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家族秘史 王子复仇

第四十章 家族秘史 王子复仇

        “很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你应该是我见过的修复能力最强大的家伙了。”周易抱着胸,凌空漂浮着向着查德诺玛逼近着。“但是我想知道,你还能修复几次?我不相信这种程度的修复是没有消耗的。”

        查德诺玛威胁性地低吼了yi声后,却是立马开始转身逃跑。他的身影在墙壁上纵越着,每yi次移动都留下模糊的虚影。对于正常的人类来说,他的度已经出了他们视觉观察的范围,眼睛的呈像已经完全跟不上他的度。

        在这种度下,查德诺玛很快就接近了出口。但是他是永远走不到出口,最少在周易同意他离开以前是这个样子。

        黑色的光影闪烁,随后带来的是刺耳的爆鸣声。无形的风压如同yi面墙壁yi样突然出现在半空中,查德诺玛感觉自己就好像yi只被苍蝇拍拍中的苍蝇yi样,丝毫无法反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挤在了墙上。

        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查德诺玛露出了艰难的苦笑,他自然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遇到这种情况,凭空的被按在墙上。

        黎明骑士的移动度已经过了音,先于爆鸣声出现的身影就是证明。而音的运动带来的风压在这种密闭的环境里,无疑要比墙体坚硬的多。在这种情况下,不需要黎明骑士出手,他就基本丧失了战斗力。

        看着好像被拍死的虫子yi样的查德诺玛,周易嗤笑道:“你很精明,不像是yi个战士,倒像是yi个精明的商人、政客。我很好奇你的身份,我觉得你应该可以解开我心中的yi点疑问!”

        说道这里,周易伸出了手。念动力制约着查德诺玛的身躯,如同yi只无形的大手yi样将他拉扯到了自己的面前。

        查德诺玛尝试着挣扎了yi下,但是很快就放弃了。四肢上传递过来的力量告诉他自己能够挣脱这种束缚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即便成功了,也要付出失去手脚的代价。这是最愚蠢的选择,查德诺玛自认是不会这样做的。

        所以,他很明智地选择了妥协。面对着黎明骑士,查德诺玛低下了头。

        “如果可以的话,我很乐意回答您的疑问,只是我不明白,向您这样的强者,为什么会和肮脏的吸血鬼为伍?”

        查德诺玛的语气不可不谓之恭敬,只是在这恭敬中却暗含着些许毒刺,以及明眼人都能看到的对吸血鬼这个种族的唾弃。

        懒得理会这种低级的挑拨伎俩,周易只是很漠然地说道:“我也在好奇这个问题,但是这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明白吗?”

        五指猛地张合,对于查德诺玛来说却是全身都受到了无形巨力的挤压,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要被yi个巨人活生生捏死yi样。直到周易放开了手,他才猛地从被挤压的快要炸掉的肺部里吐出了yi口长气,有了yi种溺水之人突然得到yi口氧气的感觉。

        这个时候查德诺玛果断地怂了,他使劲地点着头,回答着:“我明白,完全明白。”

        “很好,那我们就开始吧。从第yi个疑点开始,马基诺斯那个家伙说有感染性越吸血鬼的异种出现,你就是带原体。我想知道,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有变异体出现,那个老家伙是这么说得?”查德诺玛露出了难看的苦笑。“我是从哪里来的?我来自吸血鬼家族中最纯正的血脉。”

        “这不可能!”妮莎的声音从两人的身后传来,此时的她胸口尚在不断起伏着,暴露出她傲人曲线的同时也显示出了此刻她的内心有多么地不平静。“整个美洲地区最纯正的血脉,只有来自于密党的大马基诺斯家族,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吸血鬼中的纯种是不少,在纽约就可能存在数以千计的纯种吸血鬼。但是要说血统最纯正,那就只有拥有古老血脉的马基诺斯家族。要知道吸血鬼是yi个严格的家长制族群,只有族群中那些长老的血脉才是最纯正的,其他的哪怕是纯种也只是小角色而已。而美洲,只有马基诺斯有着长老的身份。

        吸血鬼大公,本身就是密党议会中长老地位的身份象征。

        “没有见过我,新生儿。你才出生多久?”查德诺玛的眼神里流露出裸的嘲讽。“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才四十年。你出生的时候我还抱过你,你肯定不会记得。但是我要告诉你,我和你有yi样的血脉,yi样的父亲。我叫查德诺玛。马基诺斯,是你的亲生哥哥!”

        “这不可能?”妮莎的语气里满是不可置信。“你在骗我,你没有证据证明你的身份!”

        “看看我左手上的戒指,那是我成年的时候,我们的父亲送给我的。你也应该有yi个,这是马基诺斯家族的印记。你以为我在骗你,不!真正骗你的是那个被你叫做父亲的人!”

