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谓我心忧 谓我何求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谓我心忧 谓我何求

        然德基尔很会动脑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大概算得上是天使中最会动脑筋的家伙了。

        这显然是和好习惯,因为由此,他可以参透人情世故,乃至洞悉人心。而在几千年的积累之下,他更是能做到仅仅只是单凭言语,就动摇人心的地步。

        这一点是很可怕的,也是很不可思议的。虽然说明说出来的话,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会认为然德基尔仅凭三言两语就能动摇他们的意志和想法,但是事实的情况却是,他们已经受到了动摇。

        和之前仅仅只是以为自己的老大有些阴谋手段相比,现在的他们已经是不得不怀疑起他的人品来。

        这是相当严重的一个情况,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已经无法对彼得保持一个信任了。毕竟阴谋手段只是阴谋手段,只要一个人的心意够正,人品够坚挺,那么他就算是动用了所谓的阴谋,在很多人看来也是可以容忍的事情,因为他们可以相信,这个人的阴谋不会伤害到他们,并且还可能是对他们有利的。

        但是,如果是人的品性出现了问题,比方说他是一个大奸大恶,为达目的甚至不折手段的家伙。那么事情可就不一样了。这样的人,不管做什么样的事情都不可能让人放心,而他一旦有了阴谋,则更是能让每一个置身其中的人都会有一种泰山将崩的不安之感。

        他们不确定这样的家伙会不会伤害到他们,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成为他手中的牺牲品。而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所谓的信任,当然就是不复存在的东西。

        总之,在然德基尔说完了这么一番惊天曝光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是打心眼里生出了浓浓的疑虑和担忧来。这倒也不是说他们就会完全相信然德基尔的话,但是,这样的事情只要信上三分,对于彼得来说也会是莫大的损失。

        这一点,彼得自己心里也清楚,所以立刻的,他就对着然德基尔低吼了起来。

        “住口,你这个无耻的造谣者,你怎么敢用这样卑劣的话术来污蔑我的名声!”

        “污蔑?”然德基尔对此嘎嘎大笑,笑声中满是戏谑和玩味。“你竟然敢说我污蔑你?彼得.帕克,你真的以为我就拿不出一丁点的证据吗?别忘了,托尼.史塔克,那个被你蒙骗在鼓里,差一点就要失去所有的男人也在这里,他就在我的背后,听着我所说的这一切。在这个时候你为什么不问问他呢?问问他我所说的是不是真的,问问他心里到底有没有对你的痛恨,他想不想要把自己所遭受的一切都对你报复回来呢?”

        听到这话,彼得顿时动作僵硬,心里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他知道,自己中了然德基尔的套,但是这个时候的他再想要从这个套里挣脱出来,就已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不管怎么说,史塔克是受到了他的蒙骗,被他所坑害。而不管史塔克对此了解多少,在现在然德基尔的这番爆料之下,他也多多少少的会了解一些真相。

        这个真相是扭曲的,毋庸置疑。因为彼得可以摸着自己的良心发誓,他从来没有和什么撒旦合作,也更没有打过什么人间的主意。他想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阻止史塔克和地狱的野心,以维护世界的和平。他可以肯定这一点,但是,其他人却未必能相信他的初衷。

        然德基尔在这番话里很好的偷换了一个概念,那就是把他们的动作和他们的目的混淆在了一起。有些事情发生的实在是太巧合了,他在地狱里的动作恰巧的和撒旦入侵人间的事情搅和在了一起。就算是他口口声声地说这是完全无关的两件事情,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

        事实上,他已经猜到了,这恐怕是然德基尔那一伙人在知道了自己的行动的前提之下,所做出来的一个阴谋计划。利用自己的种种行动打掩护,以一种类似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手段来牟取最大的利益。他们处心积虑,完全把自己玩弄在了股掌之中。

