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冲上云霄 脱离险境

第一百八十四章 冲上云霄 脱离险境

        QQ群23336yi7yiyi战略科学军团,密码是红海大提督。欢迎大家的加入。不论你是有意见,有想法,还是想交朋友这里都欢迎你。我们欢迎每yi个热爱漫威的朋友,也欢迎每yi个对本书有想法的朋友。3o毫米的防空机炮已经差不多是纳米防护服的极限了,这毕竟只是yi层薄的看不见的纳米金属,不是黎明骑士那身厚厚的纳米铠甲。所以这小小的3o毫米机炮就已经达到了它的极限。

        但是银森不知道这个问题,他还沉浸在自己化身为魔鬼终结者的幻想中,并且还有把这个幻想继续下去的冲动。当然,他没有机会了。

        低沉而连贯的击声响起,然后还在疯狂肆虐的银森就感受到自己胸腹出传来yi种好像被人痛殴yi样的疼痛。他整个人都向后飞了出去。

        单yi的子弹产生的冲击力自然没有这种效果,但是yi连串的,不停歇的射击却足以让他原地起飞。这还是纳米防护服依然在保护着他的原因,不然光是这yi轮射击,就足以让银森变成地上的yi堆碎肉。

        不过就算是现在这样,银森也并没有觉得好受多少。他的体内翻江倒海,各种麻木和剧痛从身体内部传来,用手轻轻yi按肋骨,他就知道那里骨折了。不过还好,凭他的经验,知道骨头并没有伤到里面的内脏。不过内出血是肯定的。

        作为yi个外科医生,他心里很明白明白眼下这个情况并不乐观。在没有及时抢救的情况下,他几乎可以说是死定了。而在这个环境里,抢救什么的只能是yi个幻想。

        不过银森yi点也不为自己感到难过,到了这个时候他其实觉得死亡已经是yi件无所谓的事情,天上有他的亲人在等着他,地下还有yi群混蛋被他亲手送入地狱。而且能在死之前体会yi把英雄男儿的感觉,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

        抱着这个想法,银森闭上了眼。他知道刚刚的攻击不会只有这个样子,下yi次就是他死的时候了。他已经做好了迎接死亡怀抱的准备了。

        机炮声如同他想象的yi样想了起来,但是却骤然出了刺耳的金属撞击声。疼痛并没有像银森想的那样出现。反倒是yi个黑影挡住了他眼前的阳光。而且似乎也替他承担了yi切。

        银森睁开了眼,看到了挡在自己身前的那个大家伙。丑陋的外壳在机炮的扫射下不断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让他就像yi个不断被敲打的锣鼓yi样yi直出着刺耳的声音。但是这声音在银森的耳朵里却非常美妙,他咧了咧嘴,对着这个噪音源笑道。

        “你终于来了,我都快要被人打死了。”

        “抱歉,我看你玩的那么开心。有些不想打扰你。还能站起来吗,伙计!”托尼笑了笑,低下身子扶起了银森。和银森身上的纳米防护服比起来,他这身大罐头的防护性要好上很多,所以他根本不在乎来自身后的射击。

        “当然没问题。”在托尼的搀扶下站了起来,银森手上依然紧握着枪。随手扫射了yi下视线里逃窜的恐怖分子,他现自己似乎已经爱上了这种感觉。

        “那就跟进我了,我们要从这个土匪窝里面冲出去了。”被人关押了这么长时间,托尼的心里也是憋着yi口恶气。而现在对于他来说,就是出这口恶气的时候了。

        两个手臂上的火焰喷射器立刻逞起了凶威,熊熊的火焰像是两条毒龙yi样上下交腾着,把他们周身的yi切都变成了yi片火海。高涨的火光不仅仅点燃了帐篷、军火,还点燃了无数奔跑着的人。

        没用多长时间,这里就化作了yi片炼狱景象。映入眼帘的除了火焰还是火焰,再加上不时有军火在烈火的灼烧下爆窜出更大的爆炎,更是让这个这个山谷里的恐怖分子生死两难。

        不仅仅是烈火灼烧的痛苦,还有浓烟熏烤的窒息。甚至还有倒霉的家伙被爆炸的军火武器弄得死无全尸。这些都是这些恐怖分子没有想过的,甚至是身为头领的光头男人没有想过的。

        这yi刻他看着山谷正中那两个造成这yi切的罪魁祸,几乎咬断了牙齿。但是他不敢动,甚至连露头的勇气都没有。那两个凶神恶煞的家伙现在几乎在针对自己眼前的每yi个出现的恐怖分子,在他们的联手下,几乎没有什么人能够活着跑到yi个安全的地方。

        光头头领很心疼自己的手下和基业,但是更心疼自己的小命。所以他只有选择默默地蹲伏在角落里,等着这两个人肆虐过去。

        再不要命的纵火犯也有停手的时候,更何况是托尼这种惜命的家伙。他在将所有自己能看得见的帐篷点着了以后就有了撤退的打算。别人可能不清楚,但是他却很了解自己的明的武器在这样的烈火灼烧下会有怎样的下场。

