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奢华巴黎 母子亲情

第七十二章 奢华巴黎 母子亲情

        “巴黎?”万磁王艾瑞克得到了来自瑞雯的消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为什么暴风女要带着小淘气去那个大洋彼岸的城市。”

        暴风女就是奥罗罗,之所有有这个代号,完全是因为她的能力是操作自然界的风暴等元素。

        “原因我不知道,毕竟那里是查尔斯的地盘。我可不能yi直呆在那个地方。不过消息应该是没有问题的。”瑞雯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对于其中的细节并不了解。

        艾瑞克想了许久也想不出yi个所以然来,在这种情报缺失的情况下,他根本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不过这并不能让他举棋不定。他yi直都是yi个杀伐果断的人。这yi点从未变过。

        “瑞雯,准备yi下。我们马上去巴黎。让我看看我们的老朋友准备了什么样的手段来应付我的进攻。”

        听到这个话题,瑞雯也笑了起来。她也想起了以前三个人在yi起的岁月。那个时候的查尔斯和艾瑞克经常在yi起对弈,而她就在yi旁陪伴着这两个变种人的领袖,那时艾瑞克往往扮演的是主动攻击的那yi方。

        很快,在万磁王的命令下。他所领导的变种人兄弟会已经开始高效地运转起来。其实说明白yi点,他们其实并不需要准备什么,只需要带好行李,乘坐上名为万磁王的班机就足够了。

        万磁王的能力完全可以让他在地球范围内做到全地形磁悬浮飞行的程度,甚至带上yi群精锐的手下都不会感到怎样的吃力。在他的能力下,从美国到巴黎也不过是几个小时的事情。只不过,当他出的时候。周易他们早就已经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

        雅典娜广场酒店是多切斯特集团的成员之yi,也是欧洲最著名的酒店之yi。它建于yi9yiyi年,近百年的历史为它赢得了非常卓越的声誉。yi999年,酒店经过全面的重新装修后,更是以其独特的味道让客人享受“巴黎的奢华”。巴黎雅典娜广场拥有yi9yi间客房,其中包括45套套房,置身客房之中,你不仅可以观赏到蒙田大道的宜人风光,更可以直接眺望位于酒店西边的埃菲尔铁塔。

        地处于这两大世界著名景观之中的巴黎雅典娜广场酒店,无可厚非的将巴黎的人气与品味集于yi身。酒店外观和大堂在重新整修之后,采用了以红色和金色为主的暖色基调,营造了温暖、热情、浪漫的舒适氛围。

        这种东西或许打动不了周易这种实用主义者,但是对于以时装设计为工作的,平时更是以艺术家自称的周岚女士却是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所以很早以前,她就预定了这家世界顶级奢华酒店的最大套房75o号埃菲尔套房。而现在她正在这里,等待着她的yi双儿女以及他们的朋友的到来。

        这间名为埃菲尔的套房整体分为上下两层,布局看起来相当合理。打开房门,先看见的就是典雅别致的起居室,其中yi面墙壁由多块大型落地方镜组成,使整个空间面积看上去宽敞豁亮。

        仿日式窗口设计搭配了高贵的法式刺绣落地窗帘,由铜线刺绣而成的装饰图案配合米黄色丝绒沙,加上望加锡乌木和红木制造的修边浑圆的木制家具,以及落地玻璃窗外那伸展的宽大露台,让你无论在室内或者室外都能够感受到真正的巴黎风情。

        yi走进这里,周易两兄妹就看见含笑坐在那里的母亲,周岚。

        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是yi直保持着优渥生活的周岚似乎从没有生什么大的变化。她看起来美丽依旧,虽然并没有夏芮丝这些青葱少女的活力气息,但是也充满了成熟典雅的高贵气质。

        可以说,周易和夏芮丝这对品相优良的兄妹,很大程度上都是继承了来自周岚的基因。尤其是在外貌上面,尤为明显。

        而看到了自己儿女的周岚,显然也非常欢喜。不过作为yi个十分在乎自己仪表的女性,尤其又是从事时装这门最考校外在的工作。她总是对于自己的行为看得很严肃,表现在外人面前的总是她最好的样子。

        不得不说,她这副样子的确能唬住不少人,尤其是那些见识不多的少女以及心中本就忐忑不安的两个女人。在她的面前,她们甚至有些不知道该把手脚放到什么地方了。虽然奥罗罗和琴格蕾还能做出正常的表现,但是不论从哪里看都能感受到她们的拘谨。

        当然,总是有例外存在的。罗根这个万年大老粗可不在乎什么是什么样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漫长的yi生虽然没有留下什么记忆,但是也把某些东西刻在了骨子里。高贵,这种东西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他已经见识过不少高贵的存在在他之前化为尘土,而他却始终如yi了。

        所以,面对周岚,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便沉默不语。他不擅长和这类人打好交道,索性就不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而另外的例外,则是周易两兄妹。其中,当然是以夏芮丝表现得最特殊。她直接开启了yi道传送门,bing的yi声直接扑到了周岚的怀里,yi边拼命地用脸颊在周岚的身上揉搓着,yi边用yi种近乎甜的腻的语气喊道。

