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出乎意料 清理门户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出乎意料 清理门户

        别看史塔克和彼得两个人在这场追逐中是轻描淡写,甚至说他们还有那个时间在路上打他们的嘴仗.事实上,他们的心里并不轻松.

        不仅要担心后面追逐他们的那两个怪物有没有可能追杀上来,还要担心自己会不会被那颗超级核弹的威力所波及到。尤其是在核弹爆炸的倒数计时走到终点的时候,他们的内心决计可以说是慌得一笔的。也就是最终的结果是他们安然无恙的返回到了人间之中,这才让他们勉强得松了一口气来。而在松开了这口气之后,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立刻就变得尴尬了起来。

        一个问题被硬生生地搬到了他们的面前,那就是他们的身份,以及他们之间的那些过节和恩怨。

        这本身就不是什么相逢一笑就可以随便带过的事情。刚刚的情况是在外界的压力之下,他们明智得选择了暂时放下这些过节,以大家的共同利益为出发点所做出的苟合。它所具有的时效性也就是维系到现在这个时候为止。而到了现在,当来自外在的威胁已经不在了的时候,最起码的说,表面上已经不存在的时候,有些东西就已经很明显地,要被摊开来说道一下了。

        在这个事情上,彼得是没有那个资格先开这个口的。所以他只是在等待,等待史塔克先一步地以受害者的身份张开这个口来。而让他奇怪的是,史塔克并没有开这个口。哪怕说他都已经很明显地把车停在了一个山峰的顶端,专门营造出了一个无人的环境来,他也始终没有开这个口。

        这就让彼得心里忍不住得惊奇,开始怀疑史塔克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毕竟在他的印象里,史塔克可不是那种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有苦自己说的男人。他可是从来都不嫌把事情闹大的!

        彼得这边还在心里盘算着,而另一边,史塔克却已经是把视线对准了他,同时发问了起来。

        “为什么不去和至尊法师他们汇合?还是说,你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吗?”

        本来想要找个私下的环境让史塔克先开口的,这一下,反倒是彼得被架了起来。不过既然这么做了,那么他自然是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索性的,借着史塔克的这个问话,他就直接把这个话题给搬了出来。

        “关于地狱里的这一切,你就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

        史塔克并非是不识趣的傻子,眼看着彼得把自己带到这种地方来,还猜不出他心里的用意来。之所以他装聋作哑,那是因为他并不想在现在谈论这个问题。而现在彼得却是把这个问题给直接搬了出来,这就让他不得不说道一二了。

        “你问我想对你说什么?说真的,我想对你说的东西可真是太多了,多到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该对你说什么好了!当然,如果说有什么话是我一定要对你说的,那么一定是这个......”

        “彼得.帕克,为什么你们都是这样,对我一点信心也没有。认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呢?是什么给了你们这样的自信,认为你们做的事情肯定要比我的更加正确?又是什么给了你们底气,让你们以为你们做的一定会比我更好呢?”

        这个问题可以说是他们一切分歧的根源所在。而在这个问题上,他们也已经是各持己见地早已经发生过争执了。很难说这是谁对或者谁错的问题,因为立场的不同,站在不同立场上的人也会有不同的认识。同样的一件事情,放在这个立场上可能是最正确不过的,但是放在另一个立场上,就可能是彻彻底底的错误。

        这大概是最难以苟同的事情了。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惺惺相惜的英雄角色会因为立场上的问题而生出仇怨来。多他们一对不对,少他们一对不少。史塔克当然不希望自己在这种基数上添砖加瓦,所以在这种事情上,他总是希望能得到彼得这些人的认同。然而,在这个问题上,彼得始终要比他想象的更加固执。

        “史塔克,这不是对或者错的问题。这是方向和原则的问题。你的原则只是你所身在的这个国家,你的方向也仅仅是维护这个国家的利益。而我们则不同,我们的原则是人类,是真真切切的生命。而我们所期望的,则是在这个世界的动荡和灾难中,尽可能地保护每一个无辜者的安全。不再有该死的阴谋,不再有该死的牺牲,这就是我们所努力的方向。而从这里看,我们谁又是谁的阻碍,谁又是谁的问题?”

        “如果你不是有了那种不必要的野心的话,我们根本不至于站到眼下这种对立的立场来。如果说你没有威胁到那些无辜者的生命的话,你当我愿意站在这里,以一个可能敌对的身份和你说这样的话吗?问题并非是出在我们身上,而是出在你身上,史塔克!如果你不能改变你那种危险的想法的话,那么注定了的,我们彼此之间的道路就只能是越来越远!”

        史塔克有挽回彼得他们的想法,彼得未尝没有把史塔克劝回正轨的心思。只是,但凡是能做到他们今天这个地步的人,对于自己的理念的坚持怕是早已经到了根深蒂固的地步。仅凭一两句话就想要把他们扭转过来,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史塔克还是这样骄傲的性格,指望他会承认自己的错误,那还不如指望自己一觉醒来,美国已经统一了世界来的实在一点。

        彼得心里很清楚这一点,而他之所以还会这么做,说到底也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他心里存了哪怕万分之一的侥幸,然而可惜的是,这样的侥幸根本不可能成行。史塔克是什么样的人,终归是什么样的人。低头,妥协,这并不会是能出现在他字眼里的词汇。

        “够了,如果你只是想要和我说这些废话,那么我劝你还是别浪费你的感情和精力了。你们有你们的选择,我也有我的选择。不管你们怎么说,我也不会放弃我所选择的这一切的。”

        “让时间去证明一切吧。早晚有一点,你们会知道你们的选择到底有多么的可笑,又是多么的不切实际。当你们无能为力的时候,当你们苦苦挣扎却又什么都做不到的时候,我想我会站在旁边,一点也不吝惜地把嘲笑赏赐给你们的!”

