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眼光所见 不速之客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眼光所见 不速之客

        把自己所拥有的资产和新纪元公司做对等,这其实是维克托一厢情愿的事情

        认真来说,从资产、规模以及用户等许多方面作比较的话,新纪元公司的资本是要过维克托的资产的。毕竟新纪元公司的背后是财力雄厚的北美财团,光是这一点,他就比一穷二白起家的维克托要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但是如果是从国家利益的角度上来看,新纪元公司的产业资本却又很难说是凌驾于拉托维尼亚的资产之上的。

        能源是现代国家的主血管,是人类生活离不开的命脉。论起重要性,属于战略性产业的能源绝对在代表着医疗保健的民用产品之上。而如果让国家的高层决策者进行选择的话,那么把能源掌握在手中,就是他们唯一会做出的选择。

        只有白痴才会把自己国家的命脉拱手相让,在这一点上,哪怕是昏君、暴君,也是绝不会例外的。

        所以,当维克托提出愿意以国家命脉产业对新纪元公司的资产进行交换的时候,很多人在暗骂他愚蠢的同时,也都是忍不住动了心的。

        要知道,新纪元公司虽然是罗斯柴尔德的禁脔,是他眼中的重中之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能搂着这家公司的一切去吃独食。

        毕竟,如此特殊的一家公司想要展,想要扩散到各个阶层中去,没有那些当权人物的放行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想要让他们为这家公司的展大开绿灯,那么,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利益共享者就是一件不可避免的事情。

        资本家的常规手段就是通过实质性的利益来把这些人绑在自己的身上,新纪元公司自然也不会例外。可以说,除了捏在奥创手中百分之六十七的绝对控股权之外,其他的股份都已经通过抵押给银行或者是股份置换的方式,交换成了有着切实保障的利益纽带。

        奥创当然不可能把自己手里的股份给交换出去,但是这些掌握着新纪元公司股份的资本家以及那些有着国家背景的银行们,可就不在乎这一点了。

        对于他们来说,如果能用简单的利益交换到一个国家的命脉的话,那么这笔生意绝对可以算是稳赚不陪的。而既然这笔生意是稳赚不陪的,那么他们自然不可能在决定的时候有太多的犹豫。

        这就是新纪元公司的资产名目如此顺利地被摆在了维克托面前的原因。

        也许在别人的眼中,维克托所扮演的拉托维尼亚国王是一个十足的蠢货。但是在维克托看来,这些把新纪元公司的股份拱手相让的家伙,才是真正的蠢货。

        新纪元公司的产品维克托是有所了解的。别忘了他的身份,除去这些里里外外的身份之外,他可是还有着一个科学家的身份在。而单单从他能开出核聚变项目的资历来看,他的科学水平就已经算得上是世界顶尖的了。

        以一个顶尖的科学家视角去看,他可以肯定地说,新纪元公司拳头产品纳米卫士所采用的技术,绝对是领先于世界一整个时代的。

        毫不客气地说,这是能够切实改变世界的技术。而拥有着这样一个能在方方面面都起到巨大作用的技术,却偏偏要借用一个医疗保健品的名目作为掩饰,通过商业手段去把它扩散到全世界范围之内。他实在是很难相信,这一切的背后推手没有什么特别巨大的欲求。

        他是一个阴谋家,所以他一点也不忌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而既然他都这么做了,那么自然的,他也就把在这背后进行操作的财团看作了和自己一样的货色。

        他们在行为上是有共同之处的。因为他们都是在通过某种蚕食的方式来对这个世界本身进行渗透。动作相同,那么很难说他们的目的会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维克托很愿意相信,这些财团们打着的主意是和自己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而既然如此,那么他可以很肯定地说,他们之间的关系绝对就不可能和睦得起来。

        一山尚且不能容二虎,更何况他们这些打算控制整个世界的阴谋家。所以在对新纪元公司背后的意图有所猜测之后,他就已经是开始准备起了针对这些同行的动作。

        控制股权,让自己成为这个公司,乃至整个财团中分量举足轻重的人,这只是他计划中的第一步而已。接下来,他的打算就是让自己能够更多的接触到这家公司背后的东西,最好是能和那些拥有决定权的大人物打个照面。

        只要能有所接触,那么他相信,以他手中所掌握着的鬼祟伎俩,这些凡人们是根本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去的。

        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比吞噬一个对手的资产,壮大自己的力量更有意思的事情了。他总是沉迷于这种带有残酷竞争性质的游戏。只要他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他总是会乐此不疲地把这个游戏玩下去。

        拉托维尼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而新纪元公司,就是他眼中的第二个。

        可以说,他已经是做好了准备,详细地布置起了这个计划后续的每一个步骤。而就在他打算推动这个计划的运行,让这场游戏逐渐走向高潮的时候,一个意外的消息却是打破了他的这个兴致。

        来自地狱的消息。这是他不得不重视的事情。所以哪怕心里再怎么怨怼,他还是暂时放下了手中的计划,开始应付起这个突然其来的问题来。

        来自焦灼地狱的特使——然德基尔,这可不是什么可以随便应付的存在。先不说他在地狱里的权势,威名,光是他背后所代表的那个人物,那个叫做撒旦的地狱主宰,就不是维克托可以轻易忽视的存在。

        维克托虽然狂妄自负,但是他可不是那种眼高于顶的傻子。他知道自己这个地狱主宰的位置有多大的水分,知道自己和那些远古时代就存在的老魔头相比,到底还有多大的距离。说句实在话,连当初的墨菲斯托他都有些不如,更何况是地狱主宰中最强大的撒旦相比?

