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愤怒之心 神器之躯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愤怒之心 神器之躯

        “无知的人类,想要和我一战?真是狂妄啊。不过,既然你有这样的勇气,那么我就给你这么一个机会。有本事的话就下来吧,我在这里恭候你的光临!”

        这是个邀请,当然,是一个充满恶意的邀请。面对敌人精心布置的陷阱,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勇气随便踏足进去的。不过,史塔克显然不在意这一点,他看着自己脚下那个幽邃黑暗的洞穴,冷笑了一声,就已经是要不犹豫地一头扎了进去。

        这是艺高人胆大的表现,当然以他目前所拥有的力量,他也的确有这么大胆的资格。

        要知道,和之前那种全纳米金属增殖式的钢铁装甲相比,此刻的他又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而这种发展,说实话,已经有一些超出了科学的范畴了。

        在和史蒂夫战斗的时候,他的身体在王者之剑的神力之下受到了相当严重的伤害。而在那个时候,为了保住他的性命,雷神托尔不得不动用了自己的神力,去强行地压制住他身体里的力量。

        来自神王阿努达的力量和托尔的神力在史塔克的身躯中不断地冲突,激荡。而在这两种神力的冲突之下,已经被严重破坏的纳米金属就不得不竭尽全力地自我增殖,来维持自己的稳定存在。

        这种维持是需要充足的能量来作为支撑的,而即便说史塔克有着最新型的微型方舟反应炉,也根本无法支撑住这样的消耗。尤其是在这之前,他还和史蒂夫之间有过一场艰难的苦战。所以自然的,在这种斗争进行到关键的时候,他身上的方舟反应炉就已经是无以为继了起来。

        按照常理来说,到了这个时候纳米金属理应是退出战场,以休眠的方式静待自身的再度重启才是。但是,也不知道是因为之前的战斗破坏了其核心机制的缘故,还是史塔克自身安全设计上的缺陷。当能量耗尽的时候,这些纳米金属不仅没有停止运作,反而因为和两种冲突的神力有所接洽的缘故,运作的更加激烈了起来。

        这种激烈程度已经不仅仅只是限制于史塔克的皮下组织,而是完完全全地渗透到了他的身体各部分,各个细胞之中。以纳米金属的角度来看,它是替换了史塔克身体中那些无法承受这两种神力冲突的部分,让他得以在这种冲突中产生抗性,并且将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纳入到自己的能量循环体系之中。总的来说,它是救了史塔克一命。

        只是以人类的眼光去看的话,这一切的变化显然是让史塔克从人类向着非人,迈出了相当关键的一步。

        这到底算不算是一件好事,说实话,这是很难置喙的一个问题。不过如果抛开那些哲学思辨的成分不谈,那么毫无疑问的就是,史塔克的力量在这种特殊的变化中是得到了显著的提升。

        以不断循环再生的双神之力作为力量源泉的他已然有了一些打破科学和魔法融合局限性的意思,而在本身神秘程度就极高的神灵之力的加持之下,他身上的纳米金属也得到了一次根本性质的升华。

        着装上如今的纳米装甲的他完全可以被看作为一个有着自我意识和行动能力的神器,而以神器去对抗所谓的神魔,则未尝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这一切史塔克自己是不大清楚的。他只是出于自己的直觉和骄傲,认为自己已经有了和所谓的神魔对抗的能力。而既然如此,那么他当然没有理由去做那种瞻前顾后,畏首畏尾的小人做派。

        最危险的情况也不过就是中途之上会有来自敌人的埋伏,而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么大不了直接杀穿下去就是了。几个小喽啰而已,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畏惧的。在他眼里,真正有资格威胁到自己的,也不过只是那一个罢了。

        史塔克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精神上却也并没有怎么过分的松懈。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的这种丑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所以该有的小心,他一分都没有少。

        只是,有些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一路上并没有出现他预料中的那种情况发生。没有什么阻道的小喽啰,也没有什么暗中设下的陷阱。如果不是亲眼看着这个通道是在那个火柱之下形成的,是对方对自己刻意的指引的话,他甚至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

