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巨兽来袭 扭曲之厄

第一千八百一十九章 巨兽来袭 扭曲之厄

        此时此刻,犹能做出这种惊天动地的大动作的.自然是非虚空力量转化之下的怪物莫属。

        只见一个庞大到难以想象的怪物如同推倒积木的巨婴一样,随手之间就把熔岩滚滚的火山给夷为了平地。随后,犹不满足一般的把身躯深陷入大地之中,翻转间就已经是把整个大地的板块都给倾覆了过来。

        亿万吨土石不能压迫住它的行动,那滚滚的地脉熔岩也只能是惊涛拍岸一样的,徒劳地止步于它的表皮之前。纵然是大地熔岩滚滚荡荡,无穷无尽,但是它的身躯就是佁然不动,如同天堑一般隔断了滚滚的熔流。而这也是撒旦他们所见的熔岩干枯的根本原因所在。

        当然,现在没有人会在意这个问题,因为他们两个所有的注意力都是放在了眼前的威胁之上。

        这个出现在眼前的怪物远不是然德基尔之前所遇见的那个怪物所能比拟的。它的巨大已经超过了城市的范畴,简直就让然德基尔以为自己面前矗立的是一座雄伟的山脉了。

        撒旦已经足够高大了吧,在这座山脉一般的怪物面前他什么都不是。区区百十米的身高,连这个怪物的一个零头都比不上,只能让人觉得他实在是一个渺小。而几乎是必然的,比起撒旦更加渺小的然德基尔,就更加显得不堪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啊!”

        尽管已经是有了心理上的准备,但是骤然看到这样的庞然大物,然德基尔还是难免地有了一种心理失衡的感觉。这样庞大的存在,压根就不是一个行星能够滋生出来的玩意,它的存在,本身就是对行星生态的一种破坏。所以自然的,当这样一个存在出现在依旧坐守在行星之上的土著面前时,那种震撼和对固有世界观的破坏,就是一件可以想象的事情了。

        然德基尔的表现还算是好的,普通人看到这样的一个家伙,不吓得屁滚尿***神失常就已经不错了。

        “该死的,被他找过来了。快走!千万别被他抓到!”

        相比较于然德基尔的失态,撒旦显然要更为镇定一些。毕竟他不是第一次面对这个怪物了,多少在心里已经有了点经验。而也正是因为他已经有了经验,所以他才连忙地对着然德基尔警告了起来。

        他这么说着,自身也是一点不慢地开始逃离。在力量还没有恢复之前,他是一点也不想去面对这样的一个怪物。仅仅是接触到就会被扭曲血肉身躯,这对于本身就已经是分属庞大的他来说,实在是太过于致命了。

        他逃得飞快,然德基尔也不会例外。虽然说这是他第一次遇见如此庞大的怪物,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会像是莽汉一样向它发起进攻。那绝非智者所谓,甚至说除了白痴之外,大概也没有什么人会做出这样的蠢事来。

        因为这就好像是一个蚊子妄想在一辆坦克上开一个洞出来一样,估计就算是把他的嘴给插歪了,也未必能如他所愿。相反的,更大的可能是他被这样的庞然大物给一巴掌拍死,到时候估计连个蚊子都不如了,因为他根本就连一摊血都不可能留下。

        跑,跑,跑!这是两人共同的选择,然而对于已经找上门来的怪物来说,他们想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这由多玛姆力量扭曲成的怪物完全可以说是地狱里那些破碎灵魂的一个聚集体,它存在的时间越久,吸收的灵魂和血肉越多,它的存在就会越是巨大。

        和一开始出现在撒旦的面前相比,现在的它已经膨胀了不止一倍。这都是在沿路追逐撒旦的过程中,那些魔鬼城市里的倒霉蛋的贡献。灵魂牵扯起无以计数的土石,血肉在其中充当着粘合剂一般的作用。就算是为了尽可能得扩大范围而分裂出去了一部分,剩下的也足以让他变得足够的巨大。

