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灵魂之罪 忏悔之心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灵魂之罪 忏悔之心

        恶灵骑士,审判之眼.这就是在面对危局之下,然德基尔所拿出来的制胜手段。

        对于然德基尔来说,他其实并不怎么想动用这种手段。因为他很清楚在,这种手段一旦拿出来了,那是真的只有不死不休这么一个下场了。而在他原本的计划里,他可从来没有过想要史塔克小命的主意。毕竟一个活着的美国总统和一个死了的美国总统,其意义和价值是完全不同的。

        活着的史塔克,不管他愿不愿意臣服,他的存在都可以极大地打击人类的信心,让人类在面对地狱力量的时候感到绝望。而如果是一个死了的史塔克,那么结果就可能是过犹不及的,让人类对他们生出同仇敌忾的心理来。

        虽然说撒旦降世之后,人类不管采取怎么样的态度都无关紧要,但是不管怎么说,如羔羊般雌伏的态度总是要比如做困兽之斗要更加令他们轻松一下。要知道,这可是侵略一整个世界的战争,在这样的一场战争中,哪怕只是轻松上那么一点点,也意味着海量的资源和时间被节省了下来。对于统治者来说,这是相当重要的一个环节。只是可惜,事到如今,这一切都只能告吹了。

        史塔克的突然变化已然是超出了然德基尔的掌控,到了这个时候,他对于控制住史塔克已经是完全没有信心了。除非放任他离开,否则他就只能对史塔克痛下杀手,而相比较于放任史塔克离开之后会产生的后果,他那想要在侵略人间的过程中走捷径的想法就已经是变得无关紧要了起来。

        事有轻重缓急,他当然要权衡轻重再做抉择。而动用审判之眼这样的杀招,自然就是他最后的抉择。

        审判之眼一开,史塔克避无可避。在那可以直视灵魂的魔眼之下,他大脑中瞬间就一片空白,然后不由自主的开始回忆起自己的一生来。

        从他年少轻狂的时候到他初堪大任的时候,从他把超级英雄当成是一个游戏的时候到他把这当成是自己使命的时候。从他是一个超级英雄到他变成这个国家的总统。所有的一切,历历在目。

        他这一生恣意过,畅快过,潇洒过,犹豫过,徘徊过,悔恨过。如果说人生是一道五味陈杂的菜品的话,那么他完全可以说已经把人这一生所能够体会过的滋味都体会过了。所以从某方面来说,他早已经是大彻大悟了起来。

        这种大彻大悟并不是说他已经四大皆空,看破了红尘。而是说,他在自己的人生之中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意义,找到了自己足以一生奉行的道路。

        这条道路对或者不对,他自己从来没有验证过。对于他来说,既然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那么就应该一往无前的走下去。瞻前顾后,畏首畏尾的去考虑对错,那不是他他应该做的事情,也不符合他的秉性。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有些做了到底到底还是做了。想要挥一挥衣袖,不在心里留下半点尘埃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自然的,在面对审判之眼那拷问灵魂的力量时,这些曾经所作为的一切就已经是化作了燎心的火焰,开始在他的灵魂上燃烧了起来。

        火焰开始在史塔克的身上燃烧,这一点,哪怕就是有着神力以及纳米金属的护佑,都是无法阻止的。这是由灵魂中诞生的火焰,只会因为灵魂的变化而变化。无辜者的灵魂纯洁如琉璃,只会让这火焰渐渐熄灭。而有罪者的灵魂则如同薪柴,它将让这火焰越烧越旺,直到灵魂彻底地燃烧殆尽。

        这无关对错,也无关善恶。它拷问的是一个人的灵魂本身,是他本身对自己一生所作所为的判断。而对于史塔克来说,他有罪吗?他做过什么值得让自己忏悔的事情吗?这个答案是,当然的。

