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六章 骨断筋折 拼死逃亡

第五百五十六章 骨断筋折 拼死逃亡

        再长的呼吸也是有其结束的那yi刻,就算是龙的吐息也不例外。当法夫尼尔把自己肺部的空气压榨地干干净净,再也挤不出哪怕yi丝的气流的时候。它感觉到yi切都已经彻底地终结了。

        在它的龙火之下,再强大的凡人英雄都难逃yi死。即便是这个力量强大的有些乎它意料的凡人怪物也是yi样。所以他已经等不及想要尝试yi下这个英雄的残骸的滋味了。就像是这么多年来,他对待他的每yi个对手做的那样。

        但是很快它就现,眼前的情形和它想的yi点也不yi样。或者说,它根本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个凡人的英雄完全是yi副毫无损的样子,在他的毒火摧残过后,都看不到他身上有着任何的受伤迹象。甚至当法夫尼尔对着他瞪大了眼睛的时候,他还在对着法夫尼尔咧嘴微笑。

        这让法夫尼尔顿时大吃yi惊,随之立刻就产生了yi种极为不妙的预感。然而,这个感觉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些太迟了。

        在它因为惊讶而表现的有些呆滞的时候,周易就已经顺着它扭曲的指节,yi个翻身跳跃到了它的手背上,然后飞起yi脚,就直接踢在了它的手腕之上。

        这yi脚直接让恶龙的前爪腕骨整个地断裂了开来。就算是它那巨大的身躯在这个时候都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反而因为它的身躯过于巨大,以至于周易的这yi脚直接就顺着它骨节中的缝隙彻底地把他的前爪给撕成了两半。

        yi个像是小型货车大小的前爪从身躯上分离了下来。这其中的剧痛顿时让法夫尼尔颤抖着咆哮了起来。而这咆哮只是个开始。

        在它因为剧痛而不停动作的时候,周易就像是yi个灵活的跳蚤yi样,在它的身上疯狂地蹦跶了起来。

        他每蹦到巨龙身上的yi个地方,就让那个地方的被破坏的面目全非。不论是体表的鳞片还是内里的肌肉,对于周易这样的破坏者来说都是形同虚设yi般。随便挥挥拳,踢踢脚,就让恶龙的鳞片四射飞散,鳞片之下骨断筋折。

        这自然是让恶龙痛苦非常,同时因为周易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它所承受的痛苦也在不断加深着。这简直要了恶龙的小命,而为了终止这种痛苦,它开始不顾yi切阻止着周易对它的伤害。

        它像是疯了yi样,挺着自己巨大的身躯就重重地撞在了四周的岩壁之上。它本意是想要借助这种方式压死它身上的那只小爬虫。但是可笑的是,连岩壁都坍塌了,它身上的鳞片都崩碎了,作为目标的那个凡人却依然健在,并且活力四射。

        几番尝试,几乎撞毁了地穴里所有的岩壁,法夫尼尔还是没能对周易造成任何的伤害。而眼看着自己已经遍体鳞伤,整个身躯都已经在这短短的时候之内被破坏的不成样子。法夫尼尔恶念暴涨,也不管其他的,舒展着自己的胸腔就对着自己的整个身躯做了yi个长长的吐息。

        这yi下让它整个身躯都被自己的毒火淹没了起来。很多地方因为没有了龙鳞的保护而受到了这腐蚀性的毒火疯狂的炙烤,而同时它身上流淌出来的龙血也让着猛烈的毒火如同添加了助燃剂yi样,变得更加狂暴起来。

        法夫尼尔不可避免地因为毒火的伤害而痛吼起来。但是这些伤痛对于现在的它来说已经是yi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了,它更在意的是那个在自己身上肆虐的凡人。而当他看到毒火把他彻底地淹没,连带着他的身躯都在毒火中yi点点缩小的时候,它油绿的瞳孔里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快意的神色。

        以自己上的痛苦换来敌人的毁灭,这无疑是非常值得的事情。因为那会让你的内心中生出快感来,而快感往往是会让人忘记yi切的痛苦。

        现在的法夫尼尔就是这样,它因为看到敌人的毁灭而由内心深处生出无限的快意来。这让它鳃鳍奋张,长而恐怖的兽吻都拉出了yi道夸张的弧线。但是下yi刻,这个表情就被彻底地定格了下来。

        因为下yi刻,yi声轰鸣猛地从毒火中爆出来,然后无比恐怖的冲击就在瞬间把所有的毒火崩碎成了漫天的火花,同时余势不减地重重地砸在了恶龙的脑袋上。

        那种感觉就像是yi个狂怒的巨人把yi整个山峰都直接砸在了自己的脸上yi样。以至于法夫尼尔在yi瞬间就产生了yi种天崩地裂的微妙错觉。

        它那可怕的兽脸在yi瞬间变得歪曲了起来,无数的断牙从他恐怖的大嘴里喷吐了出来,而它的舌头也不受控制地吐了出来。虽然它很想把自己的舌头给缩回去,但是整个下颌骨都被打断了的它实在是没有这个能力。

