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虚空交易 无形筹码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虚空交易 无形筹码

        凝视着自己眼前漂浮着的死灵之书,莫度并没有对多玛姆的这个说法进行反驳,因为他自己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那样的一个资格。

        筹码,是这笔交易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在死灵之书保证了这笔交易的权威性以及对多玛姆的强制性之后,他作为这笔交易的发起人,就必须要做到公平,以及公正。

        像是那种付出小代价、得到大回报的美事,平时可以想,放在现在,任何一个聪明人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玩这种小把戏。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你固然是可以在这种时候玩这种小把戏,但是这个把戏能不能骗过你所交易的对象,骗过死灵之书这种代表着虚空意志的力量,这就是一件很难说的事情了。能骗过去,那是你的本事。但是如果骗不过去,那么你所要付出的,可就是最为沉重的代价了。

        好不容易洞悉了那隐藏在陷阱之后的唯一出路,结果却因为自身的贪婪而得到最糟糕的那个下场,这样的事情除了愚蠢,再难用其他任何一个词汇来形容。而在这个时候,莫度当然不愿意做这种愚蠢的事情,只是,他却不敢肯定,自己能不能交付出足够自己这笔交易的筹码来。

        他没的选择,只能尝试。因此在这个时候,他只能对着多玛姆这么说道。

        “难道你不想听听交易的内容吗?也许我所说的交易并非如你想象的那般糟糕呢?”

        “哼哼哼,你知道了最终的交易是什么,难道还有勇气做别的选择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还真是要高看你一眼了。只是,你会吗?”

        多玛姆冷静了下来,但是言语中却还是饱含着质疑。毕竟在他看来,在了解了死灵之书交易本质之后,还敢和他们这些虚空领主做交易的人都不会是什么省油的灯。

        因为真正正直的人不会和死灵之书做交易,这种来自虚空的力量,完全是站在物质世界对立端的,哪怕只是最轻微的交易,也是对他们世界的一种腐化。这对于那些有志于保护自己世界的人来说根本就是不能接受的事情,他们对于这种事情唯一会做的就是,把这一切给拒之门外。

        排除了这些人,那么剩下的会和死灵之书做交易的,不是苦大仇深之辈,就是心思叵测之徒。这些人说的话能信一分恐怕都是好的,更多的恐怕是连一分都不值得相信。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多玛姆多少会长一个心眼来。

        当然,话所这么说,他却并不会拒绝这笔交易。一来他没法这么做,死灵之书的交易毕竟是强制性的,只要莫度男爵交付得起代价,那么不管他愿不愿意,交易都要进行。

        二来,和分裂出自己一半的力量来成就莫度男爵,让他成为虚空世界新的领主这种事情相比,他倒是更乐意接受莫度男爵所提出的另外的条件。最起码那样的话,他自身的力量还能得到保存。

        他放弃了自己曾经所拥有的一切,为了追求永恒而化身为虚空领主,说到底为的不就是力量吗?力量,是他现在唯一所拥有的东西,如非迫不得已,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失去力量的这个结果的。

        莫度男爵的话对于他来说是一个转机,所以理所当然的,他就已经是表明了自己聆听的态度。

        “说吧,说说你的交易内容是什么?如果你付得起这笔代价的话,那么我也不介意达成你的心愿,做这一笔交易!”

        多玛姆的表态让莫度男爵的心里顿时就长出了一口气来,对于他来说,这毫无疑问地就意味着他所要面临的难题又少了那么一个。虽然说结果还没有完全达成他想要的那种程度,但这总归是一个好的开始不是吗?

        想到了这里,他不在迟疑,而是立刻的,就对着多玛姆说出了自己交易的内容来。

        “我以我所控制的这些天使,还有恶灵骑士的生命以及灵魂为筹码,来换取你为我出手的机会,多玛姆。我希望借用你的力量,来帮我对付我现在所面对的这个敌人。你应该能够感受到他的存在才对,他就在我的眼前,就在我的魔法防御之外!”

