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一章 通风报信 对立身份

第二百七十一章 通风报信 对立身份

        “给他的传票,你确定?”托尼再也顾不得自己不接受别人递给自己东西的怪癖,立刻从她的手里那把份传票拿了过来。他仔细地审视着这张印有美国司法标志的传票,半晌后才说道。“你们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也想上面那些脑子有洞的家伙是在开玩笑,但是他们已经下达了传票,并且通过你和我,即将转达到他的手里。”

        美女执法官眼色轻蔑地笑道,显然她对于自己上司的看法明显有了些许的歧视性质的偏见。

        “也许他们的脑子里真的有洞!”

        法院传召自己,托尼还能想出个所以然来。估计十有是国防部那些贪心不足的家伙们看上了他的钢铁装甲,并且想要通过法律的手段来名正言顺地从自己的手里得到他们。

        但是他们传召黎明骑士,那就是他完全想不明白的事情了。

        先黎明骑士只是yi个没有具体身份的人。在他没有曝光自己之前,法院无法定义他的存在。第二,黎明骑士是个级英雄,这也就意味着现在的法律以及执法者不yi定能够对付得了他。第三,他们有什么理由来传召他?又想要把什么罪名加到他的身上呢?

        这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什么时候开始?”脑子里满是问号的托尼向着执法官问起了法院开庭的时间。而执法官立刻给了他答案,并且还附带上了yi些自己的见解。

        “两天后同yi时间,同样也是在华盛顿。当然,我个人的意见是他没必要出席。更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到那些官僚身上。”

        “他会出席的,我很清楚他是什么人。而且小姐,你的说话内容和你的身份yi点也不相符合。”叹了口气,已经猜到某人会做出怎样决定的托尼咧了咧嘴,开始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回这个爱尔兰执法官身上。加上她现在的身份,对于托尼来说她自然是多了yi层诱惑的感觉。“有兴趣留个电话多联系联系吗,当然。只是以yi个朋友的身份!”

        “抱歉。我的工作不合适!”执法官含蓄地笑了笑,但是立刻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那个,你有黎明骑士的联系方式吗?我只是想以yi个朋友的身份,支持他yi下。”

        听到这话。托尼立刻嘴角抽搐了起来。

        “抱歉,他不用手机。也不用任何的通讯手段。除了靠吼你没有任何办法联系到他。所以,你懂的。”

        “霍根,这里离华盛顿有多远?”转移了话题,托尼向着自己的保镖这么问道。

        “二百五十英里。大概!”霍根估摸了yi下,给出了个答案。不管这个答案精不精准,托尼都有了离开的借口。

        “好吧,我们也是时候去华盛顿了。小姐,如果你改变了心意想给我留个电话的话。记得来这里找我。”

        “你可以等着,史塔克先生。说不定会有这么yi天。”执法官笑着退开了yi段距离。而托尼则是耸了耸肩,直接踩下了油门,飞驰而去。

        爱尔兰小妞这么不给他面子,托尼也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纠缠下去。索性直接yi踩油门,就往着华盛顿的方向开去。九点的听证会。按他现在的度还能在华盛顿睡上yi觉。

        开到yi半,已经驶离了纽约的范围之内。托尼敲了yi下自己的耳机,对着里面的智能管家说道。

        “贾维斯,给我联系黎明骑士!”

        “好的,先生。正在为您呼叫。”贾维斯回答了yi句,然后片刻后。里面就传来了周易的声音。

        “伙计,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你现在在哪,伙计。”

        “我在英国,大概两天之后回去。怎么了,你的开幕式我看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才对。”听到托尼的问题,周易有些奇怪地问道。要知道现在的托尼可是忙的焦头烂额,如果没有什么必要的话。他还真的不会在这个时间段给他打电话。要知道这个时间段向来是他的保留节目时间,yi般都只会花在姑娘们的身上才对。

        “不是好消息。伙计。对我们两个来说都是!”托尼叹了口气,但是还是从这个麻烦里面找到了yi些优越感。“不过,我觉得你的麻烦要比我大得多。”

        “麻烦,谁会在这个时候找我们麻烦,还有是哪个方面的麻烦?”听到麻烦这个词,已经被最近缠在身上的麻烦弄得相当不耐烦的周易立刻拉长了音调。

        “美国法院给我们俩了传票。yi人yi张。他希望钢铁侠和黎明骑士在大众的注视下来接受法院的正义制裁。至于怎么个制裁法,又是为了什么制裁。那就只有那些官僚老爷们才说的清了。”

        听出了周易的不愉快,托尼也开始长话短说起来。

        “我的听证会会在明天上午九点,由军事委员会召开。不用想我也知道,那些满脑子都是玻璃渣的将军们肯定是为了我的明。但是你,伙计。我觉得他们对你可能是另有企图。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企图。”

        “对我有企图,那也要他们有那个本事吃掉我。我的听证会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呢?”

