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危机预警 元神出窍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危机预警 元神出窍

        恶灵地狱的变故是超乎所有人想象的。任何势力可能都猜测不到,在这短短的一天之内,这一片地狱里就已经是介入了多少恐怖的力量。

        他们大都是被瞒在了鼓中。而即便是有所感应,恐怕也很难猜测出一个具体的结果来。就好像是此时此刻的彼得。自从撒旦和多玛姆进入到了恶灵地狱之后,他的蜘蛛感应就已经是疯狂运作到了极点。这表现在他的身上,就是他全身的汗毛,甚至说包括头发都因为激增的静电而直立了起来。

        恐怖至极的危机感,让他毛骨悚然。而在这样的警兆之下,他不得不把内心里的担忧对着至尊法师吐露了出来。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古一法师。从刚刚开始我的预知能力就在不断的对我做出警示,它告诉我有什么大事情就要发生了。而这种大事情,给我们带来的很可能是我们根本无法应对的大危机!”

        彼得话听起来有些危言耸听的意思,这理所当然的让古一开始皱起了眉头。在这个时候,她并不想要听见什么有损他们士气的话语。但是有介于彼得能力的特殊,她也不敢说出什么绝对的话来。

        所以想了又想,她还是直接伸出了手,在彼得的身前做了一个掏取的动作来。

        这个动作并不是暗示,而是她用自己的魔法直接触动了彼得身上的命运卡牌。到底是她赠送出去的东西,想要动用自然也就是在她一念之间的事情。而就在她的一念之间,三张命运卡牌就已经像是幻影一样,直接地出现在了彼得的面前。

        第一张卡牌,是白色的高塔被闪电击中,两个人影从坍塌的高塔中跌落下来。这是高塔牌,是所有塔罗牌中唯一一张正反两面都没有好寓意的卡牌。它代表的是毁灭,是无法挽回的崩溃和破灭。这样一张牌的出现,无疑已经是验证了彼得之前所说的那个不好的预感。而这样的情况,也是让古一法师心里也跟着警惕了起来。

        她不再迟疑,立刻就掀开了第二张牌。倒吊在树上的男人,象征着牺牲的卡牌,让她心里不好的预感再一次的加深了起来。

        第三张,骑着白马,身着铠甲的死神牌。意味着终结。这会预示着谁的终结,古一的心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把握。置身于命运的洪流之中,她已经看不清楚命运的走向了。

        当一个置身其中的人到底是和当一个旁观者不一样的。在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充满了疑惑和犹豫,在这命运所预示的巨大危机面前,她却是全然不知到底该怎么样才好。

        这很奇怪,也很正常。奇怪的是堂堂至尊法师也能在命运前面这样畏首畏尾。而正常的则是,这到底也是一个人类面对巨大而恐怖的未知该有的表现。

        不过,至尊法师到底是至尊法师,尽管同样对未知充满了惶恐,但是她还是很快地就恢复了镇定,并且拿出了主意来。

        “你能感知到到底是什么样的危险吗?它的目的,它的来向?”

        摇了摇头,彼得的表情有些艰难。蜘蛛感应虽然神奇,但是到底不是万能的。它只能充当一个危险警报器,而不能充当一个精准的探知雷达。所以在闭着眼感知了良久之后,他才勉强得举起了手,指出了一个大概的方向来。

        “我很难感知到底是什么样的危险,我又不是什么预言家。对于这个危机,我只能说他很可怕,几乎不下于我曾经在纽约所经历过的那次。这场危机的目的是什么,抱歉,我不知道,也猜不出来。至于方向,大概就是那里......”

