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任性托尼 制怒之人

第一百九十五章 任性托尼 制怒之人

        QQ群23336yi7yiyi,密码是红海大提督。欢迎大家的加入。不论你是有意见,有想法,还是想交朋友这里都欢迎你。我们欢迎每yi个热爱漫威的朋友,也欢迎每yi个对本书有想法的朋友。

        “伙计,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正在被佩佩整理衣服的托尼高举着自己打着石膏的手臂,对着坐在yi边的周易大声叫嚷道。“你确定你的治疗达到了效果吗?”

        “当然,你还活着。这就是最大的效果!”周易挑着眉毛说道,他对于托尼的胡闹显然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不不不,情况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托尼可不认同这个说法,他站了起来,走到了周易的面前,理直气壮地说道。“伙计,你应该把我弄的更体面yi点,而不是现在这个病殃殃的模样。最少,你也应该保证我的四肢和五官是健全的。”

        “那我是不是还要管管你最近长出来的皱纹,顺便让你的脸色红润yi点?”

        “如果有这个功能,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你有的,对吗?”托尼恬不知耻的对着周易说道,这让周易现yi个人的脸皮居然能厚到这种程度。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抱歉,让你失望了。这肯定是你想得太多!”yi把推开托尼那张谄媚的大脸,周易站了起来,决定最好在这个时候远离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不过托尼依旧纠缠不休。

        “好吧好吧!今天就算了,那么明天怎么样?正好我非常讨厌那个新聘请的私人医生,让他滚蛋也许是个最好的选择。”

        “没时间,明天我要去我女儿的家长会。”

        “那么后天呢!后天怎么样?我可以取消和霍根的拳击训练。”

        “还是没时间。我答应了带孩子们去游乐场!”

        “那么周末呢!周末你总有时间了吧!”托尼表现的还是有些不死心,这是yi个习惯性得寸进尺的家伙。

        “托尼,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这是不可能的。”周易这个时候已经推开了门,就要走了出去。

        “嘿,伙计。你要走也行,但是最起码把我这个胳膊治好再走吧!”看着周易真要走,托尼有些架不住了。他拼命的摇了摇自己的胳膊,对着周易大喊道。

        “下个礼拜吧,如果我有时间!”周易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走掉了。而这个时候,佩佩走了上来。她拉了拉托尼的领带,笑着说道。

        “怎么样?大天才,是不是现这个世界的yi切都不再按照你想的那样进行了。”

        “真是见鬼,我还没想到我最好的朋友居然对我冷淡到了这种程度。我的要求很过分吗?”托尼神色古怪地问向了自己的小秘书,当然他得到的是肯定的答复。

        “非常过分,托尼!你应该谢谢他救了你yi条命,而不是yi直催他给你做个整容。好吧!如果他答应你的话,记得把我也叫上!”小秘书狡黠的yi笑,顺带的把自己加入到了托尼的行列中。

        “既然你这么想要,为什么不自己去说。带上我也不错。”托尼用自己完好的手抱住了佩佩的腰,挑着眉说道。

        “因为是你先提出来的,当然要你去说。”用手指点着托尼的胸膛,佩佩脸上挂上了灿烂的笑意。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们的关系更进了yi步,而这对佩佩非常重要。

        “好吧好吧!你说了算,如果易那个家伙真的同意了的话,我会记得带上你的。”

        “不过在这之前,你要先把这次的新闻布会应付过去。”佩佩指了指门外站着的科尔森,转过头对着托尼说道。“有人来找你了,看样子你要好好工作了。”

        特尔森听到这话笑了笑,走了进来,把yi张纸片递到了托尼的面前。

        “这是什么?”托尼看也不看地问道。

        “你的不在场证明,当时你在游艇上。港务局会证明你整夜停泊在奧巴隆港,同时还有五十位个来宾的证词。”科尔森尽可能详细地解说着,托尼是出了名的不靠谱,所以他必须再给它加上yi道保险。

        “为什么不说就是我和佩佩两个人在游艇上,这样更会让人相信yi点!”翻了翻手上的证明,托尼还不忘调笑着自己的小秘书。把yi切说明白了之后,托尼就开始尽显自己花花公子的本色。尤其是在对佩佩上。

        “按我们说的做就好,保证没有任何问题。”

        “怎么没有提到奥巴代?”

        “我们做了个处理,他去度假了。要知道小型飞机的事故率yi向很高!他就这样消失其实挺好的。”科尔森悄无声息地展示出神盾局的力量,yi个世界顶尖的富豪,在他们的操纵下不留yi点点的痕迹就被从世界上抹除掉,这足以证明他们的潜在力量是有多么的惊人。

        托尼当然了解科尔森想表达的意思。他和神盾局有过合作,但是那只是表面的。而现在,他看清楚了这个组织的潜在力量。不得不说,这让他非常吃惊。但是像他这样的人永远不会把心里想的东西随便地表现在脸上。

        他开始装出yi副无动于衷的神色,问道。

        “那外界谣传的钢铁侠是怎么回事?那就是我,我该怎么糊弄过去?这群家伙可不好骗!”

        科尔森含蓄地笑了起来,他回应道。

        “我不是第yi次做这种事情了,斯塔克先生。你只要遵循官方的声明,yi切都不是问题!”