        这样巨大的身躯足够扭转很多方面的不利因素,比如说在速度上。也许因为它那扭曲的身型,它无法做到那种野兽般的跳脱敏捷。但是,当它一抬手就能遮蔽大半天空,一挪脚就能伸展出数百公里的时候,速度与否对于它而言,就已经不再重要了。

        撒旦和然德基尔的动作并不慢,不论是撒旦那足有数百米长的翼展,还是然德基尔的六只翅膀,都是能一振翅飞出数公里的本事。只是,当这只庞然巨物如同巨人挥舞手臂一般,抬起一只臂膀一样的东西,轰隆隆的当空按下的时候,他们的这点本事顿时就不够看了起来。

        撒旦还好,他在避开了这只大手之后,还能勉强依靠自身的体重稳住飞行的姿势。但是然德基尔就不行了。和这庞然大物相比好似微尘一般的他根本就无法在这样的动作中保持住平衡。尽管说他的好运气让他避开了这只大手的直接袭击,但是当这只巨手搅动的气流如同风暴一般袭来的时候,他就再难有如此的运气了。

        哪怕是六只羽翼再怎么疯狂翕张,他都难以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并且只能被烈风裹挟着,向着怪物那山脉一般的黑色身躯坠落下去。而越是接近那怪物的身躯,然德基尔就越是能感受到这个怪物的可怖。

        庞大的身躯不断地向外溢散着恐怖的力场,如同生物的体温辐射一般,但是显然要远比体温辐射恐怖的多。最起码的,动物的体温不会要了那些虫子的命,不会把那些微生物给烤焦,而这个怪物的生物力场就说不定了。

        然德基尔能够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魔力几乎是本能一般的在排斥着这个怪物力场的影响。然而就如同干冰碰见了高温一样,他自身的魔力在这种对抗的过程中,消融的速度简直可怕。

        几乎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的魔力就接近了枯竭。以至于他不得不以本体的力量去直面那力场的恐怖。而这一直面,则立刻就让他止不住地生出了变化来。

        先是内心里的烦躁与疯狂,向来以智慧著称的他本应该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着基本的冷静的。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却是根本无法抑制的,从心里生出了许多他连想都不敢想的杂念来。

        不是那种魔鬼惯用的勾起人心阴暗面的手段。那种手段说到底其实还是利用了人的自私心理,其根本上来说,还是以欲望去混淆他们的判断力,从而让他们做出那些不理智的选择来。

        眼下的情况并非是这样,因为眼下出现在然德基尔脑子里的杂念,完全就是混乱的没有任何理性可言的疯狂呓语。就好像是把一万个人的思想塞到了你的脑子里,并且每一个人的思想都想要主宰你的行动一样。你的自我意识几乎是瞬间就被淹没在了这无数的思想之中,以至于你根本无从知晓,你自己的本来思维到底是什么,亦或者是你眼下的思想是否是属于你自己的。

        这是最为极致的混乱,是然德基尔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饶是他神通广大,在这个世界上有着赫赫的威名,也经不住自己的思想里出现这样的混乱来。

        所以几乎是立刻的,他就抱住了脑袋,如同中了紧箍咒一般大声地哀嚎了起来。而随着他这种不受控制的哀嚎,他的身躯上也开始渐渐地生出了变化。

        那些苍白的骨骼仿佛是被打了激素的杂草一样,立时就开始了疯狂的滋生。

        肋骨上生出了如同荆棘一般的尖刺,手臂和大腿上则长出了扭曲的软体组织。胸骨上长出了鳞片,背脊上冒出了毛发。一时间,几乎所有的生物特征都是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的,从他的身上冒了出来。而这样的一种变化,只是看见就足以让人打心眼里生出畏惧和恐慌来。更不要说,这种事情还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可以说,如果此时此刻然德基尔还保留有理智的话,那么他就十有八九会变得疯癫起来。而即便说他没有因此而变得疯狂,那也不能说他还有恢复正常的希望。他如今就像是失陷在了海底之中的普通人一样,幽邃的黑暗已经将他吞噬,不论是深海的重压还是让人窒息的水流,都是可能夺走他生命的情况。他几乎已经逃生无望了,唯一的区别大概也就是先死在哪种可能之上罢了。除非说有什么奇迹发生,否则的话,这不见天日的深邃黑暗,就会是他的葬身之地。