        在最早还是一个花花公子,军火商人的时候,他就已经酿成了大错。

        他亲手制造了无数可怕的武器,并且这些武器夺走了无数无辜者的生命。虽然说这并非是他的本意,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他要为那些无辜者的死承担上一部分的责任。

        在人前,他或许会用只是一个武器开发商,并不是握着武器的人这样的说法来为自己辩解。但是在他自己的心里,他从来都没有否认过自己是有罪的。

        他亲眼见证了那些因为他的发明而死去和流离失所的人民,所以他一直都为这件事而抱有负罪感。关停史塔克公司的武器研发部门,这是他为自己赎罪的一个举措。而他愿意成为一个超级英雄,也有很大一部分因素在这里面。

        他从未忘记过这些事情,所以在审判之眼的火焰之下,这些负罪感立刻就变作了火焰下的薪柴,让那烧灼着他灵魂的审判之火熊熊高涨了起来。

        毫无疑问,这是痛苦的。但是这痛苦却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史塔克一生之中所犯的错误并不只有这么一件,在这透析灵魂的火焰之下,一件又一件的陈年往事都开始浮现了出来。

        他想起了他成为超级英雄之后的事情,想起了那些在他和强敌大战之时,被他所波及到的无辜者。

        他以前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人的存在,因为在他看来,自己已经是竭尽所能的付出了,自己得到的应该是荣耀而并非是苛责。直到有一次,他在自己公司的产品发布会上遇到了这样的一幕。

        一个悲伤的母亲抱着他死去儿子的照片和一个自己的玩偶找上了门来,并且就像是看待仇人一般的,把她儿子的死统统地归咎在了他的身上。

        这是让他不能理解的,甚至说他一度想要让人把这个疯女人给轰出去。但是当这个女人告诉他,他的儿子是他的拥趸,是在他和克里星人大战时还挥舞着他的玩偶,高喊着钢铁侠万岁的人的时候,他就沉默了。而当她说出,他的儿子就是在为他欢呼的时候,被克里星人迁怒而杀死时,他的内心里立刻就生出了难以化解的罪恶感。

        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而当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就再也无法回避这样的问题了。

        这个无辜的小男孩不会是一个个例,当超级英雄的战斗无法被轻易控制的时候,这样的例子只会越来越多。他很确信这一点,但是当那一长串的名单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还是在一瞬间失语了起来。

        他不用为那张名单上所有的人负责,但是哪怕这张名单中有是十分之一的人需要他来负责,那都是一个让他胆战心惊的数字。

        尽管他可以用如果不是他的努力,会有更多的人死去这样的话来安慰自己,但是说到底他还是无法说服自己,对自己说自己不用为这些人的死而负责。

        他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是有过错的,如果说他在战斗的时候稍微地注意上那么一点,那么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人被卷入进来。这是他的罪过,他为此后悔不已。而这份后悔放到了现在,就成为了催化火焰的燃料,让他身上的地狱之火再一次的高昂了起来。

        就一个人类来说,史塔克身上燃烧着的地狱火焰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平均的水准,甚至说达到了罕见的地步。所以此时此刻,他整个人都似乎是化作了一个火炬,大有一种把自己整个人都燃烧殆尽的意思。

        这种火焰燃烧的架势堪称可怕,以至于然德基尔都有些不大敢靠近他。而是在火焰快要波及到自己的时候飞快地躲闪到了一边去。

        在他看来,如此剧烈的灵魂燃烧,史塔克必然是只有死路一条的。他甚至都有些怀疑,史塔克的灵魂此刻是不是已经被烧成了灰烬。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时候,虽然眼下史塔克的灵魂已经被象征着忏悔的地狱之火烧了个通透,但是他的灵魂却并没有就此被烧成灰烬的意思。

        他的忏罪还在继续,而这个时候让他感到痛苦的事情则是他曾经所做出来的背叛。那些对他朋友的,对他战友的,还有对那些曾经所信赖他的人的背叛。

        周易、罗德,还有那些因为他的命令而惨死在战场上,甚至都不能让自己的冤屈得到伸张的士兵们。

        这是他作为总统所做出的种种选择,他一直以为自己所做的选择是正确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哪怕他认为这些选择是正确的,他也依然会为这些选择而感到内疚,感到痛苦。