        而和下颌骨相比,最惨的却是它的双角和脖颈。

        他那峥嵘而弯曲的yi双大角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那种威严的形象。因为此时的龙角yi根已经齐根断裂,而另yi根则是碎成了乱七八糟的模样,只能靠着yi些筋肉勉强地拼合在yi起。

        而它的脖子也是如此,原本修长的脖颈现在已经没有了那些优雅的弧线,反而如同yi根被强行歪曲的水管yi样,处处充满着不和谐的视觉感官,就差打个结了事了。

        这样的伤势,换在任何yi个生物身上都可能是是死路yi条。但是在法夫尼尔身上,却还不至于到死的程度。因为这个时候,yi块被镶嵌在他喉舌下方,脖子靠上位置的yi块鳞片状的黄金开始散出奇特的魔力,然后开始yi点点地修复这条恶龙满身淋漓的创伤。

        以周易的肉眼可见,恶龙身上那些大小不yi的伤口在以yi个飞快地度修复着,只要有充足的时间,它很快就可以恢复全盛的旧貌。但是那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周易愿意给它这个时间。

        而周易愿意给它这个时间吗?法夫尼尔不管怎么想,都想象不到他会这么做的理由。

        但是在这个时候,它必须阻止这个凡人英雄继续伤害自己。因为如果再让他继续下去,那它真的是难逃yi死了。

        想到了这里,匍匐在地上,已经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恶龙开始呻吟着,低眉顺眼地哀求起来。

        “伟大的英雄啊。我认输,我认输了。求求你,放过我的性命,我愿意以任何的代价来换取你的仁慈!”

        “哈!”yi脚踢碎了眼前的龙脊骨,让恶龙的身躯不自主地抽搐了yi下。周易yi个起跳就落在了它的两眼直前,然后对着他这样问道。“怎么,法夫尼尔。你yi开始不是很嚣张吗?现在为什么要开始哀求我的饶恕呢?”

        “yi开始是我瞎了眼睛,没有认出您的伟岸和强大。像你这样的强者,是足以让世间之上乃至于史诗神话之中任何yi个英雄黯然失色的。您是当之无愧的英雄之王,所以我恳求你,陛下。饶恕我吧,我愿意奉上我所有的宝藏来换取您的宽恕!”

        求饶起来的法夫尼尔表现出了没有下限的节操。而听到它这样的话,周易微微yi笑,在它僵硬的眼神中轻轻地摇了摇头。

        “您不满意吗?”恶龙拉扯着嗓子这么问了yi句,然后很快就接着说道。“那我愿意献上我的忠诚,陛下。我愿意以侍奉你为代价,作为你宽恕我的条件。我是莱茵河的主人,是莱茵的神。这条河沿岸所有的yi切都在我的统治之中。我可以向你誓效忠。不仅仅是我,莱茵沿岸的yi切都将归于您的麾下!届时,我相信这个世界都将臣服于您的脚下。您会成为yi个真正的王者的,就像是奥丁yi样,生杀予夺,掌握yi切!”

        “法夫尼尔,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奥丁的诅咒。对于他的女儿,女武神之布伦希尔德的诅咒?”

        周易没有理会这种阿谀之语,而是微微yi笑,就对着这条恶龙这么说道。而听到周易这么说,恶龙的眼神中明显地露出了yi丝疑惑。他不明白周易这个时候为什么会这么说,所以它非常直接地摇了摇头。

        而看着恶龙摇起了头,周易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更加显著了。

        “这个诅咒的内容很简单。奥丁的女儿被奥丁自己所诅咒,沉睡在了满是火焰围绕的深山之中。而想要打破这个诅咒唤醒沉睡的女武神,就只有yi个办法。那就是以凡人之身,斩杀河流化身的恶龙。沐浴它的龙血,然后才能步入女武神沉睡的那个满是火焰的山峰。”

        “法夫尼尔,我已经说到了这里了!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这话yi出,法夫尼尔惨绿的瞳仁猛地就缩成了yi条线,它在也不敢在多少什么废话了。而是立刻就支起自己满身伤痕的身躯,舒展起自己的双翼就准备直接从这里冲出去。

        尽管他现在身处地下。但是就是拼着被石头和岩层撞得头破血流,他也必须要这么做。只有冲出这里,回到莱茵去,它才能有侥幸的yi线生机。如果它还待在这里,那么就只有死路yi条。

        它已经听得很清楚了。这个凡人的英雄就是为了斩杀自己而来的。它要拿自己的血去救什么女神。而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对它手下留情的。

        逃!只有逃!只有逃,才能活下去。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