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一章 无法解脱 最后一夜

第五百零一章 无法解脱 最后一夜

        死亡是yi种怎么样的感觉,每个人或许都会有不同的想法。有人认为死亡是无尽的空虚,有人则认为死亡是永恒的宁静。林林总总,在死亡的问题上总是有着这样那样不同的体悟。

        不过这种想法大都只能算是臆想,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接触过死亡的体验。更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和死亡亲密接触之后,还能侥幸存活下来,把自己的感官分享出去。

        大多数人对于死亡的体会是来自于自己的分析,从书本文字上,或者从自己所见所闻上。但是吉尔不同,她现在的体会是完全来自于自己本身的、真实无比的感受。

        解脱,不甘心。这是她对于死亡,最真实的体会和感受。死亡带给她的,是放下yi切恩怨情仇的解脱感觉。但是当她拥抱了死亡之后,她却是现自己的灵魂深处,还是存留有身为人类活在现世之时的情感。虽然有些情感已经随着死亡而消散掉了。但是还有yi些,却在死亡来临了之后,变得更加深刻、更加无法忘却起来。

        活着的时候,她把这种不可能有任何结果的感情深深地埋在了自己内心的最深处,让它永远不可能有再见天日的yi天。但是当她迈入死亡的时候,这种被她yi直深埋在心底的感情却伴随着她yi起来到了死亡的世界里,然后如同跗骨之蛆yi样纠缠着她的灵魂,让她yi点点地品尝到了不甘心的滋味。

        这是yi种最为痛苦的滋味,因为yi个死亡的魂灵的不甘心不会有任何的结果。而最可笑的是,这yi切本来是她自己的选择。因为yi时的绝望而放弃了自己的生命,结果却只能沦落到这般境地里,永远享受这后悔的滋味。这让她灵魂中仅有的意识都开始变得狂躁了起来。

        而就在她的灵魂开始狂躁不安,甚至已经开始因此而生改变的时候。yi道光明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像是温润的水流yi样,把她整个地包裹了起来。

        那是yi种非常神奇的,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叙述的感受。对于现在只剩下灵魂的吉尔来说,她甚至体会到了yi种回到了母亲怀抱里的温暖。而随着这光明的加剧。这种温暖的感觉也变得紧迫了起来。让吉尔开始不由自主地出了喘息。

        她的眼前似乎也开始出现奇怪的幻觉。从那种只有死亡的黑暗和温暖的光明开始变幻,越鲜艳的色彩开始yi点yi点地出现在她的视觉里。她看到了更多,就像是她活着的时候yi样。

        或者说,现在的她的确是在活着。她被救了回来。从死亡的世界里面。而导致这yi切生的源头,则是此刻正站在她面前的按着她的胸口,对着她不断输送力量的周易。

        刚刚回到人世的吉尔自然也看到了身边的周易。此刻的她并没有像是yi个突然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人yi样,询问着到底生了什么。死亡和昏迷不yi样,她自然是知道在自己的身上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她只能复杂无比地看了周易yi眼。然后从自己的嘴里出了沙哑的声音。

        “是你救了我?你为什么要救我?”

        “这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你为什么要自杀,你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见鬼的东西!”

        听到吉尔的问题,周易立刻就忍不住出了愤怒的质问。要知道,如果他再来晚上两分钟,想要把她重新救活过来就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了。

        yi旦游荡在世界的死神带走了她的灵魂,他要复活吉尔就只能进入到死亡的国度里,从死亡女神的无数子民中去寻找到她的存在才行。而对于已经失去了神灵力量的他来说,想要进入死亡的国度何其困难。那很可能就是yi去在再也无法复返的结局。

        也许是死过之后,才感觉到了后怕。也许是现了死亡并不能解决掉她的问题。所以在这个时候,面对着周易的质问。吉尔却是出乎他意料的低下了头。

        “抱歉,我太冲动了。因为yi时没有想开,我才做下了这种蠢事。我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再生了。”

        “最好不会再生,因为我不可能随时出现在你的身边。”吉尔的低头让周易勉强有了消火的理由,他嘴上依旧不留情地这么说着,但是却是渐渐加大了手里面的生命力量。“你要知道,你的生命是受过身为神灵时的我恩赐的。你是长生不老的被神祝福过的存在。因为yi时想不开就放弃这样的生命,真的值得吗?”

        “被祝福过的生命?”听到这样的话,吉尔的脸上却是露出了凄惨的笑容。“我还真的不知道我的生命是被祝福过的。如果我真是被祝福过的话。为什么我总是会失去我最重要的东西。周易,你是神,你能告诉我这个问题的答案吗?这到底是为什么!”

        “够了,吉尔。你以为你很悲惨吗?”

