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诱饵身份 憧憬破灭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诱饵身份 憧憬破灭

        火焰,铺天盖地的火焰.像是涨潮时刻的浪涛一样,前赴后继地向着鲍勃的方向就这么奔涌了过来.

        不用担心鲍勃因为拉升高空的原因可以避开这场大火,因为只要是见识过最壮观的海潮的人都能明白,海浪究竟能席卷到怎么样的一个高度.他逃不开这场大火,而同样的,那些攀附在他身上,萦绕在他周围的恶灵们也一样逃不掉.

        尽管这些恶灵们在大火一出现的时候就已经表现出了万分的惊恐,并且可以说是不顾一切地逃窜了起来.但是说到底,他们的度还是不可能过火焰席卷过来的度.所以也只是一眨眼的时间,绝大多数的恶灵就已经是被淹没在了奔涌来的火海之中,然后直接的,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大火烧成了灰烬.

        鲍勃以为自己的下场并不会比这些恶灵们好上太多.因为基本上已经丧失求生意志的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拼命求生的必要.

        再怎么艰难挣扎,到最后恐怕也是一个难逃一死的结果.而相比之下,眼下这种被活活烧成灰烬的死法总比被那些恶灵一口一口啃食干净的死法来的干净利落一些.

        他心里是这样想的.而就是怀着这么一种消极的想法,他已经是闭上了双眼,然后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去世多年的老祖母在向着自己拥抱过来一样的,自然而然地张开了双手来.

        仿佛中,他似乎已经听到了来自天国的钟声.没错,这声音越来越清晰,几乎就如同在他的耳边响起的一样.

        “,,.....”不断地如同敲门一样用手指敲击着鲍勃面部装甲的彼得有些不耐烦地催促了起来。“快醒醒,别在这浪费时间,这里已经被我们清光了!”

        熟悉的声音让鲍勃终于是回过了神来。他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死,更意识到了自己已经获救了的这个情况。这让他整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冲动。而似乎也是因为这种从生死边缘走回来的缘故,他的心灵在这一刻格外的空明,就好像是传说中的大彻大悟一样。

        “原来死亡是这么一种感觉啊,还真是,让人有恍若新生啊。”

        他的感慨让彼得感觉有些牙疼,因为从他的角度去看,鲍勃之前所遭遇的那些怎么也称不上是直面死亡。

        一开始的时候或许有那么点意思,但是随着他把那一身钢铁装甲套在身上。这些恶灵是怎么着都不可能伤害得了他的。如果硬要说有,那么也只能是说,这是他自己吓自己,把自己逼到了某种危险的境地中。至于外在的威胁,那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想到了这里,彼得就联想到了之前鲍勃的那番表现。这让他有些牙疼,因为他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鲍勃似乎一点也不会战斗。

        明明有着那样犀利的武器,只需要几轮输出就能解决的事情,却偏偏被他玩成了末日绝境,死路一条。这样算是种境界了。

        “你真的一点都没学过怎么战斗吗?你这个神盾局特工是怎么拿到牌照的?”

        他把这个问题向着鲍勃问了出来,而面对他的这个疑问,鲍勃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然后就满是无辜地对着他说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神盾局会在那个时候看上我。好像是在我快要毕业的时候,神盾局的中心研究部门就找上了门来,把我签收了进去。”

        似乎是觉得这样的解释让自己在偶像的面前有些丢了脸面。他连忙又补充式地说道。

        “别看我这个样子,我只是一时间有些不习惯而已。其实我也是接受过神盾局的全套训练的。只要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会比今天表现得好!”

        他信誓旦旦,而彼得也并不怎么怀疑。因为如今的他表现得根本就像是一坨烂泥。再差,也不可能比一坨烂泥还要更差了吧。这样的话那也太对不起他这身装备了。所以,对他能有更好的表现这种事情,彼得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当然,这个信心也非常的有限。估摸着也就是把对他的心理预期从烂泥上调到了某种软体组织生物的地步。

        从来都没有对他抱有过太大信心的彼得当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对他生出太大的期望。指望着他能自保,估计也就是对于他期望的极限了。

        这个要求真的不高,所以很快地他就把鲍勃从地上拉了起来,并且拍着他的肩膀对着他安慰了起来。

        “下次注意点,别再掉队了。如果再有下一次,我可不敢保证我们能及时地赶过来!”

        “当然,当然。”对自己这次表现有很自知之明的鲍勃连忙在钢铁壳子里保证了起来。不过在做出了这么一番保证之后,他却是好像现了点什么似的。连忙就对着彼得出了这样的疑问。“等等,你们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从你用无线电呼救的时候。”

        满不在意地回答了一句,彼得就已经是把自己的注意力挪到了另外的地方。他的一个手下,此刻正提着一个如同烟雾一样的魔鬼走了过来。而就是对着这么一个俘虏,彼得就已经是这样解释了起来。

        “你刚开始呼救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是听到了.不过,有人比我们更先一步地回答了你.喏,就是他.夜游魔鬼.一个制造幻觉的好手。正好我们需要一个本地土著来确认这附近的情况,所以,我们也就利用了这个机会。”

        彼得若无其事的解释在鲍勃的耳中却是炮声隆隆。他是根本没有想到,就这么一眨眼的时间,自己在他们面前就从队友变成了一个诱饵。

        如果说,这是神盾局的人这么做也就算了。毕竟那些人可是切实的功利主义者。只要能够达成目标,他们可不会在意什么牺牲不牺牲的问题。但是,彼得这些人可不一样。他可是一个级英雄,而最重要的,他可是自己的偶像。

        自己的偶像拿自己去充当诱饵,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中,去勾引这些魔鬼还有恶灵们。这样的举措对于他来说,简直和背叛没有什么区别。

        鲍勃所遭受的心理冲击是巨大的。而也正是因为这份出预料的心理冲击,使得他几乎是忘却了自己身份的,就对着彼得质问了起来。

        “你利用我?你怎么能够利用我?”

