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巨星归来 朋友定义

第一百八十五章 巨星归来 朋友定义

        QQ群23336yi7yiyi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密码是红海大提督。欢迎大家的加入。不论你是有意见,有想法,还是想交朋友这里都欢迎你。我们欢迎每yi个热爱漫威的朋友,也欢迎每yi个对本书有想法的朋友。

        “自从我开始造这个钢铁装甲的时候,我就在想yi个问题。如果是我的话,我会用什么材料才能做出做好的作品,然后我就想到你的纳米金属。”

        “高强度,高抗性,还能自由压缩体积。绝对是最好的外壳材料。我都能想到这yi点,你这个原主人没理由不会想到这yi点。你可不是个老实的家伙,我把所有有可能的人想了yi遍。也只有你现在的这个身份可能性最大!”

        托尼扯掉了自己的外套,放在了自己的头上。在这个烈日炎炎的大沙漠里,他只能用这个方式来让自己保持yi定的凉爽。哪怕这种凉爽不会很爽。

        “我就知道瞒不住你?不过你怎么猜到刚刚是我救了你?”周易笑了笑,对于托尼能猜出黎明骑士的身份yi点不意外。之前他只是没有往这个方面想,yi旦他开始怀疑了,自然就会找到真正的答案。所以他好奇地是为什么托尼会认为刚刚那yi下是他动的手。

        仅仅只是滞空的能力,想要找到源头的话光靠猜测可不容易。这个世界有这个能力的太多太多了,根本不可能光从这个能力上找到yi个人。

        “伙计,你的脑子有病吗?我在罗迪的地盘失踪了,作为朋友罗迪会不通知你吗,你难道会不来救我吗?你以为我放了那么yi大把火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给你们这群傻瓜定位。”

        看着托尼眼中流露出的裸的鄙视,周易笑了起来。这才是他熟悉的那个托尼.史塔克。不过他可不会轻易地让托尼占自己的便宜,当下便是反驳了起来。

        “抱歉,托尼。你猜错了yi样事情?”

        “什么?”

        “是佩佩把你的消息告诉我的,要知道她哭得可真厉害。”周易耸了耸肩,却是让托尼的整个心都提了起来。

        这个花花公子现在表现的就好像是yi个初恋的小男孩yi样。他尴尬地挠着自己的脸,满是欲言又止的神色。但是最终他还是问了出来。

        “她还好吗?”

        “这种问题你不应该问我!”周易强调着,他可不是妇女之友,什么情况都能上去掺yi脚。要知道托尼对佩佩的意思很多人都知道,他要是在这个光顾着对佩佩嘘寒问暖,估计会让不少人鄙视的。

        “拜托,你和佩佩也是朋友不是吗?”

        “仅限于朋友,而且要知道我可是yi直在这片沙漠上找你,哪有时间关心佩佩?而且对于佩佩来说,找到你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两个男人开始就yi个女人展开了激烈的口舌交锋,以至于他们忘掉了边上还有yi个人的存在。

        本来以银森的性格,他倒是不怎么在乎自己被人忽视。但是目前的情况是他的身体容不得他这样在被人忽视下去。内出血也是会死人的。他是医生,非常明白这yi点。所以他不得不出面打断这两个人相亲相爱的场景。

        “先生们,虽然很不想打扰你们。但是我现在需要救治,而且必须尽快。”

        看着银森脸色白地说出这样的话,托尼立刻担心地问了起来。

        “你受伤了?银森!”

        “内出血,但是不是很严重。”银森还没有说话,周易就率先说了出来。这让银森有些惊讶,他神色怪异地点了点头,似乎在奇怪为什么黎明骑士能知道他的伤情。

        “别担心,不是什么问题。”周易自然不会给他什么解释,他只是伸出了手,施展起了太阳恩赐的力量。金色的光华瞬间就让银森的身体好转了起来,顺带地还调整了yi下托尼的身体状况。

        不过周易很有节制,他只是改善了他们的身体。却没有把青春永驻的力量给他们。这是yi个大秘密,除非万不得已不然他是不会暴露出来的。

        “我这是怎么了?”光芒消退,银森最先反应过来。作为医生,他对于身体的了解就不是托尼能够比拟的了。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现在是什么样子,为了验证自己身体里的感觉,他还用力按了按自己的肋骨。

        坚实的触感很清楚地告诉了他,yi切都已经恢复到了最完好的状态。而这才是最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东西。

        “我的上帝啊,这可真是见了鬼了。我是说,这简直就是神迹。我居然好了,yi点问题都没有。这怎么可能?”

        银森语无伦次地说道,并且对于黎明骑士越地敬畏起来。有这个能力的在他认知里的就只有耶稣了,虽然黎明骑士不是耶稣,但是和耶稣基督比起来,他又差得了多少呢?

        和银森的敬畏不同,托尼仅仅只是好奇。作为最亲密的朋友,他不可能对周易有任何越友情的感情,这也不是他的风格。所以他只是很奇怪的问道。

        “你怎么会有这种能力?你是变种人?”

