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生死交锋 诡异现状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生死交锋 诡异现状

        话说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没有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了所以立刻的,史塔克就转变起了自己手臂上的能量输出模式,将充盈的能量直接得转化为热能,然后一股脑地就从手臂的纳米金属上施放了出去。

        温度瞬间从常温飙升到了摄氏五千度,毫不客气得说,在这个温度下几乎所有的金属都只有被融化的下场。要知道,就连最早型号的方舟反应炉里面的关键元素钯,其熔点也不过才1555度,而号称熔点之最的钨,熔点也不过才34oo度左右。在这个世界上,除非是那些还没有现的金属元素,或者干脆就是爱德曼合金或者振金这样的特殊金属,不然的话还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承受得了这样的高温。

        也就是史塔克利用职权之便,从瓦坎达弄来不少振金添加到了自己的纳米金属中,不然的话光是这一下,就能把他的老命都给烤掉大半。

        这样的伤害,哪怕是神魔都要受到重创的。眼下的撒旦自然也不会例外。他本来就被史塔克偷袭得手,身受重创,而这一下子的高温爆立刻就把整个人如同火炬一样给点燃了起来。

        只是一瞬间,他的身体都被火焰给烧了个通透。血肉瞬间汽化,唯独只有骨骼还像是薪柴一样,熊熊燃烧着。理论上来说,到了这种程度,再怎么强大的家伙也应该是到了强弩之末,只消再过上一时片刻,就应该彻底地倒在地上的才对。但是这样的道理在撒旦的身上却似乎并不适用,因为直到这个时候,他的手掌依然是非常有力的抓在史塔克的手臂上,并且越来越用力。

        这股力量乎了寻常,以至于连有着振金成分构造的纳米金属都没有能完全地抵挡住这股力量,让身在其保护之中的史塔克都开始忍不住得龇牙咧嘴了起来。

        到底还是以人类为基础框架而存在的,疼痛对于他的制约始终还是存在着的。虽然说这股力量还不至于把他的手臂捏成粉碎,对他造成永久性的伤残影响,但是这疼痛还是让他忍不住得扭曲了姿势,以一种被迫的方式向着撒旦伏下了身子来。

        这是撒旦反击的开始,却并不是结束。他虽然很想把史塔克的手臂直接从他身上给撕下来,但是他到底还是有些小看了纳米金属的坚固和韧性。这幅身体的力量已经开到了最大,也不过只是勉强做到这个地步,这让他心里多多少少有一种不太满意的感觉。

        继续下去也不能制造更大的战果,所以当下他就伸腿一踹,一脚踹在了史塔克的胸口上,把史塔克给直接的踹飞了出去。

        这一下子算是拉开了距离,让他摆脱掉了之前那种受人掌控的状态。而随后,他箭步一冲,整个人就已经如影随形一般地追上了倒飞出去的史塔克,然后一把按住了他的脑袋,把他的脑袋狠狠地向着地面挤按了过去。

        连带有振金属性的纳米金属都不能阻挡住撒旦的力量,可想而知,他这一下子到底能造成多大的伤害。

        所以当下只听轰的一声,整个山洞内部都伴随着这一次撞击而震荡了起来。而当其冲的史塔克面对这样的冲击脑子里顿时一阵刺痛和眩晕,然后不由自主地,就有鲜血像是拧开了水龙头的水流一样,从他的鼻子里流淌了出来。

        这是颅内受创的一种表现,而如果是普通人,面对这样的症状怕是早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但是史塔克如今好歹也是踏入了非人领域的存在,所以面对这样的创伤,他也只是感到些许的不适,并不至于沦落到任人鱼肉的地步。

        他的思维还算是清晰,所以他很明白,自己不能这么单方面的一直挨打。如果这么一直挨打下去,就算他浑身是铁打的,估计也要给锤成铁皮了。所以反击,也就是他现在必须要做的事情了。

