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栽赃嫁祸 颠倒是非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栽赃嫁祸 颠倒是非

        史塔克和然德基尔本来是处于对峙之中的.势均力敌,甚至说他还略出于上风.不然的话,然德基尔也不可能说会被他死死纠缠住,以至于连甩脱都做不到。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史塔克是掌握着一定的主动权的。而也正是因为他有着这样的主动权,所以他才会格外地顾忌,担心那些恶灵骑士们会横插一脚进来。

        从本质上来说,他已经是不信任这些家伙了。在理智上,他更是把恶灵骑士看作了是和撒旦一伙的存在。要不是担心这些家伙会围上来对自己进行群殴,那么说不定他早就把这些恶灵骑士也当做是攻击的目标。而之所以他没有这么做,说到底其实也不过是因为受限于自己的实力而勉强做出的克制而已。

        他暂时还不想扩大打击面,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容忍然德基尔从他的眼皮子底下逃掉,逃到他的那些共犯那里,去和他们一起来对付自己。所以他理所当然地开始了追击,而这种动作放在刚刚赶过来的彼得的眼里,就好像是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欢迎自己一样。

        他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受欢迎,所以当然的,他会想到这里面出现了什么猫腻。就目前的情况来说,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不可能对史塔克出手的。一方面是因为他心有愧疚,而另一方面也是,他认为凭借他和史塔克之间的那些关系,再怎么糟糕也不会糟糕到他会对自己话都不说一句,就直接大打出手的地步。

        那么,这可能是某人耍的把戏,祸水东引?真是可笑。

        然德基尔的诡计如此的明显,自然不可能瞒得住已经历练出来的彼得。所以他当即就是心中冷笑,然后二话不说地就对着然德基尔的方向,扔出了一个巨大的火球。

        这是打个招呼,也是一个警告。他用这样的方式来警告然德基尔,不要想着能用这样的方式把麻烦丢到他的身上。如果他真敢这么做的话,那么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彼得自以为这样的警告有着足够的分量,能让然德基尔知道其中的厉害。但是显然的,他有些低估了然德基尔的脸皮。在眼下的这个情况下,然德基尔可是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恐吓的。所以眼看着车斗那么大的一个火球砸过来,他却是眉头都不皱一下的,一个加速带侧翻,一边贴着火球的边缘蹭了过去,一边再度对着彼得的方向冲了过去。

        这就形成了一个比较微妙的局面了。那就是好像彼得和然德基尔打了一个精妙的配合,恰如同大哥卖屁股勾引火力,老屠夫藏丛林钓大鱼一般,追得急的史塔克连躲避的余地都没有,就已经是被这斗大的一个火球结结实实的糊到了脸上。

        火花飞溅,史塔克也被轰得横飞而起。不过到底他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再加上彼得的这一招意在警告,而不是杀敌,所以人还在半空中,他就已经是调整好了状态,并且是一刻不停留的,再度对着然德基尔追杀了上来。

        面对着这种狗皮膏药一般的精神,然德基尔在震惊之余,也是咬牙切齿不止。他本来想要借此机会让两边打起来的,但是史塔克就好像是盯死了自己一样,根本就没有一丁点松口的意思。

        这着实是让他有些头疼,而就在他头疼的时候,彼得这边也是有了新的动作,开始给他添乱了起来。

        误中了副车,这实在是彼得不想要看到的局面。本来他就有些不好意思面对史塔克,现在就更加尴尬了。为了不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出现根本性的改变,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做点什么补救一下,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立刻就发现了然德基尔想要逃跑的意图。

        怎么滴?阴了老子一波就想跑,这个世界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彼得的心里发了狠,随后立刻就是抽出了自己身上的锁链,向着然德基尔的方向甩了过去。