        彼得到底还是拿出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来。而面对这样的信息,至尊法师则是沉吟了那么一番,这才对着他如是说道。

        “你也知道,我现在不能随便动用空间门的法术。毕竟我们现在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它已经失效的情况下。如果不是非常必要的话,我不会冒这个风险。然而你也说了,这种危机给你的预感非常糟糕。如果说它真的那么可怕的话,那么我们就有必要把它纳入到我们的考虑范畴之内。”

        “我们不能忽视它的存在,在这个时候,探查它的真相是必要的事情。然而,这里离不开你,我也不能用传送的方式离开。所以,我只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我用元神出窍的方式去弄清楚,你所说的危机到底是什么!”

        “元神出窍?”因为英语中没有元神出窍的相应词汇,而灵魂又没法代表元神这种特殊的东西。所以古一在这上面用了汉语。

        汉语的艰涩一直都很让外国人头疼,尤其是这种带有宗教和传统文化性质的词汇,更加让他们难以理解。彼得虽然学过一阵子汉语,但是也只能算是勉强精通而已。而像是元神出窍这样的名词,他也是只能在古一的解说之下,才能稍微得了解一二。

        “这么说,你要是用灵魂去探查那里的情况?我不明白,你早说是灵魂跑出身体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用...元神出窍这么怪的词?”

        “元神和灵魂不一样。元神是灵魂的一种升华式的存在。在东方的教派思想中,灵魂是经不起考验的存在,一旦离体,立刻就会给人遭来灾劫、祸患。而元神不一样,元神和灵魂相比,就像是矿石淬炼成了坚硬的金属。外界那些能给灵魂带来伤害的力量都无法对元神造成影响。”

        “同时,修炼出了元神也意味着生命的长久延续。当肉身腐朽之后,灵魂就只能进入到像是这样的死亡世界,等待着逐渐的消亡。而元神不同,元神可以以天地间的能量为养分,长久地存在于世间。而当元神的力量足够的强大的时候,它甚至能够做到重塑身躯的地步。”

        “ok,我明白了,听起来好像很厉害。但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有必要对我说的这么明白吗?”

        彼得有些诧异,因为他显然听出了古一的一些言外之意。而对此,古一并不否认,她只是盘坐在地上,摆出了一个标准的五心朝天的姿势,然后瞌着眼对着彼得这么说道。

        “我这么做当然是有原因的,帕克先生。我的元神虽然已经到了可以重塑身躯的地步,但是这会消耗我相当的力量,并且浪费掉许多宝贵的时间。我们经不起这样的损失,而且我也不想平白地失去我的身躯。所以,我需要人保护我的身体,让我在元神出窍的时候不至于出现什么不必要的后患。我这么说,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你需要我保护你的身体?”看着古一这幅古怪的模样,彼得了然地点起了头来。“好吧,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么我该怎么做?”

        “什么都不用做,只用看着我,不要让人随便碰触我的身体,也不要让我的身体受到伤害就行了!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我就开始了!”

        “当然,我准备好了......”嘴里说着有些不太确定的话,彼得犹豫了一番,还是觉得有些话还是不吐不快的好。“我说,我就这样看着你就行了吗?不用我给你找一个东西保护起来,或者你自己布置一个魔法之类的?”

        “古一阁下,古一阁下。你听到我说话了吗?还是说你已经走了?”

        他摇晃着着自己的手掌,在古一的面前拼命地来回挥舞着,似乎是想要证实些什么。而面对他这样的举动,本来已经快要入定的古一在沉默了一阵子之后,还是叹着气,对着他回复了起来。

        “帕克先生,我需要安静。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我还不想在什么都没有做的情况下被自己的队友给误伤到。”

        “抱歉,我只是有些好奇......”

        讪讪的一笑,彼得立刻就收回了自己的手掌,并且如同乖宝宝一样老老实实地坐到了古一的面前。他一脸的无辜,古一也不好再说他些什么,只能把自己之前没做完的事情继续下去。而就在她刚刚入定了没多久,彼得好奇的声音又再度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古一阁下,古一阁下。这回你走了吗?”

        “彼得,我说了,你这么打扰我是很危险的。”

        “抱歉,我以为你已经走了。另外我就是想问一下,这个元神出窍要很长的时间吗?我看你好像一直都没有办法成功的样子,是出了什么问题吗?或者说,你需要我的一些帮助?”

