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复仇终章 凋零遗愿

第五十六章 复仇终章 凋零遗愿

        “你说的的确很吸引人,我的父亲。”查德诺玛死死地搂住了大马基诺斯,力量大的让大马基诺斯的骨头都开始痛。

        大马基诺斯惊恐地想要挣扎,但是他的力量比起他的儿子来说简直不值yi提。查德诺玛低着头,紧靠在他的肩膀上。这举动让大马基诺斯浑身打颤,而查德诺玛则是笑的浑身颤抖。

        “不过父亲,能告诉我为什么你在说这话的时候连声音都在颤抖吗?你当了这么久的统治者,已经连谎话都不会说了吗?”

        大马基诺斯拼命地想要挣开查德诺玛的束缚,他已经看出来了,查德诺玛根本没有放过他的打算。从始至终,他只是想要向他复仇而已。

        感受着大马基诺斯的无力,查德诺玛惨笑着按住了他的头,锋利的獠牙凶残地撕扯在了他的脖颈上。他没有用他那怪异的舌头来感染自己的父亲。而是如同真正的野兽那样咬断了他的动脉。

        “我会给你真正的死亡,而不是我这无尽的痛苦。感谢我吧,父亲。这是你儿子的复仇,也是他给你的最后的礼物。”

        浓绿的鲜血流淌出来,那是大马基诺斯千年来浓缩的生命。而这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尽管他拼命地用手捂着自己脖子上的伤口,但是却丝毫不能阻止他生命的流失。大马基诺斯做出了最后的努力。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向着yi直伫立在那里的女儿蹒跚地走了过去。

        “经由鲜血的传递,你和我的生命将得以流传。”念叨着古老的吸血鬼之语,浓绿的鲜血汇聚出最后的力量,在大马基诺斯的指尖凝聚出鲜红的文字。那是血族最古老的咒文之yi,是那些身体即将死去的血族长老凝聚自己的生命和意志,嫁接在自己的侍奉者身上的魔法。

        在吸血鬼古老的律令中,这种强行窃据同族身体的魔法只能由吸血鬼长老来使用,并且只能使用在他转化来的吸血鬼身上。而为了活下去,大马基诺斯已经顾不上什么所谓的律令了。他要在自己的女儿身上获得新生。

        魔法的力量将他所有的生命和鲜血凝聚成yi滴翠绿的精血,他用指尖捧着这滴精血,用尽最后的力气向着妮莎点去。当这精血触及到妮莎的身体后,就会和她融为yi体。直到下yi个满月的日子,他就会在妮莎的身体上获得重生。

        这是他最后活下去的希望,而面对这希望。妮莎毫不犹豫地向后退去。

        大马基诺斯不甘心地向前爬行着,拼命地用自己的指尖想要触及妮莎的鞋子。但是在他将要触及到的yi瞬间,妮莎再次向后退去。

        “让这不洁的血脉就此结束吧,父亲。”妮莎。马基诺斯平静地摘下了自己手上代表着马基诺斯家族的戒指,丢弃在她父亲流淌的污血中。

        大马基诺斯干涸的嗓子里再也不出任何声音,他怨毒地望着自己的女儿。浑浊的眼睛慢慢变成石头yi样的灰白。这变化不仅仅在他的眼睛里,而是出现在他全部的身体上。

        失去了凝聚着所有力量的精血,他这早已腐朽的身躯彻底地崩毁了,在微冷的空气中如同破碎的石灰岩yi样。yi点yi点地崩成碎片,化为粉末。

        完成了自己复仇的查德诺玛大声地吼叫起来,他的声音像是负伤的野兽yi般。痛苦而绝望,到了现在,他的生命里已经没有任何的目标了。他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自己生命的终结。

        默默地转身,再没有看地上的粉末yi眼。查德诺玛如同行尸走肉yi样向着天台的方向走去。他想要在生命的最后瞬间看yi看太阳,这个吸血鬼永远无法触及的存在。

        然而,妮莎却是叫住了他。

        “等yi等,哥哥!”她的眼神如同死水yi般,看不到任何的波澜。

        查德诺玛回过了头,他看着这个远比自己要幸运得多的妹妹,想要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

        “杀了我吧,哥哥!”妮莎撩起了自己的黑色长,将雪白的脖子暴露在查德诺玛的面前。

        查德诺玛嗤笑了起来。

        “我们的父亲拼命地想要活下来,占据着他的权利直到永远。而现在,你已经拥有了他的yi切,却想要在这里终结?”

        “肮脏的血脉终究流传在我的身体中,你不杀死我,就无法终结马基诺斯家族的yi切。”

        查德诺玛停下了脚步,他回了头这样问着自己的妹妹。

        “你真的决定了,难道就没有什么可以留念的吗?”