        所以,只要是他不傻,他就绝对不会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随便地得罪这种危险的角色。

        当然,如果硬要说的话,他之前其实已经是得罪过他们了。最对焦灼地狱动进攻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是打了撒旦的脸面。自从撒旦入主地狱以来,还没有哪个地狱之主敢做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墨菲斯托,也不敢明面上如此地去挑衅他。维克托是第一个。

        这是一个明晃晃的前科,而有着这个前科在,焦灼地狱会选择用怎么样的方式来对待他其实都不奇怪。哪怕说下一刻,然德基尔站在他的面前代表撒旦对他公然宣战,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他并不认为以智计著称的然德基尔会做这样无谋的事情就是了。

        想要开战,那么直接开打就好,这样还能起到一个攻其无备的作用。没有理由说,他因为开战问题而专程地要跑到自己的面前进行宣告。这不符合地狱的一贯风格,也不符合然德基尔本身的定义。

        所以,维克托几乎可以断定,他这次来是另有图谋的。而到底是什么样的图谋需要他动用这种在地狱里堪称少见的外交手段呢?他的心里已经是有了一定的猜测。

        拉托维尼亚王宫的密室里,被指引而来的然德基尔终于是见到了早已经是等待着他到来的维克托。

        而面对这位新近崛起的地狱之主,哪怕是然德基尔也不得不保持一个基本的礼貌。所以他当下就恭敬地弯下了腰,并且对着维克托出了这样的问候来。

        “代表我主向您出问候,尊敬的地狱主宰者。”

        “闲话少说,然德基尔。说说看吧,你到我这里来,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和地狱的家伙打交道,维克托从来不喜欢玩那些虚头巴脑的手段。所以他直入主题,一开口就已经是问起了然德基尔的来意。而面对他这样直接的一番问话,然德基尔当下就是笑了一笑,然后就已经是开门见山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来。

        “我来这里是有两个,地狱主宰者。第一,我想要代表我主,向您询问关于战争的事情。擅自动对我主所在地狱的战争,这可以看做是对我主的公然挑衅。如果阁下不愿意给出一个合适的交代的话,那么我想,我们两个地狱之间就应该是可以真正地兵戈相向了!”

        “这件事我会给撒旦一个交代的,但不是现在。说说你的第二个目的吧。在我听完这个目的之后,我会给你一个你想要的答案的!”

        维克托并没有简单地被然德基尔给恐吓住。就如同他之前所考虑的那样,如果然德基尔真的是想要以战争手段来解决问题的话,那么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对自己起通知。他必然是另有图谋的。而在了解这个真正的图谋之前,他若说自乱了阵脚的话,那么才是真正地落入到了他的圈套之中。

        他还没有这么傻,所以自然的,他提出了把一切押后再说的决定。

        而面对他这样的一个要求,然德基尔也只是无所谓地笑了一笑,随后就说出了这么一番让他不得不重视的话来。

        “好吧,既然阁下你这么说,那么我也就只好开门见山了。”

        “先,就是一个关于阁下一系列动作的问题。不知道阁下瞒着地狱里的诸位主君,偷偷地在人间里做下这么多事情,是不是有些不可告人的企图呢?”

        然德基尔的问话让维克托不由得就是心里一沉,然后立刻就有了一种大事不好的感觉。

        要知道,他之所以会在自己的势力如此空虚的时候还去撩拨焦灼地狱,无非是想要利用战争来转移这些地狱君主们对他动作的关注。

        毕竟,他一个刚上位的地狱主君肯定是免不了被这些老魔头们觊觎的。如果他什么都不做,那么也只是放任这些老家伙们把自己的触手伸到他的地盘上去。到头来,还是免不了要被他们现自己的动向的。

        既然如此,那么他还不如干一票大的,用一种夸张的手法来释放出一个虚假的信号,让这些家伙的注意力暂时地转移到其他的地方去。

        虽然说这么做很难一直把这些家伙瞒在鼓中,但是只要能拖延上一阵,给他争取一点时间,那么对于他所谋划的一切也是能起到决定性作用的。

        他是这样设想的,至于这之后可能会给他带来的后果,说句心里话,他还真的不怎么在乎。

        地狱,本身就对他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和成为地狱的主宰者相比,他甚至觉得做拉托维尼亚的国王更加有意思一些。虽然说,地狱主宰的身份有可能让他借由地狱的力量来统治整个人间,但是很清楚这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人存在着的他,却一点也不认为这种事情有什么可以实现的可能性。

        史密斯周是他心头的一座大山,一个几乎无法翻越的障碍。在不可能有办法去对付他的前提之下,维克托可不敢生出任何不该有的心思。

        所以,他对于地狱的定位一直都很坚定。那就是一个一次性的工具,一个用来完成史密斯周所布置的任务的前提条件而已。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点也不在意自己地狱的根基,在这种时候还肆意开战的原因所在。

        只要能完成史密斯周给他的任务,那么对于能随手把他推上这个位置的史密斯周来说,给予他更丰厚的回馈那还不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这样的一个想法,是维克托的动力所在。只是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所释放出来的这个烟雾弹,居然会这么容易就被人给看穿了。

        一时间他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本着没有证据就没有言权的原则,他还是在这个时候硬着头皮否认道。

        “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你想要在这个时候装傻吗,阁下?没关系。我会有办法让你承认这一切的。不过在这之前,我还希望你听一听我的另外一个情报。关于恶灵骑士和人类的。对了,你对于恶灵骑士的动向有什么了解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