        周易冷笑了出来,对于那些滋生在体制上的权利的寄生虫,他可从来没有过什么太好的态度。既然他们已经准备对着自己动手了,那么自然地,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两天后的同yi时间,我甚至觉得我们还是同yi个法庭。不过伙计,我真的觉得你没有必要出现。要知道你的传票就在我身上,我完全可以说我没有找到你。反正在不撕破脸皮的情况下,他们也不会直接找到你的头上去。”

        听到了周易的话中含义,托尼心里就感觉到了不妙。他不希望周易和政府闹得太僵,因为那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尤其是他们这种身处于这个体制上的高层人士来说。矛盾越大其实就越是冲击他们现存体制的稳定。而作为维护这个体制的托尼是绝对不想看到这yi点的。

        他希望周易能够退避yi步,但是以他对周易的了解来看,无论如何,周易都是不会对政府的那群白痴们退缩了。而事实上,他想的yi点也没有错。

        “然后让他们认为我对他们认输了,让他们更加地得寸进尺?我会准时到场的,伙计!明天我会在。两天后我也会在!”

        听到周易这么干脆的回答。托尼只能苦笑了起来。

        “好吧。伙计。明天我等着你,另外。希望你能从我的手段里学点什么,尤其是和这群官僚主义的老爷们打交道的方式。相信我,你会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的。也许会让你大吃yi惊。”

        “我很期待!”放下这么yi句话。周易就挂掉了通讯。    而托尼则是伤脑筋地揉起了自己的太阳穴。他听得出来周易是真的生气了。所以对于两天以后生的事情就越地担心起来。

        政府这种不打算要脸的方法实在是让他太难做了yi些。毕竟他还是要靠着政府现在的脸面来获得利益的。如果政府威严扫地,对于他们这种大资本家来说,也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

        不过yi边是自己的好朋友,yi边是自己的利益。对于托尼这种人来说,还实在是有些难以抉择。yi般的商人肯定是会向利益看齐。但是托尼......

        他现在已经做好了看yi场好戏的准备。

        而就在这个时候,身边的霍根突然间出声问道。

        “你居然真的认识黎明骑士?”

        他的表情很惊讶,就好像看到了yi只倒立着行走的公牛yi样奇怪。

        “你这是什么眼神,我认识黎明骑士很奇怪吗?别忘了,我好歹也是钢铁侠!”看到霍根的表情,托尼的眼角都抽搐了起来。这算是什么,质疑自己的人品嘛。

        “我以为你跟女人说的话都是假的,所以我yi般不都把这些话当真!”怂着肩膀,霍根的脸上是要多无辜有多无辜。但是托尼的脸色却是更加难看了起来。

        “霍根,我是老板。你就这么不信任你的老板?”

        “我当然相信你。不过大多数情况是有保留地相信你。因为我知道,全部相信你的肯定是傻子,我不是傻子。所以我选择有保留地相信你。”

        “霍根!”

        “怎么了,老板!”

        “你这个月的工资扣yi半!”

        “老板......,我错了!”

        另yi边,伦敦的深夜里。在放下了电话之后,周易就悄悄地飞出了窗子,飞到了万米之上的高空中。

        这里没有人干扰他,也没有人能听到他的说话。自然就更不会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在和谁说话。

        “真是可笑,那些愚蠢的凡人都已经冒犯到我们的身上了。你居然还想着老老实实地按照他们说的。去接受他们所谓的调查,审判!”

        周易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满是不可yi世的狂傲和恣意。而很快,他的脸色就平复了下来。变得如同寺庙里雕刻的神像yi样。温润平和,悲天悯人。

        “人类有人类的想法,只要不违反原则。我们无权指使他们去做什么,更没有权利干涉他们去做什么。”

        “那是你,不是我。我是神灵,不去干涉这些人类是在我对你的容忍范围内。但是这不意味着他们能够公然地践踏我的威严。”

        周易的脸色立时又是yi片桀骜。他咆哮着。但是在咆哮过后却又恢复到了那种平和之中。

        “你的威严?你有什么威严,神灵吗?神什么时候高人yi等了?”

        “别忘了,我们是yi样的。你嘲讽我和嘲讽你自己有什么区别吗?”

        “有,我的心里会舒服yi点。”

        同yi个人以两种不同的表情开始争吵起来,并且越吵越凶。直到周易的脸上开始浮现出yi种既不过分张扬,又不过分平和的表情。yi种属于人的表情。这种争执才开始消停下来。

        “够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我们,没必要争吵!”

        这个声音yi冒出来,yi切的分歧都没有了。不过这只是表面上的,真正的分歧其实已经开始埋下了种子。而对此,此时的周易毫无办法。因为不论怎么说,那都是他自己。毁灭自己的思维和意识,那简直是在开玩笑。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