        史塔克的话说的并不好听,一如他一往的毒舌风格。这一点完全在彼得的预料之内。而在他意料之外的则是,他并没有看见那种撕破了脸面,几乎反目成仇的场景。

        凭心来说,当他们在这个时候还谈不拢的话,那么凭借着他之前对史塔克做出的那些事情,史塔克完全是有理由去把自己当仇人看待的。

        在这个前提下,不管史塔克做出什么他都不会感觉奇怪。就算是他突然对自己大打出手,彼得也会把这当做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唯独这样,他只是在嘴上说说而已,开开嘴炮的情况,他是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下意识地怀疑,这是史塔克有着什么别的企图。但是以他对史塔克的了解来看,这又不像是这么回事。所以微微地想了一想,他就以一种迷惑的语气对着史塔克询问了起来。

        “你不打算对我做些什么吗?”

        “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些什么吗?”

        史塔克反问着,却是另彼得的内心更加的迷惑了起来。

        “我以为你最起码会要求我接受审判,甚至更进一步的,对我直接动手......”

        “如果你能老老实实地束手就擒的话,我会这么做的。甚至说,如果你能被我轻而易举地打败的话,我也会这么做的。但是,这两个条件都是不可能的,对吗?”

        转过了身子,史塔克并不没有在这里继续下去的意思。他现在只想尽快地结束掉这个话题。

        “我不得不承认的是,因为你们的缘故,我好不容易替这个国家积攒下来的实力再一次地被消耗掉了。照理来说,我是应该对你们做些什么。但是如果你们会反抗的话,那么结果也不过是让这个国家的情况再一次的雪上加霜而已。为了国家考虑,我必须要放弃这种无脑的报复。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的确是你们的幸运。”

        “在我的士兵们被安顿好了之后,我可以选择放你们一马。当然,这是有条件的。你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将背负起被通缉的罪名,而同时,一旦我认为国家的实力将无惧于对付你们所产生的损失时,你们就要为以往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来。这并非是什么好事,彼得。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想清楚,再决定以后的路该如何......”

        他的话刚刚说到这里,陡然间,一阵剧烈的晃动就已经是从他的脚底下传来。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身处于地震中一样激烈。虽然说他们出现的这个地方,正是此刻人间和地狱之间间隙最薄弱的地方,也就是死亡峡谷附近。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就会是一个地震的多发带。

        所以,有很大的几率可以肯定,这种特殊的情况必然是有其特殊的原因的。那么,原因会是什么呢?

        悚然一惊间,史塔克和彼得都已经是把目光集中在了震动的源头上。以他们的实力,判断出源头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而与此同时的,不仅是他们,其他的一些人也已经是注意到了这里。

        比如说,早走了一步的至尊法师,还有一直在注意着这里一切变动的莫度男爵。和史塔克以及彼得仅仅只是能感受到震动不同,作为法师的他们,显然能够从这种突然的变化中感受到更多的东西。

        属于撒旦的虚弱魔法反应,以及来自于虚空的那种强大到可怕的扭曲力量。

        他们对于史塔克的布置根本无从知晓,所以自然的,眼下的这种情况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正常的事情。而面对这种情况,古一法师的脸色瞬间就是一变,然后立刻的,她就疾言厉色地对着莫度男爵催促了起来。

        “快!莫度,终止你和那些虚空存在的契约。你根本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你也根本不清楚,你和他们之间的交易到底意味着什么。那不是你能承受得起代价的东西,所以趁着现在还来得及,赶快放弃它!”

        “不!至尊法师。不明白的是你!”

        手里萦绕着魔法的光辉,借由着死灵之书带来的力量,莫度到底是至尊法师的面前坚守住了自己的阵地。他寸步不让,或者说他根本就不认同古一所说的一切。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他赌上了一切才完成的事情,可不是什么人三言两语就能否认的了的。哪怕说这个人是至尊法师也不会例外。

        “没有这种力量,我们拿什么去抵挡撒旦的入侵。没有我的这种付出,你们又能拿什么去保护人类。古一老师,睁开你的眼睛看着吧,我将做到你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在法师的道路上,我已经超越了你了。所以,你根本没有资格来否定我所做的这一切。当然,你更加阻止不了我!”

        “冥顽不灵...”

        古一法师并不明白莫度的这种狂妄到底是从何而来。她知道的只是,自己的这个弟子已经是走在了歧路之上了。换在以往的什么时候,她大概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把他从这种歧路上拉扯回来。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候,她已经是放弃了这种做法。

        摆在她面前的是两条路。一是坐看莫度男爵在虚空的影响下越陷越深,最终把整个世界带入到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二则是,尽一切的可能在这一切发生之前,阻止他。

        前者的代价是她守护了近千年的这个世界,而后者,则是需要她去牺牲自己的这个弟子。

        对于她来说,该怎么选择完全就是一目了然的事情。莫度固然在她的心中有着不清的分量,但是和整个世界相比,他的分量根本微乎其微。

        为了这个世界,牺牲掉他,这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而在想清楚了这一点之后,古一的眼睛里就已经是流露出了杀意来。

        她觉得,现在的自己是时候该清理门户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