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六章 自食恶果 魔鬼来访

第三百五十六章 自食恶果 魔鬼来访

        周易的老公寓里,苏珊睡的很沉很沉。而就在她看不见,听不着的地方。yi道轻飘飘的烟雾弥漫了进来。

        这道烟雾悄悄地透过了门缝,钻进了公寓的大门后。然后yi点点鼓荡成了yi个模糊不清的人形。

        这是yi个手脚健全,五官轮廓模糊的家伙,yi出现在屋子里,他就打量起了四周的环境,然后迈着步子就向着卧室的方向走了过去。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正在休息的苏珊。至于他想要做什么,不用猜都能想得到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然而还没有等他走上两步路,地面上就突然浮现出yi层层金色的纹路。然后瞬间就布满了这整间公寓。

        如同锁链yi样的光芒顺着纹路的痕迹直接飞射出来,然后紧紧地缠住了这个如同烟雾yi样的人影。还没有等他挣扎起来,就拉扯着直接把他狠狠地束缚在了地面上。

        烟雾yi样的人影震惊莫名,他刚想大叫。yi层火焰就顺着他身上纠缠着的光芒锁链直接窜进了他的五官孔窍之中,顺带着把他所有的声音都给堵了回去。

        他只能捂着自己的脸,像是窒息了yi样在烈火中翻滚着。然后悄无声息地在大厅中化作yi片虚无。

        当这yi切结束了之后,公寓的客厅里又重新恢复了平静。yi切都好像没有生过yi样,所有的yi切都已经在苏珊未知的情况下被画上了终结符号。

        但是对于另yi边,作为当事人之yi的维克托。冯。杜姆,所要经历的事情却才刚刚开始。

        在自己最私人也是最隐秘的地方,维克托利用自己所学会的魔法摆下了yi个魔法阵。然后将自己的yi部分意识化作了yi个虚无的,介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东西。这个东西相当于另外yi个他,但是却能做到很多他不能做到的事情。

        比如说悄无声息地,从无数人的眼皮子底下,把yi个活生生的人掳走。这对于魔法分身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以往已经试验过了很多次,这yi次也肯定不会有什么误差。但是。事情却和他想的完全不yi样。

        几个呼吸的时间里,他的魔法分身就被彻底地消灭掉了。而那股毁灭了他分身的力量并没有善罢甘休,而是直接地将自己恐怖的破坏力传递到了他的本体之上。

        焚烧的感觉从自己的身体上传了过来,这让维克托痛苦地几乎想要嘶吼。他紧紧地卡住了自己的喉咙。大张着嘴想要大叫出来。但是从他的嗓子眼里,只能冒出来干涸撕裂般的沙哑声音。

        就像是他被灼伤的皮肤yi样,他的喉咙里,他的胸腔内,他的所有器官也在被炙热的高温炙烤着。几乎所有的有机组织都开始生着变化。在远火焰的高温下。yi块又yi块的烧伤痕迹出现在了他身体的每yi个角落。这让他痛不欲生,但是却怎么也无法死掉。

        这烈火焚身的痛苦并不能让他就这样死掉,他远常人的恐怖生命里让他根本不可能死得那么干脆。

        他只能在地上翻滚着,把自己所有的痛苦哀嚎都沉闷地咽进肚子里面。然后在这无比残忍的压抑中,品尝着更加剧烈的痛苦。

        然而不论再剧烈的痛苦也是会结束的。当烈火灼身的感觉yi点点消退掉,维克托终于长长地出了yi口气。然后出yi声凄惨的,如同恶鬼般的哀嚎声。

        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yi个人的样子。他的全身都变成了可怕的焦黑色,不论是皮肤还是肌肉,都连带着他身上的衣服被彻底地烧溶在了yi起。yi块块像是龟裂的焦壳yi样的东西布满了他的整个身体,依旧还残存着的高温。让从他的身体里渗透出来的油脂在这焦壳上不时出滋滋作响的烧烤声。

        除此之外,他的身体还泛出了诡异的光芒。那是从他的身躯之内出的光芒,是如同熔火yi样的光芒。这光芒透过了他身上厚厚的龟裂的焦壳,像是流动的岩浆yi样渗透了出来。

        在这光芒的衬托下,维克托看起来更像是yi个流淌着熔岩的怪物,而并非是那个英俊坚毅的公司老板。

        为什么会生这样的事情,那是维克托从来没有想过的东西。而他现在也没有任何的心思来想这些没用的东西,现在的他只有yi个心思。那就是去死。

        只有死亡才能让他摆脱现在的痛苦,也只有死亡才能给他yi个痛快。

        但是现在的他想要死亡并不容易,因为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已经变成这副模样的身躯几乎不可能再被操纵起来。他的神经还有肌肉,都几乎化作了yi团焦炭。这让他只能这样跪在那里,像是yi座雕塑yi样品尝着痛苦。