        “怎么,你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地方吗?”尽管在道义上,自己是不占理的这一方。但是面对这样的质问,彼得还是拿出了一副强硬且根本不容商量的语气来。

        这让鲍勃一时间有了种无语凝噎的感觉。他本身就不是什么强气的人,之所以会在这种情况下爆,也完全只是出于自己的一腔愤慨而已。而现在,躁动的热血已经是凝固了下来。想要再让他像之前那样对彼得质问,他也已经是没有了那样的底气。

        他是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底气,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彼得就愿意这么突然地结束掉这个话题。眼下这个机会是特殊的,因为它能把自己此行的目的清楚地摆到鲍勃的面前,让他认识到,这并不是一个郊游一般的活动。

        他们的所有行动都是要冒风险的。今天是他,明天可能就是别人。而在这个队伍中,他的身份并不比任何人特殊。所以,如果他想要获得绝对的安全的话,那么离开这里,回到人间去就是他唯一的选择。

        这也算是彼得对鲍勃的一片良苦用心了。虽然这片好意很难让人接受,但是此刻的彼得已经不怎么在乎别人的看法了。

        “听着,威尔森先生。我到这里来是动战争的,而不是带着你来旅游的。在这片土地上,为了赢得接下来的这场战争,我会动用一切我可能动用的手段、资源。所以别说是利用你当诱饵,就算是任何人,包括我自己。只要能让我在这场战争中提前取得哪怕一丁点的先机,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对于我的这个决定,你可以选择拒绝,那么我会在你拒绝之后直接把你送回到人间去。因为在这里,我不容许任何反对我的声音存在。而如果你选择的是接受,那么就请你老老实实地闭上嘴,把所有的一切怨言都给我咽到肚子里。”

        “我......”从彼得的角度去看,鲍勃也很明白,他的这个说法并没有任何的错误。可以说,他是在做完全正确的事情。但是从一个粉丝对偶像的角度上,他却是对彼得这种表现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失望感。

        一种偶像幻灭的感觉浮上了他的心头,让他实在是很难对彼得的这番话提起什么精神来。不管是反对,还是接受,他都没有什么心思给出彼得一个正面的回答来。

        而对此,彼得却是挑了挑眉,然后用力地按压住鲍勃的肩膀,就已经是对着他逼问了起来。

        “怎么样,你的回答是什么?我可没有功夫等你慢慢做决定。你要知道,现在只是个开始。就像是我最开始的时候对你说的那样,你现在决定撤出去还来得及。如果你现在不做决定,那么我也就只能把你眼下的态度当做默认了。而既然这样的话,如果在以后你再有什么意见的话,我可是不会对你客气的。”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对于这样的步步紧逼充满了不耐烦的意思,鲍勃一拨开彼得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就已经是用一副犯冲的语气这么对着他回复了起来。“我还是那句话,这是我的任务,我是不会放弃的。你想要拿我当诱饵就来好了,反正我是不会走的,绝对不会走的。我会把这里生的一切牢牢地记在脑海里,然后早晚有一天,我会把我看到的这些东西统统地告诉别人。彼得.帕克,你是个伪善者。你根本就不配当一个级英雄!”

        “级英雄?”听到这么个熟悉而又让他感到陌生的称谓,彼得的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一副复杂难明的神色来。

        他明白鲍勃的意思,但是对于他的那个意思,他却实在是没法有任何的苟同。

        也许在这些普通人的眼中,级英雄是光鲜的,是让人无限憧憬的。但是也只有他们这种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这个名号之后到底背负的是怎么样一种沉重的责任和使命。

        出生入死,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习以为常。而既然选择了这样的一条道路,那么这样的结果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可以接受的事情。

        能把生命付诸在理想之上,这是他们的荣幸。可是,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自己在把生命当做赌注,压在这场理想的赌博上之后,最后迎来的却只能是一个幻灭的结局。

        为什么初代的级英雄们到了今天已经是寥寥无几,还不是因为他们已经看透了这个残酷的世界,看透了这个名号的可笑之处?

        他已经算是最后的坚持者了。而即便是他,到了这个时候也已经是到了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

        为什么他会那样坚决地站到政府的对立面,为什么他不惜一改往日的行事风格,也要以毁灭者和杀戮者的形象出现在那些罪犯们的面前。除了这世道的黑暗让他再也无法苟同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已经做好了最后一搏的准备了。

        如果不能就此瓦解掉那些罪恶,那么他宁愿和这罪恶同归于尽。

        这是他心中最不为人知的想法。而单单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就已经是把自己当初那个级英雄的光鲜名号给彻底抛弃掉了。

        级英雄?不过是一个被人们美化起来的童话故事而已。它并不能代表真正的正义,而真正的正义也绝不是仅此而已。

        这是他的心声,不足为外人道的心声。因为这些话永远不能对外人说起的缘故,他在此时也只能是转过了身去,对着鲍勃出这样的冷笑声来。

        “那样的名号就交给那些愿意戴着它的傻子吧。我早已经不是什么级英雄了。所以,你想要怎么说,就随你的便吧!”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