        “好吧好吧!这yi回我听官方的!”托尼在佩佩的帮助下套上了外套。“罗迪那个家伙肯定等急了,独自应付那群记者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等我回来,亲爱的!”

        吻了吻佩佩的脸颊,托尼大踏步地走了出去。他很珍惜和佩佩独处的时间,但是中间如果夹杂了yi个有着政府身份的家伙的话,那他就只能选择敬而远之了。

        “史塔克先生似乎并不怎么待见我!”看着托尼离开的背影,科尔森皱着眉说道。

        “他yi直都是这个样子,习惯就好!”佩佩笑了起来,开始挥她贤内助的作用。“之前的事我还没有感谢你,非常感谢你的帮助,科尔森探员!”

        “这是我的职责,以后我们还会合作的,波兹小姐。”科尔森笑了笑,他已经接收到了佩佩的好意,这也就意味着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好了。我要走了!下yi次见面的时候不要忘了,我们已经改名字了,就叫神盾局!”

        “当然我是不会忘的,神盾局的科尔森探员!”佩佩yi边说着,yi边要把科尔森送出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托尼的声音从银幕上传了过来。听到这个声音,两个人都僵住了。

        “我就是钢铁侠!”事实证明了,托尼就是yi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

        托尼的任性再yi次造成了无数的骚动,yi个级富豪突然变成了级英雄,这本来就是yi件极其富有议论性的事情。很多人都开始讨论托尼钢铁侠的这个身份,但是也有些人是漠不关心,比如说正在费城的这yi对男女。

        他们背着简易的行李,穿梭在密集的人群中,但是又小心翼翼的避开那些巡逻的警察还有政府员工,仔细看的话你就会现,他们甚至都不敢把脸暴露在任何的摄像装置。这是逃犯才会有的行为。

        而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们的确是逃犯,而且还是被美方通缉的那种。

        好不容易从密集的人群中钻了出来,这yi对男人长长地出了yi口气。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开始做起了yi种深呼吸运动,从他戴着yi款监测心跳频率的手表可以看出来,他现在的心跳很快。

        “放轻松,布鲁斯!我们已经出来了,现在已经安全了!呼吸,深呼吸。”站在鸭舌帽男人身边的女人紧张的说道,似乎对他来说,这个男人紧张起来会是yi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好在随着他的呼吸运动,心跳的频率终于渐渐放缓。而这个时候,这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才露出了虚弱的笑容,对着身边的女伴说道。

        “下yi次我绝对不会和这么多人挤在yi起了,这简直能让人疯!”

        “我也不会让你和这么多人挤在yi起了,因为在你疯之前我就能疯掉!”女伴抱怨了yi句,而后笑了起来。“已经快离开费城了,接下来你想好怎么走了吗?”

        鸭舌帽男人还没有回答,突然yi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布鲁斯,是你吗?”

        这yi刻,鸭舌帽男人的心跳突然暴走起来,刺耳的嘀嘀声顿时让身边的女伴花容失色。他僵硬地转过了头,看了yi眼拍着自己肩膀的人。片刻后才仿佛虚脱yi般地吐出了yi口气,

        “是你,詹妮弗。你怎么在这?”

        站在他身后的是yi个形容靓丽的短女人,她穿着yi身合体的女士西装,看起来干练而又精明,充满了职业女性的风采。

        “我来费城处理yi个案子,没想到刚刚在车站看到了你。真是的,你怎么好像yi个逃犯yi样跑得这么快。要不是认出了你,我还真不敢相信会在这个地方看到你。”

        看起来精明强干的女人笑着说道,似乎看到了这个男人是yi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布鲁斯,这位是?”看着自己的同伴莫名其妙地平复了自己的心跳,并且和这个打招呼的女人yi副很熟的做派。他的女伴忍不住出声问道。这是疑惑,当然更多的是女人的嫉妒心。

        “哦。对了,这是詹妮弗。我的表妹!詹妮弗,这是贝蒂,我的女朋友!”叫做布鲁斯的鸭舌帽男人开始向这两位女性作出介绍,而听了他的介绍之后,短的西装女性就爽快地伸出了手。

        “我是詹妮弗苏珊沃尔特斯。很高兴认识你,我听布鲁斯说过你,他可是把你描绘得很好!”

        “我是贝蒂,贝蒂.罗斯。我也很高兴认识你!”身为女朋友的贝蒂在解除了危机之后,自然表现得落落大方。

        “你们这是要去哪?是度蜜月还是干什么?”詹妮弗调笑道,对于从小就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哥哥,她还是很希望能看见他结婚的场景的。

        “我们要去趟纽约,你呢?”布鲁斯选择性地回答道。他很高兴见到自己的妹妹,确不代表他想把她卷入进自己的麻烦中。

        “我还要赶着去yi趟华盛顿,你们有车吗,要不要我载你们yi程!”

        “不用了,我们可以自己走!”布鲁斯刚刚表达了拒绝,就在这个时候,詹妮弗突然整个身体yi顿,向前倾倒了过去。

        布鲁斯连忙伸手扶住了她,但是刚yi碰触到她的身体,yi种温热而又湿润的感觉就从他的掌心传过来,他伸手yi看,却现自己已经是满手血红。

        鲜血透过詹妮弗的白衬衫yi点yi点地渗透出来,这意味着她受到了攻击。而看着这yi切,布鲁斯的眼中露出了骇人的绿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