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扯起虎皮 困兽之斗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扯起虎皮 困兽之斗

        毕其功于一役,这当然是顶好顶好的说法.但是这样的说法能不能实现了,这就不是一件能想当然的事情了.

        古一当然想要一巴掌直接拍死这几个祸害,那样的话简直就是普天同庆,皆大欢喜。不过她自己也知道,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并不大,甚至说很可能的结果是她谁也灭不掉。但是在这个时候,做总比什么都不做要来得好。最起码的,你做了,你才有资格去期望奇迹的发生。

        奇迹当然不可能是总会发生的,尤其是刚刚已经上演过了一遍奇迹的前提下。

        尽管这一下古一可以说是尽了最大的努力,千手金身也已经是被她催动到了极限,但是说到底她还是力有未逮的。撒旦和虚空的造物到底和莫度他们不同。如果说后者是能够被古一单方面吊打的弱者,是幼儿园的小朋友的话,那么撒旦他们就是同一个重量级乃至更高一个重量级的对手。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动得了的存在。

        虽然说如今的撒旦已经是强弩之末,那个虚空的扭曲造物也只不过是显露出了自己的一小部分,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的体量是摆在那里的。古一的这一式如来神掌不管再怎么声威赫赫,对于撒旦来说估计也就是往他脸上抽了一个大嘴巴子的事情。至于那个虚空的扭曲怪物,这一巴掌估计也就和挠挠痒没有多大的区别。

        谁见过光靠抽嘴巴子和挠痒痒就能把人家弄死的?就算是有,这种事情也不应该发生在撒旦以及扭曲造物这样的异类身上。

        所以,声光效果虽佳,气势倒也的确算是恢弘。但是最终的结果却也不过是撒旦被打了个趔趄,虚空造物像是被烟头烫到了的野狗一样发出了一声悲鸣罢了。

        这样的情况根本无法达成古一的目的,然而此时此刻,她就算是想要再度追击下去,也已经是一件不大容易的事情了。刚刚的那一下可以说是打了撒旦他们一个出其不意。就好像是一个人刚推开门,就被人从门后敲了一棒子一样。谁也不会提防这样的攻击,所以自然的,古一得以在这样的突袭上发挥出自己最大的力量。

        而现在则不同了,撒旦他们已经走进了屋子,又是被古一来了一记当头棒喝。他要是再不有所提防,那就只能说他的脑子有问题。而能打下这么大的一个威名,撒旦怎么看都不像是脑子有问题的那种类型。所以自然的,他是不可能再给古一以可乘之机的。

        没有了机会,古一自然不敢再随便出手。毕竟她要对付的可不仅仅是撒旦这一个对手。对于她来说,虚空才是她眼中最大的威胁。而和让她与撒旦相互争执,最后让虚空捡了便宜相比。她倒更希望捡便宜的那个人是她自己。因此,按兵不动就是她最好的选择。

        而当古一没有了动静之后,撒旦也渐渐的从一开始的袭击中回过了神来。

        对于他来说,古一的袭击并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如果说他是全盛的时候,那自然是另说。但是眼下的情况却是,本身就已经耗干了魔力的他不幸又被卷入了那场惊天大核爆之中,能活下来都属于侥幸,自然的,想要再硬撑着顶住古一的袭击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所幸他撑住了,而且是不露声色。这给他提供了一个基础,一个装腔作势的基础。而面对着已经不再躲躲藏藏,掩藏着自己身份的古一法师。他当下就是撑起了自己庞大的身躯,然后发声如雷的就对着她低吼了起来。

        “至尊法师?你终于肯露面了吗?怎么,躲在暗处的你觉得已经是到了可以收网的时候了?还是说你以为一切都尽在你掌握之中,已经没有什么是能使你畏惧了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只能说,你到底还是想的太简单了......现在的情况,可不是你能掌控得了的!”