        这份痛苦一直是他心里的一个沉重的负担,而在这个时候则更是如此。几乎没有什么比这份痛苦更加能滋长他身上的火焰了。那些因为他的决定而惨死的灵魂就像是跗骨之蛆一般缠绕在他周身的火焰之中,在他的耳边对他低语着,对他讲述着他们的仇恨和痛苦。而对于他来说,这些质问甚至比那种来自灵魂的灼烧之苦更甚。

        痛苦,在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极致。而他的忍耐力,也似乎已经是到了极限。在这个时候,他已经萌生出了放弃抵抗的想法,他已经是有了想要沉沦的冲动。只是,每每到这个时候,每每想到自己放弃之后的下场,想到这个国家乃至于整个人类的结局,他就从灵魂深处迸发出更加强大的信念,让他在这种灵魂的燃烧中有了支撑下去的本钱。

        我还不能死,我还不能死。这个国家还需要我,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还有很多人要拯救!我是有罪,我是该接受惩罚.但不是现在,不是在这里.我不能,我不能死在这里!

        他在内心里一遍遍的重复着这样的话语。而就在他近乎催眠一般的自我重复下,他突然间就是一声大吼,然后整个人就骤然地从地狱之火的审判中挣脱了出来。

        火焰虽然还在燃烧,但是肉眼可见的,和之前那几乎堪称剧烈的形式相比,这来自灵魂的审判火焰已经是小了很多了。只有星星点点像是余薪一般的火焰缠绕在史塔克的的身上,而面对这样的一幅情景,然德基尔内心里的震惊简直就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几千年了,从他认识恶灵骑士的存在已经几千年来。几千年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类能够从恶灵骑士的审判之眼中挣脱出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直面了自己的罪恶之后还能这样坚持到最后。

        是什么在坚持着他,是什么让他拥有了这样的力量?是信念吗?他不知道,也根本无法去探知这个答案。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越来越超出他的掌控了。而和之前那副志得意满的模样相比,现在的他只感觉自己简直就像是一个小丑一样可笑。

        他已经再无能力对史塔克做些什么,在拿出了所有的手段之后,他已经发现自己再也没有更多的办法了。

        这让他有些恼羞成怒,甚至说是怒火中烧。区区一个人类,就把他逼到了这种地步,这对于一直都自视甚高的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件无法容忍的事情。

        他必须要做些什么,他必须要阻止史塔克,阻止他干涉他们的行动。而到底该怎么办呢?恶从心中起的他立刻就拿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而在这之后,他立刻就像是炮弹一般对着史塔克冲了过去。

        刚刚从煎熬中脱离出来的史塔克显然没有预料到自己所面临的情况。他就像是溺水之人刚刚得救一样,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地喘息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然德基尔已经是扑到了他的面前,并且毫不客气地就搂住了他,向着地面就一头扎了过去。

        他并不是打算故技重施,那对于史塔克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他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利用恶灵骑士能够自由穿梭于地狱和人间的能力,带着史塔克直接穿梭到地狱里去。他要在那里拖延着他,在那里干涉史塔克的行动。虽然说这样也会对他的后续计划产生影响,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这是唯一可行的手段,他是这么认为的。而就在他即将带着史塔克坠入地狱之前,他就已经是怒吼着,对着一直隐匿在一旁,作壁上观的莫度爵士叫喊了起来。

        “莫度,打开地脉,让撒旦进来!别忘了你和我们之间的交易,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们什么!快一点,把地脉打开!”

        他的话理所当然的让史塔克感到震惊,而就在他挣扎着,想要从然德基尔的束缚中挣脱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一道道如同焰火一般的光柱从整个死亡峡谷的内部升腾了起来。

        地球的脉络,被打开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