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成神桎梏 人类信念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成神桎梏 人类信念

        “成为神?”

        这样的一个说辞让史塔克有点发愣,他设想了很多种可能,但是唯独没有想到的是,撒旦居然会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

        什么叫成为神?这里面有很多种选项可以选择。成为教堂里的木雕泥塑,可以被叫做为神。成为人们口口之间祈祷念诵的存在,那也是神。成为生杀予夺,万物生灵都不敢违逆其意志的,这更是神。

        史塔克不相信撒旦搬出了这样的条件,最后所谋取的只是一个被摆在台面上的机会。所以可以肯定的就是,他希望成为的是后两者。而后两者,哪一个都不是能够轻易达成的条件。

        例如前者,成为人们口口间祈祷念诵的存在,譬如上帝。西方人用了多长时间才学会在自己的语句中加入“我的上帝”“耶稣基督”之类的称谓?毫不客气得说,那是几百年数代人的高压政策之下所形成的习惯。

        别说什么上帝的荣光至高无上,所有人类都应该皈依之类的蠢话。要知道,在基督教刚刚开始盛行的时候可还是罗马帝国的时代,而在那个时代里,罗马人信奉他们的罗马诸神可更甚于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上帝和耶稣。

        要不是罗马帝国的分裂,以及罗马本身的教派信仰争不过蓬勃发展的基督教,那么后来的宗教信仰估计也就没有基督教的事情了。

        基督教真正开始站稳脚跟,就在东西罗马分裂出来,并且携手立立基督教为国教之后。而它真正发展起来,遍及到整个西方世界,也是靠着东西罗马帝国的扩展才得以成形的。

        在这个时候,基督教虽然具有影响力,但是他的影响力还没有到后来那种人人都要把上帝挂在嘴边的时候。这个习惯的真正形成应该是在中世纪,在那个神权大于王权的时代里。

        当神权大于王权,所有不信仰上帝的人都会被冠以异教徒之名,予以残忍甚至不人道的对待的时候,那么哪怕是为了自保,普通的人民也会老老实实地把上帝的名字加入到自己的日常用语之中。

        再加上当时的西方充满了愚昧,基督教又是极具蛊惑性的教派。所以几百近千年,几代十几代人下来,所谓上帝的威名自然也就这么积淀了下来。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大概就是宗教发展的极致所在了。想要把全世界所有人类的思想都统一到一个宗教信仰之下,这在过去都是不大可能的事情,更何况是在思想自由,科学唯物主义盛行的今天。

        除非说人类的世界骤然遭受到什么巨大灾难,人类的文明一夜之间倒退到石器时代,否则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而如果说连这种事情都不可能实现,那么想要成为生杀予夺,当所有人都为之敬畏,虔诚膜拜的至高真神,那就更加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为什么说六百六十六个邪教徒的集体自杀能够让史塔克感到震惊?因为在他看来,这些人的行为绝对是脱离了正常人的范畴。正常人怎么可能干出这种蠢事来,几年义务教育下来你学会的难道就是这种东西吗?

        他作为总统,自然是要为教育事业的沦丧而感到痛心的。不过他自己也清楚,在义务教育普及的情况下能出现这么几个奇葩,那绝对是百里挑一,乃至于千里挑一的情况。但凡是老老实实把义务教育完成,智商水平在平均线以上的人类,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而智障在人类中百分比,从来都只是少数。

        所以说句不好听的话,撒旦想要让全人类都任由他予取予求,那绝对是天方夜谭一般的事情。只是史塔克担心,撒旦要求的就是这么一个结果。

        他的担心并非是没有道理的,因为面对他的这番询问时,撒旦的脸上顿时就表露出来了异样的兴奋和扭曲来。

        “没错,我的要求就是成为神,至高无上的神。取代上帝那个老不死的地位,统率着地狱和人间所有的生灵。我让我所有的生灵都对我臣服,把他们的生命、灵魂乃至信仰都奉献给我。一如当初人类对上帝那个老不死的那样,不过,我要的比他更多,我想要成就的也要比他更加高上!”

        “这就是我的条件,史塔克,这就是我想要达成的目的。和我合作,我就是地狱和人间的神,而你就是地狱和人间的王。你我联手,所有的地狱乃至人间所有的生灵都将拜服在我们的脚下。我甚至可以允诺你,不管是你活着的时候,还是在你死亡之后,你都会保有这样的身份。你将成为我的左膀右臂,永远得伴随在我左右。相信我,对于一个人类来说,这已经是最大的恩宠了!”

        以撒旦的身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倒也的确是显示出了他对史塔克的看重以及诚意,只是在史塔克的耳朵里,这番话却是怎么听都怎么不是个滋味。

        诚然,他对于撒旦所描绘的那副光景是非常心动的。如果说整个世界都陷入到了黑暗之中,唯独美国是一片光明的国度,那么美国的价值就已经不是一个单单的国家可以衡量的了。它会成为净土,成为诸如伊甸园,西方极乐世界这样让人充满向往的极乐家园。

        这会是比以霸权称霸世界更加高明的做法,是真正的王道手段。只是,这样的手段真的好吗?到了这个时候,史塔克的心里立刻就迟疑了起来。

        以他的理想和身份来论,这样做或许是最有可能将他理想实现的手段了。否则大概就会像是撒旦所说的那样,穷极他这一生的力气,恐怕都不大可能再见到美利坚复兴的那一天。

        但是,为了美利坚的复兴,却要让全世界的人类都沦为一个魔鬼的奴隶,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史塔克虽然有着为理想付诸一切的勇气和魄力,但是面对这样的一个问题,他还是免不了地心生迟疑。到底是做过超级英雄的人,哪怕说为了理想他已经不惜浑身沾满污秽,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的内心里还是存留有一丝正义和善念。

