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挺身而出 实力差距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挺身而出 实力差距

        魔鬼其实是一个形形色色的种族.

        除了地狱本身诞生出来的土著之外,在恶灵地狱里,还有相当一部分的魔鬼是由堕入地狱者的灵魂转化而来的。

        你很难指望这些生前因为犯下重罪会因为一个身份的转变就突然间地大彻大悟,死性难改这个词可不止是说说而已的事情。

        所以一般的情况下,他们生前是什么模样,死了以后还会是那般模样。甚至说,因为化身为了魔鬼的缘故,他们反而会把这种恶劣的本性变本加厉地加剧起来。

        而在地狱里,这种本性上的特异可是会显现在外貌特征之上的。

        就像是杀人无数的凶徒变化为的罪业魔是一副狰狞可怖,如同怪兽一般的凶残模样。造谣生事,传播风言风语的夜游魔是一副虚化的烟雾形态一样。很多魔鬼都会因为其生前的特性而地狱赋予截然不同的形态。比方说鲍勃眼前的这一个,她看上去可就没有前两者来得狰狞恐怖。

        用恐怖来形容眼下这个魔鬼,实在是一件不应该的事情。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词的话,那么鲍勃还是觉得妖娆可能会更合适一些。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女性。比绝大多数的荧幕女星都更加艳丽的面容天生就能给人以一种直观印象上的好感,而好到近乎夸张的身材,也足以让鲍勃这个宅男打心里眼生出熊熊的烈火来。

        虽然说额头两侧的犄角和反曲的蹄子看起来有些怪异,但是这对于本身就是魔物娘爱好者的鲍勃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如此尤物,鲍勃的第一印象当然是极好的。所以,当她满脸哀求地扑到了鲍勃的脚上,以一种楚楚可怜的方式对着他出切声哀求的时候,他的内心里立刻就是柔软了起来。

        这是颜值的力量,是颜值就是正义的一种体现。如果是一个糙大汉一样的魔鬼做出这样的事情的话,他未必会有什么犹豫的想法。但是,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性角色,却是由不得他不犹豫起来。

        一个柔弱的女性而已,想来对眼下的这一场战争是没有什么影响的吧。他这么想着,就已经是不由自主地把她给搀扶了起来。然后用一种极力掩盖自己心情的语气,对着她这么说道了起来。

        “别担心,有我在,你会没事的。”

        “人类?”嘴里这么嘀咕了一句,女魔鬼立刻就好像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整个人都像是没有骨头一般地倒在了鲍勃的身上,然后哀哀切切地对着他恳求了起来。

        “救命啊,大人。我不想死,我是无辜的。求求你救救我,只要您愿意救我,不管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她这么说着,身体上也是自然而然地付诸起了行动。那些色气满满的动作不说也罢。而面对她的这番动作,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阵势的鲍勃立刻就是忍不住地吞咽起了口水来。

        这种诱惑,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得多。而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也是露出了一副魂与色授的模样来。

        “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在我身边,你会没事的。”

        还没有彻底地**主宰的他说不出那种大包大揽的话来。他只能尽可能得做出保证,并且开始想方设法地用自己的身份在这其中做文章。

        在他看来,自己虽然是在和这些恶灵骑士一起行动。但是说到底,他们还是分属于两个不同阵营的。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如果操作得当的话,那么完全可以利用同盟之间的合作关系,借由**保护,互不干涉的原则来保住这个女魔鬼。

        只要他说这个女魔鬼是无害的,并且给她做出担保,那么就算是那些恶灵骑士们,也不会随便伤害她的吧。

        心里满是犹豫的他只能得出这么一个结论。而还没有等他把自己的想法给付诸到实践上,一直燃烧着火焰的骨爪就已经是伸到了他的面前,并且是毫不客气得,就把那个女魔鬼从他的身边拉扯了开来。

        这样的突动作让女魔鬼适时地出了尖叫,而这声尖叫也使得本来还有些犹豫不决的鲍勃立刻就下定了决心来。

        他认为自己有必要做一个英雄,去保护这样无辜的女性。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对得住自己这一身行头。所以当下的,他立刻就亮出了自己的武器,然后直接对准了抓住女魔鬼的那个恶灵骑士的脑袋,大声地威胁了起来。

        “放开她,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样的变故实在是出了很多人的预料。尤其是那个被他指着的恶灵骑士,更是在他的炮口下有些愕然地反问了起来。

        “你想要干什么?你难道想要救这个欲魔么?”