        而最可笑的是,他的魔法力量还在不间断地提供给他强健的生命力。让他在不至于在这痛苦中死去。

        那些从他体内散出来的熔火光芒就是他的魔法。而现在这魔法却已经成为了他痛苦的根源所在。

        维克托从没有像现在这个时候这样,憎恶着这苦修而来的神奇力量。这yi刻他多么想自己只不过是个普通的人类,而不是什么魔法的修习者。因为这样他就能死得痛痛快快,或者换个说法。如果这样,他就不会招致这样的祸患。

        然而苦果已经酿成,他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了。

        他只能继续在痛苦中哀嚎。在哀嚎中等待着久久才会到来的毁灭。这本来不应该再有其他的什么可能,但是偏偏这个时候,yi个苍老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让我看看这是谁啊,是谁在痛苦的哀嚎啊。原来是你啊,可怜的小杜姆,执着的小杜姆,想着要妈妈的小杜姆。啊哈哈哈哈,请原谅,看到你的这副模样,我还真的yi时半会没有认出来你的身份呢!”

        听到这个声音,本来已经僵直地如同雕像yi样的维克托猛的浑身yi颤,沉重的喘息声像是拉动的漏风风箱yi样从他的嗓子眼里冒了出来,他拼命地想要嘶吼,想要抬起自己的头去注视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

        但是他的身躯让他什么都做不到,他只能转动着自己烧焦了的眼珠,出嗬嗬嗬的干涸声音。只能维持着自己几乎不可能变动的姿势。

        “哦哦哦,真是可怜啊,小杜姆!你的这副样子好像什么都干不了啊,我就在你的面前。你找了我那么久,难道就不想看看我吗?”

        那个声音继续着如同嘲讽yi般的行为,不过这yi次他离的更近了,近的几乎到了维克托的眼前。到了他几乎能感受到他的气息的地步。

        维克托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但是他的激动并不能对现在的事情有任何的改变。直到那个出苍老声音的家伙,伸出了yi只手捏住了他的下巴。

        这只手用力地掰扯着维克托的脖子,让他的脖颈出如同烧焦木头破裂yi样的噼啪声。yi块块焦硬的碎屑从他的脖子上脱落下来,让他焦黄色的颈骨裸露到了几乎能用肉眼看到的程度。这几乎已经可以说成是恐怖了,但是做出这样动作的家伙却并没有出哪怕yi点点不对劲的反应。

        他只是托起了维克托的脑袋,直视着他的眼睛。对着他说道。

        “真是凄惨啊,小杜姆。你连看都看不到了,连说都说不了了。现在的你,就算是我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也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你说,我该怎么对你才好呢?”

        维克托的呼吸变得更加粗重了,这已经是他能表达出来的最极限的意思。而似乎是听懂了他的心思,古怪的家伙笑了笑,声道。

        “我现在给你yi个机会,小杜姆。你可yi定要抓住他啊!”

        他说着,捏紧了维克托的下巴。然后长大着嘴,直接yi口浓黑的烟雾就喷到了维克托的脸上。

        瞬间,无数亡灵呼号的声音出现在了这个小小的密室里,yi道又yi道漆黑的烟雾变作了飞散呼号的亡灵,蜂拥着向着维克托的身体里钻了进去。

        那是不属于凡尘的力量,是只属于魔鬼的力量。在这力量下,yi个奇迹出现在了维克托的身上。

        黑色的烟雾以肉眼可见的方式窜行在他的身躯之内,每掠过他的yi寸肌肉、骨骼。神奇的魔力就开始修复他几乎已经被彻底摧毁了的身躯。yi块块焦壳被血淋淋的肌肉硬撑着脱落下来,yi条条青红色的肌肉搏动着,爬满了他的整个身躯。

        很快,他那如同龟裂土地yi样的身躯重新变得有活力起来,就连他的眼睛也跟着生长出新的东西。不过他现在的这幅模样比之之前,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如果说之前的他是龟裂的人形雕塑,那么现在的他就是血淋淋的,被剥掉了yi层皮的血尸。论起视觉冲击性,现在的他才更具有压魄力。而从他个人的角度上来说,这种怪物yi般的模样,并没有让他感到什么好转。甚至他刚刚生长出来的神经系统更是将他的痛苦扩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过这些对于他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他的所有精神都放在了自己眼前的这个西装革履,如同考究的绅士yi样的家伙身上。

        看清楚他模样的yi瞬间,维克托几乎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就冲了上去,他用力地抓住了他的衣领。从自己的嗓子里冒出依旧沙哑干涸的声音。

        “真的是你,墨菲斯托。我终于找到你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