        “我没时间和你说这些废话,撒旦!既然你敢打人间的主意,那么你就要给我做好为此付出沉重代价的准备。尔虞我诈,各自算计,这本身就是我们之间的规则不是吗?既然你已经输了这一局,那么就老老实实地给我滚回你的地狱去。不然的话,我不介意把你永远得留下来!”

        撒旦的虚弱是他伪装不了的。只是古一并不确定,此时的撒旦是否还隐藏有什么翻盘的底牌。对于这些活了几千年的老魔鬼来说,藏着一两手底牌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而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古一还不打算和这样的一个家伙拼一个头破血流。

        困兽之斗,才是最为致命的。她眼下最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应对虚空的入侵上,而自然的,在面对撒旦的问题上,她理所当然地会产生息事宁人的想法。

        只是,她虽然有了这样的决断,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其他人就要遵循她的这个决断。此时此刻,也就是在她说出这句话的关头上,史塔克和彼得就已经是在轰隆的响声中,接连地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而在看到了撒旦的存在滞后,史塔克也是立刻就大笑着,对着他嘲弄了起来。

        “撒旦?你的运气可真好。那样的爆炸都没有能要了你的命。我该说什么?这就是所谓的打不死的小强吗?不,蟑螂都没有你这么顽强的生命力,你简直就是一只水熊虫,坚强到让我感动啊!”

        他这算是承认了之前的大礼到底是从何而来,而对于他这样的坦诚,撒旦几乎是立刻的就腥红了自己的眼睛。

        被一个凡人当做猴子耍的感觉可不好,而最糟糕的是,他一开始的时候居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并且还乐呵呵的当了这只猴子。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而作为向来以傲慢和暴怒而著称的地狱君主,这样的耻辱已经足以让他对史塔克生出深深的杀意来。

        “很好,托尼.史塔克。你用你的行动向我证明了一点,那就是你已经光荣的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让我感觉到碍眼的存在。从今天开始,我会不遗余力地去毁灭你,不仅仅是你本人,所有和你有关联的人,所有和你有关系的东西,我都会把他们毁灭掉,一点一滴都不会留下。”

        “当然,先是他们,最后才会是你。这是我对你所作所为的酬赏,相信我,史塔克先生。在你的余生里,这份酬赏一定会让你体会到最深沉的痛苦,以及最漫长的绝望。这是你应得的,不是吗?”

        “哈,你以为你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吗?”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史塔克当然不会再对撒旦有任何的客气。虽然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对撒旦客气过,但是现在,他的态度显然已经是变本加厉了起来。

        “别以为你能从那样的核爆里侥幸地逃出来就万事大吉了,撒旦。别忘了,那是我布置的东西,而对于这份特殊的礼物到底有多大的威力,没有人会比我更清楚。说真的,你能逃出来,我很意外。但是我相信,就算是你能逃出来,也绝对不会是一点代价也没有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现在的你应该是很虚弱的才对。所以,你如今的表现也应该只是一个强撑起来的假象。既然是这样,那么你觉得我们要把你永远地留在这里的话,你又能有多大的机会可以逃走呢?”

        此言一出,撒旦的心里顿时就是咯噔一惊,然后便是忍不住的叫糟了起来。

        千算万算,居然没有算出来中途会杀出这么一个角色来。本来强撑起来的架势瞬间被人戳穿,撒旦几乎是立刻就感觉到了古一看他的眼神是变了颜色。这可并非是什么好事。

        如果说之前古一还是怕他困兽犹斗,伤及自身的话。那么在认识到他只是一只纸老虎之后,她自然也就不会再有这样的顾虑。而放下了这层顾虑,古一对于把撒旦葬身在人间这种事情,还是很有兴趣的。

        要知道只有千日做贼的道理,哪有千日防贼的说法。如果有的选择,你当古一愿意放任撒旦这样的地狱君主一直在地狱里觊觎着人间吗?说到底不过是没有机会罢了。

        毕竟这些个地狱君主各个都是老奸巨猾,手段非凡之辈。一般情况下,就算是以她的能力,想要单对单得胜过其中一个,都是不大可能的事情。而若是做的过火了,被其联合起来,吃亏的也就有她而已。