        什么时候这些地狱里的魔鬼都不屑玩这种鬼蜮伎俩了?史塔克心中感慨着,却也没有任何停留下来的意思。脚上的推进装置一个加速,他就穿过了幽深的岩壁隧道,然后哐的一声,就落入到了一个山洞之中。

        洞穴里浓稠的黑暗让他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尤其是脚下微妙的触感,更是让他有了一种不小心踩到了狗屎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于他来说当然是不能接受的,所以立刻的,他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电灯泡一样,从胸口的能源装置处释放出了极致晃眼的光芒来。

        史塔克的恶趣味,让他所释放的光芒比大型探照灯的亮度还要刺眼。在这种伸手都不见五指的环境中,一个不小心说不定真的连眼睛都要给闪瞎掉。他虽然并不指望这样就能让躲在这里的撒旦闪瞎掉眼,但是他还是满怀希望地认为,这或许能给对方一个恰到好处的难堪。

        只是,他的想法并没有成行。因为哪怕是如此刺眼的光芒,也没有能洞穿这洞穴里的幽深黑暗。

        就好像有什么浓稠的东西弥漫在空气里一样,他所释放出来的光芒仅仅只是溢散到身前两三米的范围,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吞吃掉了一般。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穴到底还是那副幽邃黑暗的模样,而面对这样一个情况,史塔克也只能是在暗暗咋舌的同时,向着自己的四周环顾了起来。

        能见度非常有限的照明再加上严重受干扰的探测装置,使得史塔克很难看清楚自己所身处的环境。他左顾右盼了许久,直到最后,才把视线放到了自己的脚下来。

        很担心踩到什么脏东西的他还是很在意自己脚下的那种触感的。他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观察这个,是因为担心一下来就会迎接一场激烈的战斗。而现在既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那么他当然是要抽空察看一下。而这一察看不要紧,他那隐藏在头盔之下的眉毛立刻就皱了起来。

        浓稠的液体,以及已经快要凝固成黑色的颜色,再加上那种绝对称得上刺鼻的气味。毫无疑问的,这是鲜血。放眼所及,整个地面都是这样的颜色,这意味着这里的鲜血可不止那么一星半点,而是多到几乎把整个地面都给覆盖了起来。而考虑到魔鬼那残忍的天性,他们肯定不会是在这里面屠杀什么牲畜来搞食品加工之类的活计,那么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些鲜血的来源就只会是一个可能...人类!

        想到了这一点,史塔克立刻就迈开了步子,向着光芒所照射不到的黑暗行进了过去。而就和他所料想的一样,当他走进这黑暗之中时,他立刻就能看到一具具属于人类的尸体佝偻跪伏在地面上。

        鲜血已经流淌干净的尸体在此刻显露出的是异常的、如同骷髅一般的干瘦模样。从他们所穿着的黑袍上隐约可见的血迹就能看得出来,地面上那海量的鲜血就来自于他们的身上。

        他们手上有刀,刀上有血,从这里史塔克就能判断出他们是自杀。而这么多人集体自杀?这已经是让他的头皮都开始发麻了起来。

        作为一个经历过许许多多的超级英雄,一个担负着沉重负担的国家总统。他很清楚如今的人类到底有着怎么样的秉性。自私、贪婪,愚蠢,丝毫没有所谓的荣誉可言。

        他们只会在乎自己的利益,甚至说为了自己的利益能够轻而易举地把他人推入到火坑里去。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杀死别人是正常的,而自杀,则是最不正常的一种表现。

        是什么能够让这么多的人选择自杀?他首先能够想到的就是魔鬼的蛊惑。就像是曾经被美国政府所忌惮的,一个能够操作思想的变种人一样,他很怀疑这些人类是因为被洗了脑,才能做出这样可怕的举动来。