        二人之间的交流完全是在死灵之书所塑造出来的意识空间中进行的,别看他们之间说了不少,但是在现实世界里也不过就是一刹那而已。这点时间只够撒旦把手伸到莫度男爵所处的洞穴面前,而他想要打开莫度男爵以地脉之力塑造出来的铁桶一般的防御魔法,还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事情。

        这一点多玛姆非常的清楚,所以他没有立刻给予莫度男爵一个肯定的答复,而是以一个讨价还价的语气,这么对着他说道。

        “不,你的筹码不够。我承认,这些家伙的生命和灵魂的确是挺美味的。但是光是这样,可不足以支付让我出手,和一个这样的家伙为敌的筹码。你只有两个选择,莫度。一个是增加你的筹码,直到能支付得起让我下场的代价为止。二是,我可以出手,但是只有这一次。这一次我会帮你击退这个家伙,而下一次,你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对于第二个选项,莫度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的就选择了放弃。别看多玛姆说的像是网开一面,好像完全像是在送人情一样。莫度几乎可以肯定的,他打的是出工不出力的主意。说是击退撒旦,恐怕根本就是想要做做样子。撒旦稍作休整,恐怕就能卷土重来。而到了这个时候,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应对的办法。这和饮鸩止渴一样,根本就是慢性自杀罢了。

        第二个选项不可取,那么他能选择的就只有第一个,增加自己的筹码。而筹码...说真的,他现在还真没有把握能拿出来绝对真实的筹码。

        多玛姆是虚空中的领主,是能以腐化星球,吞噬星球上所有生命的怪物。纵然没有神灵的神性和神力,他在力量上也绝不会弱于所谓的神灵,甚至说,他只会比神灵更加的强大。

        这也是为什么莫度男爵会想要以多玛姆来对付撒旦的原因。如果他没有这样的实力,那么把他放到撒旦的面前也不过是给撒旦送菜罢了。也正是因为他有着足够和撒旦对抗的力量,莫度才会如此处心积虑地想要做这样的一笔交易。

        这是莫度唯一能够对付撒旦的办法,也是他所认为的唯一能够解救这个世界的手段。除此之外,他已经无法可想。只是,多玛姆如此的强大,以至于他想驱策他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格外的沉重。他手里的牌已经是差不多用光了,如果连这样都不能满足多玛姆的胃口,那么他真的不敢肯定,自己是否还有别的办法。

        怎么办,难道就此放弃?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自己做了这么多,甚至说都已经把自己的一切压在了赌桌之上,可不是为了成为这样的一个笑话的。多玛姆必须下场,必须!

        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莫度立刻就再度开出了条件来,而这一次他开出的条件则是。

        “如果再加上我的生命和灵魂呢,多玛姆,你是否愿意接受这笔交易!”

        “你自己的生命和灵魂?”

        听到这话,多玛姆沉默了起来。他似乎在衡量这份筹码的分量,似乎有些接受他的这份提议的意思。但是,还没有等莫度放下心来,他就再一次地对着莫度嗤笑了起来。

        “我承认,死灵之书的拥有者在交易的时候的确可以算是一份特殊的筹码。但是,我不得不说,你把自己看得太重了,莫度!”

        “你以为仅仅添上了你就能驱策我下场吗?不,你太高看你自己了,你根本不值得这样的代价。这距离我所能接受的底线还有着非常的距离,如果说这就是你能拿出来的全部的筹码的话,那么我只能说非常遗憾。也许我很快就可以着手,去给死灵之书寻找下一位主人了!”