        “她是无辜的,放下她。你不能把她和那些家伙一样,如同杀死一只鸡一样地杀死!”

        “愚蠢的想法。”坚硬的指骨猛地卡住了女欲魔的喉咙,把她嗓子里的尖叫声硬生生地堵了回去。被威胁的恶灵骑士就已经是从自己的嗓子眼里出了沙哑的嘲笑声来。“你居然会认为一个魔鬼是无辜的?是什么给了你勇气,让你下这样的一个判断?是你可笑的正义感吗?还是说,你那根本按捺不住的肮脏龌龊的**?”

        这是一个很诛心的问题。虽然鲍勃很想义正辞严地呵斥他,告诉自己只是出于公愤,出于对弱势群体的保护。但是,内心里明镜一般的他其实很清楚,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

        正义?他说不出口来。而要让他承认自己是因为那些脏脏龌龊的想法才做出这样的举动,他又拉不下这个脸来。所以到最后,他只能以顾左右而言他的方式,色厉内荏地回答了起来。

        “你别管我是因为什么,这和你没有关系。总之,放开她。在我面前,你没有处置她的权力和资格!”

        “哈,我没有这个权力吗?”

        嘴上这么冷笑着,恶灵骑士已经是毫不客气地攥起了熊熊的地狱烈焰,在他手中的女欲魔身上燃烧了起来。

        对于这样的货色,他当然是不可能有什么怜香惜玉的想法。所以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个容貌姣好的女欲魔就已经是在他的手中彻底地湮灭了生机。

        不过,也许是出自于某种恶趣味的因素。他并没有彻底地把这个欲魔烧成灰烬。而是在竭力控制自己火焰的前提之下,把她那美艳的脑袋给留了下来。尽管这个脑袋在痛苦和恐惧的因素下变得有些花容失色,面目全非。但是依稀之间,还是能看出来几分本属于她的姿色的。

        而随后,就好像是丢篮球一样的,随手把这个脑袋往鲍勃的怀里一丢。这个刚刚上演了一幕惨剧的恶灵骑士就已经是很不客气地对着他挑衅了起来。

        “也许这样能让你记起自己的身份,联络员先生。我们谁更有处置她的资格,这或许会是一个最好的解释。对了,这个东西就留给你做纪念了。希望通过它,你能牢记住一个问题,那就是你的身份和你的位置。别像是一个傻子一样自说自话了。有些话,不是你想说就能说得了的!”

        狰狞的头颅砸在了鲍勃的身上,很快就被他用手接了下来。而在接住了这个刚刚还在对自己出请求的脑袋后,理智失控的他立刻就是五指一攥,像是捏爆一个装满水的气球一样,把它给整个挤炸了开来。

        血腥的场景刺激得他荷尔蒙急激增,而就在这种躁动的情绪驱动之下,他再也顾不得之前的种种顾虑,直接就吼叫着,对着恶灵骑士的方向开起了火来。

        加大化的特质钢铁装甲火力十足,除了由动力炉提供的能源武器之外,还有不少外部装载的重型火力。

        这些重型火力都是以核聚变动力提供的电磁推射为动力的,所以单论杀伤力的话,它们的杀伤力要远比普通的常规火力强大得多。

        史塔克的本意本想是利用这种技术给鲍勃提供足够的保护,顺带的,还能让他采集到一些关于地狱的有用信息。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次动用这样的大杀器,鲍勃却是把它用在了针对自己的盟友上。