        这是他最开始的想法,但是接下来的发现却是让他推翻了这个想法。

        他发现这些尸体们几乎都保持着一个一致的动作,一个一致的表情。那就是他们都托举着自己的手掌,而在他们的手掌之上,则是一块腐烂枯萎了的肉块一般的东西。

        从尸体们的伤口处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他们的心脏。而联想自己之前的发现,史塔克不难猜出,这些人是在用刀子活生生地掏出自己的心脏后,才渐渐地步入死亡。这应该很痛苦的才对。对于现在的人类来说,这种事情光是想起来就应该让他们不寒而栗,并且为之胆怯。但是事实是,情况并非是如此。因为他们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丁点的胆怯和畏惧,更没有那种直面死亡的痛苦和扭曲。他们有的只有一种满足,一种全身心地奉献并且得到回报的满足,一种好似灵魂都得到升华的极大喜悦。

        这不应该是那些被掌控了心灵的人所该露出的表情。因为在死亡的时候,为了避免自己受到波及,那些控制着别人的心灵掌控者大都会把自己的心灵力量给收缩回来。这样的情况使得被控制的人在死亡的那一刻往往都是清醒的,所以他们的表情也和一般人面临死亡的时候无二,甚至说更加地扭曲和仇恨。

        而现在这个情况却不是这样,所以史塔克大胆地猜测,他们真的是出于自己的意愿,而做出了如此可怕的事情。

        这是比他们被人操作着去送死更加可怕的事情,因为如果这样的死亡真的是出于他们的意愿的话,那么操作他们的就只能是扭曲的贪婪和沦丧的灵魂。作为人类的一员,他真的不想要承认人类会变成这个模样。但是在残酷的事实面前,他却不得不承认,这样如蛆虫一般的存在是真的存在的。

        他们宁愿把自己的死亡和痛苦当做礼物,敬献给一个黑暗中的邪恶化身。也不愿意保存着自己的性命,给自己的同胞们留下一条活路。这样的人,真的还能被称之为人类吗?

        想到这里,史塔克就为自己曾经因为这些人的生命而动摇过的想法而感到耻辱。当然,耻辱过后,就是最深沉的愤怒。不仅仅是对这些自甘堕落的人类,更多的还是对蛊惑他们的存在。

        这种愤怒是如此的激烈,以至于史塔克立刻就按捺不住自己情绪的,就对着眼前的幽深黑暗叫骂了起来。

        “撒旦!你不是要和我一战吗?出来,别像是一个懦夫一样躲在这黑暗里。你以为躲藏就能解决得了问题吗?不,这什么都解决不了,这么做只能让我更加地鄙夷你,从你的胆怯到你的灵魂!你要是还有那么一丁点勇气的话,就给我滚出来,滚出来像是一个男人那样和我战斗。我要碾碎你,我要让那些信奉你的蠢货们知道,他们的死没有任何的意义,他们的鲜血没有一丁点的价值!因为除了地狱,你哪里也去不了!”

        “哦,从你的语气我能听的出来,你的愤怒已经快要摧毁你的理智了。这可和我了解的情况有不小的出入啊,托尼.史塔克先生,你好像并不是什么感情用事的人啊!”

        在史塔克的话语中,浓重的黑暗开始收缩,如同倒放墨水渲染开来的场景一样,一个极致黑暗的大茧出现在了史塔克的面前。

        先是有声音从这个大茧中传来,然后,赤红皮肤,纯黑眼眸,一身白色西服依旧的撒旦微笑着从这个茧中走了出来。

        他先是看了四周那些因为他而死去的尸体一眼,然后就把视线移回到了史塔克的身上。紧接着,他那被色彩渲染的有些狰狞的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来。

        “你是因为什么这么愤怒呢,我的总统先生。是因为他们的死吗?恕我直言,这些人类对于你和你的国家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吧。甚至说,恰恰相反的,他们大多数都可以被称之为隐患。而现在,我可以算是帮了你一个大忙,帮你用最省事的方法解决掉了他们。而为此,你却对我大动肝火,我想说,这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