        “这很重要吗?”周易反问道。而这反问立刻遭到了托尼的白眼。

        “拜托,我只是想知道答案。不用这么敏感好吗?你是不是变种人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靠排挤变种人上位的政客!”

        这样的回答让周易心里yi暖。他知道在种族的差异上,托尼已经做出了选择。不论是不是变种人,他更在乎的是周易朋友的这个身份。而这样对于周易来说就足够了。

        “好吧,我该坦白yi下。我不是变种人,我是yi个自然变异的能力者。不过,我的妹妹是!”这是他第yi次向托尼坦白自己的家庭情况。而在这之前,托尼从来不知道周易妹妹的具体身份,他只知道周易有yi个妹妹,但是长得什么样,在哪生活,他都不清楚。

        听到了周易的说明,托尼再yi次不屑地嘲讽了起来。

        “也只有你这样的小心眼才会这样提防我,你觉得我会在乎yi个变种人的身份吗?真是见鬼了,我可是托尼.史塔克!”

        “不,我担心的是我妹妹的安全。而正因为你是托尼.史塔克,那个我认识的祸害了无数女孩的花花公子,所以我才这样防着你和夏芮丝见面!”

        “你妹妹很漂亮吗?”

        “闭嘴,永远不要问这个问题。托尼!”防托尼甚于防川,这才是周易的真实心态。

        两个人还在闲扯着,天边已经传来了直升飞机的声音。周易看了那里yi眼,就对托尼说道。

        “罗迪来了,我也应该走了!”

        “怎么,你不想让罗迪看到你的样子吗?”托尼挑着眉毛问道,他非常不适应这种藏头露尾的行为。

        “我只是不想让他难做,你应该知道,他毕竟还是个军人。所以我的这个身份最好还是不要暴露给他比较好!”

        听着周易的解释,托尼撇了撇嘴。

        “随便你吧,这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放心,我会把住自己的嘴的!”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周易笑了笑。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了原地。托尼知道,他已经不在这里了。

        而远处的飞机则是逐渐地飞了过来,并且在托尼的面前开始缓缓地降落。飞机还没落地,罗迪就已经从机舱里跳了出来。

        他用力地拥抱了yi下托尼,用yi种非常感慨的语气说道。

        “见到你真好,伙计!”

        “我也yi样,罗迪。不过拜托你yi件事,赶快把我送回美国吧,我真的yi刻也不想再在这片沙漠上多呆了。”

        托尼还没有回来,整个新闻界都已经开始疯狂地运作了起来。这个平安归来的史塔克之子立刻重新回到了他媒体新星的宝座上,几乎所有的媒体都把自己的视线放到了他的身上。

        没办法,托尼的事情实在是太具有传奇性了。在美军的保护中被恐怖分子劫走,又神奇地从恐怖分子的手里杀了回来。光是这yi波三折的剧情展都让整个史塔克企业的股票来了个惊心动魄的大起伏。

        不过托尼现在可yi点也不关心股票的问题,这些东西应该是股东们要头疼的东西。他现在的整个心思都放到了那个站在车门边,对着他又哭又笑的小秘书身上。

        打了军方安排过来的医生,托尼径直走到了佩佩的身边。看着这个身形消瘦的女人,他想了想,最终却是憋出了这么yi句话。

        “你哭了?是为我担心吗?”

        “不,这是激动的眼泪。”佩佩可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的情况下和托尼打情骂俏,所以立刻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对着他解释道。“我只是高兴,既然你回来了。我就不用担心我会丢掉工作了。”

        “是吗,那可就轮到我伤心了。”托尼眨了眨眼,开始毫不留情地出卖起自己的朋友。“周易那个家伙可是和我说了,你可是哭的很厉害。我yi开始还很感动,以为你是为我担心来着。”

        “周易已经联系过你了吗,他找到了黎明骑士了吗,是他救了你吗?”佩佩连声问道,这迫切地追问却是让托尼耍起了小脾气。

        “我可不知道你原来也追星。是的,我见到了黎明骑士,不过他没有什么用途。最多也只是帮了点小忙,我可是靠着自己逃出来的。这yi点银森可以作证!”

        “银森?”佩佩好奇地问道,而托尼则是适时地介绍起了自己身后yi直充当路人甲的银森。

        “这就是银森,我的狱友。是他帮着我逃出那个鬼地方的,和那个满脑子肌肉的黎明骑士yi点关系也没有。”

        “托尼!”佩佩嗔怪地白了他yi眼。可是却没想到托尼已经无赖地钻进了车子,对着自己的司机兼保镖霍根大声地吩咐了起来。

        “走吧,伙计们。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吃yi个干酪汉堡,还有!”

        “托尼,我觉得你应该去医院检查yi下。”看着托尼还是yi如既往的乱来,佩佩拉着脸对他说道。

        “不!有yi件事更重要。”托尼的脸色这时居然比她还要严肃。“告诉那些媒体,我要开yi个新闻布会!”

        “新闻布会?”

        “没错,就是新闻布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