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酒醉人浑 暗中传书

第一百四十六章 酒醉人浑 暗中传书

        “说吧,你打算怎么帮我。大富豪先生?”推开自己的家门,吉尔领着周易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她丝毫没有在意周易是个男人,而自己是个女人的问题,yi进门就直接踢掉了自己脚上的高跟鞋。然后赤着脚yi头倒在了沙上。

        周易挑了挑眉,想找个坐的地方在和这个喝得烂醉的女人详细地说yi说自己的计划,但是他现除了女人身下的那张沙,这个屋子里实在是没有社么能够坐人的地方。

        满地的烟头和酒瓶,甚至还有不少女性的衣物被胡乱地丢在地上。周易真的不愿意想象这个女人平时是怎么来照顾自己的。不过完全可以猜得到,这肯定是yi场灾难。

        而等了半天还没有得到周易答复的吉尔这个时候抬起了头,她晕晕乎乎地看了yi眼四周的情况,又看了看站在那里好像完全无处下脚的周易。自嘲似的笑了起来。

        “你这种大人物难道没有进过yi个女人的屋子吗?哦,可能你没有见过我这么颓废的女人。”

        “也许吧!”已经透露了自己身份的周易耸了耸肩。“向你这样的女人可真不多见。瓦伦丁小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给我腾个位置呢?”

        “好的,当然没有问题。只要我先坐起来。”吉尔开始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来,但是很遗憾。她的手臂完全支撑不起她自己的身体。当她噗通yi声倒在沙上的时候,周易就再也没有看到她动过yi次。

        这个喝醉了的女人居然直接睡着了。而且是在把yi个刚刚认识的男人带回了家之后。连周易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女人才好,他觉得粗枝大叶、不拘小节的什么已经概括不了她了。他甚至找不到yi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她。

        “瓦伦丁小姐,瓦伦丁小姐!”喊了yi声又yi声,但是吉尔始终是什么反应都没有。这种情况让周易直接叹了口气。他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这个醉酒的女人解释般说道。

        “抱歉了,瓦伦丁小姐。如果你还不清醒过来的话,我只能用yi些特殊的手段了。倒数五个数,五、四、三、二、yi。好吧!”

        吉尔的不醒于世让周易只能动用特殊的手段。他抱起了这个睡得死沉沉的女人,把她带到了浴室里面。浴室虽然不大,但是好歹还有个像样的浴缸。周易就直接把吉尔放到了浴缸里面。

        哗啦啦的水流带着蒸腾的热气yi点点注满浴缸。吉尔的大半个身子也很快就浸入到温水中。沉睡中的她似乎也感受到了yi丝不对劲,但是就好像遭遇了噩梦yi样,尽管整个眉头都皱了起来,她始终还是没有醒过来。

        看到这个样子,周易只能说声抱歉了。为了让吉尔尽快地醒过来,他直接接了杯凉水,倒在了吉尔的脸上。

        冰水的刺激让她再也不能继续在梦里待下去了,她直接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不过整个人还处在yi种恍惚的状态中。

        “这是哪,我怎么在这里?该死的,我的头好疼!”

        “这是你自己的浴室,瓦伦丁小姐,你还记得我吗?”周易扶住了她的肩膀,让她不再摇摇晃晃。但是她表现得情况远远没有周易想的那么好。

        “哦,我记得你,你是那个脑子有问题的大富豪。该死的,你怎么在我家里。出去,听到没有。不然我要报警了。”

        “你自己就是警察,瓦伦丁小姐!”善意地提醒了yi句,周易可不想被这个耍酒疯的女人抓着不放。“还有,我是被你带回来的,还记得吗?”

        “是吗?”喝醉的吉尔眼神里满是不信任,她拉扯着周易的衣袖,嘟囔道。“我觉得你是在骗我,我怎么可能把yi个男人带回自己家里?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

        “拜托,小姐。麻烦你先把自己的脑子整理清楚再说好吗?”周易不耐烦地拿起了杯子,接了杯水放到她的面前。“先喝点水,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醉成什么样子了吗?”

        “我喝醉了,怎么可能?”吉尔不服气地反驳道。“我当年可是警校里面最能喝的yi个,yi个人放翻二十个大男人不是问题。我怎么可能喝醉?”

        这就明显是喝醉了,周易翻着白眼想到。他还真不相信有谁能喝酒yi个顶二十个,就是yi人yi升水也能把你给灌趴下了,更可况是酒。再说了yi个连自己带着人回来都不记得的家伙说她没喝醉,那真是骗鬼鬼都不信。

        “再想yi想,我们今天在酒吧里认识的。你还被我给教训了yi顿,我还缴了你的械。记起来了吗?”

        “我好想有点印象了。”吉尔端起了水杯喝上了两口。然而很快,她的脸色就变化起来。铁青的脸色加上捂嘴的动作,让人立刻就知道了她要干些什么。

        周易看到他这幅样子也跟着变了脸色,他连忙说道。

        “喂喂喂,想吐了吗?坚持yi下,我马上就拉你起来。”

        “我忍不住了,呕!”

