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睿智老人 小小伎俩

第一百七十八章 睿智老人 小小伎俩

        QQ群23336yi7yiyi战略科学军团,密码是红海大提督。欢迎大家的加入。不论你是有意见,有想法,还是想交朋友这里都欢迎你。我们欢迎每yi个热爱漫威的朋友,也欢迎每yi个对本书有想法的朋友。

        没聊上多少时间,yi个老妇人就端着yi大盘热腾腾的烤肉走了出来。她把盘子放到了餐桌上,然后就擦着手笑道。

        “隔着客厅我就听到你再说彼得的坏话了,今天可是有客人在,你也别老是把彼得当小孩子yi样教训。”

        “就是因为你老是护着他,才让他yi点都不成熟!”本.帕克抱怨着,同时走上前去揽住了老妇人的肩膀,向着周易介绍道。

        “周先生,这是我的太太,梅.帕克。亲爱的,这是我yi直和你说的救了我的周先生,还有这两位可爱的小天使,是周先生的孩子。”

        梅.帕克抱着自己丈夫的胳膊,yi脸感激神色地对着周易说道。

        “周先生,真的非常感谢你。如果我丈夫出了事,我真的不知道那会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你救了我们的yi家。”

        “你太客气了,帕克夫人。我只是适逢其会罢了,在那种情况下我相信每yi个有良知的人都会伸出援手的。”

        “可是是你救了他,这就够了。我们会yi直感激你的,先生!”老妇人的态度非常坚决。坚决到了周易无法拒绝的程度。他只能沉默下来,默认了这个说法。

        而这个时候,老妇人才把注意力转到两个女孩的身上,yi看到这两个女孩,她已经满是皱纹的脸yi瞬间就如同绽放的鲜花yi样舒展开来。而她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是丝毫不加掩饰的喜爱神色。

        “真是两个可爱的孩子,周先生。您能有这样可爱的孩子真是上帝的眷顾,也只有您才能拥有这么可爱的小天使。”

        “我就说应该让彼得早点结婚,这样我们也能早点看到他的孩子!”本.帕克这个时候仍是念念不忘地嘀咕着。而梅夫人则是悄悄地掐了掐他的腰身。

        “又在胡说八道了,你这个老家伙。彼得还没有从高中毕业,怎么可能这么快结婚,就算是结婚也要等到他上了大学再说。”

        “这么说的话,也没有两年了。”

        在两个老人的嘀嘀咕咕中,彼得落荒而逃。他实在接受不了这样被人编排,所有只能打着去厨房看看的幌子逃离这个让他尴尬的地方。

        周易倒是很享受这种和别人唠家常的体验,本是个方正的人,但是为人却很诙谐幽默,和他聊天你总是能找到yi些乐趣,而且不论是实事新闻还是yi些八卦消息,这个老人都能很清楚看出其中yi些隐藏的东西。和他聊了yi会儿天,周易就有了yi种受益良多的感觉。不能说他说得yi定是对的,但是其中yi些人生价值观却足够引起周易的思考。

        而梅夫人似乎更多的把兴趣放在两个小姑娘的身上。她不停地对这两个小姑娘嘘寒问暖,还拿出了点心和蜂蜜款待这两个小客人。看得出来,这位老妇人似乎非常喜欢她们,似乎完全把她们看作了自己的孩子yi样。

        在这样宾主尽欢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午餐时间。所以yi行人也很自然地做到了餐桌上。

        帕克yi家准备的午餐是烤肉、三明治还有鲈鱼,餐后甜点是苹果派和饼干,再加上周易带过来的小点心。

        开上yi瓶红酒,几个人yi边享受着梅夫人出色的手艺,yi边继续进行着刚刚的聊天。yi般来说,进餐的时候并不适合说话,但是随着时代的变化这个老规矩早就变掉了。

        很多美国的家庭都喜欢在家宴的时候聊yi些有趣的事情,这样既不让家宴显得枯燥,也能加深yi下和客人之间的感情。

        帕克yi家或许过得并不富裕,但是他们却过得很快乐很充实。周易终于明白为什么彼得能够从yi个草根阶级变成yi个被人们重视的英雄。

        不是因为他够强大,而是因为他够真诚。没有因为贫穷而愤世嫉俗,也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而谋取私利。他只是单纯的做着为别人服务的事情,尽着自己微薄的力量所能负担起的责任。

        而在这中间,他的家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yi个好人的家庭,用他们朴实而纯洁的价值观,为这个世界提供了yi个真正的英雄。

        午餐还在继续,周易则已经开始做yi个老老实实的聆听者,听着本用洪亮的声音诉说着他朴实的观点。

        “我并不觉得变种人有什么不yi样的,完全不需要把政客肮脏的思想代入到我们自己身上来。没见过别人行恶就没有指责别人的权利。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够了,为什么要听别人说得来改变自己的观点呢?”

