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狂狺之犬 摧枯拉朽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狂狺之犬 摧枯拉朽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那就是越是叫嚣的家伙,越是没有勇气去进行战斗。

  就好像一条隔着栅栏和一群同类对叫的狗一样,有着这么个栅栏在,它大可以表现的不可一世。如果你光听它那战天斗地的叫声,你甚至都有可能会想这是不是一条超级狗,狗爪子一番能干趴下几十条猛犬的那一种。

  但是,当这个栅栏一被收起来,你就会发现,之前还一副战天斗地模样的它接下来的表现并不是一马当先的冲出去,而是夹着尾巴灰溜溜地缩起来。

  神边雄现在也在叫嚣,不过光听他叫嚣的内容就知道,这里面到底有多少色厉内荏的成分在。杀了然德基尔?别说是然德基尔有着那样显赫的身份和过去,就凭他现在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神边雄有这个本事吗?

  这一点,神边雄自己心里也清楚,所以他在嘴里这么叫嚣的同时,心里其实已经是开始盘算起了退路来。

  这不是说他不想给老卡特报仇,而是说,他自己也明白,以他目前的实力,能给老卡特报仇的可能绝对是无限趋近于零的。冒然上去,最大的可能是连他自己也搭进去,让老卡特的牺牲直接成为了无用功。与其这样,还不如他按照老卡特所交代的那样,留待有用之身,等到了以后再找机会给他报仇雪恨。

  谋算后路,这是人之常情,并没有什么好指责的。只是,面对然德基尔这样强大的对手,还把心思分在其他的地方上,这显然是一种错误的举动。

  要跑,就拼尽全力地跑,也许这样还能有一份生机。而像是现在这样,明明心里面打了退堂鼓,表面上却是流露出一副死战不退的样子。这肯定是不行的。

  因为这种表里不一的模样骗骗其他人可能还行,想要骗然德基尔这种见惯了世面的大人物,除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之外,根本没有第二个可能。

  然德基尔已经是看出了神边雄的色厉内荏,所以他当下就是冷笑了一声,然后脚下一动,就已经是大步地对着他走了过去。

  而这样的动作落在神边雄的眼里,就好像是一座大山正在一点一点地向着自己的头上倾压而来。直压得他心里有些喘不过气来。

  然德基尔的身份和实力给了他巨大的压力,压根就不愿意和这种人正面对抗的他在面对这种情况时,所生出来的只有一种无力的感觉。他也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的精神肯定是要崩溃的。而到了那时候,别说是想跑了,恐怕就连奋力一搏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他在这个时候,也只能是鼓起自己的勇气,手上一挥,就已经是对着然德基尔主动地进攻起来。

  火焰的长鞭顷刻间席卷而至,多多少少已经摸索出一点武器经验的他在这个时候有了些超常发挥的意思。长鞭被他挥舞的虎虎生威,鞭梢上的蛇首更是张牙舞爪,大有一种择人而噬的感觉在。

  一个鞭子能用到这种地步,已经是有了些入门了的意思。而从这方面来看,神边雄的确是在这方面有些天赋在的。

  然而,这样的天赋并不能对眼下的情况有任何的帮助。因为他面对的是然德基尔,整个黑暗天使军团的军团长。

  天使本来就是实力为尊的种族,作为天堂的创始七大天使之一,然德基尔的实力自然是毋庸怀疑的。但是,这样的实力也只是有资格成为黑暗天使军团的军团长而已,要想把这个位置坐稳了,他还需要的是功绩,实打实的功绩。而这功绩该怎么来,最原始的办法,尸山血海里杀出来!

  身经百战?光是死在他手上能够称之为身经百战的对手都不知道有多少个了。和那些曾经死在他手上的强敌相比,别看神边雄有了这么一点玩鞭子的天赋,然而他就是再练上五百年,也没有在自己面前耍威风的资格!

