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末路君王 各方对策

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末路君王 各方对策

        破败君王,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或许是最不值得信赖的家伙了。

        君王本身就心性薄凉,在其富有四海的时候,如果你有足够的价值的话,那么他或许可以大方地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拿来与你分享。但是,一旦他破败了,那么事情就不是这么说的了。

        体验过至高无上的感觉,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跌落下去的。而如果说这个时候是有什么能够阻止他的这种颓势的话,那么不管是以什么样的代价,恐怕他都愿意交付出来。

        细数历史上的各个末路君王,又有几个不是在这样不断的弃车保帅中一点点断送掉自己的江山呢?

        在这一点上,即便是撒旦也不会例外。对于他来说,被虚空所毁灭那可就是真真正正的一无所有,这是他不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一个情况。而如果在这之前自己还有余力挣扎一下的话,那么说不定就会有那么一线生机。

        关于扎坦诺斯的事情,撒旦也并非是一无所知的。毕竟地狱主宰就那么几个,作为同一个层次的人,你要是对别人的手段作为一无所知,那么吃亏的肯定就是你自己。

        撒旦也了解过墨菲斯托是怎么样对付自己昔日的竞争者,又利用自己的竞争者为自己制作出了怎样锋利的武器。在这一系列的事情上,哪怕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墨菲斯托的做法让人感到惊艳。这种一分为二的手段,不仅仅杜绝了对手东山再起的可能,也最大限量的挥出了属于扎坦诺斯的力量。要不是说时事剧变,让他们墨菲斯托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的话,那么保不准事情就会是另外一种状况了。

        他虽然感慨,但是并不怎么为墨菲斯托感到惋惜,成王败寇,作为魔鬼的他根本没必要搞那样的矫情。而且再说了,与其在墨菲斯托的身上浪费感情,那么还不如把更多的精力放在扎坦诺斯的身上。

        扎坦诺斯的力量,即便是放到他面前也是不容小觑的。所以,当然德基尔自愿化身为恶灵骑士之后,他就已经是大概的猜出了然德基尔的想法。

        无非是觊觎扎坦诺斯的力量罢了。这并不奇怪,对于生活在地狱中的他们来说,向往力量,追求力量那是本能一般的反应。至于说然德基尔有没有可能会威胁到自己,在这一点上撒旦倒是相当的自信...他还没有那样的资格。

        可以说,只要威胁不到自己的地位,那么然德基尔不管是获得了怎样的力量,撒旦都是乐见其成的。毕竟,只要他还屈居在自己之下,那么他所拥有的所有力量也不过只是他王图霸业的一份助力而已。

        野心勃勃的君主总是会显得格外的有容人之量。然而,一旦野心被戳穿了,所有的美梦都像是泡沫一样消散的时候,一个强大的有着非凡潜力的属下就自然而然地显得碍眼了起来。所谓的君臣和睦,未尝不是一种忌惮的表现。而像是眼下这个时候,把然德基尔给直接出卖出去,对于他来说更是没有一丁点心理上的负担。

        史塔克这伙人不是要地狱火吗?他们不是想要用恶灵骑士的力量来拖住这个怪物吗?既然这样,他成全他们就是了。

        径直地往耳朵里一掏,撒旦就已经是把然德基尔的颅骨攥在了自己的掌心里。和眼下刚刚才恢复身躯的一众恶灵骑士们不同,然德基尔的情况可要严重的多。以残躯撑过核爆,并且带着撒旦重返人间,这对于他力量的损耗来说完全就是透支性的。

        别人骨头架子都撑起来了,他却连颅骨上的裂缝都没有愈合,这就是差距。而自然的,当撒旦突然地做出这样的举动的时候,他是全然没有反抗之力的。

        此刻的然德基尔,内心里完全是一片震惊。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忠肝赤胆,日月可鉴的臣子在为君主付出一切之后却被自己的君主给一脚踢开一样。满满的不可置信,满满的万念俱灰。

