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威慑心理 降临仪式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威慑心理 降临仪式

        史塔克是下定了决心,要先下手为强的了.

        他已经受够了那种只能被动承受打击,到最后还要被迫的给那一大堆烂摊子擦屁股的感觉。外星人入侵是这个样子,九头蛇的阴谋反攻又是这个样子。正是因为这一场场不受控制的,发生在美国本土上的战争,使得原本冠绝世界的美利坚一步步颓败到今天的这种地步。这是他作为美国的总统最为痛心疾首的一件事情,而自然的,他不会想着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主动进攻地狱就是在这样的心理下产生的,而眼下,他会下达这样的命令,也是基于这种心理。

        不管怎么说,御敌于外是保护国家安全最重要的一个条件。而如果这一点做不到的话,那么把情况控制在自己可以掌握的范围之内,就是必须要达成的目标了。

        像是坐观情况恶化,直到事态超出自己掌控才开始有所动作这种事情,也许以前的美国政府做得出来,但是放在现在,在现在的史塔克政府身上,这就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一件事情。

        当然,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具体落实下来,史塔克还是要面临这相当严峻的考验。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人手不足的问题。

        前面刚刚损失了数目巨大的军事人员,这个时候如果再冒然动用军事力量的话,很容易就会对整个国家的秩序造成严重的影响。说得轻微一点,就是国本不稳,国家动荡。而说的严重一点,很有可能就是给那些阴谋家们以可乘之机,将这个国家彻底颠覆过来。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史塔克再三地犹豫,一直在怀疑这种事情存在的可能性的原因所在。如果说美国的实力完整,那么这样的事情只要稍微地露出一个苗头,他们就可以不惜成本地为此大动干戈。但是现在,稍微动一下就要伤筋动骨,他们自然是会更加地慎重一些。

        有了两份不同的证明,这才帮着史塔克下定了决心。而也正是因为下定了这样的决心,他才会想着冒相当的风险,做出亲自出动这样看上去堪称鲁莽的举措。

        以一国总统的身份,亲身涉险去做这样危险的事情,这当然是称得上鲁莽的。史塔克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对,甚至说有失体面的,但是他却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就像是受了伤的狮子在面对可能存在的威胁时会尽可能得张牙舞爪,彰显自己的凶悍一样,史塔克这么做的原因,也是希望能够借由自己的身份,去表明这么一个事实。

        那就是,他虽然是美国的总统,但是他和以往的那些酒囊饭袋们是截然不一样的。别以为他坐在办公室里这么久就已经腰生横肉,成了一个只能耍嘴皮子的废物。他走出办公室,照样是能够震慑邪恶,让所有心怀不轨之辈胆战心惊的超级英雄。

        并且,现在的他只会比原来更加强大。有着一整个国家作为背后支柱,又有着那样奇遇的他,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花花公子企业家所能比拟的了的了。毫不客气的说,他现在能打过去的一打自己。

        这份力量在过去,或许没有什么大用。毕竟他是总统,而一个总统如果什么时候都出现在第一线上的话,那么就只会让人耻笑,耻笑于这个国家的孱弱。

        当然,这是在经常出现这么一个前提之下。而如果是偶尔的话,那么这也就是一个无伤大雅的问题。甚至说在某些时候,它还能起到一些特殊的作用。比方说,震慑.

        是的,震慑。就如同一个笑话中讲的那样。美国人为什么敢欺负伊拉克、伊朗这样的中东国家,而不敢去找俄罗斯的麻烦。原因是,伊拉克和伊朗只是被怀疑有核武器,而俄罗斯是真的有核武器。

        拥有力量的人才有震慑别人的资格,而在这个时候,史塔克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力量彰显出来,以一场轰轰烈烈的战斗以及绝对的胜利让所有心怀鬼胎的,所有对这个国家有所不轨的人都知道,这个国家是有他在守护着的,而他,也绝对不会让任何胆敢打它主意的人有任何的好下场。