        毫不客气地说,这里随时都有可能产生yi场足够盛大的烟火。如果他们跑的慢yi点的话,估计就要体会yi下火箭助推的感觉了。真的,这不知道多少当量的爆炸物完全有可能把他们送到天上去。

        “银森,我们该走了!”托尼估计了yi下眼前的形式,对着银森大喊起来。

        “我这就过来!”全程参与了托尼计划的银森自然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立刻点了点头。上来就是yi个老树盘根,抱在了托尼的身上。

        说真的他真的不想这么做,但是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如果不用这种最牢靠的方式,他真的不能保证自己这个已经快没有什么力气的身体能够坚持下去。要知道他要搭上的可不是飞机,而是比飞机防护性差的远的自助式飞行工具。

        “我可警告你,银森。出去了以后绝对不要告诉别人你做过这个动作,尤其是在我身上做过这个动作。”托尼抽了抽嘴角,作为最专业的花花公子,他不能不对银森现在的动作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如果能出去,我yi句话都不会多说。”银森笑了笑,他也不想用这种奇怪的姿势,但是为了保命谁又能顾忌地更多呢?“不过如果出不去了,临死之前,我yi定要亲你yi下。托尼,你给了我很大的惊喜!”

        “见鬼,你想都不要想。我是绝对,不会,让yi个男人,亲我的!”托尼脸色铁青地扣动了自己手臂内侧的yi个启动按钮,在双腿的喷射器的助推下还有银森的大笑中,冲天而起,直上云霄。

        而在他们的脚下则是巨大的轰鸣,堆积在yi起的军火支撑到了最后的时刻。然后用绚烂的烟火,开始为这两个家伙送行。当然,这个时候的山谷已经彻底地毁于yi旦。

        关了托尼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这个恐怖基地终于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不过托尼现在可没有心情关心yi下这个代价是否让他满意。他正在尽可能地控制着自己的钢铁装甲,让他飞得平稳yi些。不过很显然,他的努力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在增加了yi个人的负担之后,他的钢铁战甲正以yi个完美的弧线,向着远处的沙漠落去。

        这是yi个几乎无法改变的弧线,哪怕是托尼都已经开始学习最原始的鱼类摆尾运动都不能挽回他们面临的这个尴尬局面。他们在下降,而且是在以yi个非常离谱的度。

        “我们在下降!”银森大喊着,眼前的现实让他不能不大喊。

        “我知道!”托尼回应着,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

        “快做点什么?”

        “我正在努力!”

        “我看不到效果!”

        “那我也没有办法!”

        在这种没有营养的对话中,两个人离地面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yi头扎进无数的黄沙之中。突然,他们的身体在空中静止了下来,就像是被定格在了空中yi样。

        “托尼,这也是你的明?”在空中定格了几秒之后,银森哭丧着脸问道。不过他知道这只是yi种心理安慰而已。托尼这些天做的yi切都被他看在眼里,如果托尼有这种手段的话,他yi定会知道的。

        “虽然我很想说是,但是抱歉伙计,我还没有这个本事!”托尼脸上的表情非常别扭,就好像吃了排泄物yi样。“听着,这就差不多了。赶快把我放下来!”

        话音刚落,托尼和银森就种种地摔倒了地上,不过由于他们本身离地面也就是yi米多高的缘故,所以落地时除了有些狼狈,到没有其他的问题。

        “嘿,你这个混蛋。这就是你对待自己刚刚从恐怖分子的重围中归来的好朋友的方式?”

        托尼狠狠地咒骂着,而且看样子他似乎已经猜到了是谁做的这yi切。

        “我很想用yi个热情的拥抱来对待你,但是看到你的这个样子。我真的不想碰你yi下,托尼。能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品味这么怪异了!”

        黑色的身影从虚空中浮现出来,并且开始用yi种调侃的语气对托尼说道。而看到了这个人影,托尼立刻抖了抖眉毛。

        “我就知道是你,我早该知道。哦,银森,你再什么愣,赶快给我起来。”

        银森听到托尼的抱怨,手忙脚乱地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但是却是全身颤抖地指着那个黑色的身影,结结巴巴地说道。

        “黎明骑士,我没有看错吗,这是黎明骑士?”

        “你当然没有看错,先生!”周易笑了笑,伸出了手把托尼拽了起来。“要我帮忙吗?”

        “当然,你以为在这个大太阳下顶着这么重、这么热的东西很舒服吗?”

        听着托尼的抱怨,周易耸了耸肩。开始帮着托尼卸掉身上的东西。他的动作非常暴力,以至于厚重的金属像是纸片yi样被他撕得yi片yi片的。但是暴力有暴力的好处,很快,托尼就从沉重的金属中解脱出来了。

        “托尼,能告诉我是什么时候现的吗?”做完了这yi切,周易问向了托尼。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