        被地狱火附着的锁链收发由心,灵活的简直就像是一条有生命的大蟒一样。这样的攻击方式,当然不是然德基尔甩甩膀子就能摆脱得掉的。

        他不敢硬吃这样的技能,因为他自己也知道,一旦自己被这种玩意纠缠住了,那么等待着他的就只会是史塔克和彼得的前后夹击。本来就已经是有些捉襟见肘了,这要是再加上一个,那么他绝对是顶不住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也只能是抽出自己身上那早已经断掉的半截锁链,对着那大蟒般袭来的锁链以同样的方式招呼了回去。

        两条锁链像是两条缠斗的毒蛇,死死地纠缠在了一起。而在这样的缠斗中,然德基尔却是只能被迫着,和彼得较起劲来。他根本不敢松手,因为这个时候他一旦松了手,那么立刻的,他的锁链就要被彼得的力量给控制起来。到时候,他连一个能制衡彼得的手段都没有,情况只会比眼下更糟。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眼下的情况也着实是不妙。史塔克已经是杀到了眼前,彼得那里却又是在一直在牵扯着他的精力。长此以往,他就算是没有什么生命上的危险,也必然是只有败落下来这一个结果。

        他还不想就这样惨兮兮,连一点尊严都没有的败落下来,尤其还是败落到这几个他重来都没有重视的家伙的手中。于是他心中灵机一动的,就已经是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来。

        “彼得.帕克,你想要干什么?难道在这个时候你打算出卖我吗?”

        然德基尔扯足了嗓子,吼得在场的所有人觉得耳根子疼。而相比较于这种声音上的震撼,除了史塔克有一种果然不出我意料的感觉之外,更多的人却还是一种完全摸不清楚头脑的感觉。

        谁都想不明白,这个看起来有些怪怪的家伙在这个时候突然说上这么一句话到底是怎么个意思。有些人感觉的是莫名其妙,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个和史塔克发生冲突,看来像是自己同类的家伙反倒是更可疑那么一点。而有的人则是暗中在心中揣摩,这个家伙这样的一番话,是不是意味着其中有什么阴谋的存在。

        恶灵骑士大都是命运多舛的家伙,这样的人生经历也就意味着,他们几乎不可能是什么傻白甜的存在。和真挚的相信一个人相比,他们在更多的时候会愿意相信阴谋论这种厚黑的说法。所以,几乎是不可避免的,这些人开始用有色的眼睛,看待起彼得,这个被指名道姓的家伙来。

        平白的遭受了无妄之灾,彼得当然不会愿意甘心背锅。所以他立刻就绷直了身子,做出了一副义正辞严的模样,对着然德基尔就大声质问了起来。

        “你是谁?凭什么说我出卖你?别以为你是我们的同类就能随随便便说出这样的话来。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说出一个理由来,我可以保证,你不可能活着离开的!”

        “哼,之前才有过那样的亲密交易,现在翻过脸来就做出一副陌生人的姿态,彼得.帕克,你还真是让我感到吃惊啊。不过,你以为你做这样的表态就能骗得过所有人吗?别开玩笑了,有些事不是你否认就不存在的!这一点,你和我都心知肚明!”

        然德基尔没有正面回答彼得的问题,而是直接对着他扔出来了一堆噼里啪啦的反讽。不得不说的是,这样的话语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因为在他的这番言语之中,已经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把狐疑的眼光转移到了彼得的身上了。

        大头领的阴私八卦,这对于在场的许多恶灵骑士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当然,说这话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对此有所反感,而只是单纯的好奇罢了。还是那句话,恶灵骑士不是什么傻白甜。对于阴谋,只要这种阴谋不是在针对他们,他们就基本上会保持一个旁观者的态度。甚至说,如果这种阴谋是出自于自己的上级,并且效果良好的话,他们反而是会有一种吾心甚慰的感觉。

        这一点就和某个大国崛起的段子一样,那句话是这么说的,看到祖国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同样的道理,看到自家老大玩阴谋玩的那么溜,他们也会觉得放心的。