        听着吉尔的话。周易立刻就是yi声怒喝。他猛地抓住了吉尔的领子,把她整个人提了起来。

        “看看你所站着的这片土地。这里曾经死过多少人,你还记得吗?你觉得你很悲惨,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想过这些死去的人到底失去了什么,他们是不是悲惨的。给我记着,你还活着。他们却已经死了。和你相比,他们才是悲惨的生命。”

        “哈,哈哈!”这个时候,吉尔根本不能对周易做出任何的说明。她根本没有任何勇气去告诉他,自己所认为的失去到底是什么东西。死亡后的不甘心依旧残存在她的内心里,那种被她压抑住的情感在疯狂地蠢蠢欲动着。然而活人的身份制约着她,让她只能大笑,在笑声中默默地流着眼泪,用这种方式来掩盖住那种情感的存在。

        yi片血污之中,死里逃生的吉尔疯狂而沙哑地大笑着,泪水随着笑声滑落脸颊,这让她看起来简直悲惨的像是yi只折了翅膀的天鹅yi样。

        周易不能理解她此时此刻的心情,但是却能感受到她内心里的那种悲伤与痛苦。在这种不明所以的情况下,他不能给她什么言语上的安慰。所以他只能叹着气把她抱了起来,送进了她的卧室里面。

        就像是他曾经做过的yi样。他把吉尔放到了床上,替她换上睡衣,然后找来热毛巾yi点点地擦干净她身上的污渍。

        在这个过程中,吉尔就像是yi个精致的玩偶yi样任由他摆布着。除了瞪大了眼睛紧盯着他之外,她甚至连yi句话都没有多说。

        这对于周易来说也许是yi件好事,因为这样可以让他们之间少了很多不必要的尴尬。而就在这种无声的默契中,周易很快就做完了这yi切。当他把被角掖好之后,他才张开了嘴。对着吉尔叮嘱道。

        “好好地休息yi下吧。如果你真的觉得这个城市不适合你的话,我允许你离开。你不需要把这么沉重的担子放到自己的身上,放心,在这件事情上我是不会怪你的。你有资格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我无权阻止你,也没有人有这个权利阻止你。只是我希望,如果可以,你还能当我是朋友。”

        朋友?这个字眼让吉尔心里的苦楚更加浓烈了几分。而当她看着周易起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她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行为了。她猛地伸出了手,抓住了周易的衣角。让他的动作停止了下来。

        “能陪我喝yi杯吗?”

        看着周易暂停下来的身体,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的吉尔只能找出了yi个这样的借口。

        而本来想要拒绝的周易看到了她眼里的那种恳求之后,却是再yi次地心软下来。吉尔不是什么病人,刚刚被他复活过来的她更是无比的健康。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确没有不让她喝酒的理由。

        而且周易也看的出来,她得的是心病。对于这种病症来说,酒精也许才是唯yi的良药。所以他点了点头,对着吉尔说了句“稍等”,就径直走了出去。

        片刻之后,当他回来的时候。他的手里已经拿着两个酒杯。和yi瓶还没有打开过的威士忌。把酒杯放在床头,周易刚刚倒上酒,吉尔就迫不及待地伸出了手,拿起了yi杯酒直接倒进了自己的嘴里。

        烈酒化作流淌的火线。钻进了她的喉咙里,让她整个人都变得迷蒙了几分。但是她却并没有满足,而是把杯子yi放,就对着周易说道。

        “再来yi杯!”

        周易没有阻止她,而是在端起了自己的酒杯的同时,再度给她倒上了yi杯酒。和上次yi样。吉尔立刻将烈酒喝下,然后立刻又重复起了同样的事情。周易也在无声地配合着她,让她尽情地用这种方式抒着内心里的苦闷。

        直到瓶干酒尽,吉尔整个人都像是yi团水yi样躺在床上的时候。周易才叹气了yi声,站了起来。

        作为朋友他能做的只有这么多,至于剩下的,就只能看吉尔能不能想开了。替吉尔盖好了被子,周易已经打算转身离开。而就在这个时候,吉尔却是猛地握住了他的手,让他无法迈出离开的那yi步。

        “留下来,陪我。就这yi晚上!”

        满是酒味的吉尔出这种在周易听来完全是无意义的,迷蒙的话语。所以他想也不想得就回答道。

        “吉尔,你喝多了!”

        “我没有,周易。我知道我在做些什么!听着混蛋,只有这yi晚上,我只要这yi晚上。过了今晚,你就当这yi切没有生过。”

        “那怎么可能!”周易实在分不清楚吉尔是在说醉话还是真是这个想法。所以他只能苦笑着回复道。“吉尔,你应该知道,我有我爱的女人,我不能背叛她们!”

        “我知道,我没有让你背叛她们。我也没有奢求她们所拥有的yi切!”在酒精的促变下已经像是yi条没有骨头的美女蛇yi样的吉尔悄然地从周易的背后抱住了他,在他的耳边对着他轻声呢喃道。“我要的只有这yi个晚上,只有这yi晚,你属于我。这对于我来说就已经够了。混蛋,你爱不爱我不重要,我只是想要你yi晚上,明白吗?”

        “我不奢求你的爱情,我只是想要你能给我yi个孩子,让我在未来有所寄托。这是yi个也许爱过你的女人对你的唯yi的请求,你难道就不能给她点回应吗?”

        吉尔的话让周易的身子顿时变得僵硬了起来,他的大脑也骤然变得麻木。就在这个时候,吉尔已经微微yi笑,抱着他倒在了床铺之上。

        这是她唯yi能拥有他的yi个夜晚,也是她唯yi需要的yi个夜晚。也正因此,今夜已经变得格外不同。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