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小国崛起 暗藏杀机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小国崛起 暗藏杀机

        彼得.帕克带领着他的恶灵骑士在恶灵地狱里全面开花,而他的这些动作,自然是逃不过那些有心人的眼睛。

        可以说从一开始的时候,然德基尔就已经是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而也正是因为对他的行动了若指掌,他才越地感觉到这些人类所带给他的威胁。

        他试想了一下,如果他对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的话,那么最终等待着地狱的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后果非常的可怕。

        人类的征服欲和破坏欲并不比魔鬼来的少上多少。之所以之前一直是地狱在入侵人间,说到底还是因为魔鬼们掌握了主动权。

        利用自身的魔法力量以及入侵人间的经验,他们很容易就能完成对人间的大规模入侵。而相反的,人类对于地狱世界的认知匮乏,则很难支撑他们对地狱的入侵。

        对于人类来说,这是一种非常稀有和珍贵的知识。而从最古老的时代开始,这种知识都只是掌握在极少数人的手中。

        古老时代的那些祭司们,那些掌握着魔法力量的法师们。他们或是地狱力量的既得利益者,需要靠着维持地狱的神秘性来维系他们本身的权威,所以他们并不愿意把这样的知识给共享出去。

        再或者就是,一些有识之士认为,以人类在冷兵器时代的力量,根本无法和地狱里的魔鬼为敌。盲目地把这种知识散播出去,只会让人类因为面对无法战胜的敌人而陷入到彻底的绝境。

        古一法师就是后面这种观念的持有者。在过往的数百年里,她一直保守着有关于地狱的秘密。于她而言,她是宁愿以自己一人之力去对抗整个地狱,也绝对不愿意轻易地把有关于地狱通道的消息给泄露出去的。

        她一直都认为人类没有准备好。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地狱单方面地撕破了和她的协议,把魔掌伸到了人间之中,她都未必愿意和人类进行合作,并且实施如此危险的行动。

        她是迫不得已,但是哪怕是迫不得已的,她也已经是拿出了足够精密和严谨的设计来。这是最让然德基尔忌讳的地方。他对于人类的威胁从来都是高估的,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估计还是过低了一些。

        人类的威胁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大,而这种想法的出现也让他越地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他必须要让自己的计划圆满地在这场战争之中得到实现,否则,人类的进驻将成为所有地狱的心腹大患。

        在这个前提之下,他不介意和恶灵地狱达成合作上的一致,在忍痛割让部分利益的前提之下,共同享有对人间的未来主权。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是更希望事情能够按照自己计划中的那样走。

        鹬蚌相争,他这个渔翁得利。这才是对他以及他所在的焦灼地狱最有利的结果。不过凡事不可强求,顺其自然才是最聪明的选择。而在这一点上,老谋深算的然德基尔自然是表现的游刃有余的。

        哪怕是他清楚,地狱里的状况如火如荼,稍微一个一走神,就可能是一个天翻地覆的情况。但是他还是选择在这个时候抽身而退,在只保留住少部分的信息联络的情况下,全方位地抽调开了对恶灵骑士乃至整个人类军队的监控。

        这看起来是没有必要的,但是然德基尔却认为这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将要面对的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角色。而在面对这个角色的的时候,他又该怎么样才能做到有备无患。

        人间,欧洲,已经成为拉托维尼亚国王的维克托正在谨慎地审查着和新纪元公司有关的一切情报。

        时至今日,拉托维尼亚已经有了天翻地覆一般的变化。其中最主要的变化就是,这个国家已经摆脱掉了以往那种贫穷落后,日薄西山的形象,开始逐步成为一个经济达,人民富有,国力强盛的区域性强国。

        也许单拿出去,他还没有可能和那些老牌资本主义强国比较。但是既然是要对一个国家的实力做出评价,那么单单看表面上的东西可是下不了准确的结论的。

        没错,拉托维尼亚距离真正的强大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要走。别说是什么东方大龙,北极熊,白头鹰这样的世界三极了,就算是法国和德国这样的欧洲大国,都有全方面碾压他的实力。

        听起来依旧不堪,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改变。但是这却并不能改变拉托维尼亚正在更加强大的事实。

        如果说之前的拉托维尼亚,是欧洲最贫穷和落后的地方之一,是整个欧洲四十五,不,四十四个国家和地区的倒数几位。那么现在,你完全可以把它看作是仅次于德国和法国的欧洲强国。

        国情上,掌握着整个拉托维尼亚的维克托摒弃了以往那种闭关锁国的愚蠢国策,开始大力拓展整个拉托维尼亚对外的交往和交流。优厚的人才待遇和足够丰厚的外交诚意,足以让拉托维尼亚在引进新鲜血液的同时,也和周围的绝大多数国家建立起友好和睦的关系。

        经济上,大型核聚变能源的建立足以为整个拉托维尼亚带来丰厚的利益。在这个美利坚把持着方舟动力炉不轻易外泄,亚洲和俄罗斯卡住传统能源渠道的前提之下,一个能为整个欧洲供能的心脏是欧盟所有成员国都乐意看见的事情。

        尽管这个欧洲能源心脏的位置饱受许多老牌国家的诟病,但是在外交手段的作用之下,拉托维尼亚还是保住了这个属于自己的这个金矿。而既然是金矿,它所带来的利益自然也是不菲的。

        除了欧盟各成员国为了获得能源而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之外,如此巨大的经济能源项目也为拉托维尼亚人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就业机会。

        年轻人不需要远走他乡,就能获得一份回报丰厚的工作。他们自然不会选择远走高飞。有了年轻群体的回归,国家经济消费足以得到飞的增长,而消费又会回馈反哺到国家的各行各业上,再加上国家已经形成了以能源为核心的产业核心群体。百废俱兴,一个国家的经济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当然,蒙着头展经济肯定是不够的。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政治以及军事上的展也是不可避免的问题。

