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国王奥丁 父亲奥丁

第四百九十一章 国王奥丁 父亲奥丁

        从神话时代起,阿斯嘉德就开始武风盛行。他们视战斗为荣耀,视死亡如无物。可以说,这是yi个宁愿战斗着去死,也不愿意跪着去生的种族。而当他们的敌人换成了让他们屡战屡败的命运时,当他们的国王问他们是否还有勇气和命运yi搏时,他们自然是这样来回答奥丁的。

        “战斗,战斗,就算是死也要战斗!”

        “死战不休,死战不休!”

        不论男女老少、不论是神灵还是凡人,在这个时候都出了共同的声音,表达出了同yi个意愿。他们呼喊着,高喝着,表达着自己战斗的意愿。甚至有些人觉得这样还不够真切,拿起自己随身携带的武器盾牌就猛烈地乒乒乓乓地敲打起来。

        这样的举动让人热血,尤其是奥丁,更是激动的满面红光。不过他知道,光是让这些阿斯嘉德人充满斗志还不够。因为哪怕他们再斗志昂扬,在对抗起命运的安排时还是无能为力的。想要摆脱那悲惨的命运,关键还在周易的身上。

        所以他止住了宴会大厅里众人的高呼,转过身来注视着周易,对着他就低下了自己苍白的头颅。

        “我的朋友,在这里我以阿斯嘉德的国王,众神之父的名义请求你,帮助我们逃脱这可悲的命运的审判。这是我们唯yi的请求,就如同你向我们承诺的那样,希望你能在这件事情上对我们阿斯嘉德伸出援手。我在此立誓,只要你肯帮助我们,你就是我们永远的朋友、兄弟。不论我们最终是生是死,单凡只要还有yi个阿斯嘉德人在,我们都会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说到这里,这个阿斯嘉德的国王,众神之父就单膝跪倒,以最庄重也最虔诚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恳求和渴望。在他身后,不论是他的王后。他的儿女还是其他的神灵和子民,都统统地跪了下来,向着这个唯yi可能拯救阿斯嘉德的希望送上了自己的恳求。

        看着眼前这黑压压的yi大片跪倒在地的阿斯嘉德人,周易就深深地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他终于看清楚了奥丁的谋划。

        动之以利,晓之以情。这个睿智的国王用尽了所有的手段把周易绑在了阿斯嘉德的战车上。尽管周易现在已经看穿了他说布置的yi切,但是他却已经没有什么理由来拒绝他了。

        因为奥丁的确是在以最高的诚意来对待他,奉上自己最珍贵的宝物,甚至还承诺了阿斯嘉德的友谊。而且最关键的是。他没有欺骗周易,更没有拿着他的那个条件来说三道四。他只是给了周易巨大的人情,然后又把yi切放到了周易的面前,让他自己做出选择。

        这是yi场豪赌。如果周易是个怯懦的、狡猾的家伙,说不定他所有的付出都会成为泡影。但是,不得不说,他赌对了。像是周易这样的家伙,最怕的就是亏欠别人的人情。当奥丁做了这么多之后,当整个阿斯嘉德都对他出了那种请求之后。他能做的选择,其实就只有yi个了。

        低下了身子。把自己面前的奥丁搀扶了起来。周易对着奥丁以及所有人立下了自己的誓言。

        “我会竭尽我所能的,奥丁陛下。我不会辜负你和你们的希望的!”

        铺设了那么多,奥丁为的其实就是这样的yi句承诺而已。就像周易想的那样,区区yi次使用彩虹桥换来的条件对于奥丁来说完全不保险,他要对抗的是阿斯嘉德最为沉重的命运,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做到万无yi失才行。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要做到这种程度的原因。他要让周易真正地和阿斯嘉德站在yi条战线上,而不是只是临时客串yi个无足轻重的角色。而让他心甘情愿地立下誓言,显然是第yi步。

        阿斯嘉德的命运反击战已经开始了,在这个时候。已经抓住了希望的奥丁终于可以放心地开怀大笑了。他拉住了周易的手臂,高举着对着所有的阿斯嘉德人高呼了起来。

        “诸位,今天还不是战斗的时候。让我们高举酒杯,畅饮起来吧。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沉重的气氛已然yi扫而空,诸神黄昏的阴影显然没有影响到阿斯嘉德人享受生活的兴致。即便已经知道了他们可能被毁灭的命运,即便是已经清楚了他们将要面临最残酷的战争。但是在这个时候,所有的阿斯嘉德人还是高举起了自己的酒杯,畅饮欢呼了起来。

        悠扬的旋律再度响起,热情的舞蹈和欢呼在金宫的大厅里久久不息。酒香四溢。佳肴满桌,金宫里已经变成了yi片欢乐的海洋。

        在周易的眼里,每yi个阿斯嘉德人都在享受着这里的欢乐和喜悦。他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到yi点点担忧和恐惧,看到的只有热情和豁达。这让他再yi次认识了阿斯嘉德人,再yi次认识了这个神话中的世界。

        为了这样的人去参加yi场不知结果的战争,值得吗?如果说之前周易还怀有些许的疑问,那么现在,他就不再有任何的怀疑了。

        看着金宫里的盛宴变得越来越热闹,周易微微yi笑就悄悄地向着阳台的方向走了过去。这样热闹的情景已经不怎么适合他现在的心境了,所以他更愿意坐到yi个安静的地方,静静地去看去思考,而不是参与到其中。

        不过,他还没有走上两步,yi个娇小的身影已经拦在了他的面前。

        “我们的勇士,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啊,别告诉我,在这种情况下你居然想趁机溜走!”

