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妹妹在行动

第十章 妹妹在行动

        长岛的庄园别墅。

        奥罗罗和周易开始准备进行牵手以上场景,而这时急促的电话声突然响了起来。

        不爽地骂了yi句,周易正要继续。奥罗罗却好似触电yi样推开了他,从yi地的衣物中摸索到了自己的手机。

        她看了yi眼,对着周易说道:“学校出事了,是琴的电话,安全电话!”

        即便此刻周易已经欲火缠身,但是他还是理智地控制了自己的行为,因为他知道在奥罗罗心中,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校是什么地位,那是如同家yi样的存在,他没必要为了yi时的让奥罗罗对自己产生什么不好的印象。

        带着有些浓重的喘息声,奥罗罗接通了电话。

        “琴,怎么了?出了什么问题。”

        “奥罗罗是你吗,你的声音有点怪?”琴听到了声音,沉默了yi会,方才回应道。

        “咳咳,没什么,只是有些。。疲倦,学院里到底怎么了?”奥罗罗慌乱地掩饰这自己的呼吸,同时转移起了话题。

        “奥罗罗,是夏芮丝。。”话音刚落,yi边的周易立刻抢过了手机,“告诉我,琴,夏芮丝怎么了?”

        电话里立时没有了声音,直到周易再次呼叫了yi遍,电话里才响起琴。格蕾的声音。

        “易,你怎么在那里?”

        “这不重要?告诉我,琴!夏芮丝怎么了?”

        琴。格蕾停顿了yi下,才从电话里回应道。

        “夏芮丝和两个学生从学院里消失了,我试着调查了他们的踪迹,但是还没有什么收获。周易,你和奥罗罗yi定要马上行动,如果他们出了什么问题,那么yi切都晚了!”

        周易听到听到琴。格蕾的话,并没有立刻行动起来,而是对着电话说道:“琴,你在学院里面待命,我会解决这件事情的。相信我,我会毫无损地让她们回来的。”

        说完,周易就挂上了电话,转身对着奥罗罗说道:“亲爱的,呆着这里好吗?就像你答应我的那样,这次让我来解决。”

        看到奥罗罗点头,周易飞地穿上了衣服,走出卧室来到阳台上,然后猛地蹲身yi跃,人已经在刺耳的轰鸣中穿过无尽的夜色,消失在夜空中。

        而此时,在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校。琴。格蕾有些失神地放下了手中的电话,她当然知道奥罗罗和谁出去的,对于要生的事情也有了yi定的准备。但是真的听到周易的声音和奥罗罗的喘息时,她还是经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对于她来说,今晚注定难以入眠了。

        而同样无法休息的,是yi群在三万英尺高空中值夜班的人。

        yi个身穿紧身衣的冷美人在yi群荷枪实弹的士兵的拥护下,走进了yi个巨大的监控室内,对着忙碌的工作人员大声问道:“谁能告诉我,警报声的原因。”

        “报告长官,我们检测到了yi个不明飞行物,度很快,大概有二十马赫,而且度还在增加。”

        “是什么东西?”冷美人推开挡在身前的人,走到了yi个巨大的立体影像前。那里只能看到的是模糊的夜色中,yi层层被高运动撕裂的云层。

        “对不起,长官!它的度太快了,我们失去它了!”正在监视这屏幕的工作人员回应道。

        “继续搜索,我要知道它的详细信息。还有,向所有的嫌疑目标进行询问,不管是军方,航天局还是那些军工企业。立刻,马上!”如同她的气质yi样,冷美人长官的态度也是yi样生硬。

        “是的,长官!”回答她的,是手下人的制式反应和无数器材的高效运作。冷美人静静地站在那里,她相信这个突如其来的飞行物绝对不会只出现这么yi下,yi定还会有再出现的时候。

        而此时,布鲁克林区的yi个地下酒吧中,夏芮丝和她的几个姐妹,开始了自己的冒险。

        这是yi个有些奇怪的地下酒吧,这是夏芮丝自己的感觉。因为它太隐秘了,如果不是yi直跟着yi对朋克男女,夏芮丝觉得自己肯定找不到这样的地方。

        谁会想到yi个酒吧会在废弃的工厂地底下。而且又有哪个酒吧会在门口安上整整yi打的安保人员。

        “好在,我们是变种人!”夏芮丝得意地yi笑,在她的示意下,凯蒂牵着她和另外yi个女孩的手,如同烟雾版穿越了层层屏障,当她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在酒吧的洗手间里。

        三个人刚yi落地,就听见身后的单间里传来女人高声的尖叫和男人低沉的嘶吼,夏芮丝尴尬地笑了笑,对着两个小伙伴说道:“哇哦,这还真是刺激啊!”

        两个小伙伴木讷地点了点头,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得,立时涨红着脸架着夏芮丝离开了洗手间,而他们身后,男人和女人的战斗还在继续。

        来到了酒吧的正中间,如同他们yi开始想的那样,劲爆的重金属音乐,混乱的灯光,以及到处都是的摇头晃脑,衣衫单薄,疯狂起舞的男人和女人们。

        这种到处弥漫着疯狂气息的场所让还未成年的三个少女感到了万分的新鲜和好奇,而像夏芮丝这样叛逆少女更是不由自主地吐出了心中所想,“酷!”