        “可是您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是盲目的。他们会跟着身边的人行动,声。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政客都要控制媒体舆论的原因。他们需要这些来裹挟民众的思想。”

        周易为老人倒了杯酒,同时诉说着自己的观点。

        “思想是不会被蒙蔽的,人们终究会看清yi切的,没有什么人能永远把真相埋下去。作为yi个活了大半辈子的人,我只能说很多时候时间能让你看的更清楚。遇到那种混乱的连看都看不清楚的情况,等待往往才是更好的选择。如果真的需要做什么选择的话,我只能说换yi下立场也是个方法。”

        “你不能代替别人做出选择,如果你真要这么做的话就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yi想。而反过来,如果别人强迫你干什么,你就站在他的立场上想yi想他为什么这么做。有时候,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老人摇了摇头,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而这种看法则让周易赞叹。

        “您说得很对,立场才是关键。说真的,帕克先生,你的言论真是精辟,我感觉你比我大学时候教导社会学的教授都更高明。冒昧的问yi句,您从事什么样的工作?”

        “可能要让您失望了,我可是和大学教授这么高尚的职业扯不到yi点关系。我只是yi个已经被退休了的普通工人,诚诚恳恳地工作了几十年,从而有着自己的对于这个世界的见解而已。”

        “说到这,还要再次感谢您为彼得提供的工作,如果没有您的援手的话。恐怕彼得不会这么轻易就成为yi个正式的记者。您为我们这个家带来了希望。”

        老人yi点都不在乎地说着自己已经失去工作的事实,并且在最后还向周易表达了感谢,这让他有些困惑。

        “抱歉,本。我不明白希望是什么意思?”

        看了看自己有些不安的侄子,本.帕克笑着回答道。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告诉您的。彼得这个孩子的成绩yi直不错,所以我和他婶婶yi直希望他能上大学。但是因为我丢了工作的原因,家里面实在是有些负担不起他的学费。”

        “本来我还想找点零工,趁着自己还能动弹在赚yi点钱的。但是彼得这个孩子居然为这个和我吵了起来,说是宁愿不上大学也不想让我再去工作。还好你给了他yi个独家采访权,能让他靠着自己工作赚钱上大学,不然我们这个家可能还要在闹腾上yi阵子!”

        “这可不是yi件好事,彼得。无论怎么说,你也不应该忤逆自己的长辈。”作为长辈的yi员,尤其是两个小家伙都在边上的时候。周易理所当然地站在了本的这yi边。不过在这件事情上,他很圆滑。“不过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毕竟你也是yi片孝心。但是我觉得帕克先生的身体很好,还远远不到要退休的时候,所以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就是,彼得这孩子明明还只是个孩子,就老想着替我们做决定。实在是不像话!我的身体我自己很清楚,工作什么的yi点问题都没有。呆在家里才会让我憋出病来。”本.帕克说得满脸红光,显然他很高兴能找到这么yi个和自己yi样观点的人。

        “叔叔!”彼得只能幽怨地说了yi声,这个时候他只能老老实实地充当yi个受气包,连yi点点的辩驳都不敢说。

        而这个时候周易想了想,趁机说道。

        “帕克先生如果想工作的话,我这里倒是有个工作可以给您!”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不过了。”本张了张嘴,立刻应承了下来。他还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好事。

        不过彼得不愿意了,他连忙插了进来。

        “等yi下叔叔,最少要想问清楚才答应别人好吗?随便承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可是大过失,这可是你自己告诉我的。”

        “彼得!”本拉长了声音,彼得在这个时候插嘴是yi件非常没有礼貌地事情,虽然他知道这是为了他自己好。“你应该相信周先生,这是礼貌问题。”

        “不用责怪他,帕克先生。这是应该的,他也只是关心你而已。我应该先把工作说清楚的。”

        周易摆了摆手,阻止了本对彼得的训斥。

        “这份工作是这样的。您应该知道我最近在纽约赞助了yi个活动。那群变种人小伙子们在纽约市区里还没有yi个落脚的地方。所以我就让出了自己名下的yi座公寓。但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原来公寓的管理员已经辞职了。所以我yi直在物色yi个新的管理员。”

        “要求不高,只要不歧视变种人就好。日常的工作也只有防止yi些乱七八糟的人进入公寓。待遇的话yi切从优!怎么样,帕克先生您有兴趣吗?”

        这种事情本来是不需要周易过问的,但是因为新成立的变种人部门的yi切都被艾达监视着,并且随时汇报给他,所以他才知道在这些变种人身边到底生着什么。而恰好,他记住了这个职位的空缺。

        在他看来没有多少人会比本.帕克更合适。这个老人睿智、清醒而且清楚地表达出对于变种人和人类yi视同仁的观点。不会对那些年轻人敌视,也不会对他们怜悯。这种观点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他还是蜘蛛侠的叔叔。

        “当然,周先生。看样子我们yi家要再次谢谢你了!”本.帕克再yi次应承了下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