        后脑勺被撒旦按压着,这让他很难做出反击的动作。而对此,他只能背向摊开双手,以手心的聚能装置对准了身后的撒旦,然后一股脑地全功率喷射了起来。

        最新型能量装置的能量冲击,其造成的破坏性高温绝对不在太阳的热风之下,再加上能量冲击固有的动能破坏,杀伤性绝对是非常可观的。

        在这黑暗的洞穴里,乍一看上去就好像是两道探射灯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道热光组成的瀑布流。而在这瀑布流的冲击之下,就连受到波及的山壁都开始崩解和消融了起来。可想而知,当其冲被当做攻击目标的撒旦到底承受着多么巨大的伤害。

        史塔克只觉得背后一轻,来自撒旦的压制瞬间就被解除了出去。他不敢掉以轻心,立刻就翻转过了自己的身躯。而就在他站起身来的同时,一道强横的力量就已经是落在了他的脖颈处,把他给狠狠地轰飞了出去。

        在这个时候能动这样强横攻击的家伙,自然是非撒旦莫属。单从他攻击的力度来看,之前的能量攻击似乎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不过,在看到了他目前的状态之后,史塔克立刻就推翻了这个想法。

        之前让撒旦促不及手的攻击,不仅仅让他的胸部遭受了重创,就连浑身的血肉都被烧成了灰烬。而如果从这些状况来分析的话,他现在的模样应该是一个燃烧的骷髅,并且伴随着大面积的胸骨破碎症状才对。

        而现在史塔克看到的撒旦却并不是这个样子。身上的火焰消失了,这可能是在高能冲击之下所带来的副作用。而同样消息的,还有撒旦的一双手臂。肘部以下完全消失的小臂再加上胸骨和颅骨正面的高温碳化和破损,史塔克大致就可以判断出之前到底生了什么。

        情况应该是这样的,面对自己的能量喷射,来不及躲避的撒旦只能交叉双臂,做出最最本能的防御。这种临时搭建起来的防御并不能完全抵消掉来自能量冲击的伤害,他的双臂在一瞬间被强大的能量粉碎,同时他本身也受到了一定的损伤。

        看似完全落入了下风,但是实际上在撑过了最开始的冲击之后,撒旦已经稳住了阵脚。他及时地从这种能量冲击中脱身而出,避免了自身遭受更大的伤害。然后趁着史塔克不注意,再度对他起了突袭。

        这个结果推算的八九不离十,而史塔克也从这样的推测中得到了一个重要的结论,那就是撒旦并非是什么无法对抗的存在。

        自己的每一次攻击都能对他造成伤害,这些伤害虽然不能直接得打倒他,但是却可以不断地累计叠加下去。如此算来,只要能积少成多,一点点地把这种伤害给累加下去,那么到最后他总会有把他给拆成骨头渣子的一天。

        这是个乐观的想法,或者说,面对这样的强敌,史塔克不能不显得乐观一点。他需要振奋精神,来为自己提供一点自信。而在眼下的情况中,没有比再一次的破坏更加能提升他自信的举动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史塔克不再有丝毫的犹豫。他把能量供给在动力系统上面,只是一瞬间,就把自己变成了虚幻的光影,然后就对着撒旦起了冲锋。

        几经进化的钢铁装甲度不可谓不快,保守的估计,他在这一瞬间的度已经达到了接近第一宇宙度的级别。在这种度之下,思维已经成为了制约他行动的存在,他的反应度根本无法跟得上自己的度,甚至说他眼睛所能看到的,都是虚幻不清的光影碎片。

        他只能在这种情况下做直线的短距离冲锋,而即便是如此,在如此恐怖的度之下,他所带来的破坏也是异常惊人的。毕竟极致的度就是极致的破坏力,而在自身都已经快要化为光与影的情况下,急奔驰的他已经和无坚不摧的利剑没有任何的区别。