        出击,以最猛烈的方式出击,这就是他的选择。而就在他这么动作的时候,远在死亡峡谷这边的撒旦也已经是收到了感应。

        作为地狱的魔王,能在圣经里留下最恶之名的存在,他理所当然的拥有着许多超乎常人想象的能力。而在这些能力之中,有一个特殊的能力就是,当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的时候,他立刻就能生出感应来,并且还可以如同身临其境地,了解这些人呼唤他的原因所在。

        史塔克和斯特兰奇这些人提及了他的名字不止一遍两遍,所以自然的,他没有可能不会注意到他们的存在。而当他了解到这些人提及他的原因和目的之后,他那原本就有些阴鸷的面容上立刻就浮现出了一个堪称狰狞的笑容来。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什么时候人类都有了这样的勇气,明知道他们所面对的是谁,却还敢光明正大的找上门来,并且向我发出挑战呢!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变强大了,还是说他们觉得我变弱了?这...还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啊!”

        此刻的他一身雪白的西装,却赤着脚站在幽深而黑暗的洞穴里。四周一片黑暗,虽然有零星的火光,但是却根本不足以照亮这黑暗的世界。而也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环境,他那尖锐的笑声,再配合上他那穿透性的,似乎能够传递到灵魂深处的话语,立刻就能让人打心眼里生出一种难以描述的战栗的感觉。

        就好像是他并非是如同他所表现出的,是一个人一般的存在。而是一个庞大的怪物,一个正在低语的深渊一样。只是直视他的存在,就会有一种好像要把人的理智彻底碾碎、吞噬一样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能算是愉快。

        只是,眼下正潜伏在这黑暗里的人怎么都不可能算是正常的人。正常人不会对这样的黑暗无动于衷,正常人也不会对站立在那里的就如同巨兽一般恐怖的撒旦露出如同疯狂一般的崇拜。显然,他们都已经脱离出了正常人的这个概念。所以他们此刻的反应也是和正常人截然不同的。

        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会惊慌失措,大吼大叫。但是他们不会,他们只是如同人偶一样,团团环绕着跪拜在撒旦的面前。随着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呼吸潮水般起伏着自己的身躯,就好像是把生命完全交托给波涛的浮萍和水草一般。

        和那些打定了主意,下定了决心和撒旦为敌的人的相比,这些人就好像是柔弱的羔羊一般,除了围绕着他们的主人咩咩叫之外,他们甚至都做不出哪怕一点违逆他们主人的动作来。

        这对于出身叛逆的撒旦来说,并并非是什么讨喜的态度。所以自然的,撒旦的眼神游离到他们身上的时候,也是立刻的就变得冰冷了起来。就好像是他看到的并非是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而只是一坨坨冰冷的生肉一样。

        没有人会在意这一坨坨生肉的去留、存亡,撒旦也是一样,所以立刻的,他就不带任何感情地向着眼前这些膜拜着他的人类挥动了手臂,直接得命令了起来。

        “开始吧,让我看看,你们能为我做到什么地步,让我看看,你们够不够资格得到我的赐福!来,把你们的虔诚展示出来吧,展示出来给我看吧!”

        “如您所愿,我的主,我的父!”

        数百人的念诵汇聚成了一句话,一个声音。这声音充满了狂热,而比这更狂热的是这些人的情绪。没有人畏惧,也没有人退出,在这个时候他们就好像是奉献出了自己的所有一样,全身心地跪拜着,念诵着。

        “地球的统治者啊,世界之王啊。打开地狱之门,释放出来自你那黑暗深渊的祝福力量吧。”

        “我等恭候您的驾临,伟大的邪恶父亲啊。今晚,此时此刻,是时候让大家知道你的存在了。”

        “我们将发誓全力的效忠于您,伟大的邪恶父亲,让所有人知道你的存在...用我的思想,身体和灵魂发誓!”

