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不死野心 君臣共望

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不死野心 君臣共望

        两个身陷囫囵的人碰在了一起,那不是一般的赶巧。以至于然德基尔把自身经历对着撒旦说过一遍之后,撒旦满心里都是荒唐、可笑的感觉。

        明明是分属于他们魔鬼的地狱,结果却让人类做了大头。然德基尔好歹也是地狱里叫得上名号的存在,结果却是被人类打得抱头鼠窜,连个面都不敢照。这样的变化,实在是让撒旦只感觉乾坤颠倒,黑白混淆,整个世界都已经是没有了一个道理可说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扪心自问,撒旦觉得这里面然德基尔自己怕是要负上相当大的一部分责任。是他撺掇着自己,放任那些人类在地狱里搅和。一开始的时候,他还觉得这是分散人类势力,给自己一系列计划铺路的妙招。而等到了眼下,这所谓的妙招立刻就成了掣肘,让他们两个都陷入到了这种尴尬的囫囵境地来。

        也就是眼下想要脱困而出,非是要靠然德基尔的特殊能力不可。不然的话说不得撒旦就要拿然德基尔撒气,好好地迁怒他一番。

        不过,还是那句话,能不能逃脱得了这个樊笼,到底还是要靠然德基尔出力。所以就算是撒旦心中对然德基尔有所怨言,现在也只能忍着,并且还要拿出一副和善的态度,对着他好生地安抚起来。

        “算了,算了。看样子那个家伙一时半会还没法找到这里。我们先在这里休养一下,等你的实力恢复了,我们再想着该怎么重返人间吧!”

        这是唯一的一个办法,然德基尔也不能说一个不字。他只能点头应是,然后老老实实地蹲在了撒旦的边上。不过,偌大的一个熔洞,只他们两个人在这干蹲着什么也不做,也着实是没趣了一些。而且不言不语,枉自思量,谁也说不得会不会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然德基尔可知道,自己的屁股可没有自己表现的那么干净,所以自然的,他开始对着撒旦发问,以求能分散起他的思绪来。

        “陛下,我在外面遇到了一个怪物。没有什么智慧,只像是野兽一样凭借本能行事。但是体型巨大,不可思议。能潜伏在地底之下行动,行动的时候更是能裹挟着无数的土石。这个怪物,是您遇到的那个对手吗?”

        “不是......”

        就着熔洞里的硫磺味喘了口粗气,撒旦在瞌眼养神的同时,也是慢吞吞地对着然德基尔说道了起来。

        “你说的那个东西应该是那个家伙的力量扭曲出来的玩意。我在逃跑的时候看到过,他的那些诡异力量能够扭曲生灵和灵魂。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残破灵质,都被它从地底之下挖掘了出来。汇聚在了一起,如同汪洋大海一样,也不知道在沿途中吞没了多少了地狱里的城市。”

        “那些个城市被这种东西一吞噬,如果没有被汇聚到那片汪洋大海中去,也难免地也会被扭曲成怪物来。说不定你遇到的,就是其中的一个呢?”

        “这么厉害?”饶是然德基尔见多了世面,乍一听见这种情况,也是感觉到瞠目结舌,不可思议了起来。到底是宇宙大能的手段,让他想都想不到的可怖。仔细一琢磨,他就是忍不住得从骨子里战栗了起来。“这么说,这个地狱岂不是要完蛋了?”

        恶灵地狱作为地球诞生初期就生出的投影,少说也有几十亿年的历史。而就算是从上面有了魔鬼这类的智慧生灵算起,那也有几千万年的时光。

        几千万年来,不说恶灵地狱内部里的恶斗,便是几个地狱之间的相互厮杀也是以几千几万场计。杀得狠了,一场战争下来埋下个千万尸骨也不是没有过。但是要说就此把地狱给覆灭掉,那却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

        一来,地狱本身和地球息息相关,只要地球还有生灵在,恶灵地狱就不可能空无一物。二来,地狱本身也不是吃素的。作为一个具有一定自我意识的世界,它虽然不能直接驱策自己世界里的魔鬼去做什么,难道连推动更多的魔鬼诞生也做不到吗?

