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大义灭亲 欺师灭祖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大义灭亲 欺师灭祖

        或许情感上有些于心不忍,但是在理智上,古一从来都是大义灭亲,不留余地的那个类型。

        “轰隆”一声,无形中就已经是有一道闪电骤然间地电射出来。这闪电劈打在莫度法师的护身魔法上,顷刻间就像是撕碎了一张纸一样,把莫度的护身魔法撕成了粉碎,然后更是余势不减的就向着深处钻探了过去。

        莫度布置在最外围的几层魔法都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就已经是土崩瓦解,而一直到这道闪电都已经钻探到他的面前了,他才勉强用地脉魔法的地磁特性,将之稳定下来。

        这让他心里忍不住得出了一口气,但是古一的手段则告诉了他,现在放心还为时太早了。

        地脉魔法是由她总结并且发扬光大的法术,不管是之前的那道闪电,还是眼下莫度用来控制这道闪电的手段,都没有能脱离出地脉魔法的藩篱。没错,莫度是挺精通地脉法术的,但是和这个法术的创始人相比,仅仅是精通远远不够。因为精通之上还有更高深的层次,比方说如古一这般化腐朽为神奇的境界。

        闪电的构成是以魔法的手段操控地磁力,以磁场的高频率运作而形成的。这对于古一来说只是一弹指的功夫,但是放到莫度的面前,恐怕就需要精心地准备一下了。

        如此差距,并非是莫度的错。他的造诣已经超过了常人,达到了非一般的水准。只是,他对比的对象实在是太过于非凡,这才显得他有些实力不济了起来。

        他自己大概也清楚,自己和至尊法师之间到底有多大的差距。所以他并没有什么反攻的想法,而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防御上面。

        以防御来拖延时间,只要能争取坚持到多玛姆完成交易的那个时候,他就算是赢了。代价或许沉重了那么一些,但是总比他牺牲了一切却什么都做不到的好。他不在乎自己的牺牲,他在乎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牺牲有没有价值。

        他需要这份价值,需要用它来证明自己所做的一切并不是没有意义的。他要证明给古一看,证明给所有人去看,他的选择并没有错。错的只会是古一,而且从一开始,她就已经错了!

        莫度的坚持和态度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东西。换作任何一个可以转圜的情况里,古一或许都会觉得老怀安慰。而唯独在眼下的这种情况下,她才会打心眼里厌恶莫度表现出来的这种固执。

        这种听不懂别人说话的家伙实在是让她打心眼里来气。而本来还想着稍微留点情面的她在越来越紧迫的时间之下,也是再也生不出手下留情的心思来了。

        念头一转,用来控制闪电的魔法公式立刻就变化做了另外的一番模样。而在连锁反应般的驱动之下,这由地脉所滋生出来的闪电也是立刻地变化做了另外一种形态的力量。

        重力,也是地脉魔法的一个分支方向。而在古一法师的手中,这顷刻间变化出来的力量完全不下于万吨铁拳的直接杀伤,一瞬间就把莫度赖以为支柱的制衡力量砸成了粉碎。

        这一切都不过只是几个呼吸间的事情,莫度自然是来不及再重新构建出自己的防御体系。可以说,如果这是一种较量的话,那么他已经是被古一打得溃不成军了。当然,要说他就只能就此束手待毙的话,那也不至于。

        这毕竟不是一场较量,而是切切实实的斗争。在这样的斗争中讲究的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达成目的,什么样的手段都可以被搬上台面来。虚空的力量自然也不会例外。

        本来莫度就已经是打破了禁忌,到了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因为这个而有任何的顾忌。

        意念驱动之下,魔力顿时就像是洪流一般被灌注到了死灵之书上。而就在死灵之书不断地散发出扭曲的虚空力量将莫度给包裹起来的时候,古一所凝聚出来的重力打击就已经是撕碎了莫度所布置的最后那几层防护,并且直接得作用在了他的身上。

        莫度可没有传说中的金刚不坏之身,这要是实打实地吃下了这一发重击,不说是要了他的小命,最起码的,一个骨断筋折,血肉化为肉糜的结果是肯定跑不了的。然而,死灵之书作为能够沟通虚空意志的奇物,肯定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使用者沦落到这么一个下场。所以,在莫度的主动沟通之下,它立刻就自发地保护起了莫度的安全来。

        扭曲的阴影瞬间从莫度的影子里蜂拥而出,化作了层层叠叠堆积的肉质,将他死死地包裹了起来。而下一刻,当古一的法术作用在这些肉质身上的时候,肉眼可见的,无数的筋肉就已经是被强大的重力给直接碾压成了碎末。

        很难评估这些肉质到底是被压迫到了一个怎么样的零碎程度,就肉眼观察的角度来看,那绝对不会比技艺精湛的厨师刀砍棒捶出来的肉糜来得更粗糙一些。浓稠的就好像是液体一般,看上去简直就让人作呕。也就是古一法师见惯了这样的世面,不然很难说她这个一介女流心理上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变化。

        可以说,场面一度不堪入目。然而,就是面对这样的一副场面,古一法师却是忍不住得皱起了眉来。

        刚刚的法术,她并没有怎么留手的意思。保守估计,就算是锤不死莫度,也能把他给捶个半死。然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虽然她制造出了一副好像大方现场的场景,但是实际上,身为当中核心人物的莫度并没有受到什么切实性质的伤害。

        别看血肉横飞,那大都是被死灵之书召唤出来的虚空血肉的,真正作用到莫度男爵身上的力量微乎其微,甚至可能说连让他受点轻伤的标准都达不到。

        这样的结果当然让古一法师感到不满意,而更让她不满的则是,莫度一错再错的态度。

        如果是个普通人在不了解虚空危害的前提下,接触并且使用了这种力量,那么还可以算是情有可原。但是莫度到底不是普通人,他作为一个法师已经有超过两百年的历史,而在这两百年的历史中,他也不止一次地参与到了针对这种域外邪恶力量的行动中。

