个时代里的统治力,也根本不可能把他们挖掘出来。

        诚然,在中世纪里有不少所谓的邪恶献祭仪式被教会们,被法师们所打断和中止。但是在那样一个时代里,谁也不敢肯定的说,他们阻止了所有的仪式。这一点,梵蒂冈的数任教皇不可能有底气,同样的,就算是卡玛泰姬的法师们,包括那个号称是至尊法师的存在,也同样不可能有这样的底气。

        人类,不可能算无遗策。而这其中必然会有漏网之鱼。那么问题也就来了,如果说这里面有漏网之鱼的话,哪怕只有一个,撒旦也应该早已经降临到了这个世界上才对。那么为什么直到今天,他才第一次听说到这样的威胁呢?

        他很好奇,或者说,他不得不对此产生好奇。作为这个国家的领袖,他必须要确保自己的脚步,再不能行差踏错。他必须要确认这不是一个阴谋,是一个精心布置的陷阱。而想要得到这种确认的话,他就必须要挑出所有的疑点,并且一一地从这些疑点中得到让他放心的答案。

        古老的隐秘使得能被挑选出来的疑点微乎其微,而在这中间,他所描述的这个问题堪称是最大的疑点。其他的那些都可以暂时放下,唯独只有这个问题,他必须要知道答案。

        这种心情是紧切的,甚至说是难以等待的。而面对他此时此刻表露出来的心情,不论是夏珂拉还是斯特兰奇,都难免地流露出了疑色来。

        这个问题是他们所回答不了的。纵然是拥有着丰厚的阅历,以及法师们积攒了近千年的智慧,他们也依然不能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来。答案或许会有,但是却并不一定准确。当然在这个时候,他们也顾不得保证自己答案的准确性了。

        “阁下,这个问题我们很难回答。对此,我只能这么解释。要么就是过往的那些岁月里,所有的仪式都被中止了。要么就是有摄于一些强大的威胁,撒旦并没有在那个时候选择这么做。”

        这是夏珂拉的答案,而说道这里,她也是如数家珍一般的掰扯着手指,数起了那些足够让撒旦都感到威胁的存在来。

        “墨菲斯托,耶和华,阿蒙,奥丁每一个可能和撒旦产生交集的神灵和魔鬼都不会希望看到这样的一幕生的。尤其是在曾经的那伙巨人造访了地球之后,他们就更加不会希望在自己有限的干涉中,被这么一个乱来的家伙搅了场子!”

        “巨人?”又是一段神话中的隐秘,这让史塔克以为自己找到了方向。他提及了一下,而夏珂拉也很快地做出了回复。

        “是的,巨人,来自星空之中的巨人。几千年前,诸神交战的如火如荼的时候,他们插手了进来。把这个星球作为试验场,在人类的基础上创造出了一个新的生命。哦,就是你们所说的变种人。而为了给这些变种人留有足够宽裕的生存空间,他们给了众神和魔鬼一个教训,让他们不至于太过分地干涉到人间的展。”

        “不然你以为神话时代以后,一直到至尊法师出现之前的这几千年里,诸神为什么会这么老实的安坐在自己的世界中,最多也就是偷偷摸摸地影响一下这个人间?别把神灵想象的太高尚了,没有一把刀抵在他们的后腰上,他们早已经把这个世界变成他们的玩物了!”

        作为原初的吸血鬼,夏珂拉说出来的隐秘堪称是震撼的。尤其是把这些故事放在那些虔诚的信仰者身上,说不得会对他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造成什么天翻地覆的影响。

        只是,这对于史塔克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先,他本身就不是什么虔诚的信仰之人。对于神灵,他从来都缺少那一份所谓的敬畏之心。这一点,从他最初当复仇者时,在知道托尔的身份之后还给他起了一个戏谑的昵称就能看得出来。骄傲如他这般的人,是连神都不会放在眼中的。所以自然的,这份堪称沉重的隐秘,也不可能在他心中拥有什么价值。

