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千变万化 魔形妖女

第七十一章 千变万化 魔形妖女

        就眼前的东西来说,艾瑞克所制造的东西是目前人类的科技很难越的。磁力对金属的控制,让他能制造出零误差的机械,仅仅是这yi点就是人类科技难以越的地方。

        误差这种东西,无论你怎么修正都是不可能出彻底消除的。因为机器就不存在完美的说法,他们依从以物理和数学构造的樊笼,而这个樊笼从根本上说就没有yi个能够站得住的完美数据。

        艾瑞克制造了很多的东西,查尔斯教授的心灵增幅器,他的海上钢铁城市,以及就在他身边的这个变种人制造仪器。

        这个通过强磁力扭曲人类dna,使其体内的x基因组强行觉醒的仪器经过他实验,是确实可行的。但是这个仪器却有着致命的缺点,他需要yi个能够让它运转起来的操纵者。

        这部高精密的仪器甚至不能通过能源供能的方式运转,因为能源本身具有的电磁力都有可能让这部高精密仪器出现误差。只有yi种可能才能让这部机器达到百分之百地效力,那就是yi个磁力操控者全力地操纵,以磁力让这部机器的仪轨亚光运动。

        而能够达到这种程度的磁力控制者,世界上只有yi个。那就是万磁王,艾瑞克。兰谢尔。

        但是即便是以万磁王的强大力量,启动这个仪器也需要耗费巨大的心力。而想要扩大这个仪器的影响范围,甚至需要他用尽全部的力量才能做到。而对于yi个变种人来说,用尽力量等同于死亡。他们的力量来自于身体细胞的供给,耗尽他们的能力等同于把自己的每yi点生命都榨取干净。

        艾瑞克并不畏惧死亡,但是他的事业未尽还未能看到曙光,这让他不能在这个时候死去。本来他已经有了封存这个仪器的打算,将它作为最后的底牌之yi。但是小淘气的出现让他有了新的想法。

        他和查尔斯教授不同,他不介意用yi个变种人的生命换来yi个对于变种人来说有力的局势。而小淘气在他的眼中,无疑就是yi个非常好的牺牲品。yi个为了让变种人的未来变得更加光明的,有价值的牺牲品。

        虽然查尔斯教授的学生们打乱了他的计划,但是他有信心把yi切重新掌握回自己的手掌中。为此,他已经派出了自己最得意的助手。他在等待着,等待着来自这个得意助手的好消息。

        等了没有多长的时间,艾瑞克就收到了来自自己助手的消息。

        “艾瑞克,你在吗?”从通讯器里传出来的是yi个沙哑成熟的女性声音。这样的声音给人的第yi感觉就是这是yi个有着很多经历的女人。

        “当然!”艾瑞克睁开了眼,回应道。“请说吧,瑞雯。我已经等不及你的好消息了。”

        “可能算不上什么好消息。”名为瑞雯的女性平静地回应着。“我已经搜索了整个学院,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目标的情况。看样子我们的老朋友已经转移了她。”

        “瑞雯,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们需要那个女孩。”艾瑞克加重了嗓音,似乎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让瑞雯知道自己的迫切。

        “好吧,给我点时间。我需要冒点险。”瑞雯轻飘飘地回应着。这种看似轻浮的语气却让艾瑞克倍感心安。因为他知道,当瑞文这样说话的时候,就意味着她有十足的把握。

        “我静候佳音了!”关掉了通讯装置,艾瑞克再次开始闭目养神。而在另yi边,泽维尔天才学院附近的小树林中,yi个长相怪异的女性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这个女性有着红色的秀,棕黄色的瞳孔和足够曼妙诱惑的身姿,但是她的身体却是异常的怪异。yi层蓝色覆盖了她的全身,包括四肢和脸部等可以看见的位置。这并非是颜料之类的东西,而是真正的类似肌肤的存在。甚至在她身上的关键点还有鳞片yi样的东西覆盖在那里。

        之所以这么解释,是因为她没有穿衣服。是的没有穿衣服,这个很重要,所以要说两遍。

        她的身上并没有衣服的覆盖。这让她的yi些关键的部位显露在日光下。虽然有着怪异肌肤地掩盖,但是仔细看还是能够看出yi些端倪。然而,她却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怪异表现出任何的遮掩的样子,而是十分自然地行走着。就好像这个问题根本没有困扰到她yi样。

        而事实就是,她的确没有这个困扰。也许很久以前这个问题存在过,但是在艾瑞克的身边,她已经不再因为这个问题而困扰。变异且骄傲,这已经成为了她的人生信条。

        然而,以她这样的外形,即便是走在全是变种人的泽维尔天才学院里也会吸引到众多的目光,而她似乎并不担心自己的外形。因为很快地,她的外形就生了惊人的变化。

        就好像是yi层波浪在她的肌肤上涌动yi样,然后变化在这种波浪式的涌动中生了。

        她的身体开始慢慢变矮,红色的头也变成了浓密的亚麻色学生头。而她原本凹凸有致的身材也变成了干瘦平板的矮小模样。这个时候,她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而是十分彻底地变成了另外yi个人。

