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另辟蹊径 各出奇招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另辟蹊径 各出奇招

        “撒旦,你这该死的家伙,你到底做了什么!”

        多玛姆的问题是撒旦很难回答的,因为在这个时候,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

        他只是破釜沉舟一般地发动了一次突袭,如果要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的话,那么大概也就是他几乎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给使了出来。这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面对远比自己强大的敌人,如果还留有一手的话,那么就是在拿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了。撒旦还没有愚蠢到这个地步,所以他当然会全力以赴。

        然而,全力以赴的结果居然是这样的出人意料,这一点他还真的没有想到。

        虽然多玛姆没有明说自己到底遭遇到了什么样的情况,但是撒旦能够感觉到,他那由跨世界投影而来,由虚空力量构成的身躯正在如同被拆毁了基座的高楼大厦一样崩溃、瓦解。

        原理是什么,他不懂,但是他知道这是一件好事。所以在面对多玛姆厌憎的质问时,他也只是露出一脸兴奋的笑容,对着他投出了满是幸灾乐祸的目光。

        这个表情让多玛姆心里好像吃了屎一样。既是怒不可遏,也是充满了尴尬。别人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作为当事人却已经是渐渐摸索出了原因来。

        总的来说,这还是和他急于求成有关系。为了能够尽快地报仇雪耻,他是直接把力量投影到撒旦的面前的。这样做的确是震慑到了撒旦没错,但是同时的,却也是给他带来了一个麻烦。那就是他把自己毫无防备的姿态展现在了撒旦的面前。

        跨世界的力量投影,就好像是利用能量凭空地诞生出一个新生命一样。而既然是新生命,那么必然是会有如同婴儿期一样毫无抵抗能力的时候。对于多玛姆的这个化身来说,构架这个投影的时候,就相当于它的婴儿期。而这个婴儿期,其实非常的短暂。

        只要多玛姆稍微地谨慎一点,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来构架这个分身。稍微等个那么几分钟,撒旦基本上也就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余地了。但是多玛姆没有这么做,而是光明正大地把这一切摆在了撒旦的面前。恰巧的,撒旦又正好抓住了这个机会。所以自然的,事情就像是脱缰野马一般,彻底地超出了他的掌控。

        可以说,他是自己把自己给玩崩的。这一点,他已经意识到了。而在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他心里先是一阵自惭形秽的恼怒,然后很快的,他就把这一切给迁怒到了撒旦的身上。

        大家都是正常人,别说什么从自己的身上找问题。出了问题,自然是要先找其他人的麻烦才对。而对于多玛姆来说,撒旦就是他最好也最合适的迁怒对象。所以他这么做,非常的符合常理。

        当然,话虽这么说,但是想要把自己心里的怨气给迁怒过去,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多玛姆能够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这次化身已经是彻底地废掉了。虚空的化身在撒旦力量的入侵之下已经开始出现了大范围的力量溢散。虽然说这对于他的这个化身来说,并不算是什么毁灭性的打击,但是却也是一个相当麻烦的问题。

        他必须要等所有的能量完全溢散掉,所有的异种能量完全被排斥干净之后,才能重新开始构架这幅身躯。这个时间并不短暂,以这个星球的运转速度来计算,大概需要这个星球自转一周的时间才够。而星球自转一周之后,他恐怕连撒旦的一根毛都摸不到了。

        要知道,自己的任务可是要击败撒旦才行。只有击败了他,他才能完成和莫度之间的交易。也只有击败他,他才能一雪前耻,并且拿到自己该有的回报,弥补自己之前所受到的损失。

        这些相当重要,重要到几乎等同于他几万年的苦工。他当然不想让自己几万年的辛苦努力化为泡影,更不想在这个小星球上和一个土著神魔玩什么躲猫猫的游戏玩上几千几万年。所以,在意识到了眼下的情况之后,他就已经是开始努力地思考起了对策来。