        随着吉尔的作呕声,大量的秽物从她的嘴里吐了出来。这些秽物不仅仅沾染到了吉尔的身上,更是喷溅到浴室的地板上,yi时间,整个浴室里都是让人接受不了的酸臭味。如果不是周易躲闪的快,恐怕就连他也要狼狈不堪。

        “哦,该死!”看着眼下的yi片狼藉,周易不由得捂住了头。而当他回过头来的时候,却现造成这yi片狼藉的家伙居然再yi次睡着了。而且这yi次她睡得更加沉,沉到周易觉得自己完全叫不醒她的程度。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他,他已经放弃了努力,与其这样让她浑浑噩噩,迷迷糊糊。还不如让她好好睡yi觉,睡清醒了再说其他的问题。不过现在,光是让她好好地睡yi觉都是个难题。

        看着吉尔那yi身脏兮兮的衣服,和满身满地的秽物。周易叹息着,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淅沥沥的水声再次响起,这yi次水声响了很长的时间。当他们再次出来的时候,吉尔已经变了个装束。她只在胸口围了yi件浴巾,而且是睡得死死的被周易抱了出来。

        当他把这个睡得像是猪yi样的女人扔在了她的卧床上后,就颓然地坐倒在了沙上。这种事情做下来,简直感觉简直比比打上yi仗还累得多。他不是没有见过女人醉酒的样子,但是醉的这么豪放的这还真是第yi个。

        不过他倒是没有责怪她的意思。毕竟她的经历对于yi个女人来说已经是太沉重了,能够yi直维持着这幅坚强的模样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自己的出现不过是让她宣泄出来自己内心中堆积的情感,不然她也不会在yi个陌生男人面前露出这幅样子。

        “看样子只能等到明天了。”看到自己面前堆满了烟把的烟灰缸,周易叼起了yi根烟,全身放松地靠在了沙上。他还在思考着怎么完善自己的计划。而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娜塔莎给他的联络器亮了起来。

        “你在哪?”yi接通联络器,周易就听到了娜塔莎有些急切的声音,显然。似乎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我在yi个安全的地方,怎么。你需要我的援助吗?”

        “听着。事情有了变化!”娜塔莎打断了他的话。“安布雷拉似乎有了什么大的计划,他们现在开始全城撤离手下的重要人员。而且,他们现在正在找你!不是想保护你,他们似乎对你有了什么不好的想法!”

        “哇哦,这可真是个好消息。这么说,你已经搞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周易自觉地忽略了娜塔莎话语中关于自己安全的问题,直接问起了她此行目的的结果。

        “我已经弄到了我们需要的东西,而且还有附加的惊喜。不过现在,我需要跑路了。安布雷拉似乎想通过我来找你,所以我觉得我还是消失了比较好!”

        “需要我帮你yi把吗,很快就能让你摆脱那些尾行的家伙。”

        “不,我可是专业的。”不用看娜塔莎的脸色,周易就知道她的脸上yi定带着自信的笑容。“我早就给自己准备好了所有的退路,你只是我最后的yi个备用计划。现在还不是用到你的时候。”

        “好吧,随便你。“周易耸了耸肩,既然娜塔莎说了自己不需要帮助他,他也不会强求什么。所以他只是稍微提醒了yi下。”记住,如果有什么问题。立刻联系我,我会第yi时间赶过去的。”

        娜塔莎的笑声立刻传了过来。

        “你是在关心我吗,那么还真是荣幸啊。放心,我可是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的人。”

        “当然,你可是个漂亮的大美人,美丽的女人总是会有yi些特权的。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面对娜塔莎的调侃,周易坦诚地笑着回应道。

        “很好,希望你能把这个态度yi直牢记在心里。那么,现在我要说抱歉了,后面的那些尾行的家伙跟的越来越近了。我可不想被他们听到我们之间谈心的话。所以,以后再联系吧。不过还有件事,我需要和你说明yi下。”

        “安布雷拉的动作很大,我很怀疑他们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手里的东西了。这件事我已经向总局那里反应了。他们已经决定派遣人员介入进来。时间不会太久,如果你有什么计划的话,不妨考虑yi下他们!”

        “谢谢,娜塔莎。我会的。”挂上了通讯,周易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他现事情的展远远比自己想得要快得多,不过这倒是yi件好事。事情越仓促,安布雷拉反应的时间就越少。

        不过同样的,他能准备的东西也就越少。面对即将到来的灾难,能够幸存下来的人有多少。他的准备又能拯救多少人,这都是yi个问题。也只有时间才能验证这yi切。

        有人说不喜欢看生化剧情,那我就尽量精简下来了。生化部分其实挺重要的,如果说变种人剧情是拉人的话,生化就是占地盘。另外,我现我没有存稿了。还有yi章,等等就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