        当时的情况,她还不能冒这样的风险。索性,趁着这些个狡猾的魔鬼对她有着同样的顾虑,她干脆地就以契约的方式牵制住了彼此的行动。

        这是老成之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举措。而如果说有一个机会放在她面前,让她能把这样的一个强敌给消灭掉的话,你说她会手下留情吗?相信任何一个有抱负的人,大概都不会做这样的妇人之仁吧。

        古一虽然是妇人,但是从她能下手大义灭亲就能看得出来,她的心里早已经是坚若磐石一般。所以,当她不动神色地移动到了撒旦的一侧,堵住了他的后路之后,她的意思就已经是很明显地表现了出来。

        这是要出大事啊!

        撒旦的心里已经是警钟狂鸣。须臾之间,万千的念头也是纷纷地从他的脑子中涌动起来。

        在这个要了命的时候,他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呢?

        做困兽之斗?这听起来虽然是英雄豪迈,慷慨激烈。但是说真的,除了能让他死的有尊严一点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价值。撒旦对双方的实力评判的很清楚,他并不认为自己豁出了一条命去,就真的能杀出一条出路来。

        若是一身实力健在,那么还尚且可以看做五五双开。就算是对方有着至尊法师这样的大能坐镇,他心里亦是无所畏惧。然而,眼下一身实力十不存一,这个时候再去找至尊法师这样强敌的麻烦,那还真是自寻死路的赶脚。

        撒旦虽然性情勇烈,但是也不是那种只知道莽穿世界的憨货。所以此路并不可行。而若是让他就此丢盔弃甲,一路狼狈逃窜,他的心里也是着实不甘心的。

        丢不丢脸这事先另说,光是能不能逃掉这个问题,就是撒旦必须要考虑到的事情。

        古一是出了名的手段高超,智计百出。而恶灵骑士的穿梭世界之能也是让他顾忌不已的事情。仔细一盘算,以他如今的状况,安然逃掉的可能性还不到三成。而冒着七成的风险赌上自己的性命,这显然也是划不来的呢?

        那么,到底该怎么办呢?难不成束手就擒,低头做小吗?那不如轰轰烈烈的干他娘一场呢?

        撒旦心里正在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微弱的声音却是突然地从他的耳朵里传了出来。

        “陛下。借那个虚空怪物的声势,或许可以找到一条生路来。”

        若是细看,就能发现一个满是裂缝的颅骨此刻就像是一粒耳屎一样,塞在撒旦的耳蜗缝里。这个颅骨不是别人,正是然德基尔。

        须知道,之前的那场大爆炸,撒旦其实是没有能力逃走的。是然德基尔动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几乎燃烧了灵魂,才给撒旦争取来了这一线生机,助他重返了人间来。

        他于撒旦有救命之恩,撒旦自然不可能把他像是垃圾一样用完就扔。索性的,看着他如今因为动用了超过极限的力量而脆弱不堪的模样,撒旦直接就把他藏在了自己的身体里,以作保护了起来。

        仔细算一算,能藏的地方并不多,耳朵大概是其中最能让人接受的地方。而且放在这里,然德基尔还能帮撒旦出谋划策一把,如果不计较什么洁癖之类的话,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总是,事急从权,撒旦也没有考虑那么多。却是没想到到了这个紧要的关头,然德基尔还真给他指出了一条出路。

        有了这个指点,撒旦已不需要然德基尔再多说些什么。当下的,他大翅一张,就已经是鼓动着熊熊的魔火,声色俱厉地就对着面前的所有人威胁了起来。

        “想留下我,有本事的话就来吧。不过,就算是你们能把我留在这里,你们也别想好过。别忘了,这里可不止我一个人。我身后的这个怪物可不是什么吃素的东西。惹急了我,大不了就一块死。能拉着你们一起葬身在这个怪物的肚子里,总比我一个人葬身在这里的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