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秘密警察 各怀鬼胎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秘密警察 各怀鬼胎

        盟友是用来干什么的?

        一般情况下,一般人的回答可能是盟友就是拿来出卖的。当然,这话其实也没有什么错。毕竟因为利益媾和在一起的人最终也难免会因为利益而分道扬镳。不过,出卖说到底还是同盟走到最后才会做出来的选择。所谓的同盟可不是仅仅为了一次出卖彼此的机会才建立起来的。那样的话实在是有些太对不起这中间的付出了。

        相互利用,这才是同盟之间的常态。而对于美国军方来说,想要让这次战争中的敌人彻底地被打断脊梁,沦为自己的走狗。那么还真少不了自己那些盟友的支持。尤其是恶灵骑士的存在,更是他们眼中的重中之重。

        至于为什么会这么说呢?这就要举一个例子来说明了。

        二战时候的德国纳粹针对犹太人的举措,这对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对当初那段历史有所了解的人来说都不会太陌生的。六百万犹太人死在那场战争之中,这固然是一件让人惋惜的悲剧。但是却也忍不住让人在想,为什么这些犹太人会任由屠刀落在自己的身上而不去做任何的反抗。

        原因很简单。一方面是因为犹太人只是一个种族,而并非是什么国家。没有军事力量保护的他们面对运转起来的战争机器时,本身就没有太多的抵抗力量。

        在正面较量上,他们毫无还手之力。而在私下里,他们更是被德国人的手段折磨的胆气丧尽,除了如丧家之犬亡命奔逃之外,再也没有任何抵抗的可能。

        而到底是什么手段能够这样瓦解犹太人的斗志呢?说到这里,就不得不介绍一下盖世太保这支特别军队了。

        有人会把盖世太保和党卫军混为一谈,其实真正的情况应该是盖世太保只是纳粹党卫军旗下的一支特别军队而已。

        党卫军是专门保护纳粹党所有高层,负责反刺杀、情报收集以及政风监察的治安部队,是纳粹党自身的宪兵单位。其主要负责对内治安问题,而在这方面,党卫军的权限非常之高。

        不仅有专门的参谋部作为脑,还有人事和财政的独立管辖权。甚至说因为纳粹上层的纵容,他还专门分划出了拥有武装力量的武装党卫队。而这支队伍也就是二十世纪最名声在外的精锐作战部队。大名鼎鼎的第三装甲师骷髅师就是其中的一员。

        而盖世太保则不同。盖世太保并不在武装党卫队之列,严格来说,他更应该归属于党卫军旗下特别行动队,隶属于纳粹国家安全部第四局,秘密警察局。盖世太保本身就是德语国家秘密警察的缩写音译过来后的名字。而也正是这么一只队伍,把整个欧洲的犹太人都拉拽到了恶梦之中。

        看过辛德勒的名单的人都知道,纳粹在犹太人身上到底犯下了怎么样的恶行。而这还是只你作为旁观者所得到的体会。如果你身在当时,那么你的这种体会就会变得更加深刻。而如果你是一个犹太人,那么你大概也只有惶惶不可终日这一个感觉了。

        盖世太保的搜捕是无所不至,无所不为的。就像是狡猾的猎犬狩猎一群兔子一样,一旦被他们闻到了你的气味,那么你也就只有被他们顺着气味寻上门来,然后在他们的爪牙下流血至死这一个下场。

        不仅仅是犹太人,那些胆敢包庇犹太人的良善者也会被他们毫不留情地撕成碎片。可以说,他们是在用恐怖威吓着所有想要和他们作对的人,而他们的行为也落实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恐惧是会让你的敌人彻底地瓦解掉斗志的。

        很少有人能逃脱得了盖世太保的搜捕,也很少能有人从他们的手底下活过来。他们就是噩梦本身,最起码的说,对于当初的犹太人就是这样的。

        而如今,美国军方的想法就是复制当时的情况。

        正面战场上,他们会利用自身所掌握的大杀伤性武器摧毁整个地狱可能存在的有生抵抗力量。而在私下里,他们则会借用恶灵骑士那针对魔鬼的敏锐嗅觉,去清扫那些可能存在的隐患。

