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困境家庭 援护之手

第二百八十二章 困境家庭 援护之手

        “我是为了yi个朋友的嘱托来找你的。”周易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来意,而他的回答自然地让迪迪洛亚夫人困惑了起来。

        “请原谅,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应该不认识你的朋友才对。”

        老妇人很肯定自己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的什么朋友,因为就像他表露在外的yi样,这样的有钱人的朋友怎么想也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而最为社会底层人物的他们显然没有接触这种人的资格。

        “你认识他,夫人,你们绝对认识。”周易笑了笑,给了她yi个提示。“他是yi个级英雄。”

        级英雄四个字yi出,迪迪洛亚夫人的脸色立刻就是yi片苍白。而他的孩子们的反应则是更加的剧烈。那个名叫克劳迪娅的墨西哥女人连忙抓住了自己的女儿,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而佛朗西斯科更是直接把手伸到了背后,掏出了腰间插着的手枪。

        周易已经被他们定义为了寻仇报复的人。所以他们的反应也是更加的激烈。这个家庭现在已经经不起任何的波折了。所以这个时候,为了这个家的存在和稳定,弗朗西斯科能干出任何事情来。

        不过他掏出了枪,但是却没有使用的机会。因为在他还没有把枪指到周易身上的时候,周易就已经伸手,按住了他的枪筒。枪械制退产生的力量还没有他的手劲大,自然的,任凭佛朗西斯科怎么扣动扳机也是无济于事的了。

        “先生,请清醒yi点。如果我是来报复的话,让yi队保镖冲进来不比我自己进来更加地方便和安全吗?”

        周易的言语没能安抚下冲动的弗朗西斯科的情绪,但是却是让迪迪洛亚夫人想明白了。她拉了拉自己儿子的手臂,然后对着周易说道。

        “很抱歉,这位先生。我们家的情况现在有些复杂,所以可能我孩子的反应有些过于激烈了。不管怎么说,还请你不要往心里去。”

        “当然。我是受人嘱托来谈事情的,不是来找事的。能请我坐进去,喝yi杯咖啡吗?”

        周易的神色相当诚恳,或者说他笑得的确很有魅力。在他的笑容攻势下。迪迪洛亚yi家的女人们都渐渐放下了戒心。她们不相信有着这样灿烂笑容的人会干出什么坏事,所以他们也愿意尽到yi个主人的责任。

        “当然,请进来坐吧,先生!就是家里有点简陋,还请你不要在意。”老妇人率先邀请周易从玄关里走进来。而不是在那里和自己的儿子继续僵持着。至于家里的另外yi个女人,不用她母亲说什么。她就自觉地去厨房那忙活开来了。

        佛朗西斯科不可能违背自己母亲的意愿,所以当他感觉到了周易手上的力气放松的时候,就老老实实地收回了枪,同时开始用yi种警惕的眼神看着周易,直到他坐到自己家里唯yi的沙上。

        很快,yi杯咖啡就放到了周易的面前。为了礼貌问题,周易端起来尝了yi口。但是这yi口之后,他就放弃了继续喝下去的打算。

        因为味道实在是太古怪了,这种放久了的劣质咖啡喝到嘴里是又酸又哭。简直是对味蕾的折磨。然而作为客人,怎么也不可能当着主人的面就把这yi口咖啡给喷出去。所以他只能艰难地蠕动着自己的喉舌,把这口味道怪异的液体给咽到肚子里去。

        yi咽进去,脸色自然是立刻难看了起来。

        “抱歉,先生。家里只有这种咖啡了。如果实在是太难下咽的话,我们不介意的。”看出了周易脸色上的变化,老妇人有些窘迫地说道。她知道自己家里的东西是什么样的货色,用来招待客人,也确实是太拿不出手了。

        “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是,是我的口味太任性了。”苦笑着解释了yi下。周易摸了摸自己的鼻梁,说道。“相信你也清楚我是为了谁来的,夫人。我和他算是朋友,很不错的朋友。所以。他拜托我来做yi件事情!”

        “你是来报复我们的,因为我们对他的诬陷,是吗?”yi直摆着张臭脸,站在yi边上的佛朗西斯科听到这话立刻就站了出来。他挡在了自己妈妈她们的面前,对着周易低声吼道。

        他yi直不认为周易来会是什么好事,常年混迹在灰色地带的他。从来都不认为会有什么有钱人对他们这个家庭善心。他们是从来无人问津的社会边缘人物,更何况不久之前他们还做出了那样的错事。

        就像他不会原谅有人背叛他们yi样,所以他自然也认为级英雄不会轻易地放过他们。周易来者不善,这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没有理会这个yi直针对着自己的墨西哥男人,周易扫视了yi下他们居住的环境。然后就开口说道。

        “你们的生活环境,条件并不是很好,是吗?”

