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克制幸运 撒旦降临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克制幸运 撒旦降临

        通天彻地的光柱在死亡峡谷的周边游走,来自冥冥之中的压力让所有感知敏锐的人都生出了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来.

        就好像是他们脚下的大地已经变成了一块已经产生了裂缝的冰层一样,稍微的有一点动作,就会让他们有一种要陷落进去的感觉。而面对这样的一种情况,绝大多数的人自然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当然,那些本来就以为目的的人则会是例外。恶灵骑士们依旧在疯狂的动着自己的坐骑,而身处于黑暗之中的撒旦也在怒吼着,竭力地想要从黑暗的深处攀爬出来。

        地脉的躁动减轻了他所受到的压制,让他终于有余力从之前那一连串的打断中再度向着人间攀爬。但是,这种助力对于他来说到底还是有限的,所以他也只能怒吼着,对着莫度男爵再次地催促了起来。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莫度......再给我努力一点,再给我一点帮助!我会给你所有你想要的,再一次,再一次!”

        撒旦的命令是莫度男爵难以拒绝的,所以在这个特殊的时候,他立刻就深呼吸着,在一起把控起大地的脉动来。

        地脉在他的意志下开始运转,通天彻地的火花光柱也开始更加肆意的游走。那种感觉就像是冰面上的裂纹已经扩散到了每一个角落,脚下的冰层随时都有可能崩裂一样。稍微有一点逻辑思维的人都能明白,这距离地狱和人间的屏障彻底的土崩瓦解掉,已经是越来越近的事情了。

        多米诺身处在莫度的身旁,对于这样的一种变化有着最为切身的体会。

        自从莫度男爵开始操持起地脉魔法开始,她的内心里就已经是充满了不安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她的脑子里被装了一个大钟,在不断地被人敲打着一样,光是那种接连不断的震荡,就让她有了一种喘不上气的感觉来。

        说实话,这个时候她真的是很想制止住莫度男爵的行动,但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却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针对像是多米诺这样的天生幸运儿,法师们自然是有法师的手段。就像是现在这样,莫度直接用地脉力量在多米诺的身边布置出了密密麻麻的重力网,只要她稍微地越线一步,那么来自魔法的力量就会让她如同踩到地雷一样,瞬间的被炸成碎片。

        当然,有人会说,这对于那种真正的幸运儿是没有用的。就算你布置下再多的手段,他们天生的幸运也能让你的手段一一失效,最终变成一个笑话。这一点莫度自己也明白,所以他做足了预防措施。

        那些布置在多米诺身边的重力网可不仅仅是触式的,它们更是能够被主动激的。只要莫度一个念头,他随时就可以激多米诺身边的任何一个布置。而即便是多米诺能够凭借幸运,避免这一个布置的伤害,他也不会担心。因为整个洞穴都已经被他布成了燃油站一般,稍微一丁点火星,就能让整个洞穴直接得被轰上天去。

        多米诺不管再怎么说,她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就算是有着幸运的能力傍身,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她也是只有死路一条的下场。哪怕就是说,她的幸运真的能让她死里逃生,那么他还有手段。而这个手段就是,他早就已经在多米诺布下了一个特殊的诅咒。

        虽然说理论上来说,所谓的诅咒是很难对多米诺这种天生幸运儿生作用的。因为他们天生的幸运总是能让他们避免掉诅咒触的条件,让他们化险为夷。

        就好像是一个带有诅咒性质的物品,幸运儿们在接触它之前总会生各种各样的意外一样。不是物品丢失掉了,就是有人先他们一步的接触到这些东西。总之,诅咒就算是摆在他们面前,也不会影响到他们,因为他们总是会在那些意外之下,完美的把这种诅咒给规避掉。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却总有例外。

        幸运儿们能规避那些险恶的诅咒,那是因为命运总会让他们向着好的方向展。而如果说一个诅咒是对他们有利的,那么这样的诅咒还会被他们规避掉吗?莫度男爵给出的答案是,不会。

        他已经尝试过了,而他也成功了。现在,在多米诺的身上就已经有了一个诅咒的存在,而这个诅咒,则是和他本身息息相关的。

        缚命咒,一个来自古老巫毒教的特殊诅咒。这个诅咒本身是为了那些年老体衰的巫毒萨满们准备的。当那些巫毒萨满们寿命将近的时候,他们总是会寻找那些健壮的儿童,在他们的身上种下这样的一个诅咒。

        这个诅咒能让他们和那些儿童们共享生命力,使得他们可以在自己干枯的生命之源中重新地汲取到养分。二者的生命就此被连接起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在正常的情况下,他们完全可以凭借这个,在人间多苟延残喘上几十年的时间。

        莫度在多米诺的身上种下这样的诅咒,当然不是贪图多米诺的生命力。事实上,在这个事情中,占便宜的其实是多米诺才对。

        作为卡玛泰姬的大法师,莫度想要延长自己的寿命完全有其他的手段,这一点从他已经活了好几个世纪却依然保持着壮年姿态就能看得出来。不出意外的话,他的人生还有好几百年的时间,而在这个前提之下,他等同于把自己未来几百年的寿命分享到了多米诺的身上。而对此,哪怕多米诺身上的幸运天赋再突出,也根本不可能拒绝得了这样的好处。

        幸运儿们终究只是凡人,他们的一生也就在这百年之间。现在,有了这样一个可以延长自己寿命的机会,哪怕是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足够巨大的惊喜了。

        这是很棒的事情,毋庸置疑。但是有一个问题需要在意,那就是这个诅咒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多米诺享受到了这个诅咒带来的好处,她的寿命不出意外地得到了增加。但是同时,她也必须要承担这个诅咒带来的副作用,那就是一旦莫度男爵出了什么意外死掉了,那么她也别想独活。

