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虚空之秘 众生之敌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虚空之秘 众生之敌

        多玛姆此刻对于撒旦的愤怒已经是达到了极致.这不仅是因为撒旦对他所进行的那些羞辱,更多的还是因为他在撒旦身上所遭受的损失。

        之前他被撒旦所毁去的那个化身可是蕴含着相当巨大的力量,那力量等同神魔,放在宇宙中任何一个星球上都是不可小觑的。而就是这样的一份力量,却被撒旦以那样的手段给毁去了,这自然是会让他感到心疼的.

        而如果单单只是这样的话,那也就算了。一份等用于神魔的力量虽然珍惜,但是放在他这样的虚空领主眼中,却也不是不能接受的损失。真正让他感觉到肉疼以及无法容忍的是,为了他和莫度之间的交易,也为了能够一雪之前的耻辱,他必须要投入进来更大的力量才行。

        比神魔更加强大的力量,就只有一整个世界的伟力。而一整个世界,或者说是一个星球的力量,这哪怕对于虚空领主来说也是相当沉重的代价的。

        要知道,所谓星球级别的力量可并不是随便腐化吞噬一个星球就能获得的。对于虚空领主来说,那些完全没有任何生灵居住的死寂星球根本毫无意义,这样的星球就算是腐化上一千颗,一万颗,也比不上一个充满生机的生命行星。而像是地球这样的生命行星,在整个宇宙里也是相当稀少的。

        以地球为例,整个太阳系乃至周边百十个恒星星系,数千个可能诞生生命的行星中,只有地球这么一个出现了智慧生命,并且衍生出了相对成熟的文明。而也只有这种发展出了文明的星球,才有被虚空领主吞噬的价值。

        这是无上的珍品,是值得所有的虚空领主以最大的努力去追求和渴望的东西。然而,既然它们是如此的珍贵,那么也就注定了,虚空领主想要得到这些宝贵的存在会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虚空是不能随意干涉到现实世界的,这一点是宇宙的铁则,五大神那样的存在建立起了这样的规则,并且会给予任何胆敢逾越的家伙以最严重的惩罚。

        这是虚空领主们所不能承受的事情,所以他们也只能按照规则来办事。而按照规则,他们想要获得这样的一个星球,那么就必须要得到来自这个星球内部的邀请才行。

        死灵之书就是这样的作用,只有同死灵之书的拥有者做出以世界为代价的交易,他们才能达成这样的最终目的。而要知道,并不是每一笔交易都能圆满成功的。因为死灵之书拥有者的意志并不能代表星球内部所有生灵的意志。在这种灭亡一整个星球的大事件面前,总会有反对的意见存在着的。而如果虚空领主们一定要得到这个星球,那么他们就必须要压服所有的反对意见才行。

        总的来说,死灵之书只是给了他们这个资格,而到最后,他们往往还是要通过动用力量的方式来完成交易。

        这个环节对于虚空领主来说从来是不确定的。

        因为有的世界比较强大,神魔级别的人物到处都是,连震撼星系的强者都能跳出来几个。像是这样的星球,虚空领主们只有眼馋着流口水的份,真要让他们去强行地腐化吞噬,那么最终的结果恐怕就是要把他们的小命给搭进去。

        这是赔本的买卖,虚空领主们当然不愿意干。所以绝大多数的情况下他们都会选择放弃,转而等待第二种情况的出现。

        第二种情况,就是类似多玛姆还没有成为虚空领主时所居住的那个行星的情况。

        他们发展出了文明,但是文明还没有发展到能够脱离星球的地步。同时,他们虽然拥有了巫术之类的魔法力量,但是这种力量也没有被他们给发展到极致。

        整个星球上面,只有那么一两个土著神魔在作威作福,而这样的家伙,在虚空领主面前是没有任何威胁可言的。

        这是虚空领主得到一整个星球唯一的方式,而光是想想看也能猜得出来,靠着这样玄学的方式和欺软怕硬的手段,他们到底能有多大的机会去得到一整个星球。

        多玛姆成为虚空领主已经几百万年了。而在这几百万年里,他一共也才有这么几十次得手的机会。于他来说,这些个被他所得手的星球就是他最宝贵的财富,最重要的珍藏。而现在,为了达成这笔交易,也为了对付撒旦,他却不得不拿出一个来作为自己投影到这个世界的力量化身。这自然是让他恨到了极处,连带着在这种跨越虚空和现实的攻击中也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的意思。