        他明显是想要说些什么的,但是剧烈的感情冲击让他一时间只能颤抖着颌骨,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撒旦在这个时候显然也是不想听他说什么废话的,所以趁着他还没有声,他就已经是一口气的把颅骨向着彼得的方向丢了过去。

        “接着,小骑士。吸收他的力量,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

        然德基尔拥有的是扎坦诺斯的力量,这一点彼得已经是知道了。不过,他并没有像然德基尔一直打着他主意的那样,觊觎着这份属于扎坦诺斯的遗产。对于他来说,力量或许很重要,但是却绝对没有到这种没了力量就不行的地步。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他是把力量和责任划等号的。这也就意味着,在没有足够的觉悟去承担更多的责任之前,他并不愿意去盲目地追求更多的力量。

        但是眼下的情况不同,眼下的情况是任何一份力量的加入都有可能对整个时局有所改变。人类的命运都几乎决定在这上面,这自然是由不得他不愿意的。

        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在接过然德基尔颅骨的一瞬间就已经是猛地一用力,把整个颅骨给捏成了粉碎。属于然德基尔的力量精华在失去了最后的保护之后,直接得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在本身力量同根同源的基础上,然德基尔连阻止彼得的能力都没有,就已经是被他一股脑的把所有的根源力量汲取的一干二净。

        这是然德基尔的末日。失去了这份力量的保护,他赖以为生存的不死性立刻就消失的干干净净。而在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情况之下,他就已经是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之上。

        当然,他的这份牺牲成全了彼得。在时隔了千万年之后,扎坦诺斯的力量终于是重新地汇聚在了一起,而这体现在彼得的身上,就是幽蓝色的地狱火焰顿时就像是火山爆了一样,冲天高涨了起来。

        彼得完全地被淹没在其中,当然这对于他来说并不算是什么。而在他的意志操控之下,完全形态的蓝色地狱火立刻就化作了出笼的猛兽,挣脱了锁链的恶龙,呼号这就已经是扑入到了龙卷的烈风之中。

        火借风势,风助火威,这句话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地狱火虽然和一般的火焰不同,但是它显然也有着能够被助燃的特性。而当龙卷风这个最好的助燃物和它组合在了一起后,顿时,一条通天彻地的火龙卷就已经成形了起来。

        地狱之火天然具有的毁伤性,那根本就不是寻常的高温焚化所能比拟的。虽然单纯从温度值上看地狱火的数据没有那么恐怖,但是实际上,在对比怪物所受到伤害后就能现,它所造成的破坏力是非常惊人的。

        只要是被火焰碰触到的地方,几乎立刻就化作了灰烬。也就是这个虚空怪物的体积着实是庞大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不然光是火龙卷这么来回席卷,就差不多能彻底地把他给点燃起来。而现在这个情况吗?大概也就只能和大面积的皮肤灼伤划等号了。

        不致命,这是肯定的。皮肤灼伤对于人类来说有一定危害性是因为重度的灼伤会深入到肌肉、骨骼,不仅可能产生严重的炎症反应,而且可以对神经以及血管造成严重破坏性。而如果说一个人的烧伤要是达到了一定程度,那么别的不说,光是感官刺激和自然排泄这两个功能都会对他造成巨大的影响。

        但是这是对人说的,不是对这个怪物说的。虽然说这个怪物勉强也可以归纳到生物体系里去,但是谁敢肯定的说,它的皮肤和人类一样是重要器官,有着排泄、调节体温这样重要的作用?

        而且再说了,看它那个夸张的恢复能力,几乎是刚刚烧焦掉多少又马上长出多少的。就算是它外面那层皮真有这样的一份功能,它也未必会虚啊。大不了忍上几秒钟,该长的东西到底还是能长回来的。至于长不回来的,以它这个体型来看,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重要不是吗?