        总的来说,这是一件利大于弊的事情。不然这种诅咒也不会落在她的身上。只是在这个时候,这种诅咒却成为了一种制约,让她根本无法越雷池一步。

        只要她敢动,这个洞穴立刻就会爆炸。而就算是她能死里逃生,莫度也会在这种爆炸中丧命。他虽然有能力保护自己,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是绝对不会给自己做一丁点的防护的,所以,结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两个一起死在这里。

        多米诺或许不明白这其中的道道,但是她天生的幸运总是能给她足够的警示。所以每当她打算有所动作的时候,她的身体就会像是触了电一般,在一个激灵中及时地停止下来。

        这种对于危险的预知感可救过她不止一次,所以她当然不可能冲动到在这个时候冒什么不必要的风险。只是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她那因为地脉躁动而产生的危机预感又委实太过激烈了一些。所以在这个时候,她也只能是尖锐着嗓子,对着莫度爵士大声地叫嚷了起来。

        “法师大人,你想要干什么?帮助那个魔鬼祸害自己的同胞吗?拜托,别做这种愚蠢的事情。连我去世的奶奶都知道,和魔鬼做交易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你这么做能得到什么好处吗?不,你什么都得不到。和你所要失去的东西相比,你所得到的根本就微不足道。所以,求求你,别做蠢事好吗?”

        “你并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女孩。你也不知道我做了怎么样的交易。所以,你又怎么会知道,我得到的东西和我失去的东西相比,是微不足道的呢?”

        虽然说在操控着地脉的运作,但是莫度男爵仍有余力在这个时候分心,对着多米诺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他并非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人,但是对于多米诺的想法,他却还是有了想要听一听的冲动。在他看来,反正自己的意志是不会改变的,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和多米诺拉近一点关系,好更大程度地去借用她的天赋。

        当然,在只是他的看法,而在多米诺看来,这更应该像是自己的魅力挥了作用。幸运的人走到哪里都是幸运的,包括在这种鬼地方。只是,再幸运的人也该学着去抓住机会才行。

        不是所有的机会都会老老实实地跑到你面前的,总有那么一些,是需要你去努力抓住的。这一点多米诺在小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所以她当然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并且极力地在脑子里编纂起了自己的说辞来。

        这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因为这需要极好的逻辑能力以及口才来支撑。而在一般的情况下,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会在这方面更有优势一些。而可惜的是,多米诺并没有怎么受过高等教育。

        从小在孤儿院生活,又从孤儿院逃出去的她完美地错过了被人领养以及受教育的机会,而幸运的能力虽然能让她衣食无忧,但是很显然的,它不能让多米诺什么都不做就掌握那些宝贵的知识财富。

        这一点很遗憾,当然,多米诺也许自己并不会这么觉得。相反的,她或许会认为这是件好事。毕竟在美国的反智教育传统下,学习对于他们那个年龄的人来说,还真未必是什么好事。

        只是中国有句老话说得好,叫做书到用时方恨少。骤然地面对这么一个情况,多米诺实在是深有体会。不过她并不打算放弃,因为还有许多人能够值得她借鉴。比如说那些脱口秀主持人,在比如说那些政客们。虽然她并不怎么喜欢这些家伙,但是有时候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些家伙说起话来还真的挺好听的。

        不管则么你说,她多少听到过几次,所以这个时候如果学学的话,说不定可以......

        “听着,法师大人。我不知道你是遭遇了什么样的不公,才会想着这样自暴自弃地去和魔鬼做交易,但是我想,不管是什么样糟糕的情况都应该不至于让你付出这样的代价吧。”

        “想想那些无辜者,先生。想想那些涉世未深的孩子。难道你就那么希望这些孩子们的未来是在这样的日子下度过的吗?被魔鬼所奴役,永远不知道自由是什么感觉,永远不知道他们的生命是属于他们自己的?”

        “如果你连这个都不愿意去想,那么想想你自己好吗?那些你所爱的人和那些爱你的人,他们会怎么看你?以丧失自己的人性为代价,去做这样的事情,去背叛自己的种族,去毁灭这个世界,这真的值得吗?”

        “这并不值得!”

        莫度坦然地予以了回复,而对此,多米诺立刻就像是逃过了一劫一样,长出了一口气来。她认为自己的鸡汤灌得是有成效的,所以立刻的,她就趁热打铁一般的对着莫度说道。

        “是的,这并不值得。所以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做呢?趁着一切还来得及,趁着你还有机会回头,回头吧,法师大人。做最正确的事情,难道不好吗?”

        “你说得对,我是应该做最正确的事情。只是可惜,你根本不明白什么是最正确的事情。这已经不是我能阻止得了的事情了,我现在所能做的,只有顺势而为,然后利用我们的优势,去做最后的一搏。这才是真正能够扭转这一切的办法,只可惜,你们都不懂罢了。”

        嘴里说着多米诺根本听不懂的话,莫度就不再有任何犹豫的,开始起了最后的运作来。

        火花光柱在这个时候闪耀到了极致,通天彻地的光芒几乎掩盖了那满天乌云的昏暗。而就在这样一副堪称神奇的场景中,一阵阵如同玻璃碎裂的声音就已经是陡然地,响彻了整个死亡峡谷。

        那是世界壁障破碎的声音,而当这样的声音响彻全场的时候,那么其实也就意味着,地狱和人间再也没有任何的阻碍了。

        黑暗悄然间已经吞没了天和地,而就在这无比浓郁的黑暗之中,一个巨大的身影已经是悄然地显现了出来。

        撒旦,降临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