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诡异城市 手段尽出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诡异城市 手段尽出

        城市中的地面本身应该是坚硬的岩土,那是魔鬼们驱使恶灵,从附近的山岩之上一块一块搬卸下来的。经由体型各异的魔鬼们数千年不断的踩踏,整个城市的地面早已经是被踩踏的无比夯实。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是美国的第一公路,也未必能有这个城市的地面来的坚实。

        这种坚实的地面,踩踏在脚底下的感觉是不一样的。那种硬邦邦的反震感,那种粗粝的摩擦感,从来都是让他们这种公路骑士最喜爱的。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因为只是脚踩着地面,神边雄就能感觉到,那种触觉上的变化。

        微弱的陷落感,给人的感觉是好像踩在了一张名贵的地毯之上。而随着这种陷落感的加深,神边雄就越来越感觉到了不适应。

        “见鬼的,到底是什么玩意!”

        仿佛陷进了沼泽,又好像是一脚踩在了什么动物的内脏和肠子上,这种感觉无论如何都谈不上是愉快的。所以当下的,神边雄就已经是忍不住得骂起了声来。而当他拉扯着,把自己已经陷入到地表之下的脚踝给抬起来的时候。他的脸上更加是变了颜色。

        黑糊糊的一片好像淤泥一样粘连在他的皮靴之上,略带温热的触感哪怕是隔着一层靴子,都能感受的清清楚楚。仅是这样,就足以让人心里犯膈应,更不要说,仔细去看,还能从这片淤泥一般的黑糊糊中看到好像内脏一般的构造来。这自然是让神边雄免不了的悚然一惊。

        要知道,作为恶灵骑士,他可是见惯了妖魔鬼怪,魑魅魍魉。能把他都给吓了一跳,足以说明眼下情况到底有多么的诡异。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怕是早已经吓破了胆子,不过神边雄到底和一般人不同。他虽然同样受了一惊,但是到底还没有乱了方寸。他知道,就如同然德基尔所说的那样,此时已经是情况不对劲到了极点,唯有及时撤走,方才是最好的应对方法。

        想到了这里,他不再犹豫,而是猛地一拧油门,就把恶灵机车催动到了极致。要知道,恶灵机车可算是恶灵骑士的看家招牌,真要是往死命里使唤了,就算眼前是一片汪洋大海,它也能趟蹈过去。所以眼下的情况虽然诡异,但是神边雄却并不认为这是到了需要自己放弃手上这件利器的时候。

        加把子劲,利用恶灵机车的本事一口气从这个诡异的城市里冲出去,这就是他当下的心思。只是,他虽然想的不错,但是到底还是有些高估了自己,低估了眼下的情况。

        他这油门一拧,机车顿时就发出了雷霆般的轰鸣。而在这样的一番动静之下,整个城市也好像是酣睡之人突然被吵嚷到了一样,幡然的惊醒了过来。

        地面陡然之间开始如同波浪般起伏,已经深陷大半的车轮在这黏稠稠,摇晃晃的波涛之下,也是根本立不住跟脚。

        饶是神边雄死命的催促,轮毂飞转的都快要冒出火花来了。但是他就是在这一片淤泥深陷中,寸步难行。甚至说,当整个地面宛若肠胃蠕动,不断发出那种好像吞吸一般的怪声时,整个恶灵机车反倒是不进反退的,开始一点点地深陷了进去。

        这个时候,只要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想要从陆路走出这个诡异的城市,已经是一件不大可能的事情了。

        然德基尔不愿冒这个风险,所以立刻的,他就伸展出了自己的翅膀,拽住神边雄的肩膀,就把他朝着空中拉扯了过去。

        其实在这个时候,他是有两个选择的。第一,就是自己单飞出去,放任神边雄陷落在这个诡异的城市里。

        这样的做法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能仗着神边雄的本事,探清楚这个城市的底细。对于眼下的诡异情况,即便是以然德基尔的阅历,也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他心中已经是暗自戒备,担心大意之下会捅了娄子。而要是说有一个实力不错的人替他探一探其中的深浅,那么不管结果如何,对于他而言都是有利的。