        所以说,眼下的火龙卷对于这个虚空怪物唯一能起到的作用大概也就是痛苦了。烧灼式的痛苦,不管你再怎么生长都没有办法摆脱的痛苦。

        面对这样的痛苦,即便是虚空怪物也是难以忍受的。对此,它不得不停下自己的脚步,转而开始应付起这场已经变得难缠起来的火风暴来。

        而问题也就来了。一个纯粹性的生物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应付得了这种自然天灾呢?对于这个问题,虚空怪物很快就做出了一个大多数巨型生物只可观赏,而根本无法学习的动作来。

        先就是,它那正在被地狱火燎灼的身躯上立刻就海浪一般的蠕动了起来。层层叠叠的肉浪开始塌陷,很快就形成了非常特殊的膜状组织,而在这个组织内部,筋肉则开始汇聚和模仿,很快就变成了一个有模有样的大嗓子眼的形状。

        再深入一点看的话大概能看到类似肺部的组织,这让这个怪模怪样的嗓子眼和筋膜状的大嘴很快就像模像样的呼吸了起来。而以这个怪物那庞大到极点的体型来看,它的每一次呼吸都将会是恐怖如斯的。

        龙卷风的特性本身就是随着气压而运动,而当这样的一张大嘴开始吸气的时候,那么整个地区之内气压最低的地方大概也就是那怪模怪样的嘴巴那里。所以毫无疑问的,怪物一张嘴,吸气,紧跟着火龙卷就不受控制的,被它整个地吸入到了嘴巴里。

        火焰固然在燎灼着它的喉嗓,甚至说在焚烧它的肺部,这会是让它相当痛苦的事情。但是只要它忍受住了这种痛苦,并且坚持不懈地硬撑下去,那么很快的它就会现,这一切都将会在短时间之内划上终点。

        现实就是这样,火龙卷威力再大,也架不住这种自残性的消磨。而当漫天的云层都开始不受控制地被龙卷裹挟,汇入到它的那张大嘴中时,这一切烟消云散其实也就不过只是一个时间上的问题了。

        明眼人都能看得到这一点,史塔克自然也不会例外。所以当下的,他就立刻对着里德汇报了起来。

        “里德博士,事情糟糕了,你的办法已经被破解了!如果你还有什么别的办法的话,我想你还是尽快拿出来的好!”

        “我明白。我正在准备后续方案,请稍后!”

        里德虽然不能直观地看到现场的状况,但是通过卫星云层的数据他还是能够大致地猜测出,到底生了什么样的状况。这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事情,早已经做好了最糟糕打算的他也已经是先一步地安排起了后续的方案。

        此刻,在地球的近地轨道上,数百个特殊的卫星已经被射出去,并且以一个相当怪异的角度迎面伸展开了自己太阳板。

        以纳米金属材质构成的太阳板一经伸展立刻就延伸到了足够夸张的长度,再加上中间不断地横向扩张以及融合,当其停止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完全地变成了凹面的圆形天线锅状。

        高度的表层镜面覆盖在了太阳板上的每一个角落,从远处望去,就好像是在这里放置了一块巨大的镜子一样。当然,这并非是一般的镜子,哪怕是再有钱的土豪也不会随便就砸下十几个亿,去专门在太空里制造这么一个镜子。

        这是荷兰男孩的子系统,是某种高危天气装置的前置条件。当所有的凹面卫星伸展完毕,并且迎着太阳的方向进行调整的时候,整个位于空间站的人都能看到,刺眼的太阳光在这些数千平米大小的镜面卫星上汇聚,然后笔直地向着空间站的方向折射过来。

        而此时在空间站上,本身作为黎明之锤的射系统已经被收拢了起来,转而换上的则是如同镜面卫星一样的凹面镜像。有专门的卫星在空间站下方置放,以周边为扩展点布置出了一个如同凸透镜一般的巨型装置。而当阳光从其他的镜面卫星汇聚过来,转移到空间站下方的主装置上后,已经被加强到一定限度的阳光射线立刻就经由凸透镜装置再一次地被加剧了起来。

        就这样,当所有的一切被调整完毕之后。金色的阳光已然是被彻底的汇聚成了一道光柱,划破了整个黑暗的太空,向着地球的方向笔直地窜射了过去。而从地球上看,大概也就是那么一眨眼的时间,金色的光就已经是出现在了眼前,并且贯穿了一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