        奥丁的小女儿古灵精怪地挡住了周易的去路,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美丽的公主殿下,你应该体谅我yi下。我可从来没有学过阿斯嘉德的舞蹈,你总不能让我在这个时候出丑吧!”

        “我可以教你啊!”欧若拉yi眼就看出了周易实在给自己找借口,所以她不由分说地拉住了周易的胳膊,小跑着就带着他钻进了热闹无比,激情洋溢的人群中。

        美丽无比的少女笑的比盛夏的阳光还要灿烂,翠绿色的长裙随着她的动作翩翩飞舞,让她看起来简直就像是yi只美丽的蝴蝶,迷人的林中精灵。而她无时无刻不在洋溢的青春魅力和火焰般的热情,更是深切地感染了周易的内心。

        虽然有些笨手笨脚。但是他还是跟着这个可爱的少女跳起了舞,跟着她yi起融入了这阿斯嘉德的热情之中。而看着周易的改变,欧若拉立刻出了天真率性,不加丝毫遮掩的甜美笑声。

        “勇士。看到你我就想起了我的姐姐。她总是和你yi样,yi边说着哦,我不要这样,这不合适我。yi边跟着我yi起去偷偷摸摸做这些好玩的事情。真可惜,她现在不在这里。不然我yi定要拿你当例子,好好地嘲笑她yi番!”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话,周易也许会以为她另有所指。但是在这个天然纯真的小姑娘面前,周易却完全生不起那些心思。他看的很明白,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女儿大不了几岁的少女有着无暇的纯洁心灵,你根本不需要去揣测她话里的意思。因为她所有的意思都已经放在了明面上。

        和这样的人相处,无疑是让人轻松而且愉快的。甚至能让人有yi种心灵上的焕然yi新的感觉。对于周易来说,就好像整个人都年轻了几岁yi样。所以,虽然对这位美丽的少女没有生出任何其他的心思,周易也依然忍不住对她说笑了起来。

        “真遗憾我不认识你姐姐。不然我yi定会把你现在的话转述yi遍,看看你姐姐和你是怎么培养感情的。”

        “嘿,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鼓着脸嘟囔了yi句,欧若拉的脸色立刻就黯淡了起来。“你不可能认识我姐姐的,她犯下了大错,现在已经被父王囚禁在了yi个谁也不知道,谁也无法接近的地方。”

        “为什么?”骤然听到了这样的话,周易立刻就好奇了起来。从他的感官来看,奥丁不论从哪yi个角度来说,都是yi个不错的家伙。

        就国王来说。他是yi个合格的王者。为了阿斯嘉德的未来,他甚至能牺牲自己的尊严向周易下跪。而作为yi个丈夫,他显然也是yi个不错的丈夫。最起码,从神后弗丽嘉的身上他能感觉到。这yi对神灵夫妻无疑是非常恩爱的。

        而作为父亲,周易对奥丁就更加认同了。不论是对托尔、对洛基还是对那个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巴尔德,周易都能体会到奥丁作为父亲的yi片苦心,以及他那深沉的父爱。但是现在,欧若拉居然说奥丁囚禁了自己的女儿。这无疑是让周易非常诧异的。

        心直口快的欧若拉显然没有太多的城府,面对周易的询问,她直接就回答道。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父王只是说姐姐违背了他作为国王时布的命令,为了维护国王的尊严,必须要给她惩罚。说真的,我很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这么说。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能请你向我父王求情吗?拜托!”

        听到少女说出这样的话,周易立刻就笑了起来。

        “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美丽的公主殿下!”

        “不,这只是我的两个目的之yi!”娇俏地吐了吐自己的舌头,欧若拉回答道。“请你跳舞是我的第yi个目的,而这则是我的第二个目的。我相信你,勇士,你yi定会完成我的委托的,就像是故事里那些英雄完成对公主的承诺yi样!”

        好歹也是有了两个孩子的男人,所以面对着如此精灵可爱的少女的请求,周易还真的赢不下心肠去拒绝他。

        “好吧,我会和你父亲聊yi聊的。不过,结果如何我可不能保证!”

        “谢谢你,勇士。那么yi切就拜托你了!”精灵般的少女高兴地摇了摇自己的手臂,就放开了周易,yi头扎进了狂欢的人群之中。而看着她青春靓丽的身影,周易微微yi笑,就向着奥丁走了过去。

        “陛下,我们可以聊聊吗?”

        “当然,我的朋友!”陪伴着自己妻子的奥丁笑了笑,就让侍卫给自已设下了座椅。“我想yi定是我那调皮的女儿让你想我求情来了!”

        “我想我应该不是第yi个被她指使过来的人了,陛下!”看到奥丁的反应就猜出了什么的周易微微yi笑。“不过,我其实也很奇怪。像您这样的yi位父亲,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