        可以说,在这种情况下,他也算是一个受害者。可问题是,在这个时候愿意相信他是受害者的人恐怕还真的没有几个。光是看看自己手下那些恶灵骑士们不信任的眼神就能看得出来,他们已经是对自己充满了猜忌和怀疑。如果不是说史塔克还没有对此作出表态,来证明然德基尔所说的一切的话,他们恐怕早就已经是对自己离心离德了。

        而史塔克会在这个时候作出怎么样的表态呢?是证明他的清白,还是直接站到然德基尔的那一边呢?在这个问题上,他自己都不对自己抱有太大的希望。

        首先,史塔克知不知道真相还另说。在这一切的过程中,他的所见所闻其实相当的片面。自己从未和他有过计划上的交流,在进攻地狱的后期阶段,他们之间更是人为的断绝了一切的联系。这就使得,当撒旦趁着空隙,进入到人间的时候,史塔克很容易就滋生出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一切是有预谋的。

        这伙人的阴险就阴险在这个地方,他们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让人以为自己和他们是一伙的。除非说彼得自己能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可是一时半会之间,他又能到哪里去拿出这个证据来呢?

        答案让彼得心中黯然。但是,与此同时的,他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如果说事情真的朝着他所预想中的那种最糟糕的境地发展的话,那么他就算是不惜一切的,也要让然德基尔付出代价。

        他已经是鼓足了劲,并且暗中攥紧了拳头。就等着审判之刻的到来。而就在他的等待中,一直处于冷眼旁观状态中的史塔克也已经是悄无声息地飞到了他和然德基尔的中间。

        对于史塔克,彼得是没有勇气面对的。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只能注视着史塔克,眼中的复杂也只能从他眼眶里跳动的火苗才能辨识出一二。

        愧疚,这是肯定的。但是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他不打算为此辩解,也不觉得自己有必要为此辩解。他坚信自己是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哪怕说这条道路即将是把他推入到深渊中去。

        所以,他就这么一直保持着沉默。而面对着彼得这样的沉默,藏身在铠甲中的史塔克却是免不了地,胸膛剧烈地起伏了起来。

        在这一切的事件中,他托尼.史塔克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受害者。他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一切被人所算计,他艰难维护的国家也陷入到了巨大的危机之中,甚至说就连他赖以为支柱的理想都有着夭折的风险。

        在这些事情中,难道还有人会比他更惨吗?答案肯定是没有的。而现在,他作为一个受害者,作为一个苦主,面对这一切的起因,这一切的制造者,却连一个最基本的道歉都得不到,你让他心里怎么能好受,怎么能感到畅快?

        他的心里必然是难受的,苦闷乃至于愤怒的。这是他当下最真实的心情,他也根本没有必要隐藏这样的心情。作为苦主,他有权利追讨自己的损失,所以当下的,他就已经是迅雷闪电一般的行动了起来。

        然德基尔此刻还在洋洋得意,因为这种三言两语就挑拨地对方内部军心失衡,离心离德的感觉实在是不要太爽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他成为一言就能决定无数生灵命运的真神一样,极大的满足了他的虚荣心。而如果说因为他的这番话,就能使得史塔克和彼得大打出手的话,那么就再好不过了。

        都不需要自己动手,就能让两个连他自己都感到棘手的对手陷入到争斗之中。这可是一石二鸟,一箭双雕的好事。他无比的期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眼前,而在他看来,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几率还挺大,根本就是八九不离十的。

        一想到这两个家伙在前面打生打死,而他则能在后面捡着便宜,他的心里就已经是充满了欢呼和雀跃。要知道,他力量的另一半可就是彼得.帕克的身上。只要在这场战斗中彼得受到了重创,那么他就有机会从他的身上回收属于扎坦诺斯的力量,从而让他自己得到一次圆满的升华。

        到时候,他就是当之无愧的地狱主宰,几乎能和撒旦比肩的顶级强者。而只要到了那个时候,史塔克,这个曾经给予他难堪和出丑的家伙,就要为他曾经的所作所为付出沉重的代价了。

