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 讨价还价 舍身一击

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 讨价还价 舍身一击

        虎死威犹在,这大概就是撒旦当下给人最真切的一种感受.

        别看现在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每个人都知道不认为他能活着离开这里。但是,如果说他真的狠了心,想要用那个虚空怪物的力量和他们同归于尽的话,他们还真不敢肯定,自己会不会真的被他给拉下水来。

        到底是纵横了几千年的可怕存在,谁也不会在这种关头上小看了他。再加上这种事情毕竟是关系到自己小命,没有人会不慎重以待。

        一时间,场面有些冻结。就算是知道撒旦威胁的成分或许会更大一点,也没有敢去当那个出头鸟,试验一下他到底有没有这么做的勇气。

        这让撒旦看到了一丝希望,毕竟如果有的选的话,他也不会希望做到这种鱼死网破的地步。毕竟惹急了这几个人类,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所以,眼看着局势有了缓和的余地,他也就适时地放缓了自己的语气,转而开始寻求起了谈判来。

        “至尊法师,相信你们也看得出来。和我所带来的威胁相比,这些来自星球之外的力量才是更大的威胁。与其把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我的身上,那还不如把你们的力量集中起来,用来对付这些可怕的怪物。既然如此,不如我们之间做一个约定吧!”

        “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在你们对付这个来自星球之外的大敌时不会对你们做任何的手脚。甚至说,我还可以在一旁协助你们,帮你们一起对付这股外来的力量。等到你们打退了这个外星球的怪物之后,我们再来谈我们之间的战斗,怎么样?”

        撒旦自认为自己的这个条件还算是合理,毕竟他没有表现出那种一贯的趁火打劫的作风。作为一个魔鬼,这是难得可贵的事情。哪怕说这是典型的受时局所迫也不会例外。

        撒旦自觉得自己很大量,但是在古一这伙人来看,这却是没有一丁点诚意的表现。先不说这种口头上的保证到底能有多大的约束力,光是他所说的那种从旁协助,就让人忍不住得会怀疑起他的动机来。

        谁知道他是真的愿意帮助人类对抗虚空,还是打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主意?本着一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态度,不论是古一还是史塔克,都宁愿相信他是后者。

        “不怎么样!撒旦,如果你真的想要谈判的话,那么就拿出来一个足够的诚意来。仅仅是这样程度的保证,你谁都说服不了!”

        “诚意?你们想要什么样的诚意?”

        撒旦裂开了嘴。虽然说古一的回答并不是他最想要听到的答复,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总比一口回绝,没有任何转圜余地的要来得好。

        “我要你拿出自己的真名,并且以地狱的名义来发誓。如果你真的愿意以这样的方式发誓,不在其中作梗,甚至愿意助我们一臂之力的话,那么在这里放你一马也不是不行。但是,如果你连这都做不到的话,那么就算是拼一个鱼死网破,我们也不能留下你这个后患来!”

        古一的回答斩钉截铁,不留有一丝一毫商量的余地。而对此,撒旦先是下意识地想要讨价还价。但是在稍微地思考了那么一下之后,他还是将这种想法给按捺了下来。

        古一的条件并不高。和他之前一开始以为的,她会趁火打劫,提出什么终生不得涉足于人间相比,如今的这个条件不过是在他原有的说法上加上了一个保证罢了。

        这很正常,就和现代人买车要买一个保险一样。图的是一个心安,是一个不用瞻前顾后。之所以说古一的要求如此之低,不是说她没有想过狮子大开口,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来。而是她在一番三思之后,并不认为这是一个狮子大开口的合适时机。

        狮子大开口本身就是要讲究时机和境遇的。不说自己是否足够强势这一个问题,单是对方是否还存有退缩的余地,就是必须要考虑的事情。

        对方有余地,这一刀刮下去既能让他肉疼,又不至于让其致命,这才是狮子大开口能成功的根本原因所在。而如果是已经把对方逼到了绝路上,还要再狠狠地勒索上对方一笔。你当人家是泥捏的性子,就那么好被你欺负是吗?

        撒旦眼下的情况已经和站在悬崖边上没有多大的区别,再去逼迫他,说不得他就要反噬过来。而在这样一个危如累卵的局面之下,古一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情,去试探他的底线,和他玩什么谈判桌上的游戏了。

        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底线已经划出来了,撒旦愿不愿意接受也就是这一句话的事情了。

        可以说,正是认识到了这一点,撒旦才打消了讨价还价的想法。而既然没有了这个想法,那么剩下的,自然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好,就按你说的这么做。我,撒旦,晨星之路西法在这里以焦灼地狱的名义起誓......”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撒旦行动不可谓不果断。然而,哪怕是他如此的当机立断,也是免不了地要横生事端。

        这个事端不是出在史塔克的身上,也不是出在彼得的身上。他们二人对古一的说法并没有任何的异议,这一点单从他们沉默的态度就能看出一二来。事有轻重缓急,在眼下的情况下,来自虚空的威胁肯定要比撒旦更甚一筹。而如果一定要在二者中做一个抉择的话,那么放下撒旦,全力地去对付虚空,显然就是他们这些谋大局者必然会做出的选择。

        在他们看来,这或许是当下最正确的做法。然而,在莫度看来,这种做法却是在愚蠢不过。

        虚空可怕吗?的确,虚空是很可怕。假如说地球是一家几口住在一个四面透风的破宅里的话,那么虚空就是循着气味找上门来的虎熊,随时都有可能破门而入,大快朵颐。

        但是要说这真的就是一个家破人亡的局面,那么可就未必了。最起码的说,在莫度看来,事情还不至于到这样的一个地步。因为就像是人类能驯服虎豹熊罴一样,纵然是虚空,也未必没有被驯服的可能性。