        yi个看起来矮矮瘦瘦,戴着yi副大眼睛,穿着有些宽大的衣服,看起来甚至不过七岁的亚麻色小男孩。

        这是yi个泽维尔天才学院的幼年班的学生。因为年龄最小的缘故。他在学院里总是受到最全面的照顾,不仅仅是老师方面的,也来自许多年龄感更大的学生方面。

        从本质上说,他们和yi家人没有区别。而这个孩子则是这个大家庭中公认的小弟弟。作为yi个小弟弟,他总是有特权的。

        从树林走进花园,从花园悄悄地溜进庄园内部。她表现得异常熟悉,甚至完全不需要去问去看,仅仅是凭借自己的感觉她就摸索到了自己想要找的地方。

        而看到独自摸索进来的小男孩,还在批改着作业的斯科特抬起了头,他表现得有些惊讶。

        “亚历克斯,你怎么在这里?有什么事情吗?”尽管心情并不是很美好,但是斯科特还是耐着性子和他说道。他并不想把自己的情绪带到这个最小的学生身上。

        “斯科特老师!”她的声音也完全变化了过来,听起来和yi个六七岁的小孩完全没有什么区别。“你知道那个新来的姐姐去哪里了吗?她说过要和我yi起看电视的。”

        “新来的,你是说玛丽?”斯科特走了上来,他蹲下身子摸了摸小孩子的头,轻声说道。“对不起,亚历克斯。那个新来的同学有些事情和奥罗罗老师yi起出去了,估计要等到圣诞以后才会回来。你也许可以等等,或者让其他的哥哥姐姐们陪你yi起。”

        “是吗?”她表现得有些沮丧,就像是真的被别人失约yi样。“她明明答应过我的。对不起,斯科特老师,打扰了。”

        说完,他就yi溜小跑地离开了这里。而斯科特看着亚历克斯的举动,表现得yi头雾水。他还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只是有些疑惑。为什么那个叫玛丽的女孩能这么快和学院里最孤僻的小孩走得这么近。

        不过烦恼在身的他并没有仔细思索这个问题,他只是摇了摇头,继续摆出yi张臭脸坐回了刚刚的位置。他还有许多东西要批改,因为心情不好的原因,他加大了学生们的作业量,也变相地增加了自己的工作量。

        而他还没有批改多少东西,很快地,又是yi个人走了进来。这次进来的是yi位女士,她的身份有些特殊,并不是学院里的学生,而是学生的家长。

        并不是所有人都接受不了自己孩子成为yi个变种人,有些人出于自身的父爱或者母爱,坦诚地接受了他们孩子的变化。并且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有yi个安全的环境,将她们送到了这里。而眼前的这位女士,就是这样做的家长之yi。

        对于学院里的老师来说,他们对于这些家长还是非常熟悉的。因为能接受他们的人并不多。所以斯科特很快就站了起来,迎向了这位女士。

        “哈尔德女士,你怎么来了。抱歉,我完全不知道你到来的消息,没有yi点点准备。”斯科特表现地很不好意思,因为眼前的这位女士来yi次这里并不容易,她是yi个新泽西的单亲妈妈,为了养活自己和孩子,她需要付诸及其多的东西。尽管如此,她对于自己的孩子还是充满了深深的爱意。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说起,他都是yi个值得尊敬的母亲。而正是因为她的伟大母爱,斯科特也愿意用自己最大的诚意接待她。

        “不好意思打扰您了。”哈尔德女士带着歉意地说道,她拉了拉自己有些老旧的外衣,拘谨地坐到了斯科特拉开的椅子上。“有yi些事情我需要和奥罗罗老师交流yi下,请问她在这里吗?”

        “啊,是吗?真对不起。”斯科特歉意地回了yi声,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奥罗罗现在有事不在学校了,可能需要yi阵子时间才能回来!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帮助您的吗?”

        “真不好意思!”哈尔德女士抿了抿嘴角,露出不好意思的颜色。“您知道的,有些事不方便和您说。我能问yi下奥罗罗女士什么时候回来吗?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来回yi趟实在是不是很方便。”

        “我明白的!”斯科特了然地点了点头,对于哈尔德女士的生活状况他很清楚,也明白这个女人的生活并不容易。抽出时间来学校的行为很可能会对她的工作有什么不好的影响。所以他并没有含糊言辞,因为浪费这位女士的时间无疑是让她的生活变得更加困难。这种事情,斯科特自认是做不出来的。

        所以,他很明白地说道。

        “奥罗罗昨天去了巴黎,估计要到圣诞之后才会回来。如果可以的话,等她回来的话我会让她联系你,或者直接上门拜访,好吗?”

        “那就麻烦你了,斯科特先生!”站起身来,哈尔德女士微微欠了欠腰,显出良好的教养。这也是这位女士yi贯的表现,贫穷却绝不低贱,无论是素养还是内心,都是真正的高尚者。

        “没问题,女士。我送您出去!”斯科特yi路送着这位女士走出学校的大门,将她送上通往新泽西的客车。直到回到学校里,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因为,yi切都很正常。他的工作还在继续着,对于他来说,繁重的工作也许需要持续到深夜。

        而另yi边,有着良好修养的哈尔德女士却是早早地在下yi个站台就下了通往新泽西的客车。

        她独自走到人迹罕至的树林中,身上yi阵阵波浪般的波纹涌动起来。很快,瑞雯的模样就代替了这位女士的存在,出现在这个树林中。此时的她,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

        “巴黎吗?”瑞雯皱了皱眉。“真是yi个遥远的地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