        妮莎冲到了查德诺玛面前,从他的左手上扯下了那枚戒指。她拿着那枚戒指和自己手里的比对了yi下,但是结果却让她绝望。

        “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的问话开始变得战战兢兢,她甚至有些后悔问出这样的问题,因为答案很可能会摧毁掉她的信仰和理念。

        “你问了个好问题,我的妹妹。”查德诺玛咧开了嘴。“你有没有现我们父亲的变化,是不是觉得他越来越苍老,看起来比里的吸血鬼更想是妖魔yi样?你知道我们的父亲存活了多久吗?”

        “我来告诉你,他已经yi千岁了,早就该死了。长老们为了避免死亡会选择进入沉睡,几个长老会轮流进入沉睡中,只留有yi个主持着权利。我们的父亲杀死了其他的长老,我们的哥哥和他的第yi任妻子。yi千年来他借由着鲜血来维持着自己的生命,始终把持着权利不肯放弃。”

        “你也看到了,他越老越衰老。即便沐浴血泉,也不能回复他的青春。吸血鬼长老的强大力量和旺盛生命力在yi点点地离开他的身体,也许再过不久连血泉都维持不了他的生命。”

        “他开始使用其他的办法,创办保健医药公司,那只是借口。他想要从人类的基因学上获得突破口,为此他不惜任何代价。三十多年前,他把我囚禁了起来,想要用最接近自己的纯血来进行实验,以求获得最可能改变他那副鬼样子的可能。”

        “你知道他是怎么说的吗?”查德诺玛开始模仿起他所谓父亲的慈祥嘴脸。“坚持住,我的儿子。这只是个小小的治疗,你会成为我们族群中的第yi人,不畏惧阳光和银质,带领我们走到太阳底下。而我,也会在你的身上获得新生。”

        “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真想给你看看他们给我留下的伤口,可惜我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什么伤口都愈合了过来。”

        “不过我也应该感谢他们的努力,如果不是他们研究出了那种病毒,我也不会逃出来对自己的父亲进行复仇。我要毁灭他的yi切,我要他看着自己的帝国,自己的权利全都消失掉,在他自己儿子的手里。”

        “不!不.”妮莎听着查德诺玛的话,yi步yi步后退着,很快她就逃跑yi样消失在了阴影里。剩下的两个人都能猜得到,这个已经被疯狂家庭伦理剧yi样的现实击败的女人肯定是去他们父亲的面前求证事实的真相去了。

        结果怎么样,周易不知道。但是他能猜得到吸血鬼大公不会对自己的女儿做什么,最起码不会因为yi时的恼羞成怒而对她做什么。这种为了自己牺牲yi切的人,就算是要牺牲自己的女儿,也会把她牺牲到最有用的地方去。

        所以他并没有阻止妮莎,也没有理由阻止她。他只是接着对查德诺玛盘问着,毕竟在他的心中还有yi些疑虑。

        “如果说你是你父亲实验后变成这个样子,那么也就是说你父亲已经成功了?”

        “你认为我这个样子能叫做完美吗?这幅连我自己都作呕的模样?”查德诺玛显露出口器和舌头。“我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来自身体里的折磨,连鲜血也不能抑制这种痛苦。这种痛苦比吸血冲动还要可怕地多,如果不是有复仇这个目标,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

        周易看着查德诺玛的样子,眉头纠结在了yi起。他显然也是被恶心到了。不过还好有yi层头盔遮挡了他的神色,不至于让查德诺玛看到。他想了想,还是放下了对查德诺玛的制约。从所有的线索来看,似乎这个查德诺玛才应该是这个故事的主角,yi个王子复仇记的故事。

        吸血鬼大公显然想让自己来充当侩子手这个角色,但是周易可不是演员工会推荐过来的演员,会按照他的剧本走下去。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剧本。

        查德诺玛在被去除了禁锢之后,很明智地站在了原地。他已经现眼前的黎明骑士似乎并不站在吸血鬼的这yi边,那么他们之间也没有了对立的关系。事实上,他很想要把黎明骑士拉到自己的阵营来。

        覆灭吸血鬼这个人类里的毒瘤,作为人类守护者的级英雄应该不会拒绝这种充满诱惑性的事情。

        不过在他开口之前,周易就打断了他。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只能告诉你,我只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不因为立场而改变我的观点。所以,吸血鬼和你的问题,现在和我没有关系。等到你们的事情解决了以后,如果马基诺斯还活着,我会找他算账的。不过,现在看起来,你似乎更适合作为他的掘墓人。”

        “以子嗣的身份向父亲复仇,这确实是吸血鬼yi贯的作风。”查德诺玛笑了笑,既是欢喜又是悲伤。

        “我还有最后的yi个问题,这个问题决定了我是在这里消灭你,还是放任你去向你的父亲复仇。我希望能得到最真实的答案。”以黎明骑士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就足以向查德诺玛展示出足够的威胁。

        查德诺玛弓着腰,以贵族的姿态做了yi个请的姿势。这yi刻,他确实的显现出了自己作为吸血鬼王子的风采,只是可惜,这是yi个悲剧的王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