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心灵监禁 教授现身

第八十九章 心灵监禁 教授现身

        魔形女飞快的移动着,将自己隐藏在铁塔的阴影中,想要消失在琴。格蕾的视线里。但是琴。格蕾yi直注视着她,凌空漂浮的身影yi直跟随在她不远的地方。让她始终暴露在自己的视野中。

        很快,魔形女很快就被挤到了yi个角落处。她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显然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可供她选择了。为了自保,她再次用出了自己最常用的手段。

        斯科特的形象再次出现在琴。格蕾的面前,他站在那里,对着琴。格蕾伸手呼唤着。

        “琴,请不要这样。是我,斯科特!”

        然而,琴。格蕾的果决和狠辣让她心惊胆战。yi道离体的光焰化作飞翔的神鸟,对着她就是直冲过来。她连忙趴下了身子,勉勉强强地躲开这个看起来就很危险的攻击。但是飞鸟的光羽依旧有少许掠过了她的身体。

        这看似不起眼的情况却是对她造成了巨大的伤害。yi道仿佛被什么撕裂的巨大伤口出现在她的背部,那伤口从肩膀yi直贯通到腰间,入体之深甚至能看见部分骨骼。而令人惊讶的是,你根本看不到有血液从里面流淌出来。

        这并非是什么好事,因为真正的情况是她身上的伤口生了和她身后那些被神鸟yi样的光焰扫到后出现的状况。它们从物质形态上已经无法维持自己的本来样子。全部都变成了难以辨别的颗粒状。yi堆yi堆的悬浮在空气中,乍看上去就好像是yi层尘埃yi样。

        这是从分子层面上进行的攻击,此时的琴。格蕾所拥有的力量已经完全可以破坏分子层次的稳定性,在她的力量影响下,物质很难维持自己的原始存在,只能被还原成微观层面的分子形态。无论是无机的钢筋水泥,还是有机的血肉生命。

        巨大的塔身中猛地掠出飞翔的火焰神鸟,在无数人的注视中,名扬世界的埃菲尔铁塔正中突然间失去了yi块体积堪称巨大的钢铁骨架。就好像是凭空被什么东西吞吃了yi样,连yi点点残余都不剩下。只有yi个巨大的空洞诉说着自己过往的存在。

        这种不正常的景象立刻让本来就已经高度戒备的法国政府再次提高了自己的警觉性。他们已经认识到,这并非是什么奇怪的自然景象,而是人为的自然事件。这样的认知顿时触动了人类的神经。

        已经开始有军队向着这个方向前进,而本地的警察也开始有效率地疏散起人群。事件的形式立刻升级到了yi定的程度。

        而对于魔形女瑞雯来说,事件早就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身上还带着巨大的伤口,虽然因为自己的特殊体质导致这样致命的伤口已经开始有所愈合,但是她还是不能乐观起来。因为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的琴。格蕾再yi次提起了她的身体。

        琴。格蕾身上的光焰开始扩散到更加广泛的距离,暗红的流焰不时掠过巨大的塔身,在上面留下yi道有yi道无法修补的痕迹。当然,也有yi些落到了瑞雯的身上,给她带来了极大的痛苦。不过这个时候她可不敢大声呼喊yi番来泄自己此时的痛苦和畏惧。

        她只是勉强维持着斯科特的身形,对着琴。格蕾极为吃力地叫道。

        “琴!快住手,是我。我快要不行了。”

        “真是让人作呕的表情!”看着他表现出来的这幅样子,已经显露出里人格的琴。格蕾皱起了眉毛,嘴角露出了轻蔑的笑容。“这样卑微的存在,你觉得他有可能影响到我的意志吗?”

        说到了这里,无形的念力立刻化为如同钢铁编织的绳索深深地勒入了她的颈部中。这力量让她的呼吸开始变得困难起来,连颈部的骨骼都开始出不堪重负的咯咯声。

        她拼命地想要挣脱,但是已经完全腾空的身体让她根本找不到任何借力的地方。她只能胡乱地挥舞着手脚,做着根本没有用的垂死挣扎。

        “看吧,你的生命就在我的操控之下,你有什么资格在我的眼前炫耀!”琴。格蕾的脸色狰狞而疯狂,她操控着魔形女移动到自己的面前,盯着她出沙哑的笑声。

        魔形女此时已经快要进入了窒息前的弥留状态,不过在即将失去意识的前yi刻她做出了最后的努力。

        yi个挣扎着的周易出现在琴。格蕾的面前,他那副垂死的表情让这个被里人格控制的女人尖叫了起来,手上也顿时yi松,终于放开了对于魔形女的控制。然而下yi刻,无形的冲击波涌动起来,强悍的力量直接让整个埃菲尔铁塔的基座都震荡起来,而魔形女更是yi声惨叫,被死死地按在了钢铁的墙壁上。

        “给我变回来,给我变回来。你这该死的贱人!”她的状态异常的癫狂,甚至不再使用力量而是直接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咳咳咳!”变成了周易模样的魔形女费力地咳嗽着,这个时候她才不敢变回其他的样子。虽然脖子上的力道让她非常痛苦,但是最少不会致命。如果变成其他的样子,她甚至不敢确定这个疯女人到底会不会把自己撕得粉碎。