        “先生,我们不是因为这个才犯下错误的。”听到周易的问话,老妇人苍白了脸色。“我们不是为了钱,真的不是!”

        看着这个被自己yi句话弄得有些心神不宁,还要被自己的女儿搀扶着的老妇人才能勉强站得住脚的老妇人。周易露出了yi个温和的笑容。

        “我相信金钱的力量是很伟大,但是还没有伟大到收买别人良心的地步。所以,我相信你,夫人。”

        无视了佛朗西斯科的怒目,周易接着又用yi种抱歉的语气说道。

        “请原谅,夫人。在来之前,我对你们的家庭做了yi下调查。所以,你们的情况我也有了些了解。是因为移民局的强制遣返命令是吗?”

        “对不起,先生!”听到周易说出那个让他们全家几乎陷入地狱的名词,老妇人的脸色又是苍白了几分。但是她还是如同祈求yi样,强撑着精神说道。“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回到那个人间地狱里去。如果你要惩罚,就惩罚我yi个人好了。就算是下地狱,也让我yi个人好了。这些和我的孩子们无关,先生。他们都是好孩子,他们从来没有做过坏事。”

        “妈妈,不用求他。他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佛朗西斯科上去抱住了自己的母亲,然后恶狠狠地对着周易说道。“从这里滚出去,马上。不然我不介意把你的尸体丢出去。”

        迪迪洛亚夫人的自责和痛苦,她女儿克劳迪娅的迷茫和哀伤。还有佛朗西斯科的不甘和愤怒,以及那个躲在yi边偷偷望着这里的小女孩的恐惧和不解。很难相信yi纸强制遣返命令就会让yi个家庭如此的绝望。但是它的确生在了眼前,已经由不得周易不相信了。

        “我知道,我知道。夫人,这不是你的错。不论是他,还是我。都没有来责怪你的意思。”压抑住内心里的情绪,周易试着露出了yi个温和的笑容。“他跟我说过,如果您背负着难以言喻的痛苦来做出那样决定的话,他是不会责怪你的。因为你本身就已经够自责的了。我来,不是为了什么报复。因为我们都不愿意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来,是为了别的事情。比如说看看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

        “我们不需要你在这里假惺惺地做好人,给我出去。我们不想看到你!”

        脾气暴躁的弗朗西斯科并不认为周易真的是来提供帮助的。他见过太多太多的龌蹉了,所以对于这种有钱人,他从来就不忌惮用最大的恶意来揣度他们。

        在他看来,周易可不是什么会帮他们yi把的好心人。而是打着坏主意,想把他们更快地推入到地狱中的恶魔。

        “佛朗西斯科,你给我闭嘴!”老妇人制止了自己儿子的暴躁,她擦了擦眼泪。有些迟疑地对着周易问道。“先生,你说的帮助是?”

        和自己的儿子yi样,她也不太相信周易会帮助他们。但是在这个时候,哪怕只有yi点点希望,她也不会放弃。不论是对是错,她都愿意在尝试yi下。反正对于她来说,她都已经背负了足够深重的罪孽了。所以,也不在乎再多上yi些。

        “根据美国现在的法律,你们被强制遣返的原因是你们无法负担美国的税收,它要求你们必须有yi个稳定的工作,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拥有长期居住在美国境内的资格。换个说法就是,如果你们有了yi个稳定的长期工作。自然的强制遣返什么的也就没有必要了。”稍稍解释了yi下,周易就摊开了手。“我想,我能给你们yi个工作。”

        这话听起来很简单,但是在迪迪洛亚yi家看来,却是这么的不可思议。yi个工作,他们这个家里除了佛朗西斯科,谁都没有这种待遇。

        这可不是说那种给别人干活,然后付给薪水的工作。那是临时工,是不受正常法律维护的。真正的工作指的是那种双方签订协议合约规定具体年限,并且走正常的法律程序,受到各种法律监控的职业。

        只有这种正式的工作才会给这个国家提供税金,也只有这样,这个国家才会把你纳入到他的体系中来。

        大多只有中学水平的迪迪洛亚yi家显然是不可能在这样的城市里找到yi个这样的正式的工作。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学历,更因为他们的黑色身份。没有人会愿意yi个不知底细的人给自己干活,尤其是在这样的人成千上万的时候。

        只有真正因为这个问题而饱受折磨的人,才会明白这个问题到底有多么的困难。所以,周易说得对于他们来说这简直就像是做梦yi样。以至于老妇人几乎是用yi种自己听错了的语气问道。

        “先生,您能再说yi遍吗?”

        “当然,夫人。我说我可以为你们提供yi个工作。yi个合法的,让你们不用被遣返的工作。”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