        对策,仓促之间自然是很难拿出来的。而在他思考对策的这段时间里,撒旦自然是不可能干等着他,让他顺利地拿出自己的对策来。

        他会离开,这并不奇怪。面对着自己完全无法战胜的对手,在没有能力逃走的情况下破釜一战,那叫做勇气。而如果有那个保存自身的能力,却还要这样玩命一般的去战斗,那就只能用愚蠢来形容了。

        撒旦并不是这样愚蠢的人,所以他当然会离开。只是因为之前他已经用尽了力量的缘故,现在的他想要离开,也只能靠着自己的一双脚罢了。

        一双大脚,两步一跨就是千米。撒旦只是单纯的靠肉身去行走,也远要比人间绝大多数的交通工具来的迅捷的多。而也正因为这样的迅捷,很快的,他就已经是消失在了多玛姆的眼前。

        多玛姆的视线无法追踪撒旦,因为他的意识只能沉寂在自己所投影过来的力量之中。那么,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撒旦跑掉,让他和自己之间来一场漫长的以千百年为计的追逐战?

        多玛姆显然不乐意这么想,所以他思考对策的心思也开始变得越发的紧迫了起来。而人,或者说任何有智慧的生命,都是有一种叫做狗急跳墙的天赋的。情况越是紧急,他们越是能从中摸索出出路。在这一点上,多玛姆也没有多大的例外。所以很快的,他就已经是拿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来。

        凝视着撒旦离去的方向,多玛姆就已经是把自己的意识投放到了那些溢散的虚空力量中。他留下了足够重塑身躯的部分,任由这些力量开始自发地重组起他的身躯。而同时的,他则驾驭着剩下的一部分虚空之力,透过自己脚下的大地,慢慢地渗透了进去。

        对于自己脚下的这块大地,他发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在这块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寸土壤里,都充满了怨气。出于对智慧生灵的敏感,多玛姆能够很清楚地感知到,这些怨气都是来自于拥有智慧的灵魂的。而为什么会以怨气的方式出现,大概也是因为,这些灵魂都是破碎了的缘故吧。

        连灵魂都无法完整的保留,只能以碎屑的方式残存于这片大地之中,在无知无觉中度过漫长的时光,这种事情放到任何一个智慧生灵身上恐怕都会让其生出浓浓的怨气来。而且更不要说在生前,他们可能还经历过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

        这是地狱,一个完整世界的下层位面,也是灵魂的归宿之地。这种地方发生这种情况,实属正常。可以说,即便是以多玛姆的见识和阅历,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地狱里会是一片欢声笑语,人人和睦相处犹如极乐世界的景象。所以这并不奇怪,也并不值得奇怪。

        和这种完全属于正常范畴之内的事情相比,多玛姆倒是觉得,试验一下自己的想法是否能成形或许会更重要一些。

        他稍微尝试了一下,用自己的虚空之力去腐化那些蕴含着怨气的灵魂碎屑。而结果比他想的还要顺利的,虚空之力成功地注入了进入,并且如同以往他腐化那些正常灵魂一样的,将之向着不可名状的扭曲方向转变了起来。

        顺利的有些过了头,因为除了转变那些完全没有思想可言的生物组织之外,他还从来没有对灵魂有过如此顺利的转化。

        灵魂,并不是那么好欺骗的。即便是以虚空的特性来说,想要完整地腐化一个灵魂,也需要以蛊惑的方式获得起内心的认同才行。意志,决定了这种转化的进度。普通人的灵魂或许会容易一点,但是想要腐化那些内心坚毅,信念坚强的灵魂,却从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多玛姆很喜欢对这样的灵魂进行腐化,所以他很清楚这其中的困难。而现在,他的实验却远要比他想象的还要简单的多,这自然是让他有些惊奇了起来。

        他把这归功于这些灵魂碎屑的弱小。可以说除了还保存有一定灵魂的特质之外,它们大概连基本的自我意识都已经不复存在了。打个比方来说,这就好像是一块烂肉一样,天然的就是腐化诞生的最好温床。