        他应该很清楚的才对,清楚这种域外力量对于地球本身的危害。明明作为一个卡玛泰姬法师,他的原则就应该是阻止这种力量入侵地球的才对,而现在,他却违反了这个原则,主动地把这种邪恶的力量引入到地球之中。在这一点上,古一要说对莫度男爵不感到失望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古一在把魔法力量凝聚在手中的同时,也是痛心疾首地对着莫度男爵言诉了起来。

        “莫度,你太让我失望了。作为一个法师,你已经丧失了自己的原则,已经失去了属于卡玛泰姬的体面。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对于这一点,难道你就没有任何的反省吗?”

        “反省?我为什么要为正确的事情反省?”

        臃肿的血肉扭动着,从中显露出属于莫度的面孔来。这幅面孔上如今已经是充满了不屑,显然的,对于古一的说辞,他已经是连一丝一毫都无法认同的了。

        “该反省的是你,我的老师。你的那一套说辞建立在一千年前,而在一千年后,你居然还在坚持着这一套。事物在发展,时代在改变,任何的规矩都不可能永远得适用下去。在眼下,我们明明已经没有任何的手段去制衡来自地狱的入侵了,借助虚空的力量,就是我们唯一的希望。而你,却因为你那根深蒂固的成见,从根本上排斥掉了这样的可能。这真的让我很怀疑,你到底还没有资格,坐在至尊法师的这个位置上!”

        “怎么,你打算欺师灭祖不成吗?”

        手指已经弯曲成兰花的形状,古一的眉宇间也开始透露出凌厉的神色。本来就已经下定决心清理门户的她并不介意动用雷霆手段,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莫度显然已经是逾越过她心里的底线了。

        “欺师灭祖?”古一一再严厉的词调让莫度的心里只感觉有火在烧。他本来是很理智的一个人,但是在面对古一这样的态度时,他却很难把这份理智给保持住。

        平心而论,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吗?不,他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一点。不然他也不会把自己的一切都给赌进去。

        作为一个法师,他并非是不知道和虚空做交易的危险性,也并非是那种盲目地以为自己是天命之子,连运气都会站在他那一边的白痴。他早已经做好了心理上和事实上的双重准备,做好了他所以为的万全之策。在他看来,在这样的一个时候,明明只需要给他一点点信任,给他一点点时间。他就能证明,他以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为代价所做出来的牺牲到底有多么大的意义。

        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就在眼前。而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古一却连一点机会都不愿意给的,就单方面地否定了他所做的这一切。这样的结果,要说让他能心平气和地接受下来,那才真叫是见了鬼的。

        邪火中烧,大概就是他此刻心里最真实的感受。而就在他自己也按捺不住的这种狂怒之中,无数的阴影就已经是伴随着他的怒吼,倾巢而出了起来。

        “至尊法师,不要把你以为的一切都当做是真理。也不要以为,我永远都要按照你的意愿去行事。在这件事情上,我的选择并没有错。错的是你才对!别以为给我挂上了这样的名头,我就会对你低头认输。我告诉你,这件事绝不可能。你要是有那个本事的话,就尽管放马过来吧!”

        “孽障!你果然是已经堕入了邪道,无药可救了......”

        嘴上厉喝了一声,古一心里对于莫度已经是失望到了极限。随后,她放弃了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转而手结法印的,就对着莫度的位置高盛叫喝了起来。

        “唵...嘛...呢...叭...咪...吽...”

        这是六字真言,又叫做六字大明陀罗尼、六字大明咒。是佛门中一等一的修持解厄之法。能除无始业障,能断罪业之苦。本身便具有无上的威能法力,而在天界漂流虚空的这些年里,更是衍生出了能够祛除断除虚空异变之苦的新异能。

        要知道,自打天界流离了虚空之后,虚空就已经是成为了天界要面对的最大挑战。而能坚持那么多年还不被虚空中的扭曲力量所吞噬,这不得不说是天界的那些神仙佛陀们的功劳。

        所谓降魔之法,当是与时俱进的。而以虚空为天魔之最,佛门的这些法术自然是有其可以取道的地方。

        至尊法师拿捏法术向来是不拘一格,集百家之特长的她想要动用这样的降魔之法,也不过是手到拈来的事情。六字大明咒一出,古一的周身立刻就绽放出了七色佛光。而就如同沸油浇水一般,那些从莫度背后蜂拥出来的阴影立刻就在这佛光的照耀之下,蒸腾湮灭了起来。

        这是切切实实的伤害,以至于无数尖叫哀嚎的声音立刻就从那些阴影中散布了出来。而作为其中的主体,莫度男爵的脸色也是一度变得扭曲。他本来不应该畏惧这种降魔佛光的才对,但是随着和虚空交易的越发深入,他的本质早已经是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变化。而这自然也就使得,他开始畏惧这种佛光的力量,并且为之而感到煎熬。

        出于个人的矜持和骄傲,他并没有做出什么歇斯底里的反应,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对这种佛光的照耀而感到无动于衷。

        这对于他来说已经算是相当程度的伤害了,而如果不想要被如同魔障一样被这种佛光给消灭掉的话,他就必须要做出反击不可。

        这已经是并非他的意志就能控制的事情了,而是出于虚空的本能所做出的必然而然的反应。无形之中,他的意念已经是受到了虚空的影响。而就在这样的影响之下,越来越阴沉的阴影邪物,就已经是顺着他手中的死灵之书,飞速地喷涌了出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