        关于斗争,东方的一个军事学家说过这么一番话。那就是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

        地狱里固话的阶级把大多数和一小撮分划的非常清楚。那些下级魔鬼就是可以团结的大多数。而那些往日里高高在上的上级魔鬼们,就是要被打击的那一小撮。

        分析人员分析的很清楚,对于那些往日里一直被统治的下级魔鬼来说,他们才不在乎统治他们的人到底是上级魔鬼还是他们人类呢?只要以强大的力量和绝对的恐怖震慑住他们,让他们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怎么样的存在,那么他们就会比温驯的家犬更加地驯服于他们的统治。

        而相比之下,那些上级魔鬼才是对他们真正有威胁的存在。

        人类的入侵无疑是把他们从统治者的宝座上赶了下来,而不甘心核心利益受损的他们在经历过初期的打击之后,必然会振作起来,重新地招兵买马,来和人类做对。而以上层魔鬼对下层魔鬼以及恶灵的绝对统御权来看,只要是他们愿意,他们是必然可以从这基数庞大的下层魔鬼之中拉扯出一支足够给他们造成巨大麻烦的军队的。而如果放任不管的话,那么纵使是以美国军方的强大,也难免地会被拉入到持久战争的泥潭之中。

        这是美国军方在叙利亚的时候就已经吃透了的苦头,所以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愿意让事情展到这样的一种地步。而自然的,在这个时候,能够狩猎魔鬼的精锐部队就成为了必要的协助。

        没有比恶灵骑士更适合狩猎这些上级魔鬼的存在了。他们的力量强大,让他们不管是面对多么强大的魔鬼都有一战之力。而对罪恶的敏锐感知,也能让这些上级魔鬼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没有任何的藏身之地。

        只要恶灵骑士全面运作起来,那么这些上级魔鬼就会如同丧家之犬一般惶惶不可终日。连逃命都很难做到的他们想要在这种大局未稳的时候拉扯出反旗,反抗美国军方的入侵,根本就是痴心妄想的事情。

        可以说在这方面,史塔克政府真的是已经做出了万全的准备。而面对他们这样的安排布置,彼得和他麾下的恶灵骑士们,也是不遗余力地配合了起来。

        虽然说彼得并不希望看到美国军方真的把地狱把持到自己的手中,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会在这个时候不知轻重缓急地给他添上什么堵来。

        地狱的体量摆在这里,单靠他们中的任何一方都不可能对地狱造成什么绝对性的影响。也只有像是现在这样,他们才能有步步蚕食,瓦解掉整个地狱的可能性。

        所以,明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在帮助史塔克壮大他的力量,为自己未来的反戈一击增添不必要的麻烦。但是彼得还是没有任何其他选择的,必须要这么做。

        他的计划是把史塔克清扫出局,这一点是不会变的。但是就时机来说,现在却并不是最合适的时机。所以他还在等待,还在继续苟合。而就在他开始这样的行动,如同一张撒下去的大网,不断地打捞那些上级魔鬼的时候。在另一边,另一个同盟里,却是慢慢地浮现出了不和谐的声音。

        然德基尔对于维克托长久以来不做任何反抗的举动已经是充满了意见。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对维克托提出抗议,表明他对维克托消极态度的不满了。但是维克托却始终是一副稳坐钓鱼台,隔岸观火的模样,似乎是一点也不把这样的损失放在心上。

        这样然德基尔心中气急,因为他根本没有想到居然会有人对自己的损失这样的漠不关心。而在气急之余,他却又是免不了地有些担心,这会不会是维克托现了什么,然后打算坐山观虎斗的表现。

        心里有鬼的人总是免不了疑神疑鬼。当然,他自己也知道,光是这样疑神疑鬼地进行猜测,肯定是得不出什么实际的结论来的。所以干脆的,他就放在了自己在地狱里的布置,再一次地跑到了人间来。

