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章 预言真身 吞天之狼

第四百七十章 预言真身 吞天之狼

        诸神的黄昏中有这样几个恐怖的怪物,他们会屠戮众神,直接将阿斯嘉德最高端的战力消耗殆尽,而失去了众神的守护,阿斯嘉德才会不可避免地进入到末日的终结当中。

        这几个怪物在预言中早已经显露了身份。但是除了火焰巨人之王苏尔特尔,和居住在海姆冥界的那群亡灵恶魔之外,其他的怪物根本就没有出现过。除了知道它们的名号之外,阿斯嘉德的众神根本找不到能够和他们对得上号的存在。

        纵览九大国度的所有生灵,阿斯嘉德人也没有现什么什么巨大到能环绕世界的尘世之蛇,以及能够yi口吞下天空,直接导致奥丁陨落的魔狼。这让他们yi直处于yi种惶恐的无解状态中。因为和具体可知的敌人相比,未知才是最让人恐惧的东西。因为未知会扩展他们心中的想象,让他们把敌人不自觉得向着心中最恐怖的形象靠拢。

        而格隆尼尔所化作的耶梦佳得的出现终于是打破了他们心中对于这个未知的恐怖幻想,而这个时候他们才现,其实敌人yi直存在着,只是他们未曾想明白其中的关键而已。

        比如说尾相连能环绕世界的大蛇,尘世之蛇耶梦佳得。认真去想的话,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着这般巨大的怪物。如果真的有这般巨大体型的生物的话,那么它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于yi个世界,yi个星球之上。只有无尽的星海才是它能生存和繁衍的地方。

        但是现在,以格隆尼尔为原型变化出来的耶梦佳得却是给了预言yi个新的解释。格隆尼尔的原身是大河莱茵,yi个贯穿了三个世界的巨大河流。而这个河流的长度,绝对达到了环绕世界yi圈的地步。所谓的环绕世界的蛇,根本不是指耶梦佳得本身,而是指它所象征的存在,也就是大河莱茵。

        而同样的,其他的那些未知的怪物也是yi样。比如说吞天的魔狼芬里尔,也可能会是yi个具有象征意义的事物的化身。而究竟是什么样的化身才能意味着吞噬天空呢?这个问题存在了许久,而现在在阿斯嘉德人的研究之下,这个问题已经有了些许的眉目。

        “说吧,你们找到的答案是什么?那个吞天的狼,那个在命运中注定会杀了我的家伙究竟代表的是什么?”

        奥丁目光平静而威严地注视着自己的左右手海姆达尔,想要从他那里知道,他们究竟得出了yi个怎么样的结论。

        “陛下,我们得到的这个结论也许并不准确。”

        奥丁的询问并没有让海姆达尔立刻把自己找到的答案明说出来。他只是面露难色地看着自己所侍奉的君主,吞吞吐吐了好yi阵子才说出了这么yi句话。

        而听着他的话,奥丁立刻就显得惊奇了起来。

        “海姆达尔,这有什么好犹豫的吗?你这个样子看起来yi点也没有破晓之神该有的风范。你知道了什么,大胆地说出来吧。我不会因此而责怪你的。”

        虽然奥丁这么说,但是海姆达尔还是露出了yi副有着难言之隐的模样。他看着神色威严而豪迈的奥丁,久久的沉默不语,直到奥丁的脸上开始露出不耐的表情之后,他才叹了口气,低声对他说道。

        “陛下,希望您做好心理上的准备。因为这个答案对你来说可能有点难以接受。”

        “根据我们的分析和判断,我们认为能够吞噬天空的力量只有yi个,那就是黑暗。也就是说,芬里尔就应该是黑暗的化身。而九大国度里唯yi能够代表黑暗化身的人就是已经被放逐出了阿斯嘉德的黑暗之神!”

        “黑暗之神?霍德尔?”骤然听到这个消息,即便是奥丁也不由得失神了起来。这对于他来说是应该是yi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事实上却的确如此。他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就彻底地在心灵上失守了,不只是他,就连yi直位在奥丁右手之的神后弗丽嘉也yi脸震惊地出了不可抑制的低呼声。

        “霍尔德?这不可能,他怎么能怎么做,他怎么敢这么做。那可是,那可是他的亲生父亲啊!”

        “那个孽障,他有什么不敢做的?”原本脸上yi片不可置信的奥丁猛地变成了暴怒的模样。

        “他已经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兄弟,再杀死我这个父亲难道是yi件很难接受的事情吗?”

        “陛下,霍德尔当初只是yi时失手。您已经给过他处罚了,这yi次您难道就不能放过他吗?”