        这样的结果可以说是始料未及的。而也就在这种谁也没有料想到的情况之下,那个一再挑衅鲍勃的恶灵骑士立刻就受到了狂风暴雨一般的打击。

        复仇之灵所赋予他的力量并没有办法让他很好的应付这种情况。所以也就是一个照面的事情,他就已经是被这种重型火力的覆盖摧残得支离破碎。

        不过,这也只是一个表面的问题。因为熊熊燃烧的地狱火表明,恶灵骑士所受到的伤害并没有他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严重。

        他是可以再生的,而这种再生的时间在地狱的环境之下,也只是一个一眨眼的问题而已。

        一眨眼,恶灵骑士就已经是在地狱火的包裹之中,完整无缺地回复了过来。而就在他完整恢复过来的一瞬间,他整个人就已经像是出膛的炮弹一样,杀到了鲍勃的眼前。

        钢铁装甲那坚实厚重的机体并没有成为阻挡住恶灵骑士攻势的理由。一记重拳挥出,哪怕是以钢铁装甲的分量,也是被如同一记漂亮的全垒打一样的整个地击飞了出去。

        此时此刻,恶灵骑士已经是没有任何手下留情的意思了。他如影随形,紧缀在了钢铁装甲的身后,丝毫不带间歇地对着他动了一连串的攻击。

        一记记重拳就这样雨点一般地砸在了他的身上,而每一次的重拳轰击都让钢铁装甲像是被卡车撞击到了一样,不断地出剧烈的轰鸣。

        尽管纳米金属有着近乎完美的减震功能,但是说到底它还是和著名的振金有一定的差距。所以,身在其中的鲍勃此刻完全是苦不堪言的。

        不仅要承受那种足以把他的心脏都给震爆的连续打击,而且还要忍受那不断在自己耳边响起来的警报声。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些过了他的极限了。

        要知道,本来以钢铁装甲的性能,想要对抗一个恶灵骑士就是有一些勉强的事情。再加上他本身就不是那种战斗方面的天才,所以在面对这种局面的时候,他越地感到了棘手起来。

        不是说不想反击,而是他根本就没有那个本事去反击。力量上的弱势是最直观的问题,而意志上的差距,也不是他一时间上头的愤慨能够弥补得了的。

        不是对手,再怎么说也不是对手。这不是漫画电影,会留给你一个弱者绝地反击的机会。所以从战斗的一开始,最后的结局就已经是注定了下来。

        可以说,如果任由恶灵骑士继续这样攻击下去,那么哪怕就是以钢铁装甲的防护性,也是免不了会有被击破的时候。而到了那个时候,鲍勃就只能直面恶灵骑士的强大武力了。

        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这肯定是不言自喻的事情。而就在这种惨剧快要生的时候,彼得的身影已经是出现在了恶灵骑士的身后,并且直接把他动攻击的拳头给拿捏了起来。

        “你在做什么?难道说你想要杀了他吗?”

        “是他先动手的,阁下。”尽管有着非常正当的理由,但是当彼得这样质问起来的时候,恶灵骑士还是老老实实地停下了手来。

        他不敢在这个时候随意造次,因为他很清楚,得罪彼得和得罪这个政府的联络员那完全就是两回事情。最简单的一个比较,就是对于这个政府的走狗,他能按着他打。而面对彼得,他就只有摇尾乞怜的份。又不是脑子被地狱火烧坏了,他怎么可能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所以理所当然的,他把事情的主动权交了出去。

        而在这个问题上,彼得早已经是有了计较。

        他并非是没有看到之前的情况,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也完全是为了防止事情的进一步恶化而已。从他的角度去看,鲍勃所受到的教训已经是足够了。所以,这场闹剧自然是没有必要再进行下去了。

        “你先去执行任务,这里交给我。”

        一句话打走了恶灵骑士,彼得就蹲在了鲍勃的面前,拎着他的脑袋把他给提了起来。

        这样的体位让鲍勃有了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但是更让他感到耻辱的,却是彼得接下来的一句话。

        “那么,做一个英雄的感觉怎么样?为了救一个罪恶满盈的欲魔,让自己沦落到这样的一番地步。你就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

        a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