        信心满满的然德基尔美滋滋的在心里编排着事件的发展。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事情却是,事态从一开始就已经是超出了他的预想。

        史塔克是动手了没错,但是他动手的方向却并不是彼得.帕克,而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在边上坐收渔人之利的然德基尔。

        这是然德基尔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以至于当史塔克突然冲刺到他身边的时候,他还处在一个震惊的,完全来不及反应的状态中。

        对此,史塔克可没有和他讲什么江湖道义的想法,然德基尔懵逼的来不及做出反应,这正是他最想要看到的情况,所以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已经是把灌注了自己神力的拳头狠狠地,如同攻城重锤一般砸在了他的背脊之上。

        他的力量早已经是隐约高过了然德基尔一线,在这样的突然袭击之中,然德基尔自然是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就像是一颗被地心引力捕捉的流星一样,带着强大无比的动能,他就已经是重重地落在了地面上,将整个大地撞击的轰隆作响了起来。

        全身的骨头都在这一击之下断成了无数的碎片,仅有一个脊柱还在勉强得支撑着他的颅骨,维系着他身上那微弱的蓝色火焰。这就是然德基尔当下的惨状。

        恶灵骑士的特性虽然赋予了他几乎不可能被杀死的能力,但是却并不能避免他的身躯遭受破坏。他的骨头到底还是骨头,虽然坚硬了那么一点,不过到底还是和金刚狼那样的艾德曼合金骨骼有着相当的差距。所以,能有这么一个残躯就已经够他偷笑的了,他真的没有资格去强求太多。

        这一点,然德基尔自己心里也清楚,而他也不是第一次被史塔克打成这样了。不过,和之前那一次相比,这一次明显地要更糟糕一些。因为就在他被打成这个样子的时候,被彼得控制着的锁链就已经是游蛇一般攀附了过来,把他整个人都给死死地捆绑了起来。

        对于恶灵骑士来说,最了解他们力量的人是彼此,最能克制他们力量的人也是彼此。彼得了解恶灵骑士的复原能力,而在他那丝毫不比史塔克来的弱的仇视之下,他当然不可能错过这个机会,而是立刻的,就对他施展出了禁锢的手段来。

        在这种相同属性但是却不同意志的力量之下,然德基尔的恢复能力被压制到了最低的程度。毫不客气的说,只要彼得不松手,他这一辈子就只能老老实实地维持着当下的模样。

        这对于然德基尔来说肯定是不能接受的事情,所以立刻的,他就嘶吼着,挣扎着,随后满是仇恨和迷惑的,对着史塔克大声地质问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攻击我,你这个白痴。难道你不知道谁才是你最应该对付的家伙吗?你应该把火发在他身上,而不是对我出手。你这个蠢货,你连这么点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吗?”

        “蠢货?是的,我想我们两个当中的确是有一个蠢货。”一脚踩踏在然德基尔的脑袋上,史塔克直接就对着他发出了冰冷的嘲笑来。“说真的,你说的那些话我差一点就信了。只可惜,你忽略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而也正是因为这个问题,我才发现你这个家伙的意图。这是我对你动手的原因。很可惜,是不是!”

        “问题,什么问题?”在这个时候,然德基尔只能承认自己的失败。不过就像是所有的失败者一样,他理所当然的会想要知道自己失败的原因所在。

        这是个很简单的要求,史塔克当然不会不满足他。所以当下的,他就低下了头,直视着然德基尔的双眼回答了起来。

        “问题就是,你把彼得.帕克这个家伙说的太糟糕了。别忘了,我是看着他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我很清楚这个小子的秉性是怎么样的。或许在现在,我和他的理念有什么不合的地方,但是我相信,不论他怎么变化,他都不会变成你口中所说的那种自私自利,不择手段的家伙。”

        “你错就错在这一点上。随意地揣摩人心,你还没有这个资格。所以,你输得一点都不亏!”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