        这是对多玛姆有利的事情,他当然不可能对此有什么排斥。只是,看着这个腐化出来的扭曲之物那渺小的身躯,多玛姆的心里却是有些烦躁了起来。

        灵魂的体积,是以其身前的模样来确定的。一个人类的灵魂必然只有一个人类的大小,而一条龙的灵魂也肯定会是一条龙的模样。同样的道理,放在这个由灵魂碎屑转变而来的扭曲之物身上,那就是他的灵质体积实在是渺小的有些可怜。如同一粒沙一样的大小,对于他的谋划来说也着实是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的。

        当然,一粒沙是起不到作用的没错。但是如果这样的沙子有千千万万,无穷无尽的话,那么它们是不是还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呢?

        对于这一点,多玛姆的心里已经是有了想法,所以自然的,他也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把自己的计划进行了下去。

        有着如此顺利的一个开头,后续的事情自然不会再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一个又一个灵魂上的碎屑被扭曲,一个又一个的扭曲之物开始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大地里。这个过程近乎无休无止,唯一能够限制这种情况进行的,大概也就是多玛姆的虚空之力到底有多少,以及这个世界的大地里到底有多少这样满是怨气的灵魂碎屑。

        前者于多玛姆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因为他这一次调动过来的可是一整个星球所转化而来的虚空力量。要知道,那颗星球体积最少是地球的三倍,而这也就意味着,就算是他保留了相当一部分力量用来重塑自己的化身,剩下的虚空之力也足以把他脚下的整个大地给淹没起来。

        而后者,别忘了,这可是地狱。自打这颗星球诞生出生灵以来,难以计数的灵魂就开始在死后入驻于这个世界之内。这些灵魂和地狱本土生灵之间的厮杀,惨斗,早已经让地狱的每一寸土地里都染满了鲜血。毫不客气的说,地狱的土地根本就是由那些惨败者的尸骨和灵魂铺就而成的。这个数量何止万亿,所以理论上只要多玛姆能够提供足够的力量去进行转化,那么他就根本不用担心数量不够的这个问题。

        而他需要担心这个问题吗?显然是不用的。所以,一切就如同水到渠成一般的,一股无法想象的力量开始在暗中沛然地涌动了起来。

        而就在此时此刻,撒旦对自己脚下的大地具体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依然是一无所知的。

        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要尽快地找到然德基尔才行。

        此刻的他已经丧失了大部分的魔力,这股力量想要恢复回来,少不得要修养一阵子才行。而现在的问题是,他不放心在这个世界上进行修养,而且和修养相比,他也认为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才对。

        这个世界现在很危险,多玛姆那个恐怖的存在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他的面前。而如果说不是因为自己暂时丧失了大部分的魔力的话,他现在都会有直接撕破空间,离开这个地狱的想法。

        不管是会焦灼地狱也好,还是去往人间也罢。总归是要在这种鬼地方久留要好得多的。

        当然,如果要他选的话,他肯定还是想要去往人间。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野望还没有熄灭的缘故,更多的还是因为,他认定了想要战胜多玛姆必须要去人间才行。

        他坚信着自己的判断,那就是多玛姆这样的家伙能够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必然是有着其媒介的。他之前已经尝试过了,这个起到关键作用的媒介并不在多玛姆的身上。而如果是这样的话,媒介出现在其他人身上的可能性就变得更大了起来。

        那么什么人会是这个媒介的拥有者呢?只是一想,撒旦就已经是想到了莫度的存在。

        多玛姆自己也说过,他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响应了莫度的交易。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他的猜测也就是八九不离十的。而如果这样说的话,那么是不是只要消灭了莫度,多玛姆这个家伙也就不攻自破了呢?

        没有论据能证明这一点,但是撒旦觉得,自己有必要尝试一下。而如果想要进行这样的尝试,那么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他必须尽快回到人间上去。

        这一点,现在只有然德基尔能够帮助他。所以他现在,必须要找到他!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