        “啊!”尖利的嘶喊从琴。格蕾的嗓子中爆出来,刺耳的声音带着恐怖的精神波动yi波又yi波地冲击着瑞雯的大脑,她的眼角和鼻孔都开始有血线流淌下来。这是她的颅内损伤在外部的表现,而即便如此,她还是咬着牙维持着这幅样子。

        这已经成为了维系着她生命的绳索,她必须紧紧握住才行。

        琴。格蕾心中的怒火已经堆积到了yi定的程度,她拼命想要用双手掐死自己手中的家伙,但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情感让她无论如何也使不上劲来。理智和在她的脑海里纠缠冲击着,让她的心灵壁垒不断地受到冲击和摧残。

        这样的波动已经引起了yi些人的关注。尤其是某些有心人的注意。

        本来已经思维模糊的魔形女突然换了yi副样子。他的眼神变得温润而平和,整个人流露出来的气质也变得格外宁静、包容。这种既不像周易那样锋芒毕露,也不像魔形女yi般诡诈多变的气质只会出现在yi个人的身上。

        “琴,冷静下来。我想你需要控制yi下自己,好好地休息yi下吧。”来自查尔斯教授的声音传到了琴。格蕾的脑海中,这让她变得更加暴躁起来。

        “查尔斯,你不能控制我,你不能禁锢我。你不能。。”她的喊叫还没有彻底消失,人已经软软地倒在了地上。查尔斯已经入侵了她的心灵,再次将黑凤凰的人格封印了起来。

        而做完这yi切的查尔斯并没有立刻将意识脱离魔形女的身体,而是在她的思维中开始和魔形女攀谈起来。

        “很久不见了,瑞雯!”他的声音异常亲切,就像是在对自己的家人yi样。

        而事实上,魔形女瑞雯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的确是他的家人。他们是从小长大的伙伴和亲人,就像是哥哥和妹妹yi样。只是非常遗憾的是,在未来道路的选择上,瑞雯选择了万磁王艾瑞克所代表的兄弟会yi方。而不是查尔斯所代表的学院。

        不过这并不能影响到他们的感情,从本质上来说,他们从来没有变过。

        “的确很久没见了。查尔斯!这是你带出来的学生,真是不像你的风格!”摸着自己的脖子,魔形女变回了自己的本来样貌。她看着地上昏迷着的琴。格蕾,眼里依然还残留着余悸。

        “在我的所有学生中,琴也是最特别的yi个。所以很大程度上我对她实施的是特殊的教育方式。”

        “她很危险,查尔斯。我不知道你打的到底是什么主意,但是我可以感受到,她的疯狂和无法控制。查尔斯,你的做法绝对是有问题的。”对于这个和自己关系亲密的老人,魔形女善意地提醒道,她可不想过早地收到来自查尔斯的丧礼邀请。

        “我知道,但是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查尔斯教授深深地叹了yi口气。“从yi开始就走上了错误的道路,现在已经没有挽救的机会了。”

        “那么就趁现在,毁掉她。”魔形女的声音骤然高亢,心胸宽阔这个词从来和她没有关系。甚至恰恰相反,她的性格完全可以说是瑕疵必报的。“如果你下不了手的话,我可以代劳。你不需要把这么危险的人放在自己的身边。”

        说到这里的时候,魔形女的身体骤然停止了运动。她已经失去了对于身体的掌控。

        “你知道的,瑞雯。我是不会让你伤害到我的学生的。”查尔斯的声音萦绕在她的心里,让她只能在心中无力地苦笑。

        “你还是那么强大,查尔斯。即便是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身体上的无力并不能影响到思维,虽然我现在只能靠着这幅轮椅前进,但是在思想的领域上,我从来没有变化过。”

        “不,在心灵的领域上,你越来越强大了。”瑞雯默默地在心里说道,而对此,查尔斯只是微微yi笑,并不过多的叙说。

        “那么,那个年轻人对艾瑞克的挑战也是你指使的?和以前yi样,你又做下了圈套等着艾瑞克上钩?”查尔斯出现的那yi刻,魔形女的心里已经有了模糊的答案。面对正主,她直接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不,那位小朋友有自己的打算。我只是邀请他帮忙而已,所有的yi切都是他的意向。我只答应在最关键的时候帮他yi把。”

        “你这是作弊,查尔斯!”魔形女始终是万磁王yi边的人,所以毫不客气地说道。

        “不,我只是作为yi个局外人,给予yi个新手yi些指点而已。至于事情会展到什么程度,完全要靠那个小朋友的努力。”

        查尔斯狡黠地辩解道,这是他年轻时候最爱干的事情。

        “你就这么信任他吗?要知道他可不是我们的yi员!”魔形女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查尔斯居然会把赌注下在yi个人类的身上,而且赌的还是他最看重的变种人的未来。

        “我已经老了,不是吗?和你不同,瑞雯。我已经感受到了我身体的老朽。那么为什么不在我还能掌握的时候,让yi个苹果落到棋盘上呢?也许,这样可以打开yi个新的局势也说不定。”叹着气,查尔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而瑞雯立刻辩驳道。

        “但是也许造成的是更恶劣的局势!”

        “还能有比你们所做造成的后果更严重的吗?”

        查尔斯感慨了yi声,结束了这种维持了数十年的对话。立场的不同让他们早已经找到了yi条大路的两边。想要回到过去,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