        “亲爱的妈妈,我实在是想死你了。”

        那种语气实在是太可怕了,周易甚至都有了yi种浑身长满了鸡皮疙瘩的感觉。就连夏芮丝的好朋友们也受不了这种语气。这yi点表现得最明显的就是凯蒂,她听到这种声音的时候甚至整个人都哆嗦了yi下。

        然而周岚却很吃这yi套,也许是对于这个有着不同于常人命运的女儿的愧疚,她对于夏芮丝甚至到了yi种近乎溺爱的程度。理所当然的,对于夏芮丝表现出来的这种甜到粘稠的亲昵,她非但不觉得不反感,反而有yi种非常高兴的心情,高兴自己女儿和自己如此的亲密。当然,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夏芮丝这样做是为了给她打上预防针,防止周易揭她老底的时候周岚会对她大脾气。

        吻了吻自己女儿娇俏的脸蛋,周岚站起身来和自己的儿子用力地拥抱了yi下。对于这个儿子,她可是yi百二十个放心,因为世界上很少有人能像自己的儿子这样能干。他的成就足够让绝大多数人汗颜。

        亲热地吻了吻母亲的脸庞,周易笑着对她说道。

        “妈妈,这yi次的圣诞节可能我们要和很多人yi起渡过了。虽然我已经和你说过了,但是还是要再给你介绍yi下。”

        说到这里,他开始像周岚引荐他这次带过来的几个同伴。

        “这两位是奥罗罗和琴格蕾。泽维尔天才学院的老师,琴你可能有些印象,但是奥罗罗应该是和你第yi次见面。顺带说yi下,我和她们的私交不错。”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微微地坏笑了yi下。这个最后的解释明显让奥罗罗她们有些局促,尤其是奥罗罗,飞了周易不知道多少个白眼。琴虽然没有明面上给他什么颜色,但是暗地里却是有念力在揪扯着他腰间的软肉。不得不说,她已经把自己的能力运用得出神入化了。

        奥罗罗和琴格蕾拘谨地向着周岚问好,而周岚也得体地回应道。

        “你好,琴女士。我还记得你,那个时候是你带着夏芮丝进入到学院的生活当中的。非常感谢这些年来你对夏芮丝的照顾。还有,奥罗罗女士,我也听说过你,易和夏芮丝经常提起你。”说到这里,她的嘴角露出了和周易如出yi辙的坏笑。

        对于周易身边的女人,作为母亲她不可能不知道,虽然yi开始有些反对的情绪在里面,但是随着对于这个世界上所谓的上流社会的深入,她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

        相对于那些乱来的年轻人来说,她的儿子要杰出得多。不仅仅是能力方面的,更是出于责任方面的。最起码她知道自己的儿子虽然并非是什么纯洁的人,但是却从没有做出过违背良心,始乱终弃的事情。

        他和很多女性有过交往,但全部都是善始善终。从没有闹出过yi点事情来。再说了,作为她的儿子,即便是有再多的错误她都会包容下去,更何况只是yi点点的感情问题。

        不想要在这个时候调戏局促的两人,周易适时地介绍起了别人。

        “这位是罗根,我的yi位新朋友。他看上去可能有些像个牛仔,也许他真的干过这yi行。但是不管怎么说,他还是yi个不错的人。”

        “你好女士!”罗根闷闷地说了yi句,便继续贯彻着自己沉默是金的原则。多说多错,少说少错,这个时候做出这种决定无疑是yi个明智的选择。

        看着沉默的罗根,周岚笑了笑。

        “你好,罗根先生。我的儿子很少结交朋友,看起来他很幸运。不过,从专业的角度来说,您的气质不错,有没有兴趣成为yi个模特。巴黎现在正在流行狂野风范,我觉得您可以成为yi个杰出的风向标。”

        虽然带着有些夸张的成分,但是周岚能说出这种话来无疑是有着绝对的信心。也许在其他的地方,周岚并不如周易出名。但是在时尚界,周岚却是绝对的世界级设计大师,yi句话引领风向并非妄言。

        “谢谢您的好意了,我还是这样就好。”也许是想到了当上模特以后的生活,罗根缩了缩脖子,尴尬地回应着。要让他这个流浪的孤狼拴上链子,站在T台前走秀,任由那些他眼里的娘娘腔摆弄拍摄,还真不如杀了他算了。

        “我亲爱的妈妈,你是不是太投入自己的工作了。罗根可不是那些模特。”拉了拉自己的母亲,结束了这个让罗根有些恐惧的话题,他转向了夏芮丝的几个小朋友。

        “这几位是。。”

        他还没有说完,夏芮丝就蹦到了他的前面。

        “让我来,让我来。我的朋友,我要自己来介绍给妈妈认识。”

        夏芮丝就像是yi道活泼的风儿yi样在几个少女中盘旋着,到处是她的笑声以及她得意的话语。

        “这是凯蒂,这是费雯丽。还有,这是玛丽,她们都是我的小跟班。吃惊吗,妈妈。现在我可是yi个大姐大了。”

        得意忘形的夏芮丝完全没有顾及到自己母亲的感受。当她听到这些之后,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起来。

        “能给我yi个解释吗,易。我记得我叮嘱过你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