        很难想象大名鼎鼎的然德基尔会葬身在这样的一个情况里,但是事实却是,这种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很快就要面临终结。如果说撒旦不出手的话,那么然德基尔就将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即便是象征着他的那个身体还在,剩下的恐怕也只不过是一个扭曲的怪物罢了。

        这一点,已经和这样的怪物打过好几次交道的撒旦非常清楚。而很显然的,在这个时候他并不能承受失去然德基尔的后果,那等同于断掉了他的后路。所以他也只能是被迫的,对着然德基尔伸出了援手来。

        这大概就是然德基尔当下情况里所仅能遇到的奇迹了。只是,有一个问题非常的迫切,那就是然德基尔的意志和身躯都已经是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扭曲。就算是撒旦这个时候冲了上来,一把抓住了他,把他带离了怪物力场辐射的范围。但是这最多也就是阻止了然德基尔身上的扭曲进一步恶化罢了,想要借此将他恢复过来,这样做显然是行不通的。

        撒旦或许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当机立断的,就做出了一种非常的举动来。

        用手指卡住了然德基尔的脖子,然后就像是拧开一瓶汽水一样那么一用力。只听一阵刺耳的咔咔声,然德基尔那唯一还没有发生扭曲变化的头颅就已经是被撒旦活生生地从他的躯体上撕扯了下来。

        这样做导致了两个结果。第一,然德基尔的身躯在少了脑袋之后,却是立刻像是被注入了活力,猛力的挣扎了起来。肉眼可见的,它身上的扭曲程度在飞快地加剧,而面对这种情况,撒旦当即就是想碰触到了什么污秽之物一样,立刻把它给丢了出去。

        这幅没有脑袋的骨头架子还在半空之中,就已经是生出了新的脑袋来。血肉模糊,如同剥了皮的野兽。幸而是它还没有生出膀子来,不然说不准它就会像是野兽一般,从半空中向着撒旦他们扑杀过去。

        当然,它不会有这个机会了。因为在短暂的飞行过后,它就已经是落在了那个庞然巨物的身躯之上。对于这个巨大的身躯来说,这种被它辐射力场所扭曲的物件完全就是一个小小的零嘴罢了。所以只听到如同吞咽的吧唧一声,它就已经是被那巨大的怪物身躯给吞噬了下去。

        这是第一个结果。而第二个结果就是,在离开了辐射的范围,并且失去了那副怪异的身躯之后,然德基尔的意志终于是慢慢占据到了上风,并且开始渐渐地从那种混乱的思想中找回了自己的理智来。

        脑子里刚一恢复清明,他就已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情况。在本身实力还没有恢复的前提下失去了几乎全部的身躯,这无异于是让他伤上加伤的。但是在面对刚刚那种棘手的情况,即便是他有着受害者的身份也不得不承认,撒旦的解围实在是恰到好处,做到了不幸中的万幸。

        只要慢上一步,等到了他的脑袋也生出了扭曲的变化,那么他就真的是救也救不回来了。而眼下虽说他凄惨到了只剩下一个脑袋,但是只要给他时间,恶灵骑士的不死之身就能发挥出它应有的作用,将他的躯干给慢慢修复回来。

        和彻底的扭曲成一个怪物相比,他更能接受眼下的这个情况。所以自然的,他对撒旦有的只会是感激,而不会是什么杀身之仇一般的怨念。

        在这个问题上,然德基尔可以说是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正的。只是,这对于他们目前的处境来说,并没有任何的作用。他们现在依然是身处于险境之中。而想要从这样的险境中脱困出来,光是凭借眼下的这点小动作是起不了作用的。

        这一点,然德基尔心知肚明,所以他脑子里念头一转,就已经是想到了一条出路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