        总之,别看地狱里环境酷烈,往日里也是激战甚凶。真要是说到威胁整个地狱存亡的关头,那可是一次也不曾有过。直到眼下......

        眼下,若是情况真的如同撒旦所说的那样的话,那么然德基尔还真是想象不到,这个恶灵地狱还能有什么幸存下去的可能。

        这就是一个滚雪球的过程。随着撒旦所遭遇的那个敌人以这样的手段铺展开来,它所扭曲出来的怪物也只会越来越多。别的不说,只要他所遇见的那个怪物出现个十个八个的,然德基尔就相信,这个地狱里怕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得了它们的。而这样此消彼长,一路发展下去,到时候恐怕整个地狱都会被这种扭曲出来的怪物所占据下来。届时,不管是什么手段和情况,这整个恶灵地狱恐怕也都是跑不了一个灭亡的下场了。

        然德基尔虽然不是地狱本土的生物,但是到底也和地狱打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交道。他可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能看到这么一天。可以说,这已经是超过了他几千年人生的认知范畴了。说是不怕,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只是,他好歹也算是位高权重,纵然是心里畏惧恐慌,脸上也不能表示出来。所以在一阵复杂心绪变化之下,他也是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进而好似古井无波一般的对着撒旦问道。

        “这样的手段,怎么可能被人类的法师召唤出来。您遇到的那个对手,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然德基尔能想到的事情,撒旦当然不可能想不到。对于恶灵地狱的未来,他早已经是不抱有任何的希望。虽然说觉得可惜,但是好歹这事不是出在焦灼地狱或者人间的身上,总之是还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有着这个前提在,他的脑子里到底还是冷静的。所以在面对然德基尔这个问题时,他也是思索了一番,才把自己脑子里的想法给一一编排、吐露了出来。

        “法师的手段,谁也说不清楚。不能因为他们的力量不如我们就小觑了他们。这一回,是我们输了一筹,既然输了,就要接受这个现实。反正这场战争还没有到最后的时候,总是能有机会让我们重新赢回来的。”

        “倒是眼下这个对手,给了我一点新的认识。一直以来,我们对于这个星球之外的存在太过于忽视了。总以为一个地球就是这个世界的所有,却不想,在那些宇宙深处的存在眼里,这只不过是水井里的青蛙在仰望天空,只能看到头顶上的那一块儿罢了。无知而且愚昧,简直就是可笑。”

        “我也觉得可笑,不过就好像是野蛮人遇到了文明人,知晓了什么是文明一样,总是会让人生出向往和野心来的。现在,既然让我知道了地球之外还有更广阔的世界,那么只要给我一个机会,我就一定会涉足到这个更广阔的世界里。”

        “地球将不再是我的重点,而是我的一个新的起点。我已经想明白了,只要能让我拿下人间,那么我就要利用人间那种所谓的科技的力量,打开通往星空深处的通路来。一百年不行就两百年,两百年不行就五百年。反正我们的时间有的是,只要有耐心,总是可以等到那一天的。”

        “而只要等到了那一天,我发誓,我一定要让那些星空深处的星球,那些更加强大的文明,在我的威严和力量之下臣服的。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撒旦,不会总是一个小小地球上的土著,我的名字,总有一天会威震整个宇宙。而到了那个时候,然德基尔,我的老朋友。我向你保证,你的威名也将伴随着我一起响彻星空!到时候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地球,就算是千百个地球,赐给你又何妨呢!”

