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犯罪嫌疑 浮出水面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犯罪嫌疑 浮出水面

        史塔克在最后只能提出了一个他所能接受的条件。对于接受了一系列不公平对待的他来说,他在这个时候还能提出这样一个令双方和解的方案,已经是难得的大度,完全可以说得上是宅心仁厚,仁至义尽了。

        但是,面对这样的一个条件,彼得却是不能接受的。如果这个时候他听从史塔克的要求,停止了自己所有的动作,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都沦为了无用功。

        仅凭他手里的那些恶灵骑士们,他是无法管理住整个恶灵地狱的。而同时,如果在这个时候把美国军方的人给抽离出去的话,那么他们布置在地狱里的那些手脚可就清理不干净了。

        换句话说,只要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随时都有可能把手重新插入到地狱里来。而对于本身意愿就是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彼得来说,这就是他根本不能接受的情况了。

        论起牺牲来,他的牺牲其实也并不少。先不说那些名誉之类的无形损失,光是他手底下的恶灵骑士,就已经是在地狱的战争中损失了过半了。

        如果说是为了达成大业,那么他们的牺牲也算是求仁得仁。但是,如果是这种明明终点就在眼前,但他却不得不因为史塔克的要求而放弃的局面的话,那么别说他自己了,恐怕那些恶灵骑士们都不会原谅他的这个选择。

        他不能答应史塔克,所以立刻的,他就很是果决地对着史塔克摇起了头来。

        “抱歉,托尼。我不能答应你,最起码说现在,我不能放任这些士兵们离开地狱!”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我只是在对你进行最后的警告。彼得.帕克,你没有别的选择!”

        挥着手打断了彼得的说辞,史塔克紧盯着他的眼睛,一派阴沉的脸色。

        “别以为我刚刚替你解了围就已经是原谅你的所作所为,彼得.帕克,你身上的嫌疑还没有那么容易就能被洗的干净。知道我在人间里看到了什么吗?我看到了数以百计的恶灵骑士如同拉车的牛马一样,拉扯着撒旦就从地狱里钻了出来。那副场景,到现在我都历历在目!”

        “你说过,恶灵骑士已经是统统地归属在了你的手下,除了你之外,我想也没有谁能有那个本事,召集起这么多的恶灵骑士来。所以,那些恶灵骑士的存在,你必须要给我一个解释。”

        “我是为了大局考虑,才没有把这件事情拿到明面上来。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会把这件事情给遗忘掉。如果说人间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你,你们所有人都要为它负责。你们会成为整个人类的罪人。而面对你们这样的罪人,难道你觉得我还会放心地把那些士兵们的生命交托在你的手上吗?别开玩笑了!谁敢肯定,你们不会把他们给害死在这个地狱里。就算是你没有这样的心思,你敢肯定,其他人也没有这样的心思吗?”

        史塔克的话语非常的尖锐,那种满满的不信任和怀疑听起来相当的刺耳。但是,在这个时候,在这种情况下,彼得却根本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语来。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是被史塔克所吐露的那个残酷的事实给震惊住了。

        如果说是其他的地方出现了问题,那么彼得还可以找借口给搪塞过去。但是问题是出在恶灵骑士的身上,是出在他的嫡系部队身上。这就让他连一个借口都找不出来了。

        他自问了一下,对于自己的这只嫡系部队,他算得上是非常的上心了。虽然说没法像是军籍管理一样,每一个士兵的动向都给你整理的明明白白,但是最起码的,每一次战争的损耗,他也算是了然于心的。

        从开始反攻地狱到现在,恶灵骑士已经历经大大小小的战斗不下百余次。虽然说有限于身份,他不能亲身参与到每一场战斗之中。但是每一次战斗前后的动员和收尾工作,他都是要过问一下的。

        从千多人的恶灵骑士军团到现在的只剩下半数,每一场战斗中损失了几个恶灵骑士他心里也记得是清清楚楚。可以说,恶灵骑士这种死一个少一个的物种,真的已经没有剩下多少。然而现在,史塔克却告诉他,有一只数百人的恶灵骑士在助纣为虐,帮助撒旦征服人间。他第一个反应当然是不相信,随后,就是止不住地疑虑了起来。

        这几百个恶灵骑士肯定不能说是从石头里面跳出来的。而他也不相信,在自己之前召集恶灵骑士的过程中,还能有那么多的漏网之鱼从他的眼皮子底下溜掉。

        一来,恶灵骑士不是什么大白菜,两千多年来也就出现了这么多,怎么也不可能一下子多出几百个来。二来,恶灵骑士的天性也决定了,嫉恶如仇的他们是不可能站在魔鬼,站在撒旦的那一边的。

        除非说撒旦掌握了制造恶灵骑士的技术,或者说他们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办法。否则,史塔克所描述的这种情况是决计不可能发生的。但是制造恶灵骑士?别开玩笑了!