        撒旦或许预料到了史塔克的反击,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史塔克的反击会是以这种方式,而他反击的度又是这么的迅猛。在这样的度之下,即便是他也难以做出及时的反应。所以顷刻之间的,他就已经是和史塔克所化作的金红光影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这一下,地动山摇。本来就保守创伤的洞穴显然无法支撑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尤其是这样可怕的破坏。

        要知道,在这种级别的度之下,哪怕只是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都有可能爆出惊人的破坏力。更不要说史塔克这一身加起来将近两百公斤的分量。可以说,光是这一次冲击所造成的破坏力,就和几千吨tnt引爆没有什么区别。而在这样惊人的破坏力之下,整个洞穴乃至整个山岩都像是经历了地震一般,整个地坍塌崩陷了起来。

        烟尘滚滚,巨石如同陨星一般,纷纷地从头顶上跌落下来。山壁在轰然巨响中连锁性地坍塌下来,成百上千吨的重量足够把地球上任何一种生物都给碾压成粉末。

        这样的危险是连史塔克也不愿意承受的,所以他连忙支起了自己的身躯,开始拼命地向外逃窜起来。

        对于撒旦,他显然不认为撒旦在这种的冲击中还能安然无恙。要知道,在刚刚的冲击下,连他自己都是吃够了苦头。如果不是说他身上的构造有振金的特性的话,现在的他恐怕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是非常鲁莽,甚至可以说是与敌皆亡的攻击。毕竟,力的作用是互相的。他在撞击对方的同时,他自己也在受到这种撞击的反作用力的冲击。振金的特性抵消了这种恐怖的冲击力,不然哪怕他身上穿着这样的一身铁皮,到最后恐怕也只能变成压瘪罐头里的一堆肉酱。

        像是现在只是浑身酸痛外加有些喘不上气来,这纯属幸运。而这样的幸运,他可不认为会生在撒旦的身上。就算是他走狗屎运的能够保留下躯体的一部分,在这山崩地裂的情况之下,他也难逃被山岩掩埋的命运。

        数百万吨的山石压在他身上,他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应该逃不出来的吧。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就让这坍塌的山岩作为他最后的坟墓吧。

        几经波折,终于从山崩地裂的大灾难中逃脱出来的史塔克望着自己脚下飞溅的烟尘,已经层层叠叠不断塌陷的山石默默地出了这样的感慨。他认为自己已经在这场角逐中取得了胜利,过程虽然艰难,但是到底还是他笑了最后。

        然而,还没有等他从这种胜利中享受到片刻的欢愉,他立刻就现了许多不对劲的地方。

        烟尘开始退散,巨大山岩坍塌崩陷之后的情形也慢慢固定了下来。而当这一切慢慢显露出来之后,史塔克立刻就现,那从一开始就存在于洞穴之中的浓郁黑暗依旧顽强地矗立在那里。

        像是一个黑色的巨蛋一般,它矗立在层层的山岩之间。所有的烟尘、岩石,但凡是碰触到这个巨蛋的东西,都在顷刻之间被这个巨蛋吞噬的干干净净。它就像是一张巨口,像是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异物一般。而光是凝视着他的存在,史塔克都能感受到一种自本能的,深深的恐惧和威胁。

        “这到底是什么鬼?”

        面对着这种根本无法理解的事物,史塔克忍不住喃喃自语了起来。而就在他出这样的声音之后,一个声音骤然地就在他的耳边响起。

        “这是来自地狱的力量,是我主在人间的具化!”

        “什么人!”陌生的声音让史塔克下意识地警觉,而当他循着声音张望过去的时候,他立刻就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了那个黑色巨蛋的边缘。

        他凝视着史塔克,脸上慢慢地就露出了嘲弄的笑容。这配合上此刻诡异的环境,立刻就让史塔克生出了不好的预感来。

        “你是谁?撒旦的走狗吗?”

        “真是不客气的称呼啊,史塔克先生。相比较于走狗,我更喜欢左膀右臂之类的称呼。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然德基尔,黑暗天使军团的军团长,撒旦陛下最重要的部下。初次见面,真是无上的荣幸!”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