        “当父亲给我编织的yi切都成为虚假的幻象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了。”妮莎闭上了眼睛。“从yi开始我就不应该存在,吸血鬼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只是个悲剧罢了。”

        走到了妮莎的面前,查德诺玛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脸庞。

        “你和我们的母亲很像,也许你说得对。是时候终结这肮脏的血脉,让你回归母亲的怀抱了。”

        看着妮莎默默地点了点头,查德诺玛张开了大嘴,致命的舌头已经叮咬在了妮莎的颈部。病毒注入了她的体内,那是如同灼热的火线在血管里燃烧的感觉。这种全身无yi处不强烈的痛苦让她彻底地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她只能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你还有六个小时,六个小时之后会有人来终结你的生命。想yi想,你的yi生还有什么遗憾吧。”

        看着还在抽搐着的妮莎,查德诺玛静静地转身离开。他还想要找yi个看日出的好地方。

        妮莎躺在地上,无神的注视着天花板上沉寂的黑色。痛苦折磨着她的身体,让她不得不放散自己的思维,用漫无目的的想象来消减痛苦的折磨。

        而当她这样做的时候,她现自己的yi生实在是充满了太多的遗憾。她从来没有体会过像正常女人那样的生活,逛街、交友、谈恋爱,甚至是结婚生子。回想起yi生来,她现自己似乎完全是在漆黑的古堡里度过的。充斥在她身边的只有鲜血和阴谋。

        这yi切也许都是大马基诺斯的过错,但是更多的却来源于她的身份。就像她想的那样,吸血鬼在这个世界上也许真的是yi个悲剧而已。

        清脆的脚步声在她的耳边响起,妮莎微微侧头。看到的却是黑色的身影。

        “我父亲的手段很厉害吗?能把你这样的存在逼成了这个样子。”妮莎这样问,原因就在于周易现在看起来可比yi开始狼狈的多。他的披风早已经不见了,身上的铠甲也有大片的扭曲变形,甚至是破裂的痕迹。尽管纳米金属yi直在进行着修复,但是对于受损的部位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你父亲的手段刷新了我的认知,可惜他已经死了。不然我会亲自向他解释我内心的震撼。”周易yi如既往地轻佻,虽然这看起来更像是想要逗笑妮莎的举动。

        妮莎柔顺的笑了笑,仿佛周易谈论的是yi个不相关的人yi样。抛开了所有的身份和顾忌,此刻的她展现出来的却是yi个坦然面对yi切的女人所表现的优雅与从容。

        “还真是很遗憾,可惜我没有机会见识到这yi切了。能看到你出丑的机会可并不多。”

        看着眼前这个可以说是最了解自己的吸血鬼女人如同枯萎的花朵yi样凋谢,周易的心中难免产生了些许怜惜。这件事从头到尾和她都没有任何的关系,她唯yi做错的事情就是出生在了这样的yi个家庭里。而这yi切都是命运的错误。

        他低下了身子,将妮莎的头枕在自己的臂弯里,微微调笑道。

        “如果你等得及的话,我想在伦敦的早间新闻里应该能看到你想看的东西,虽然我打的比较激烈,但是绝对没有妨碍到那些摄影爱好者的拍摄。”

        “是吗?那他们可真是幸运。”妮莎温婉地笑了笑,本就白皙的肌肤开始变得苍白。“可惜,我的时间好像并不充足的样子。能告诉现在是什么时间吗?”

        周易抬了抬头,来源自太阳的力量传递到了自己的身上。yi般来说这个时候已经是太阳升起的时候了。

        查德诺玛带着解脱的嘶吼从头上传来,那意味着yi个种族的彻底消亡。他完成了他的承诺,在复仇结束之后他也亲手终结了自己的yi切。

        听着查德诺玛在世界上留下的最后声音,周易摘下了头盔,对着妮莎这样说道。

        “看起来有些不幸,今天似乎是yi个并不美好的天气。你哥哥已经气的大叫起来了。”

        妮莎想要扯着嘴角笑yi笑,但是来源于身体里的痛苦让她根本笑不出来。她只能勉强拉扯了yi下嘴角,对着周易说道。

        “听起来很可笑,但是到了最后我才觉得,你是我生命里唯yi的朋友。”

        “虽然我对于朋友的要求很高,但是恭喜你,我认可你这个朋友了。”并非是出于对美色的垂涎,而是真正对于yi个朋友的感情,让周易在这个朋友的最后时间里尽可能地给她带来欢乐。

        “是吗,那可真好。”妮莎眨了眨眼睛。“那么,我的英雄朋友。答应我yi件事情好吗?”

        “先说明白,太难的事情我可做不到。”始终是玩世不恭的语气,但是从中间流露出的却是沉重。“我想在yi个美丽的地方看看太阳,就在我还是美丽样子的时候。能答应我吗?”妮莎的请求无法让他拒绝。他用公主抱将妮莎抱了起来,轻轻地腾空飞起。能够曲光的念力护罩挡住了太阳的光线,而他带着妮莎越飞越高,逐渐地消失在了层层云海中。许久之后,在数百万英尺的高空中。周易抱着妮莎停了下来。在他的脚下是瑰丽的蔚蓝地球,而在他们的远方,金色的太阳无私的拥抱了yi切。尽管用念力保护着yi个人离开地球如此之远的距离对于他来说是yi个巨大的考验,但是他还是无怨无悔。

        这是为yi个即将离去的朋友唯yi能做的事情。

        “真美!”看着金色的太阳和蔚蓝的地球,妮莎赞叹了yi句。“已经够了,谢谢你。我的朋友。如果有来生的话,我希望我能作为yi个人类认识你。还有,你可以放手了。”

        看着已经闭上了眼睛的妮莎,周易慢慢地松开了手掌。她轻柔的身体离开了他的怀抱,漂浮在无尽的太空中。阳光照射在了她的身上,幽蓝色的火焰如同长裙yi样裹住了她的身体。慢慢地,慢慢地,直至她消失不见。

        周易默默地注视着这yi切,直到她彻底地消失在眼前。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么样的心情,命运的沉重压抑在他的心上,让他第yi次觉得自己是如此无力。

        收起起了心情,他扎进了地球中。来自黎明的审判,还没有结束。就算是为了这个离去的朋友,他也要把这个悲剧彻底画上终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