        而当他再一次地站到维克托的面前的时候,他立刻就摆出了一副义正辞严的模样,对着维克托质问了起来。

        “主宰阁下,我能问一下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吗?你的地狱已经被人类的军队轰炸成了一片废土,你的城市都已经在他们的武器之下化作了废墟。数以千万计的子民丧生在了他们的手下,而且还有更多的人正在被他们所奴役。而你在做什么?你还坐在自己的这个王座上,玩什么国王扮演的游戏。”

        “你是打算放弃抵抗了吗?如果是的话,那么请你把地狱的权柄给交出来。与其让地狱在你这样的不抵抗中彻底地沦陷,那么还不如让我来掌控者它,和敌人来一个鱼死网破的好。地狱从未为奴,以前没有过,今后也不会有这么一天。我想要是你的那些手下们知道了我的想法的话,他们也一定会赞同的吧。”

        “你想夺走我的权柄?”

        一声冷笑,维克托在摩挲着自己的权杖之余,就已经是彰显出了自己那继承自墨菲斯托的强大魔力。而面对这样的魔力威压,纵使是然德基尔这样的传奇人物,也难免有了一种近乎窒息的感觉。

        他虽然强大,但是却还不到能够挑衅地狱主宰的地步。所以立刻的,他就为自己之前的言行付出了代价。

        尽管说,因为还不想和撒旦为敌的缘故,维克托没有对然德基尔下什么杀手。但是该有的惩戒,却还是一点也不会少的。

        黑暗魔力涌动之下,然德基尔已经是吃尽了苦头。而眼看着然德基尔在近乎没有抵抗的情况下被自己的黑暗魔力所严惩,不好把事情做绝的维克托也只能冷哼一声,把力量收拢了回来。

        “我要做什么,还不需要你来指挥。如果你想要夺走我的权柄的话,那么就光明正大地来抢吧。能抢走,地狱的权柄让给你也未尝不可。但是如果你没有这个本事,那么你也就别怪我不给撒旦面子了!”

        这样的警告实在是让然德基尔很难满意。他放开一切防御吃透了苦楚,可不是为了听这么一番废话的。所以立刻,他就龇牙咧嘴地怒视起了维克托,并且对着他毫不客气地说道。

        “这就是个阁下合作的诚意吗?如果是的话,那么请恕我直言,我根本看不到一点阁下的诚意所在。如果阁下你这么继续下去的话,那么我也只能转告我主,让他终止和阁下之间的合作。”

        “你不用威胁我,我还不怕这么点威胁。”

        摆了摆手,维克托显然不相信然德基尔的这番说辞。当然,他也知道自己在这种事情不能继续一意孤行。既然是合作,那么他多多少少还是要拿出点诚意来的。所以在一番沉思之后,他到底还是对然德基尔说出了自己的一些打算来。

        “我没有任何的动作是因为我的动作都放在了人间里。就像是地狱是我的大本营一样,人间也是这些人类的大本营。我会在人间制造骚动,逼得他们不得不把精力放回到人间上。而在地狱里,我也安排了一些后手,来拖延他们的动作。”

        “等到了他们尾不能两顾,只能回防救援的时候,才是我骤然难,一举把它们彻底消灭的时候。这是我的打算,而在这个基础之上,你只要做好你承诺的就足够了。至于其他的事情,还不劳你这个外人来关心!”

        维克托这一番说辞说的是有理有据,让人信服。哪怕是然德基尔这个心存疑虑的人,也是在一时之间挑不出什么刺来。

        当然,从维克托的反应里他就看得出来,维克托不是那么轻易会放弃自己权柄的人。所以他也并不怎么怀疑维克托的这番说辞就是了。

        事情还在他可以接受的范畴之内。所以当下的,他就躬了躬身子,对着维克托这样回应了起来。

        “既然如此,我会按照约定行事。剩下的,就只看您的好消息了,阁下!”

        “当然,自然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心怀鬼胎的两人相视一笑,就已经是达成了默契来。而他们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才心知肚明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