        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带着神边雄一起从这种诡异环境里脱身出去。这样做的好处是收买人心,不管怎么说,一个能够在面对危险时还惦记着手下的老大,都是足够让人信服的。

        然德基尔不求神边雄能够脑子一热,就为自己抛头颅洒热血,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那是忠肝赤胆的人才能干得出来的事情,神边雄距离这个评价,差的还不是一点半点。

        但是,有着这么一层干系在,只要不是到了最最危急的时刻,他倒也不用担心神边雄会弃他而走。这相当于有了一层保命符的作用在,而相比较之下,打探底细的这个好处自然也就是不值得一提了。

        以翅膀作为坐骑,然德基尔的速度自然是飞快。只是一振翅的功夫,他就已经是窜到了百米高空之上。而站在这个高度上,他已经是差不多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的大概。

        几乎所有的地面都已经是变作了那副诡异的模样,好像一整个巨大的肠胃在吞噬消化一般。这样的怪形怪状,当真是叫他心中悚然。而在这种毛骨悚然之后,他当然是不肯久留,而是翅膀一振的,就要带着神边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然德基尔到底不是电影里那种明明看到了风险,还要一头扎进去探一个究竟的傻瓜。说真的,那种人估计也就是在恐怖电影里露个面,充当个炮灰,去推动下剧情的价值。现实里面只要是个有脑子的人,大概都不会作死到这种地步。

        小命终归只有一条,为了一时的刺激,而把自己后半辈子几十年时光都给搭进去,这要心大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得出来呢?

        反正然德基尔是做不出来的这种事情的,所以一个逃之夭夭,就是他当下最为稳妥的选择。

        他想要走,这并不是错的,相反的,这还非常的明智。只是有一个很显著的问题,那就是眼下这诡异之地,容不容得他轻易地走脱。

        对于底下这个怪异的城市来说,然德基尔和神边雄的存在无异于是送到了嘴边的肥美香肉。它早已经是饥肠辘辘,口干舌燥到不知道滋味,现在有了送上门来的鸭子,这要是让它再飞走了,那可真是要把它的心给揉碎了。

        饥渴交加,欲壑难填。这个城市自然是煎熬不住,所以顷刻之间,就如同大海之上掀起万丈波涛一样,难以计数的万吨土石就已经是化作了怪物口中的灵活舌头,满盛着如同口水一般的粘稠阴暗,惊涛拍岸一般的对着然德基尔曲卷了过去。

        百十米的高度全然不是距离,几乎是瞬间就扑到了眼前。而面对这样一番变化,然德基尔心里震惊的同时,几乎是恨不得再生出几个膀子来,当下就是逃得飞快。

        要知道,他也是刚刚才有所恢复,想要达到巅峰时期的战力,远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而在这个时候,让他和这种诡异莫测的玩意对抗,那实在是难为他。只不过眼下的情况却是你不反抗就只能老老实实化作填肚美食的一个糟糕局面,所以他也只能强行地奋起力量,一边躲闪着,一边对着手中的神边雄命令了起来。

        “快点攻击它,别让它追上来了。如果被它追上来的话,不论是你还是我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不用然德基尔细说,神边雄当然知道其中的厉害。所以他当下就鼓起了身上的地狱火焰,如同一口开足了的火焰喷射器一样,将熊熊的烈焰对着追赶而来的巨舌迎面喷射了过去。