        撒旦一时间错不及防,顿时就受到了不小的创伤。不过他好歹也是地狱的化身,是承继了一整个地狱力量的强大存在。所以这样的创伤还并不能算是致命,顶多也就是有些棘手罢了。

        说棘手,不是因为那种肉体上的创伤。以撒旦的力量和身体素质,这种身体上的创伤只要他想,几个呼吸就能恢复过来,根本无足为虑。相比之下,反倒是那种虚空力量的侵蚀会更让他感觉难受和煎熬一些。

        虚空的力量是站在众生对立面的,它不是死亡,却比死亡更加恐怖。它不是毁灭,却比毁灭更加阴毒。死亡和毁灭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它们还不至于让一个生命崩溃,让一个灵魂扭曲。而虚空的力量却是恰恰能够做到这一点。

        虚空的侵蚀之下,任何生命都会变得不像是自己,这种侵蚀越是深入,他们就会越想是一个怪物。就好比说是多玛姆,身为虚空领主的他现在还能保留多少当初身为星球生灵时的思想、意志?寥寥无几,甚至说恐怕除了这个名字之外,他已经没有哪怕一丁点和过去相同的地方了。

        撒旦并不了解虚空力量的本质,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去体会和感受。而稍一体会,他就已经是感觉到了这种扭曲力量的可怕之处。

        侵入肉体,把肉体转化为不受自身控制的扭曲怪形。而在这种侵入的同时,甚至说还能感受到有窃窃的私语声不断地在自己的内心里响起,仿佛蛊惑和劝导一般,让他去接受这份力量,接受来自虚空的馈赠。

        寻常人在此刻或许早已经迷惑,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虚空的这份侵蚀。但是撒旦不会,他的骄傲让他不愿意接受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而他的理智也很清楚地告诉他,这种诡异的玩意还是尽早远离的比较好。

        这是聪明人的做法,而他也对此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就在感受到这种虚空的力量开始向自己身体内部深钻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好不客气的伸出了自己的手爪,如同疯狂而凶悍的野兽一般,把自己被侵蚀的身体组织给直接挖除了出去。

        百十吨重的血肉轰隆一声就被甩在了地表上。而就在这些血肉脱离出主体的一瞬间,它就已经是在虚空的力量之下,扭曲地进化为了新的生物来。

        撒旦能清楚地看到,这个一瞬间就被扭曲出来的生物那突然生出来的如脓疮般的脑袋,还有那完全畸形发育的五官和腕足。这样的生物,光是让人看到就会让人觉得恐怖,而一想到这种东西居然是从自己的身上掉下来的,撒旦更是忍不住得生出了一种恶心的感觉来。

        当然,在这种恶心之余,他的内心里更多的却还是几分惊悸,几分忌惮。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强大的对手他的力量居然会如此的诡异。

        此时和之前不同。之前他们的力量还可以说是相差仿佛,纵然多玛姆有着这样的诡异力量,却也不能在不伤及到他身躯的情况下把这种诡异的能力注入到他的身体里去。毕竟他周身弥漫这的黑色烟雾也不是吃素的,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做下那些鬼祟的伎俩,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而现在的情况则是,多玛姆和他之间的力量平衡已经被打破了。虽然多玛姆此刻还没有完全地展现在他的眼前,但是撒旦却能清楚地感知到,对方在力量的层面上已经超过了自己,并且已经有了向他不可探测的方向发展过去的趋势。

        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才能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撒旦不知道。一直身处在这方世界中的他到底还是少了那么几分见识,所以他根本猜不到,那些能在星空里纵横的强者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强大。

        他现在只能因为这份他不能理解的强大而惊悸,而怨恨。他的心态已经失了常,所以在这个时候,他甚至都有些控制不住地对着渐渐显露出身躯的多玛姆咒骂了起来。

        “你这个该死的混蛋,你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

        “愚蠢的爬虫,死到临到居然只会问这么一个浪费时间的问题......”