        “听着,彼得。我不需要你做任何的事情,你只需要呆着就行了。就像是这样...”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古一就已经是瞪着眼,彻底地没有了生息。没有任何的预兆,也没有任何的提醒。她就已经是变成了这副模样。而对于本来还在仔细聆听着,想要弄明白古一到底想要说些什么的彼得来说,这样的变化简直就像是高潮就在眼前,一切却戛然而止一般的令人尴尬。

        好奇心抓挠的他整个人都不自在了起来,他越是想要弄明白这个元神出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就越是心里煎熬的难受。换作以往的任何一个时候,他恐怕都会因为忍不住这种煎熬而对古一认输,然后像是十万个为什么一样纠缠着她,一直到他自己弄明白这里面所有的奥秘为止。

        但是现在,古一之前的告诫让他根本不敢这么做。他不敢随便碰触古一,生怕她会因为自己的动作而生出了什么意外来。而如果说靠言语,很显然,现在的古一并不会吃言语上的这一套。

        很显然,他只能在这个问题上干着急。而越是干着急,他就越是上蹿下跳,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来。

        平常时候他是不会有这样的表现的。因为作为一个首领,他的一言一行往往都需要具备有威慑性,不说能虎躯一震,就能让人拜倒在地了。最起码的,他给人的感觉应该是庄严的、可靠的。而不是像是一个逗逼一样,只会让人在心里发笑。

        这种事情如果是史塔克或者是史蒂夫来做会很有优势。因为他们一个是天生的领导者,另一个则是天生的上位者。他们很清楚该怎么才能统帅别人,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算是天赋,是随随便便就能展露出来的。然而,小蜘蛛可不具有这样的天赋。

        他出生在纽约皇后区,典型的平民小家庭。在生活的环境上,他就不具有培养这种气质的机会。而在成为超级英雄之前,他更是一个书呆子,一个在学校里只能受人欺负的小受气包。连反抗校园霸凌的勇气都不具备,指望他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养成什么领袖气质,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可以说,他现在的领袖素质,完全是在后天环境中一点点地培养出来的。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里发生的这些事情,促使了他不得不养成出这样的气质来。

        这算是赶鸭子硬上架的结果,而这样的结果就是,他的内心里充满了压抑。

        这种压抑在人前他是不敢表露出来的,因为那会让他漏了陷,让他失去权威性。但是在私下里,他如果再不表现出来自己的天性的话,他真的怀疑自己会不会就这么被憋疯了。

        古一法师算是他周围的人里最适合他发泄情绪的目标,所以他才会在古一的表现表现出那样的模样来。这一点古一也多少有点了解,所以她多多少少地会和彼得有一些互动,以缓解他内心里压抑的那些情绪。

        这只限于他们两人之间,算是他们两个之间的一个小秘密。而放到其他人身上,彼得就是另外的一副模样了。

        就像是现在,本来还在猴急的彼得突然间听到了脚步声。随后他立刻就摆正了脸色,安稳的像是一座磐石一样绷直了身躯。

        他给来人看到的只有一副沉稳坚毅的模样,而这个模样对于来人来说才是最正常的情况。所以不疑有他的,来人就低着头,对着彼得这样汇报了起来。

        “帕克先生,前线传来了消息。我们发现了一些意外的情况,我想这个情况您也许应该了解一下。”

        “什么情况,说出来吧,我听着呢!”

        扭过了头,彼得用燃烧着的火焰骷髅头遮掩住了自己所有的表情。这让他的问话充满了上位者的威严,而面对他的这份威严,来人也是更加恭敬的表现出了顺服来。

        他没有任何的迟疑,就已经是说出了自己所带来的情报,而对于这份情报,彼得的心里顿时就因为震惊而浮现出了大片的空白来。

        这个时候,他满脑子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事情真的要糟糕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