        撒旦的言语间的自信和野心,一点也无愧于他数千年来的威名。而面对他这样的一番陈述,然德基尔虽然明白这里面有画大饼的嫌疑,但是却也是免不了地心生向往了起来。

        撒旦和耶和华不同。耶和华那个家伙从来都只知道许诺,却从没有给过他们实质性的好处。而撒旦虽然从不轻易许诺,但只要承诺了,那就还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他一直都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所以然德基尔并不怀疑他这番承诺的诚意所在。而也正是出于这样的一番信任,然德基尔的内心已经是抑制不住的,火热了起来。

        要知道,在他最开始的谋划中,他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成为一个地狱的主人而已。而地狱,说到底不过是一个蛮荒之地,如果有的选择的话,谁又会放弃生机勃勃的人间,而去选择一个鸟不拉屎的地狱呢?

        当初然德基尔和撒旦是没得选择。人间是众神的自留地,饶是当初的众神受到了来自星空的巨神威慑,不敢随便地干涉人间,但是他们也不会容许一伙天堂的叛徒抢占他们碗里的蛋糕。再加上气急败坏的耶和华大有一副要对他们赶尽杀绝的意思,他们才在万般无奈之下,选择了投身地狱这么一个出路。

        这是撒旦的心头大恨。几千年来,他一直想着要占据人间,除了要和耶和华斗这一口气之外,更多的还是因为,人间的繁华和生机实在是他们向往不已。可以说,不仅仅是撒旦,包括墨菲斯托和众多的地狱主宰在内,但凡是他这一个阶层的存在,都是把人间当做了自己的终极目标。

        这一点,然德基尔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他虽然有野心,但是却也明白,人间这种好地方,根本不是他所能染指的地方。没有一定的实力,图谋人间就只会有一个下场,而这个下场,却是他绝对不愿意去承受的。

        他是没想过占据人间这种好地方,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对于人间就没有企图了。如果说撒旦真的愿意把人间这样的好地方交给他,那么他心里绝对是一千个愿意,一万个满意。

        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如此巨大的利益驱策之下,然德基尔再也不去想自己之前那些上不得台面的谋划。反正他的计划基本已经是夭折了。所以现在的他,心里想的基本全是撒旦的承诺。而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只要是能促成撒旦野心的事情,哪怕是让他豁出性命去博上一把,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可以说,这正是君王奋作,大臣效死的关头。而在这样的一个关头,然德基尔当然是忙不迭地表明起了心迹来。

        “我的主,我会是您手中最锋利的剑,为你劈开所有的荆棘和阻碍。不管路途再远,不管敌人再强,我都会为您尽心竭力,至死方休!”

        他算是表足了忠心,而对于这样的表态,撒旦当然也是乐见其成的。

        “好,很好!然德基尔,你从不曾让我失望过,所以我也相信,今后你也不会让我失望。我向你保证,只要你不辜负我的信任,那么我也绝不辜负你的耿耿忠心!”

        言语间,两人已经是君臣和睦,在意见和远望上达成了完美的一致。而也就是在这么一个时候,整个火山就在突然间,滚滚激荡了起来。

        这当然不可能是什么老天爷看见了这样的一幕,乐呵呵地降下了警示,以示明他做出了公证。先不说撒旦他们信不信这一套,就算是相信了,这公证也不该是这个样子。

        明眼人都能看到,眼下的变化是出在这滚滚的火山熔流之中。而几乎是肉眼可见的,这原本沸沸扬扬,如同大地血脉一般的熔流,就已经是开始渐渐枯萎,干缩了起来。

        谁家的老天爷作证是下这样的血本的,这不吝于是捅了自己一刀。所以显然易见的,这是外敌入侵的征兆。而就在两人迟疑不定,盘算着这突然的变化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发生的时候,他们头顶上的大地,已然是在一阵轰隆声中,整个地被撕裂了开来。

        天塌地陷,地动山摇,一个庞然大物的阴影已然是在黯淡的熔岩火光中投影而下,将撒旦和然德基尔两人死死地笼罩了起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