        不屑地冷笑了一身,还没有把自己的力量完全投放到这个世界里的多玛姆倒也不忌讳对他多说些什么。所以他在嘲弄过撒旦一番之后,就已经是对着他之前的问题作出了解答来。

        “我说过了,我是虚空领主。万事万物的敌对之物。与众生对立,与秩序为敌,这就是我等虚空造物存在的意义。我们是宇宙最真实的阴影,是宇宙最终的归宿。当你融入到这阴影中来,当你被我接纳入虚空之后,你会明白的。你会明白我等是如何伟大的存在,而你,你这卑微的小爬虫又到底做出了怎么样可笑和愚蠢的事情来!”

        “你休想!”

        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多玛姆说出这样的狠话,但是之前的那些狠话又哪有这个时候来的更加震彻人心呢?毕竟之前还能算是狂言,而现在,他所说的一切却是他完全有能力做到的。

        是的,他有能力做到自己所说的那些事情。撒旦几乎可以想象,一旦多玛姆完全地显现出来,那么以他那完全凌驾在自己之上的力量,说不定顷刻间就能冲破自己力量上的防御,把那种诡异扭曲的力量深种到自己身躯里的每一个角落里去。

        届时,自己的身躯将不再受自己的控制,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数的扭曲之物像是蛆虫爬出温床一样从身躯上生长出来。这种事情光是想起来就让他感觉到可怖可畏,并且打心眼里生出一种宁愿一死也绝对不要变成这种鬼样子的决意来。

        他可是撒旦,魔中之魔,万王之王。怎么能变成这幅扭曲丑陋的模样。不论如何,就算是死,他也不能让自己沦落到这样的一个地步。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当即就是厉喝了一声,然后双翼挥张着,裹挟着无穷无尽的毁灭黑雾,如同一幅遮掩世界的漆黑天幕一般,就对着多玛姆发起了绝命的冲锋来。

        绝境之前,他表现出了一个真正王者该有的无畏和勇猛。他不去想着撤退,也不想那些委曲求全,屈膝逢迎之类的丑陋做派,他只想拼尽全力的一战,纵然不胜,也要如扑火的飞蛾,划空的流星一样,燃烧的干干净净,败亡的轰轰烈烈。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作风,也是他之所有能有今天这番成就的原因所在。如果他不是没有这样一个骄傲自负到极点的性格的话,那么他现在恐怕还在天堂之上,侍奉在他曾经所侍奉的那个神灵左右也说不定呢。

        命运一直都希冀他如此。而他也一直如此,从未改变过,包括现在。

        这让他迎来了命运的钟爱,让幸运的女神在这个时候对着他露出了微笑。

        谁也想象不到的,这样飞蛾扑火的一击竟然起到了谁也想象不到的结果。那来自焦灼地狱的毁灭力量竟是如跗骨之蛆一般,在这绝命的一击中刺透了多玛姆力量上的防御,深深地渗透到了他如今的这幅身躯之中。

        虚空之力与众生对立,是所有拥有生命事物的天敌。但是在面对纯粹的能量时,它却并没有办法如同对付有生之物那样,将之扭曲转化为与自己一般无二的存在。

        这个特性使得多玛姆此时根本无计可施,他只能与之对抗,用同比例的力量去消磨或者祛除掉这些能量才行。这换在平时,或许很容易。但是在这个时候,在这个他构建自己身躯的关键时刻,这样的事情却是给他带来了无比巨大的麻烦。

        他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身躯在逐渐地脱离掌控,无穷无尽的虚空之力就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开始暴走了起来。

        这是他难以想象的糟糕情况,所以立刻的,他就放声地对撒旦发出了充满厌憎的尖叫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