        当然,他们怎么想那是他们的事,他们的意见不能代表别人。而对于当事人来说,这种栽赃和诬陷着实是太恶劣,简直就是屎盆子往头上扣,让他恶心到了极限。关键是他还不能不反驳,因为不反驳就是默认。而如果他在这种事情上保持了沉默,那么就真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自觉想要维护自己名誉权的彼得当然不可能任由这种事情继续下去,所以立刻的,他就对着然德基尔怒喝了起来。

        “闭嘴,你这个该死的混蛋。我说了,别想用这种龌龊的手段来给你争取什么机会。你这样做只会招致一个下场,那就是为你自己掘好一个坟墓!”

        “现在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混蛋!说出你的身份,以及你为什么诬陷我的原因。如果你现在不说,那么你就什么话都不用说了!”

        彼得已经下了最后的通牒,显然,他也只会忍到眼下的这种地步。而按照常理来说,面对这种情况,那些造谣生事的人多少也会有一点顾忌。

        毕竟他们什么证据都没有,所有的说法都只是凭他们的一张嘴而已。而光靠一张嘴,可改变不了现实。所以到头来,很容易露馅的他们往往就会迎来一个非常悲惨的下场,那就是被苦主给活生生地打死。

        相信我,这是法治社会在起到神奇的作用。不然的话那些造谣生事的早就被纳入保险公司的黑名单了。这一点估计那些造谣者们自己也清楚,所以绝大多数的情况下,这些人都是在被打脸或者苦主找上门的时候老老实实地装了孙子,而像是那种死到临头还一个劲死撑着的,真的是少数中的少数。

        然德基尔现在就是在死撑着。或者说在这个时候,他大概除了死撑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不过和一般死鸭子嘴硬的人不同的是,他这只死鸭子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底气的。要知道,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在所有的一切阴谋还没有成形之前,他可是一直都充当着一个旁观者以及推波助澜者的存在。

        这样的身份有一点好处,那就是他几乎把所有的事情都看在了眼中。而这种情报上的优势,不仅仅让他生出了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错觉,也让他在这个时候有了编排是非的底气。而有着这个底气在,他根本就没有把彼得的威胁放在眼中,而是阴森冷笑着,对着他满是嘲弄地就回复了起来。

        “很好,彼得.帕克。既然你这么想要和我撇清关系,那么我就满足你的心愿。你不是想要知道我是谁,我想要干什么吗?那么我就告诉你好了!”

        “我是然德基尔,撒旦手下最强大的军团指挥官。也是你一直以来的合伙人,最亲密的合作伙伴。”

        “你和至尊法师找到了我的主君,向他提议联手布下了这个遍及整个地狱和人间的阴谋。我的主君答应了,并且让我来配合你们的一切行动。”

        “在人间里,使我们鼓动那些魔鬼搅动局势,让整个人类感觉到迫在眉睫。而你们也正是利用这一点,说服了那些人类,让他们派遣军队来到这个世界,对恶灵地狱发起史上第一场人类反攻地狱的战争。”

        “这么做是为了拖住人类的主力军团,让他们没有足够的兵力维持自己在人间的稳定。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主则会在你们的帮助下进入到人间,从而完成对人间的入侵和统治。”

        “我们已经说好了。事成之后,地狱人间将会有我们联手统治,你会成为地狱新的主君,而我主也会成为人间新的真神。怎么,这些你所承诺的话你都已经忘记了吗?还是说,在你昔日的老朋友面前,你已经没有勇气来承认这一切了吗?”

        “也是!毕竟你一直表现在他们面前的是那样的一幅形象。而现在,把这一切都给揭露开来,让他们看到你最真实的本质。这种赤果果的感觉当然是你所不能接受的。”

        “不过,你以为装糊涂就能撇清你的嫌疑,就能够遮掩你的本性了吗?这真是太可笑了,可笑的让我都为你感到悲哀!别把别人都当做是傻子,这个世界,有的是聪明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