        是的,她们觉得眼前的行为相当的酷,比起日复yi日在学院里闷着头,过着朝九晚五的书呆子生活,眼前的yi切才是她们想要的。

        自由,没有约束,完全地放开自己。

        她们开始学着周围的人那样,扭动着自己的身躯,试着融入眼前这疯狂的环境,而周围的人看着这三个水灵灵的小妞,开始露出奇怪的笑容。

        在他们有意识的推攘和拥挤之下,三个女孩被渐渐带到了人群的后方。相比于拥挤的前方,这里的人要少了许多。但是放眼望去,这里的男女明显更加英俊,美丽。他们或者男女,或者就是两个女人,相互拥抱着,yi边贴身厮磨着,yi边交换着口中的液体。在这里,似乎就连空气中都弥漫这荷尔蒙的味道。

        看到这样的情形,还很单纯的三个少女都有些面面相觑,对于她们来说,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劲爆了。虽然她们都差不多十六岁了,按理来说在美国这样年龄的少女对于这种场景不说司空见惯,也应该有些适应。

        但是她们不会,因为她们是变种人,来自于查尔斯教授创立的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校的变种人。老人将她们保护地很好,甚至没有让她们过多的接触到这种东西。所以她们现在觉得相当的别扭。

        正好凯蒂看到了酒吧的吧台,就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于是拉了拉夏芮丝的袖子,向着吧台的方向指了指。

        夏芮丝看了yi眼,立时心领神会,摆出yi副大姐头的样子,对着两个少女说道:“我们走,姐妹们,今天我请客!让我们喝个痛快!”

        这幅富婆加大姐头的表情yi般来说绝对会让人不爽,但是对于那些熟悉她的人来说,这种情况实在是太正常了。没办法,谁让夏芮丝有yi个高富帅的哥哥。

        再说,对于另外两个少女来说,她们可没有多余的零花钱来这种地方消费。身为变种人,她们的身世可没有夏芮丝那么幸福,即便没有被家庭抛弃,也不会像正常的孩子那样享尽宠爱。所以有的时候,夏芮丝反而是她们中另类的存在。

        三个少女嬉笑着来到了吧台前,夏芮丝对着吧台后的酒保叫嚷道:“嘿!伙计,给我们来三杯最烈的酒!”

        酒保是yi个秃顶的中年男人,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三人,yi边停也不停地搽拭着手中的空酒杯,yi边对着她们露出了恶劣的笑容。

        “小姑娘,我这里可没有为孩子提供的奶水!”

        “嘿!我们有钱!”夏芮丝从口袋里掏出厚厚的弗兰克林先生,在酒保的面前晃了晃,但是酒保依然没有动作,只是嘴角上奇怪的笑容越的明显了。

        “好了,乔!给几位小姐yi份鸡尾酒,算在我的身上!”这时,yi个冰冷魅惑的女声从三人身后响起。

        酒保听到这个声音,立时收起了自己笑容,摆出yi副恭敬的样子说道:“是的,妮莎小姐!”

        夏芮丝这才回头看见自己身后的人。那是yi个有些奇怪的女性。

        先,她的肤色很白,白的连yi丝丝的血色都没有。其次,她真的很美,乌黑的长盘在脑后,姣好的面容显得妖艳而性感。尤其是鲜艳的红唇和迷离的双眼,再配上显眼的肤色和黑,黑红白纠缠在yi起,让身为女性的夏芮丝都有yi种迷离的感觉。

        而对她而言,印象最深的是她身上独特的气质。那是完全不同于夏芮丝印象中的任何yi个人的气质,神秘,魅惑,而且有yi种别样的韵味。那是她无法体验的东西,如果换做周易或者托尼在这,就会知道,这是岁月的痕迹,是由岁月酿就的yi杯最迷人的美酒。

        当然,夏芮丝也并不是完全接受这个女人的美丽。第yi,她觉得这个女人身上的饰实在是太老土了,无论是有些繁琐的黄金项圈,还是黄金的箍。对于夏芮丝而言都太不让她喜欢了。

        诚然,这种古老的饰品并非每个人都能衬托的起来,但是对于这个女性来说,却是恰到好处,那种古老的神秘感似乎只有她才能驾驭。当然,傲娇的夏芮丝小姐才不会承认这yi点。

        穿着黑色皮衣的女人并不在意自己丰满性感的身躯会对几个小姑娘造成多大的怨念,她优雅地走到了夏芮丝的身旁,坐在了椅子上。对着三个少女说道。

        “可爱的女孩们,你们似乎不应该出现在这里!”yi边的酒保早已为名为妮莎的女性端上了yi杯鲜红的饮料,当然还有三个女孩的鸡尾酒。

        “我们是跟熟人yi起来的,第yi次!”夏芮丝在另外两个女孩说话前就开口道,同时还暗地里拉了拉两人的衣袖。

        “没错,就是这样!”凯蒂和另外的女孩连忙附和道。这样的神情让女人微微yi笑。

        她端起了酒杯,对着三人说道:“这里的人不会在意你是怎么来的,因为这里,不会有人出去!”

        “这是什么意思?”夏芮丝拉了拉头上的贝雷帽,有些不安地问道。陡然之间,她现了yi些不正常,身边的女性并没有常人的呼吸,而这里的人的眼神也让她觉得诡异莫名。

        “呆着这里不要动,女孩们!这里是盛宴,我可不yi定按捺得住这些疯狂的野兽?”女人收起了笑容,低声对着三个女孩说道。

        而她的话更加让夏芮丝不安起来,盛宴,野兽这些词汇交织在yi起,让她感到的是yi种毛骨悚然的战栗,她看了眼身边的姐妹们,她们的眼神中同样有着yi种莫名的恐惧。

        夏芮丝下意识地想要开启晶幕逃跑,但是看到了自己身后的朋友。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她的力量控制的并非那么完美,在这种精神并不稳定地情况下使用能力开启远距离的传送门,可能造成的后果更加严重。

        三人的手在这种情况下不由自主地握在了yi起,彼此的手心中都开始渗出冰冷的汗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