        地狱火温度再不济,那也是能轻易融化钢铁,烧焦顽石的神奇火焰。所以这一当头之下,也是立刻把舌尖上那滚滚的土石烧成了溶脂,流淌而下。

        只是,这一击看似烧的火焰通明,几乎是烧透了半边天的架势,但是相对于卷起土石百万吨的巨舌来说。却不过是癣疥之疾罢了。

        毕竟神边雄就算是再有本事,鼓起的火焰也不过就是能烧穿一栋大楼的架势,而地狱这种鬼地方又没有什么山林来助长火势,所以他充其量也就是这样罢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只是过了个一时片刻,滚滚的土石依旧惊涛拍岸,而神边雄却是没了力气,连眼睛里的火焰都变得微弱了三分。

        这一切然德基尔看的是明明白白,而自然的,他的心里就已经是浮现出了一些小心思。

        像是什么弃车保帅之类的,这绝非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不说人类了,但凡是个有智慧的生物,到了这种绝境关头,怕是都会把保存己身,当成是第一要务。然德基尔自然也不会例外,而他之所以还没有这么做,也不过是因为事情还没有糟糕到这个地步罢了。

        他觉得自己和神边雄还有余力,所以现在就抛下他去给自己挡灾也着实有些为时过早。所以,他干脆就憋着一股劲,一边高飞着,一边就对着神边雄催促了起来。

        “你还有什么本事就尽快使出来,再不使出来的话,我们两个都是要完蛋的!”

        眼下是什么局势,神边雄心里也是有点底数的。说真的,就算是然德基尔突然撒手把他丢下去,去吸引底下那个怪物的注意力他也是不奇怪的。反倒是现在这样,直到这个时候他还拉着自己一把,这实在是让他有些想不太明白。

        不过想不明白不要紧,关键是自己的小命多少还有着保障。他自己也清楚,这种保障只是暂时的,这要是拿不出什么抵御的手段来,说不得一时片刻之后,他们就要被那个大舌头给卷扯进去。到时候,万吨土石裹挟着那些污秽黑泥席卷而下,他们俩就算是有着天大的本事,估计也就是癞蛤蟆吃蚊子,连跑都没得跑的下场了。

        没人会想死的如此凄惨,神边雄自然也不会是例外。所以立刻的,他就低吼一声,上下颌骨大张着如同巨蟒反刍一样,就喷吐出了许多难以描述的异物来。

        这些异物起先只是个不大的火苗,但是迎风见长,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变成了许许多多诡异的形象。有的像是枝叶繁茂的大树,有的则像是身披铠甲,长鼻生翅的武士。有的是鸟嘴人形的乌龟,有的则如同内嵌人头的车轮。

        形形色色,不一而同,恰恰和日本鬼怪神话中的妖物有些相似。而如果说他们有着什么共同点的话,那么大概也就是他们的身上大都燃烧着属于神边雄的火焰,并且从某种程度上,他们是要听从神边雄的号令的。

        神边雄是日本的恶灵骑士,而作为一个本身文明还算是长久的国度,日本本土之上自然不可能只有他一个灵异神怪的存在。像是那些高天原的神灵,百鬼夜行中的鬼物,虽说不一定会全部显现,但是多多少少也会显露出那么一些。而在日本本身就只有那么一点大的前提之下,神边雄和那些鬼怪打一个照面,就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

        俗话说得好,一山难容二虎。这放在神边雄和那些鬼怪身上也是适用的。尤其是神边雄的特性还隐约有些克制这些鬼怪的意思,所以理所当然的,他们之间很快就积攒出了矛盾。

        大多数的情况之下,神边雄都能占据到上风。但是面对一些强大的鬼物妖怪时,即便是他也难以讨得好处的。一次两次,还能勉强得走脱掉,但是时间长了,便是他也难免地会遭逢大难的。

        当然,眼下他既然是在这里,那么自然也就说明他当初是逢凶化吉的。而事实上,他也的确是撞上了一桩奇遇。

        这个奇遇可巧,正好与地藏王扯上了关系。而也正是因为他碰到了这样的一桩奇遇,他才能从这百鬼夜行抄中都赫赫有名的大妖怪手中,杀出一条生路来。

        当然,要细说这奇遇到底是什么,那么还是要从鉴真和尚的故事率先说起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