        这是原因之一。而另一个原因就是,在眼下,在他们所面临的这个迫在眉睫的问题上面,这样的古老往事并不能成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它代表的只能是诸如撒旦这类存在在最古老的过去畏畏尾的理由,而不能成为他一直如此的借口。时间是会冲淡一切的,他不相信一个野心勃勃的存在会因为遥远过去的一点教训,就彻底地放弃自己的野望。他必然是试探过,尝试过无数遍的。而过去未能成行,一直到今天他才有所把握,这里面必然是有其他的原因所在。

        这一点史塔克能够想的明白,斯特兰奇也同样能够想得清楚。和向来喜欢借鉴自己阅历和经验的夏珂拉不同,斯特兰奇到底是出身正规的学院派。不论是身为医生的身份,还是身为法师的身份,他都会更加偏向于理性的,具有逻辑的解释一些。而在这方面,她所认为的观点则是。

        “我觉得,这里面应该有其他的原因。”

        “之前也说了,撒旦本身作为地狱的化身,想要入侵人间是会受到整个世界的排斥的。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仪式就能完全解决的问题。不论是从仪式的角度来看,还是从世界本身的力量来看都是如此。”

        “要知道,所谓的召唤仪式,说到底也只是借由被召唤者的力量,所强行打通的一扇门而已。这就好像是在冰层上打开了一个口,强行的让冰层下面的水生动物跑到6地上来一样。如果说它具有6地生物的特性,也就是能够适应6地的环境还好,它将得以自由的在6地上行动。但是如果没有,那么他所面临的选择就只有两个,一个是死在6地之上,一个就是灰溜溜的顺着打开的冰层,回归到属于自己的水中世界中。”

        “撒旦的情况就是这样。或许通过仪式打开了大门的他得以暂时地进入到人间。但是本身就不被人间所允许的他必然的会受到整个世界的限制,以至于他不得不像上了岸的鱼一样,在短暂的喘了口气之后,狼狈地回归到自己的世界之中。”

        “我想,在过往的岁月里,撒旦一定曾经偷偷摸摸地进入过这里。但是以往的他也一定因为世界本身的排斥,而重新地落入到地狱之中。他肯定尝过了这样的教训,而他也必然地在思索应对的办法。他一定是有了办法的,这或许才是直到今天他才有所动作的原因。”

        斯特兰奇一边思索着,一边做出了解释。而对于他的解释,史塔克立刻就生出了无比的认同之感。

        就是这样的没错,他是这样想的。而在这样认定的同时,他也是连忙地追问了起来。

        “能猜出来他应对的办法是什么吗?如果能知道这个的话,说不定我们战胜他的把握又可以大上几分!”

        “这不大可能,阁下。”

        尽管情感上和史塔克一样的急切,但是理智上,斯特兰奇还是给出了这样的一个答复。

        “就好像是我们不能猜测出一条上了岸的鱼怎么存活一样。它也许是进化出了能够呼吸的肺,也许是有了能够呼吸的皮肤。甚至说还有可能是它掀起了滔天大浪,让6地都为之淹没为汪洋。这些情况都有可能。而现在,在没有亲眼验证之前,我们谁都不能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所以阁下,我不认为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面是对的。与其探讨这种暂时不可能得到答案的问题,不如立刻做出行动。”

        “只有行动起来,我们才能知道我们能做到怎么样的地步。也只有行动,才有可能改变我们所面临的这一切,不是吗?”

        斯特兰奇的话说到了史塔克的心里。虽然说他并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还去浪费宝贵的国力,但是他也清楚,这已经不是他想不想的问题了。

        他是必须要做出行动的了。而想明白了这一点,他的动作也是立刻地就变果断了起来。

        “希尔女士,通知国防部,准备军队。按照我们原定计划的那样,在最短的时间把那个地方给包围起来。”

        “另外,我授权给你,一旦情况出了我们的掌控,我允许你动用一切的手段。”

        “最后,就该是我自己的问题了。这一次我要亲自出动。我也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美国,不是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作为不受欢迎的客人,他们也该是得到一点教训了!”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