  所以当下,然德基尔进步一逼,手上剑尖一挺,就已经是快似闪电一般的击中了神边雄高高扬起的蛇形鞭梢。而就像是被打中了七寸一样,原本还耀武扬威,择人欲噬的蛇形鞭梢立刻就像是被抽了骨头一样,软趴趴地垂了下来。

  这意味着它身上的力道已然被击溃,而想要用它来伤人,除了重新拉开架势,积蓄力量之外再也没有第二种可能。而这,对于神边雄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此时此刻,然德基尔已经逼近到了他的面前,根本就没有给他一点重新挥动长鞭的机会和空间。

  这种时候,神边雄只能就手一捋,卡住自己能把持住的鞭身就反手向着然德基尔的脑袋套了过去。

  他想要用粗壮的鞭身勒住然德基尔的脖子,不说让他窒息吧,怎么也该把他的颈骨给勒断了再说。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然德基尔既是立起剑身,这么一架一斜,就已经是把他好不容易才想出来的杀招给破了个干干净净。

  两人现在最多只有三两步的距离,而这样的距离之下,神边雄手里的长鞭根本就只是一个累赘而已。

  他自己也是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干脆就把手里的家伙一扔,然后抬手就捏着一大团地狱火向着然德基尔砸了过来。不过火焰还没有砸到然德基尔的身上,然德基尔就已经是剑光飞闪着,一连数十刀将整个火球当空砍成了漫天的火花。

  这样的变故让神边雄下意识地想要后退,但是还没有等他把这个想法给付诸实现,然德基尔就已经是长剑一递,左右开弓的,在神边雄的身上戳出了几十个窟窿来。

  他刺的部位很精妙,大都是骨头和骨头之间的连和之处。带有侵略性的幽蓝火焰随着他的剑尖渗透到神边雄的身躯上,驱散掉了他本来力量对自我的保护。而失去了这种力量的维系,有少了骨头之间的连接节点。顷刻间,神边雄的身躯就像是医学院里用来做摆设的人体骨骼被抽掉了钉子一样,噼里啪啦地散落了下来。

  而在这之后,然德基尔剑尖一挑,神边雄的脑袋就已经是腾空从一地的碎骨中飞起,落到了他的股掌之上。

  这算是步了老卡特的后尘。而在见识了老卡特是怎么湮灭在然德基尔的手中之后,神边雄就对这样的情况有了一种彻骨心寒的感觉。

  他生怕然德基尔会像对老卡特一样,把他直接给捏成粉碎,连一个全尸都不给他留下。但是表面上,他却不愿意弱了自己的气势,显得自己有多么的胆怯畏缩。所以他也只能强壮硬气地,大声地对着然德基尔喝问了起来。

  “你想要干什么?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想要让我屈服,门都没有!”

  “你怕死吗?”托着神边雄的脑袋,然德基尔桀桀一笑,就有些不怀好意地对着他说道起来。“要知道,我现在只需要稍微地向你身上灌注点力量,你就会像刚刚的那个老家伙一样,在我的地狱火之下被彻底地烧成灰烬。在那种情况下,别说你的生命会被划上重点,就连你的灵魂也会彻底地湮灭在我的手中。所以,我就问你怕不怕!”

  “有...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吧。有本事你就来啊!”

  尽管神边雄还想要继续硬气下去,但是他话语中那些不自觉地停顿,也已经是把他内心里的想法给暴露的七七八八了。

  这让然德基尔心里止不住地冷笑,不过在表面上,他却依然还是那种不怀好意的模样。

  “知道吗?恶灵骑士的复生力量是强大的。别看你现在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只要我松开了手,撤掉你身体上那些被我侵蚀的力量,用不了一分钟,你的身体就能彻底地回复过来。完好如初,和你没受伤时一模一样。当然,这里面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我愿不愿意这么做。所以,你觉得你该怎么做才能让我选择,就这么放过你呢?”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能活着谁都不愿意死,哪怕是神边雄这样的家伙,也会在这个时候本能地产生求生的欲望。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因为他认为自己根本没有违背自己做人的原则和底线。只是一个问题而已,愿不愿意屈从还是另一回事,他大可以先看看情况再说。

  这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而这样的想法其实也就已经意味着,他开始向某些他所不愿意承认的方向偏斜了。

  有时候行差踏错就是从这种地方开始的。一点一点地拉低自己的心里底线,一点一点地给自己寻找理由。等到已经认识到自己开始行差踏错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是没法再回头了。

  神边雄现在就是这样,他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不代表然德基尔也没有认识到这种情况。而面对这样的一个情况,然德基尔咧嘴一笑,就已经是对着他这么说道起来。

  “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地聊一聊,年轻的骑士。我对你,或者说我对你们,其实还是很好奇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