        而在这方面,维克托早先树立起来的国策就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

        以能源作为交涉条件,拉托维尼亚轻而易举地就能在欧盟中拉扯出一溜为他摇旗喝彩的小弟来。而在欧盟本身就是一个成员复杂的大家庭的情况之下,哪怕许多国家有心想要阻止拉托维尼亚的崛起,也根本无法在明面上做出什么过分的动作来。

        欧盟里的这些国家,单拿出来的话在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话语权可言了。整体局势颓废的他们只有抱成一团,才能和那些大国强国掰掰腕子。所以,尽管大家都清楚自己身边的这些兄弟姐妹是心怀鬼胎的。但是,只要你还没有铁着心地想要脱离欧盟这个大家庭,那么在很多情况下,你就必须要顾忌到欧盟内部的声音。

        维克托找来的这些狐朋狗友足以让他在欧盟内部出足够响亮的声音来。而也正是因为顾忌这些声音的缘故,欧盟的那些老牌强国们才只能放任拉托维尼亚在政治以及军事上进行展。

        有钱,又有资源。只要没有人给你下什么绊子,那么想要把这两者展起来并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情。背靠大树总是好乘凉的,在欧盟这棵大树底下,一个掌握着能源命脉,经济实力雄厚,凭借着高的政治手段行走在正确道路上的东欧国家想要崛起,几乎是不可能被阻挡的。

        而从这个角度来看,锅里蒸蒸日上的拉托维尼亚也已经不是作古了的英国,或者依旧荒诞的意大利所能比拟的了。哪怕是和法德两国比较,在长远的展状况上考虑,它也依然是这两个老牌资本国家的有力竞争者。

        欧洲今天也许是这两个大爷说的算,但是过了今天会是谁说的算,这种事情谁又能肯定呢。看好法德两国的人很多,但是在拉托维尼亚身上下注的人也不少啊。

        总之就是一句话,那就是拉托维尼亚的前途是被很多人看好的。而既然这些人这么看好他,那么自然的,占据了欧盟最大两块蛋糕的法德两国就会把拉托维尼亚视作一个必须要重视的竞争对手了。

        毕竟,你要知道欧盟这块大蛋糕以前是怎么分配的。

        最开始的时候,在雨露均沾,为所有欧盟国家分奶油的前提下,剩下的大干货其实是由英法德三个国家共享的。

        依照国家势力,德国占据了最大的一块,法国和英国紧随其后。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惯了日不落帝国老大的缘故,英国总是在这种利益分配上有着不小的牢骚。三个国家过往的过节总是让它以为自己在这种利益分配方面吃了大亏。哪怕是德法两国都有意地让利于它,它还是贪心地想要更多。

        就这样,欲求不满再加上国家实力的衰退不足以支撑起欧盟内部分奶油的现实。英国终于是成为脱离欧盟的第一个国家。而也正是因为它的退出,使得原本还算是完满的分蛋糕行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洞。

        脱离了欧盟这个大家庭,还想从这个大饭桌上拿蛋糕吃,你是在白日做梦吧。所以尽管英国在事后叫苦不迭,想要补救,他的这份蛋糕还是空了出来。

        多出一份蛋糕,那么肯定还是要在内部消化掉的。而这份蛋糕该由谁消化,这却一直是一个比较严肃的问题。

        有没有这个肚量是一个问题,怎么吃下去而又不让这一大家子人反感,这又是一个问题。

        法德两国是有这个胃口和计划的,但是因为彼此之间的顾忌,他们一直都没有怎么大动干戈。再加上英国的事变,两个国家很大一部分精力都被牵扯了过去,所以这份蛋糕也就几乎是被给这么搁置在了这里。直到,拉托维尼亚的崛起。

        毫不客气的说,拉托维尼亚是有那个资格来继承这份曾经属于英国的政治资产的。政治上,其他国家都不愿意自己原来的两个老大更加的强大,他们迫切需要第三方的制衡来保证他们的利益。

        而国力上,也只有拉托维尼亚这种掌握着能源命脉的经济大国,才能支撑得起享用这份蛋糕所要付出的代价。不像是意大利,心有余而力不足。

        可以说,拉托维尼亚取代曾经的英国,成为欧盟的第三把交椅,那是众望所归的事情。但是,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德国和法国都不会希望这样的事情展成一个既定的事实。

        他们需要扼制拉托维尼亚的上升趋势,需要对拉托维尼亚进行一定的控制。而就在这种需求之下,代表着财团的资本家们主动地挺身而出,开始粉墨登场了起来。

        他们向两国的高层提供了一个意见,那就是通过资本的置换来渗透拉托维尼亚的高层,从而完成对其决策层的架空和把持。

        别小看了这一招,事实上很多欧洲的小国都已经成为了这一招下牺牲的羔羊。毕竟,对于一个国家总资产可能还不如一个企业一年净利润的小国家来说,敌人打过来的糖衣炮弹很可能就是致命的诱惑。

        拉托维尼亚不是一般的小国,但是资本家们相信,没有他们用金钱渗不透的墙壁。一个还在施行封建君主专制的国家,论起内部的廉洁和坚定,肯定是比不了那些更先进的皿煮政权的吧。连皿煮政权都能被他们渗透的千疮百孔,他们可不认为这个国家会有什么例外的地方。

        资本实力的出招可谓是暗藏杀机。但是维克托却已经是在他们出招的时候,就已经是看透了他们的招数了。

        他见招拆招,利用自身的优势提出了一个无法让资本财团拒绝的要求,那就是他必须要有足够优质的项目,他才肯进行资本上的置换。而在这方面,能够满足他要求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新纪元公司所拥有的一切。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