        眼下正是这丝仅存的善念在支撑着他,让他不至于立刻屈服于撒旦的诱惑。而他支撑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人类,到底是为何而生存的。

        我们生从何来,死往何去,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这是一个亘古长存的问题,甚至很可能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而面对这样的一个问题,有一点是非常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人类从呱呱落地到走进坟墓,这区区一百年生命所具有的含义,绝对不是为了做某个人的奴隶而存在的。

        我们生来自由,这自由意味着我们绝不会是任何人的附庸。我们有自由的思想,自由的灵魂,不管这世界怎么样对待我们,不管外界对我们有多么的严苛,它都不能让我们屈服,让我们把自己的思想和灵魂都给出卖出去,成为别人掌中的玩物。

        这或许不是最标准的答案,但是却是当下最为让世人认同的普世价值观。对于那些没有能力主宰自己的命运,只能在时代潮流之下随波逐流的普通人来说,这大概就是他们唯一能够维系自己尊严的方式了。

        而如果说,自己为了自己的理想就不顾忌这些普通人感受的,把他们所拥有的这最后的一丁点尊严和自由给剥夺掉,那么这岂不是太残忍了吗?

        史塔克到底是一个人,或者说尽管他在生理上已经达到了非人的地步,但是在心理上,他始终还是把自己归纳与人类的范畴之内。

        而作为一个人类,不论是从他本我的意愿,还是从种族的大局上出发,他都不太希望这个世界的人类变成没有自由和灵魂的行尸,变成只知道对所谓神灵跪拜祈祷的走肉。

        因为这等同于消灭了人类的天性,而对于人类来说,如果连自由的思想和灵魂都没有的话,那么他们他们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大概也就消磨为零了吧。

        史塔克并不想当这个千古罪人,他还不想让人类的未来因为自己的选择而埋下灭亡的种子。所以心里微微的这么叹息了一下,他就已经是下定了一个主意来。

        这个时候,撒旦还并不知道史塔克做出了怎么样的决定。或许是之前史塔克态度上的问题,让他以为这个人类就和他过往所蛊惑的那些人一样,早已经被贪婪和欲望蒙蔽了心智,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压根就没有对史塔克柏油太大的防备。

        这给了史塔克最好的机会,而也就是在下一个刹那,他就已经是挥舞着拳头,狠狠地捅在了撒旦的肚子上。

        能量的加载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而在他一个念头之下,强大的能量顿时就给他周生纳米金属供给出了无穷无尽的动能来。这一下子别看他的动作小,运动幅度有限,但是别的不说,光是这一拳的冲击力都有可能把一辆六七十吨的坦克给打飞出去。

        撒旦全无防备,就算是有了防备,在现在的状态下他也未必能撑得住这样的一拳。所以毫无例外的,史塔克的这一拳立刻就建了功,就好像是一把大枪筒在人身上一样,他直接就把撒旦的胸膛给捅了个通透。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可以说是峰回路转,陡转急变。撒旦也是根本就没有想到,之前还在和自己相谈甚欢,讨价还价的家伙,眨眼间就对自己来了个图穷匕见,致命杀机。

        这让他愤怒,但是更多的却是不解。所以趁着这个机会,他一把就抓住了史塔克捅穿了自己的手臂,不顾上面溢散的高温,在任由自己手掌被烧灼的劈啪作响的同时,对着他直接就恶狠狠地追问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现在的他看上去很像是回光返照,毕竟被捅穿了胸口,鬼知道那些关键的内脏到底还有多少是完整的。而按照史塔克的理解,这样的重伤,能说话已经很了不起了,想要活蹦乱跳跟个没事人一样,根本就是白日做梦。

        没错,撒旦是魔王,但是魔王又怎么样,魔王就能不遵守基本法了吗?生物的要害就摆在那里,除了少数几个能超速再生的变态之上,能把胸腔内脏打个稀巴烂还能活蹦乱跳的,估计也就剩下草履虫这样的单细胞生物了。

        史塔克又不是没见过魔鬼,你要说我这一拳下去你变得像雾像雨又像风,那么也就算了。问题是我这实打实的一拳,绝对是到肉的触感。连鲜血飙射,骨肉成泥的感觉都能通过手臂上那已经如同皮肤一样敏感的纳米金属感受到,你要让他相信自己这一拳下去全无建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总之,他虽然不信自己一拳就把撒旦给打到了死亡的边缘,但是他也相信,撒旦在自己这一拳之下受了不小的伤。尤其是他现在的姿势还很微妙,大半截手臂都埋在了撒旦的胸腔里。只要他想,高能放射,强热能冲击,随时都能对撒旦造成相当可观的二次伤害。

        单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场面的主动权已经是完全地掌握在了他的手中。所以自然的,他也就放心大胆地回答起了撒旦的问题来。

        “为什么?很简单。或许你提议的这个合作非常有诱惑性,甚至可以说是让我难以拒绝的。但是,如果说这么做是以整个人类失去未来,变成牲畜一样的存在为代价的话,那么我宁愿放弃这次合作!”

        “人类不是你们圈养起来,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宰割吃肉的牲畜,从来都不是。不论是神灵也好,还是魔鬼也罢,纵然你们天生拥有比人类更加强大的力量,你们也绝对没有任何理由去把人类当做牲畜去对待。如果你们执意想要做这种蠢事的话,那么就做好被人类拿起武器,捅进你们胸膛的准备吧!”

        “可笑!明明只是上帝那个老不死的家伙饲养的羔羊,既然敢在我面前放这样的厥词!”

        撒旦的脸上张扬着愤怒,他的话语也充满了厌憎和仇恨。这种表现进一步的刺激了史塔克的心理,所以立刻下一刻,他就已经是再度握紧了拳头。

        “所以,上帝死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