        “我们将践踏十字架,我们将唾弃圣经中的谎言,我们将消灭所有伤害我主撒旦的敌人。”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会放弃尘世的存在,我们将展示我们的信仰。”

        几百人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化作让人毛骨悚然的低沉合唱。而在这合唱声中,这些人纷纷地仰起了脸,露出了一张张兴奋中带着狂热的面孔来。

        他们手持刻刀,毫不犹豫的就在自己的额头上划出了如同山羊一般的血淋淋的伤口。然后把刻刀顺着面庞一路往下的,就划到了自己的胸口上。

        刀尖插入了胸口,理应会产生让人无法忍受的剧痛出来。但是在这个时候,却并没有一个人在这个时候选择放弃。他们只是用力地按紧刀柄,使劲的在自己的胸口上划拉着,直到把胸口剖开一个血淋淋的大口子,他们方才停止了下来。

        当然,停下来的只是刀上的动作,而并非是手上的动作。在手上,他们依旧是不带迟疑的动作着。把手掌伸进胸口上的创口,用力地拉扯住里面的某一样物件。然后,就在这数百人不一而同的呻吟、嘶吼以及痛喊声中,一个个鲜活的心脏就已经是被他们活生生地拉扯了出来。

        大动脉的断裂使得鲜血如同坏掉了的水龙头一样,哗啦啦地从他们胸口上的伤口那里流淌出来。按照常理来说,这样巨大的出血,以及这种连心脏都被撕扯出来的严重创伤,怎么说都是必死无疑的致命伤害。

        但是,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些邪教徒生命力格外强盛的原因,还是这里面真的有魔法作祟的缘故。他们不仅仅没有死,反而气息变得比之前更加强盛,甚至说连脸上的表情也比刚刚更加狂热了三分。

        生和死的界限在他们的身上已然变得模糊,而他们自己也似乎是认识到了这一点。这让他们的情绪格外的高亢,以至于在这个时候,他们还有精神发出这样整齐的呼声。

        “我们的邪恶父亲啊,我们把生命的精华奉献给你。我们祈求你的毒液,让它烧穿我们的灵魂和思想。我们愿意亵渎灵魂,我们愿为灾难而欢愉...指引我们吧,伟大的父亲,指引我们打开这压迫的枷锁,指引我们以残暴的方式打破这自由。拯救我们,救赎我们......”

        “你是蛇,你是龙!我主撒旦,我们在此,请求您的降临。降临吧,降临吧,以真身降临到这世界吧,我们的主人,我们的父亲,我们的神...降临吧!”

        充满亵渎的语言如同带有魔力一般,让所有的心脏都开始剧烈的跳动。这跳动是如此的激烈,以至于连心脏那厚实的肌肉都无法承受这种运作带来的压力。所以仅仅是一瞬间,所有的心脏都萎缩了下来。

        如同焉死的植物,腐烂的果实,这些心脏一下子就变成了软趴趴的烂肉。而就在这烂肉之中,一道乌黑的鲜血如同粘稠的石油一样,顺着这些教徒们托举着心脏的手掌,一点一滴的流淌了下来。

        黑色的血落到了地面上那已经快要汇聚成河的血流中,就像是启动了什么机关一样,只是一瞬间,所有的鲜血就像是被一张无形的大口吸吮着一样,哗哗地流淌了起来。

        它们流淌的方向是撒旦此刻所占据的地方。六百六十六人的鲜血,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汇聚在了他的脚下,并且顺着他**的脚掌,被一点一点地吸吮了进去。

        这似乎是某种无上的美味,使得撒旦在这一刻露出极尽欢愉的笑容,发出了无比畅快的大笑声。他捧腹,颤抖,甚至说流淌出了眼泪。而在这一切怪异的动作之下的,是他的身躯慢慢变得通红,眼睛慢慢变得乌黑。

        巨大的影子开始从他的脚下升起,仿佛最最浓郁的黑暗要吞噬一切。洞穴之中,微弱的火光依然熄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