        多玛姆的嘲笑非常的刺耳,而这种刺耳的嘲笑声也着实是刺激了莫度那颗敏感而高傲的心。愤怒,这是必然的。只是他自己也知道,单纯的愤怒在这个时候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想要改变这一切,想要狠狠地打多玛姆的脸,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拿出足够的筹码,让他哪怕在不情愿,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像是一条狗一样被自己驱策。

        可是,还是那个问题,筹码!筹码到底从哪里来,总不能凭空变出来吧。而且,就算是能够凭空变出来筹码,恐怕也未必能满足多玛姆的胃口。这样的怪物,想要打动他,恐怕真的只有把一整个世界给填进去才行!而一整个世界......

        脑子里飞转着,莫度在想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就是一愣。他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而很快的,他的脸上就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来。

        这种心态上的变化清楚地展现在了多玛姆的面前,让他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而还没有等他想明白为什么,莫度男爵就已经是再一次地对着他交易了起来。

        “如果说我在筹码上加上一个名为焦灼地狱的世界,这份交易你愿意接受吗?”

        糟糕的感觉。多玛姆已经清楚地感受到了,天平上的砝码已经增加到了一个足够使天平保持平衡的地步。而这就意味着一旦他点了头,那么他就只能被眼前这个弱小的人类驱使着,去和一个强大的敌人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对抗。虽然说他对于自己取得最后的胜利有绝对的信心,但是他实在不愿意就这样被人当做一条狗一样驱策。所以他立刻就阴狠地对着莫度低吼了起来。

        “这个交易我不接受,你没有代表那个世界的资格,你不能把它当做筹码放在交易的天平上!”

        “那么我只能选择另外一个交易了,多玛姆。”

        已经猜到了多玛姆的态度,莫度并没有因为这个回答而有任何的意外。他只是冷笑着,就把自己的另一个方案摆了出来。

        “如果你不愿意接受这个交易,那么我就只能按照死灵之书的惯例,献祭上这个世界和我本身,从你的身上得到化身为虚空领主的力量。你将被削弱,而我将得到升华。等到了那个时候,我也就用不到你了,我会自己去找这个家伙算账的!”

        “你在威胁我,莫度。你居然敢拿这个来威胁我?”

        多玛姆的愤怒,让整个虚空都开始生出震荡。而在这样的恐怖震荡中,哪怕莫度是有着死灵之书的护持,也难免地会生出一种心神摇曳如将息烛火一般的错觉来。他知道,这是虚空领主那腐蚀人心的力量在作祟,对此,他也只能是以自己坚强的意念来强行支撑着。

        “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多玛姆,我给你了你足够的诚意,是你自己不知好歹罢了。现在,我的条件就摆在这里。”

        “要么,你就是接受我一开始提出来的那个条件。相信你也能感受到,外面的那个家伙到底代表着什么。他是一个世界的化身,只要你能打败他,那么他所属的世界自然就能落入到你的股掌中。而到时候,那个世界,我之前奉上的祭品,还有我本身,都是属于你的。死灵之书可以见证这笔交易,这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任由你来主宰。”

        “但是如果你不肯,那么我就只能按照规矩来。反正放任外面的那个家伙乱来,这个世界也是早晚要陷入毁灭的。既然如此,那么还不如就让它毁灭在我的手上,然后由我来亲自给它报仇。反倒是你,多玛姆,在这样的交易中你将一无所获。甚至说你千万年来的积累也将成为我孵化的养料。如果说这就是你想要的话,那么就来吧。”

        “二选一,告诉我,你的答案是什么!”

        这是最终的选择,莫度再也拿不出任何的筹码来了。他已经是把自己以及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交付在了命运的手上。而现在他等待着的,就看命运是否愿意对他露出微笑。

        一切的一切,就在于多玛姆的一句回复之中。而对此,多玛姆纵然是有千般怨气,万般怒火,也只能是按照莫度所设想的那样,老老实实地屈从于这笔让他感觉到憋屈的交易之中。

        他不愿意成就莫度,更不愿意付出自己千万年来所积累的巨大财富。所以他只能接受莫度的交易,接受和撒旦为敌的命令。

        所以下一刻,虚空世界的大门已然是在死灵之书的意志下洞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