        奥丁的愤怒言语让弗丽嘉立刻形容变色。不管怎么说,霍德尔都是她亲生的骨肉。就算是他yi时失手杀掉了她的另yi个儿子,她也完全无法全身心地去怨恨他。即便是在这个时候,她还是忍不住为他求情了起来。

        然而弗丽嘉的求情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反而像是滚油交到了火焰上yi样,越地滋长了奥丁心中的无尽怒火。

        在他最宠爱的儿子巴德尔被另yi个儿子霍德尔杀死的时候,他就已经对这个黑暗之子憎恶到了极点。但是那个时候,为了仅有的那么点父子亲情,他并没有选择杀了他为爱子报仇,而是以yi种最委婉的方式处罚了他。

        他把霍德尔流放出了阿斯嘉德,让他终其yi生也不能在踏入阿斯嘉德yi步。天涯海角,永不相见,这就是他的处罚,也是他最后的温情。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被流放的儿子居然还会回来。而且还是以yi个怪物的身份来弑杀他的亲生父亲,来毁灭生他养他的国度。这让他在yi瞬间就爆出无穷的愤怒和巨大的悔意。

        这yi刻他是真的后悔了,后悔当初怎么没有看出来霍德尔的狼子野心,看出他的冷漠无情。后悔为什么没有在那个时候就把他杀掉。

        这种后悔让他脸上都已经彻底地扭曲了形状,而在此时,他更是忍不住咆哮了起来。

        “我不能放过他吗?你怎么不问问,这个孽子为什么不肯放过我?他已经夺走了我最珍爱的孩子,现在他居然还有来亲手吃掉自己的父亲。弗丽嘉,你告诉我,这就是我们的孩子吗?这就是流淌着我和你血脉的子嗣吗?我们怎么就生出了这么yi个忤逆的怪物。”

        奥丁每每咆哮yi句,都让弗丽嘉脸上更加苍白yi分。她知道,自己丈夫说的每yi句话都是真的。而正因为这样,她才更加难以接受。yi边是她的丈夫,而另yi边是她的孩子,不论选择了哪yi边都是让她心痛的决定。

        而且,她还不仅仅是yi个母亲和yi个妻子,她还是yi个王国的王后,yi个需要和她的丈夫yi起,承担整个王国命运的女人。在这个时候,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有yi丝丝软弱的表现。

        但是她忍不住,源自母亲的天性让她根本无法接受接下来生的yi切。她依旧在据理力争着,在尽着yi个母亲所能做到的最大的努力。

        “陛下,这yi切都还只是个可能而已。那个魔狼芬里尔还不能确定就是霍德尔啊。而且您别忘了,霍德尔已经双目失明了。他现在只是yi个没有任何战斗能力的孩子,他根本就不可能做到你说的那些事情。”

        “够了,王后。你别忘了,提尔的手是被谁斩断的。就是那个逆子,就是那个你嘴里的没有任何战斗能力的孽障。”猛地把自己手中的冈格尼尔往地上yi顿,让爆出的雷霆声音瞬间就把弗丽嘉所有的言语给淹没了过去。而这个时候,奥丁已经满脸肃容,对着自己的王后下达了最后的通牒。

        “不要再为那个逆子找借口了,王后。这是布吉拉和海姆达尔yi起找到的答案,我相信他们的能力,也相信他们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欺骗我。还有,你不要再向这件事情里面插手了。这是阿斯嘉德最危险的时刻,所以即便是你也不能有任何的妄动。你明白吗?”

        王后只是王后,而国王的权威却是凌驾于yi切之上的。尽管心中依旧有着不甘和哀伤,但是在奥丁这种强制性的要求之下,弗丽嘉还是长叹了yi声,面带哀婉地沉寂了下去。

        “侍女,把王后带下去休息。没有我的允许,不允许任何人探视她!”

        为了以防万yi,奥丁还下达了这样的命令。甚至因为担心弗丽嘉会有其他的小动作,他甚至派出了自己的使者神鸦,远远地跟在了弗丽嘉的身后。

        在这个时候,他必须先是国王,然后才能是yi个父亲和yi个丈夫。也就是说,阿斯嘉德的利益在这个时候是过了其他的。

        而且和布伦希尔德那次不yi样,霍德尔本身就是阿斯嘉德的敌人,为了阿斯嘉德消灭这个叛变的逆子,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甚至在这个时候,奥丁自己已经下定了决心,如果事情真的像是哈姆达尔他们说的那样的话,那么只要那个孽子yi出现,他就要毫不留情地直接把他给消灭掉。

        然而,决意虽然是下了,但是yi想起来奥丁还是有yi种心中作痛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能大义凛然地杀妻灭子,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做下这个决定之后还无动于衷。

        最起码在现在,奥丁的心里已经是鲜血淋淋。不过他还是要撑住,因为在这个时候,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倒下。

        阿斯嘉德还需要他,这里的无数子民还需要他们的国王坚强地站立着。他必须撑下去,直到最后yi刻。直到和那命运中的逆子相对峙的那yi刻。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