        毕竟虚空之中的至宝——死灵之书可就掌握在他的手上。而手握着这份至宝,并且与多玛姆签订了城下之盟的他完全有那个信心去操控虚空,让虚空的一切动作都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只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完全可以一扫地球几千年来的内患,将诸如撒旦之类心怀叵测的家伙们给彻底地一网打尽。然而至尊法师这些人却是怎么做的呢?完全不管他的一片苦心,反而是费劲了心思地去和撒旦这样的家伙苟合。这样的做法实在是伤透了莫度的心,让他大有一种心灰若死的悲凉与愤懑。

        料想当年中华义士听到慈禧妖婆那句“宁与外邦,不予家奴”大概是同样的心情吧。而正如当年的中华义士看穿了大清的腐朽,毅然决然地要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一样。到了这个时候,莫度自然不会再寄希望于古一这些他眼中的腐朽之辈。他念头一转,就已经是怀着一颗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毅然决然地在此刻插口了进来。

        “撒旦!你休想活着从这里离开!就算是他们答应饶了你,我也不会饶了你的。今天,你就给我死在这个地方吧!”

        莫度此言一出,在场的几个人,包括撒旦在内无不变了脸色。

        虽然说莫度的本事和他们每一个人相比都有着不小的距离,单打独斗,没有人会把他放在心上。但是不管怎么说,眼下的这一场大祸患是他招出来的。而依照如此可怖的手段来看,那是谁也不敢肯定,他会不会在这个时候拿出什么可怖的手段来。

        这是一个大隐患,不得不防。而就在他们心怀提防着,把注意力转移向莫度的时候。莫度已经是抱起了死灵之书,如同扑火飞蛾一般的,头也不回的就向着那虚空怪物的所在一头扎了过去。

        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而当撒旦意识到莫度此举到底所图为何,并且大声惊叫着“快阻止他”的时候,莫度本人已经是扎进了阴影怪物的血肉之中,并且也在一阵血肉的蠕动之中,整个地融入了进去。

        这一下,仿佛是给猛火添上了薪油一样。顷刻之间,本来只是单纯作蠕动扭曲之状的怪物就开始奋力挣扎了起来。

        这怪物跨界而来,本来按照它的本能,它是想要如同寄生虫一般,一点一点地钻透这空间的裂隙,在最大限度保存自身的情况之下,进入到这个属于人类的世界的。然而,有了莫度的这番飞蛾扑火。就好像是给这个怪物骤然地装上了一个大脑一样。有了大脑,就有了思考的能力。而当思考的能力超过了本能的反应时,它本身的那些企图自然也就被新的念头所取代。

        莫度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利用虚空的力量,诛灭撒旦这个人间的大敌。所以那些上位者不愿意做的事情,他亲自去做。哪怕是抛弃了所有,他也在所不辞。

        莫度的意图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反馈在这虚空的巨兽身上,就是那涌钻进来的血肉立刻就化作了章鱼一般的腕足,在不计消耗的同时,就已经是如同掰扯枷锁一般的,撕裂起了这空间的裂隙来。

        空间的壁障被它如同玻璃一般,噼里啪啦的就砸出了一片裂痕。而眼看着越来越多的虚空血肉开始从这些裂缝之下涌现,并且大有随时都可能破壁而出的架势。撒旦的心里,顿时就忍不住流淌起了冷汗来。

        说真的,他是真怕了莫度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了。也不知道他和自己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以至于他为了对付自己,居然能做到这样的一种地步。简直就是根本不给他一丁点的活路。

        他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打人间的主意这个想法是不是生错了。要是人间里一直有这样的狂徒在的话,他就算是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又能怎么样呢?

        殊不知匹夫一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就算他真的统治了整个地球,成了亿万人顶礼膜拜的无上真神。遇到了这样敢舍生而取大义的义士、勇士,他又岂能千秋万载,长乐未央?

        撒旦作为天生的神魔,从来都不把人类放在眼中。在他看来,人类的寿命不过匆匆数十年,他打个盹的时间,人类或许就已经是换了几个世代。而辛苦几百年,十数代人所奋力营造出来的所谓文明,在他手下,也不过只是一个吹灰就能毁灭得掉的东西。

        这样的生命,实在是卑微。而本着高高在上的心思,他把这样的生命当做羔羊,去对他们进行所谓的圈养,这理应是让他们感恩戴德的事情才对。孰不想,区区人类竟然如此的勇烈,以至于当他们面对自己圈养的意图露出满嘴的獠牙的时候,他竟然也是免不了地浑身冷汗淋漓了起来。

        人类竟是如此不可轻辱的吗?这么想的话,自己的野望不是一开始就是走错了方向吗?

        怪不得撒旦此时会胡思乱想。在这样一连串的打击之中,他或许振奋过,但是说到底也是难免地在心中埋下了余悸。而当这些余悸堆积在一起,并且如同刀斧加身一般的紧紧逼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会这样胆气丧失,也就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秦始皇何等的雄图大略,英雄了得。面对荆轲的舍身一刺尚且会狼狈不堪,绕柱而走。区区撒旦,仗着出身而自以为是的家伙,会有这样的变化也自然就是一点也不奇怪了。

        他胆气已失,面对如同恶性毕露,择人欲噬的虚空怪物,当下就是忍不住地连连后缩,差一点就把自己那庞大的身躯缩在了群山沟壑的土石中。

        这样的反应自然是让人不齿的。只是,古一等人并没有对撒旦的反应表现出什么不屑的神色来,而是面对着凶蛮可怖的虚空怪兽不约而同的流露出了一副凝重的神色。

        撒旦?已经不足为患。而眼下的虚空入侵,才是他们真正要面对的大危机。只是,该如何是好呢?一时之间,即便是他们,也有些一筹莫展了起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