        别忘了撒旦的出身,天堂的叛变者。指望耶和华和撒旦合作,给他提供天使之灵作为恶灵骑士的原材料,那还不如指望耶和华自觉下台,把自己的位置让给撒旦去坐来的靠谱一些。

        当然,如果撒旦狠上一点心,把自己手下的堕落天使当做原材料的话,那么他未必不能制造出专属于他的恶灵骑士来。只是,用一个绝对忠诚的属下去换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背叛的属下,这样的一笔买卖,恐怕只要是个有脑子的人都是不会去做的吧。

        这个可能是可以被排除掉的。而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撒旦这伙人做了什么他不知道的手脚,才能得到这么多的恶灵骑士。

        在这一点上,他没法去找撒旦当面质问的打算。毕竟那是提着灯笼上厕所,找死的事情。但是,他没法去问撒旦,不代表他不能去问其他人。而就在眼下,他的面前就有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

        然德基尔,撒旦的左右手,他的智囊,最重要的副官。有着这样特殊的身份,彼得不相信撒旦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会绕过他,他更相信,这一切都是有他参与的,甚至说是由他主导的。

        事实上,他此刻已经想起了然德基尔的有关信息。他记起了这个家伙曾经对恶灵骑士出过手,就连他在这条路上的引路人,老卡特也是死在了他的手上。光凭这一点,他们之间就可以用一句深仇大恨来概括。而在这个前提之下,他当然不可能对然德基尔有任何的客气。

        猛地拉紧手中的锁链,任由它像是蟒蛇一般把然德基尔的椎骨压榨的劈啪作响。彼得在然德基尔止不住的痛苦嘶吼声中,就已经是对着他大声地质问了起来。

        “你们干了什么?别告诉我这件事情你一点也不知情。我知道你曾经对我们有过企图,现在看来,你的企图应该和这件事情脱不了干系。说,你到底做了什么!如果你不说清楚的话,就给我小心你的灵魂了!”

        “嘿,我知道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一些情报,但是没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吧。”

        稍微地有了一口能够喘息的余地,然德基尔立刻就讨饶一般的对着彼得说道起来。

        “我现在只是一个阶下之囚,所以,如果你们想要问我什么东西,你们完全可以直接开口的。在这种事情上,我会尽我所能地去配合你们,毕竟,我可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还因为这种小事而吃透苦头!”

        “那就说,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彼得并不相信然德基尔这种油滑的口气,在他看来,但凡是这样说话的人,十句话里恐怕有九句都是假的。往日里,他只会把这种人的话当做是放屁,但是现在,颇有些病急乱投医意思的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只能继续逼供,而面对他的逼供,然德基尔就像是他自己所说的那样,顺从地配合了起来。

        “很简单,先生们。我们绑架了你的手下,然后利用我们自己的手段控制了他们。”

        “别忘了,你们恶灵骑士和我直系的堕落天使也不是第一次交锋了。在这么多次的交锋中,我们有很多机会去掳走他们。虽然有时候总是会有那么一丁点的小意外,不过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我都会避免对恶灵骑士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当然,这里面也有相当一部分的原因在恶灵骑士的不死性上面。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个特性在的话,我们想要绑架走这么多的恶灵骑士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然德基尔回答的轻描淡写,但是彼得却并不认为事情会像是他所说的那么简单。他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处心积虑的计划,是一个专门针对他们而设计的周密手段。这让他非常的心惊,因为在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他就已经大概地猜测了出来,自己这伙人的一举一动,恐怕早就落在了对方的股掌之中了。

        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一直以来所做的一切都失去了应有的意义,就好像是一个笑话一样,完全是在为对方做嫁衣罢了。

        他当然不会甘心这样,但是面对已经铸成的事实,他又能怎么样呢?最多也不过是徒劳的把怒火发泄在眼前这个共犯的身上罢了。

        所以毫无疑问的,然德基尔就充当了彼得的出气包,被他状若疯虎一般的拳打脚踢了起来。

        这个时候,不死之身的好处就显出来了。对于然德基尔来说,不管彼得怎么发泄,他都不怕自己被打死。这一点,可就比他之前的堕落天使身躯要好得多。而对于彼得来说,情况也是亦然。他并不想打死然德基尔,只想狠狠地教训他,发泄一些心里的怒火。而这种情况,也正好顺了他的心意。

        虽然说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但是到底是事情还没有出现什么大的意外。而就在彼得心里的怒火发泄的差不多了之后,史塔克也跟着站了出来,一把把他给拦了下来。

        “够了,你现在就算是把他打死了又能怎么样呢?而且再说了,我也没有时间浪费在看你做这样的事情上面。我问你,我的人在哪?我要带他们走,现在,马上!”

        史塔克的话语让彼得重新地恢复了冷静,而他在恢复了过来之后,面对史塔克的要求,他还是坚定地说出了一个不字。

        “不行。最起码,现在不行!”

        “你这是什么意思!”

        史塔克眉头一皱,心里已经是恼怒到了极致。这个时候,如果彼得再不能给他一个合适的理由的话,那么指望他再这么和和气气那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而对此,彼得心里也有了数。所以当下的,他就放开心胸,对着史塔克坦诚布公了起来。

        “我不能让你现在把他们带走。要把他们带走,也要等我彻底把你们留下的首尾清理干净之后才行。我说过,我这么做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防备你,防备你用地狱的力量去干扰人间的秩序。我不能冒这个风险,无论如何都不行。所以抱歉,托尼......”

        “fuck    you!彼得,fuck    you!”

        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史塔克就已经是狠狠地卡住了彼得的脖子。对着他大声地怒骂了起来。

        “你这个叛国者,你他妈知道你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吗?难道你真的甘心看着我们的国家完蛋了你才高兴吗,难道你真的想要把我往死路上逼你才满意吗?你这个婊子养的,我他妈怎么就相信了你这样的混蛋!”

        彼得把史塔克逼到了极致,这一点从史塔克都已经忍不住得大骂脏话就能看出来一二。而哪怕说他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彼得的反应也依旧是茅坑里的石头一般,又臭又硬。

        说起来秉性,他们其实都是半斤八两的,个顶个的倔强。

        而也就是在彼得这样倔强着,怎么也不肯低头退让的时候,一个突然的变故却是猛地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